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戲曲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bpdcc.com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母校相關題材感人小品劇本《回憶
娛樂演出搞笑小品《高秀敏復活》
銀行晚會娛樂演出搞笑相聲《我愛
晚分搞笑娛樂小品劇本《西門慶當
房產公司娛樂演出搞笑小品《推不
公司部門娛樂演出搞笑小品《我要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音樂劇劇本《公司好經理》
幫扶辦幫助農民賣土特產的小品劇本
銀行大堂營銷的小品,銀行規范化服務
搞笑正能量音樂劇劇本《歡喜迎新年
戒煙朗誦稿《戒煙賦》
關于醫學的小品劇本,醫德正能量小品
公司企業音樂劇劇本《我們的責任》
超聲科小品劇本,孕婦與超聲科醫生小
全民健身娛樂搞笑小品劇本《最美隊
最適合2021年元旦表演的感人小品劇
IT芯片軟件公司情景劇本《武林盟主
中美科技戰搞笑音樂劇劇本《武林盟
人社局廉政小品劇本《拒收紅包》
加強基層文化建設小品劇本《文化宣
抗擊疫情音樂劇劇本《情系武漢》
疫情有關的情景劇,抗疫情景劇劇本《
公司年會音樂劇劇本《優秀部門獎》
中國速度情景劇劇本《中國速度》
球迷小品劇本,看球賽小品(火警119)
12月4日全國法制宣傳日小品劇本(調
12月3日世界殘疾人日小品劇本(我的
關于預防傳染病的小品,預防艾滋病的
煙草行業小品劇本,煙草小品劇本《宣
公司年會主題情景劇劇本《一起見證
有關老黨員的音樂劇劇本《黨員的故
公司配樂音樂劇本《一起見證》
11月25日國際消除對婦女的暴力日小
11月17日國際大學生節小品劇本(身邊
11月14日世界糖尿病日宣傳搞笑小品
消防安全演練小品《我也要當消防員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戲曲劇本 > 地方戲劇本 > 《一錢太守》(莆仙戲)
中國國際劇本網戲曲劇本頻道www.bpdcc.com/xiqu 中國最大的戲劇戲曲劇本創作交易門戶網站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戲曲劇本-地方戲劇本   會員:woxinrutie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9/29 11:47:40     最新修改:2020/9/30 8:27:01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bpdcc.com 
戲曲劇本名:《《一錢太守》(莆仙戲)》
(原創劇本網)作者:蔡劍英
專業創作小品、相聲、戲曲劇本。 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一錢太守

(改編自同名越劇電視劇)

 

【劇情簡介】

       新任會稽太守劉寵上任后,發現直系下屬孫超都尉有謊報政績、欺壓百

姓和收刮民脂民膏等行為。為了查清真相,劉寵與孫超斗智斗勇。真相大白

之時,劉寵方知孫超是自己失散多年的親弟弟。面對情與法的考驗,劉寵內

心掙扎良久,最終作出艱難抉擇,將孫超繩之以法。

       三年后,劉寵被調往京城任職。臨行前,會稽老百姓趕來送別,并奉上

銀子以表謝恩。盛情難卻,劉寵象征性地收了一文錢。等到老百姓離開之

后,他卻將所收的一文錢投進清澈的江水,表明自己“不貪百姓一文錢,愿留

清白在人間”的高風亮節。

 

【場次】

          第一場   上任被捕

          第二場   婉拒接風

          第三場   退回賄賂

          第四場   夜出私訪

          第五場   酒宴脫身

          第六場   母子相認

          第七場   法不容情

          第八場   調任送別

 

【人物】

          劉  寵——會稽新太守

          蘭  云——劉寵的夫人

          老夫人——劉寵的母親

          孫  超——會稽都尉,也是劉寵失散多年的弟弟劉永。

         錢管家——都尉府的管家,孫超的心腹。

         老  漢——鹽田村的村民

          小  玉——老漢的孫女

          丫頭、武士、家丁、老百姓若干。

 

第一場  上任被捕

蘭  云    (內)公子一齊走吔!

劉  寵    (內應)嗯。

            【幕前。蘭云女扮男裝牽馬上,劉寵騎馬慢行緊隨其后。

劉  寵    (唱) 新任太守會稽郡,

                         舍棄水路奔陸路。

蘭  云    (接唱) 喬裝打扮成小廝,

                            輔助官人掩耳目。

劉  寵    (看到美景露出喜色) 夫人…

蘭  云     哼—— 說好不要這樣稱呼。

劉  寵    (會意) 哦,哦哦哦。蘭云,眼前美景怡人,本公子要好好欣賞一

              番,備下馬。

蘭  云     吆。

             【二人相視而笑。劉寵下馬,蘭云把馬牽到一旁。

劉  寵      哎呀妙啊!

             (唱) 稽山越水好風光,

                         鐘靈毓秀精華蘊。

                         神清氣爽怡人心,

                         一絲慷慨油然生。

                         朝廷重托須肩挑,

                        百姓期盼更為要。

                        坦坦蕩蕩廉為本,

                        為國為民不辭勞。

                        休負這,

                        千古風流豪邁地。

蘭  云      公子,時已不早,咱二人趕路要緊。

劉  寵      好,牽馬過來。

蘭  云      吆。 (牽馬)

             【劉寵上馬。二人下。

             【幕啟。軒龍亭前方大道上,掛著一條大橫幅,上書“孫都尉歡迎新

               太守”。四個手持長槍的武士侍立在橫幅前。

錢管家    (倒背雙手大搖大擺上,傳達孫都尉的命令)都給我聽好了:孫都

                尉有令,汝等務必嚴格把守,不準閑雜人等靠近軒龍亭。

武  士      (齊)遵命。

錢管家     千萬不能出差錯,若有差錯,小心你們的頭顱!

武  士     (齊)小的不敢。

錢管家     新太守的轎子一到,立即報與孫都尉知道。

武  士    (齊)是。

             【錢管家仍是大搖大擺,欲下。聽到喧嘩聲,又轉回。

             【進城的老百姓三三兩兩上,或挑擔子,或挎籃子。兩個武士上前

               舉槍攔住。

一老頭      軍爺,行個方便,讓我們過去吧。

錢管家     嚴加看守,不得放行。

一婦人     軍爺,我們要進城去做生意。什么時候放行?

錢管家     通知放行才放行。你們趕緊走開,不要在這里擋路。

中年男子   啊,那得等到什么時候。

                 【小玉急跑上。劉寵夫婦緊接著上。

小  玉       軍爺,放我過去吧。

錢管家     方才我說的話你沒聽到,你是不是耳朵聾了?

小  玉      軍爺,我阿公病了,我要進城去買藥。

錢管家     說不能過去就是不能過去。

小  玉      軍爺,求求你了,放我過去吧。

錢管家     你再吵鬧,我叫人把你抓起來。 (轉身不再理)

小  玉     軍爺,軍爺…  (見沒有回應,硬闖過去)

錢管家    (見狀大驚)啊,反了,反了。攔住她,攔住她。把她抓起來。

              【另兩個武士舉槍攔住小玉,之前那兩個武士過去將小玉反手縛

               上。

百姓甲     太過分了,她還只是個孩子啊。

百姓乙     太欺負人了,你們要遭報應啊。

錢管家     大膽刁民,再胡說八道,把你們都抓起來。(頓一下,繼續)來

                啊,將這個孩子先押進軒龍亭再說。

武士甲     是。 (欲行動)

蘭  云     且慢,誰敢動手? (過去攔住武士,并示意小玉莫怕)

錢管家     嗄—— 誰人多管閑事? (眼睛逼視蘭云)

劉  寵     這位軍爺,小姑娘買藥救人,你就讓她過去吧。

錢管家    (上下打量劉寵)你又是甚乜人?

劉  寵     本公子乃是這位小廝(指蘭云)的主人。

錢管家   (意味深長) 哦—— 實話跟你說,今日乃是新太守到任之日,倘

               有閃失罪責非輕。

劉  寵      難道為了迎接一個太守上任,連老百姓的命都不顧了嗎?

錢管家    放肆!小小書生,竟敢對本管家如此說話?來啊,將這不知天高地

               厚的主仆二人都給我抓起來。

武  士      是,押走。

             【劉寵和蘭云也被反手縛上,連同小玉都被押下去。錢管家跟著

               下。

老百姓    真是無天理啊! (搖頭嘆氣)

             【燈暗。

——幕落——

 

第二場  婉拒接風

【幕啟。軒龍亭,舞臺中央有桌椅,桌上擺放各色果品,還有一份

公文。武士侍立兩旁,都尉孫超焦急地走來走去。

孫  超     哎唉!

             (唱) 涉足官場幾春秋,

                         潛規已然全摸清。

                         殷勤奉承不會錯,

                         官大一級壓死人。

                         新任太守今來臨,

                         孫超派人前去迎。

                         莫非出了乜岔子,

                         恭候多時不見影。

               (白) 前去迎接新太守的人怎么還未轉回?          

錢管家    (上,小心翼翼稟報) 將軍…

孫  超      哦,錢管家,是不是劉太守到了?

錢管家     不是。

孫  超      不是?你進來做乜?還不快快到大道上去等候。

錢管家     這…

孫  超      還有乜事?

錢管家     哦,有三個刁民擾亂秩序,小的特地前來稟報將軍。

孫  超      嗄,竟有此事?把他們押進來。 (坐到桌旁)

錢管家     是。來啊,將三個刁民押進來。 (退到孫超身旁)

武  士     (內應) 是,押走。

             【劉寵夫婦和小玉被押上后,背對孫超,站立不動。

錢管家      汝等好是大膽,見到孫都尉還不下跪?嗄! (走過去猛然拉了小

                玉一把)

              【小玉一趔趄,手上拽的銅板掉了一地。

小  玉    (蹲下哭) 我的銅板,這是我要給阿公買藥的銅板。

孫  超    (不耐煩,起身) 新任太守就要到來,哭哭啼啼成何體統。快快押

               走,快快押走!

錢管家     是是是。(揮手)押走,押走。

               【武士拉起小玉,欲押下去。

劉  寵       且慢。汝等怕冒犯新太守,難道不怕冒犯圣上嗎?

              【孫超和錢管家被鎮住了,面面相覷。

錢管家     這話…這話怎講?

劉  寵     先替我們三人松綁,我再說給你們聽。

錢管家     你…

孫  超      替他三人松綁。

錢管家     是是是。(揮手)替他三人松綁。

武  士       是。 (松綁后退回原位)

錢管家    (對劉寵) 快快說來!

劉  寵      仔細聽!

              (唱) 汝等俯身仔細看,

      滿地都是小銅板。 (撿起一枚)

      萬歲圣號在其上,

      豈可讓它地上躺?

                           新任太守若知曉,

                          平湖定然起波瀾。

                          他向萬歲奏一本,

                          汝等性命都要涼。

孫  超     哦—— 哎呀!

             (唱) 聽罷書生此番話,

                         驚得孫超流冷汗。

                         小小銅板落在地,

                         誰知利害竟這般?

                         冒犯圣上罪非輕,

                         趕緊撿起小銅板。

                         雙膝齊跪求饒恕,               

                        以袖拂塵表心虔。        

              (沖錢管家和武士吼叫) 還不快快將銅板撿起來。 (起身,仍舊

                 擦拭手上的銅板)

管家武士   是是是。 (在地上爬著撿錢,兩人不小心撞到一起)

錢管家    (打武士的頭) 你眼睛瞎了。

              【蘭云撲哧一聲笑了。武士把撿起的錢都交給錢管家,然后摸摸

               頭,退回原位。

錢管家    (把錢遞還小玉) 給,一文不少。快走,在這里添亂。

小  玉    (接過錢,向劉寵夫婦鞠躬)多謝兩位!

              【劉寵夫婦扶起小玉,示意她走吧。小玉下。

武  士      (內) 報,劉太夫人到!

               【劉寵夫婦相視一笑。

孫  超       哦,快快有請!錢管家,一齊上前迎接。

錢管家     是。

              【老夫人在一丫鬟的攙扶下上。

孫  超     (拱手歡迎) 會稽都尉孫超恭迎老夫人。

老夫人     多謝孫將軍!

錢管家      恭迎老夫人!

老夫人      這位是…

錢管家      敝人姓錢,是都尉府的管家。

老夫人     多謝錢管家!

錢管家     老夫人請!  (欲攙扶老夫人入座)

              【孫超一把拉開錢管家,自己攙扶老夫人入座,然后自己再就座。

                錢管家仍然點頭哈腰,退到劉寵身旁。

孫  超       請問老夫人,劉大人呢?

老夫人      哦,寵兒他騎馬先來了。

孫  超     (旁白) 騎馬先來了?為何還未到達?

錢管家    (呵斥劉寵夫婦) 你二人怎么還在這里?快走快走。

劉  寵     (向老夫人打招呼) 母親——

老夫人      哦,寵兒,你們乜時到此?

                【劉寵夫婦走到老夫人身旁。

劉  寵      孩兒已經在此多時了。

蘭  云      老夫人辛苦了!

老夫人     蘭云,你也辛苦了!

               【蘭云微笑搖頭。

錢管家    (跑到劉寵跟前) 請問你是…

劉  寵     下官便是新任會稽太守劉寵。

孫超管家  (大驚)啊!

               【孫超忙站起來。錢管家瞪大眼睛,雙手哆嗦連連后退,腳底一

                軟,差點摔倒。孫超一把拉住他。

孫  超       孫超拜見劉大人!

錢管家     拜見劉大人!

劉  寵      免,免! 

孫  超     劉大人請坐!

錢管家     請坐請坐!

劉  寵     孫將軍同坐。

             【二人入座。

孫  超    在下失職,未能及時恭候,請劉大人見諒!

劉  寵     吔,將軍已經盡職盡責。是下官要騎馬前來,未曾事先告知將軍,

              不怨將軍。

孫  超     不知劉大人喬裝到任,奴才們若有得罪之處,望乞恕罪!

劉  寵     無妨無妨,不知者不怪也。

孫  超     啊,啊啊啊,錢管家,因何不見各縣縣官前來迎候劉大人?

錢管家     小人也不知是何原因,小人已經派人通知了。

劉  寵     這事不怨錢管家,是下官函告他們不要前來。

孫  超     原來如此。是了,在下日前草擬了一份公文,想請劉大人審閱后

              再…

劉  寵     哦,不妨念來。

孫  超     是。錢管家,將公文念給大人聽。

錢管家     是是是。(拿過桌上的公文,念)大人到任之前,由孫將軍臨時

                代管會稽郡。孫將軍為了迎接大人到來,特地安排隆重的歡迎儀

                式。今日中午,都尉府于鑒湖迎賓館設酒接風。明日起,會稽所

                 屬各縣先后于八仙樓、望海樓、鐘鼓樓、朝陽樓、七星樓設擺茶

                 座酒宴迎接大人。夜間張燈結彩搭臺唱戲,與民同樂七日七夜。

                  然后,孫將軍陪同大人駕臨各縣視察…

                 【劉寵越聽越皺緊眉頭,示意別念了。

孫  超    (會意)錢管家,將這份公文直接交與劉大人審閱吧。

錢管家     哦,哦,好,好。 (遞交公文)劉大人,請審閱!

劉  寵    (站起推回)不用了。(轉向孫超)哎呀孫將軍啊!

              (唱)下官只恐難承受,

                         歡迎儀式太隆重。

                         繁文縟節一概免,

                         將軍好意我心領。

                         為官當思造福百姓,

                         萬萬不可傷財勞民。

                         各縣各官切莫驚擾,

                         搭臺唱戲更要叫停。   

孫  超      這…大人啊!

             (唱) 孫某曾聽聞——

                         大人乃是孝廉名士,

                         今日一見果然是真。

             (夾白) 只是啊!

             (接唱) 近年會稽開荒多良田,

                             賦稅增倍已改善民生。

                            請大人切莫推辭——

                            推辭孫某一片情。

劉  寵     哦——

             (旁唱) 聽孫超說起開荒賦稅事,

                            不由下官暗思忖。

                            我也曾聽聞,

                            會稽越地有良才。

                             開荒田,增賦稅,

                             錢糧繳納幾倍多。

                             看來孫超有能且有為,

                             只是民情還應親視察。

             (夾白) 孫將軍!

              (接唱) 雖說是賦稅增多民生早溫飽,

                             卻無須美酒佳肴招待小太守。

                             煩勞將軍撤去千杯宴,

                             陪同下官前往百姓家。

孫  超     這… 既然劉大人決意如此,在下遵命就是。嗄,錢管家。

錢管家     小的在。

孫  超       送老夫人回府安歇。

錢管家      是。老夫人請!

               【錢管家帶著老夫人、蘭云和丫鬟下。

孫  超       劉大人請!

              【劉寵和孫超下。武士也跟著下。

——幕落——

 

第三場  退回賄賂

                【幕啟。風雨之夜,都尉府。孫超若有所思走來走去,之后坐到

                 椅子上。錢管家侍立一旁。

孫  超        錢管家,你可曾聽到,劉寵他怎樣評價于我?

錢管家       他一直夸獎,說將軍你是一個干練之才啊!

孫  超        你說,這是他的真心話嗎?

錢管家      憑小的看來,這話不假。將軍你年輕有為,劉寵之才遠在將軍之

                 下。

孫  超      (搖頭)不,劉寵不像你說的這么簡單。我且問你,劉寵他最近在

                做些甚乜?

錢管家      這個嘛…將軍容稟。

               (念白) 小的明觀察來暗留心,

            只知道,劉寵他——

            日日游山帶玩水,

                               除此再無做別事,

                               再無做別事。

孫  超     (站起) 除了游山玩水,沒做別的事情?

錢管家     正是,除了游山玩水,別的事情都沒做。

孫  超     (來回踱步,連連搖頭) 如此無所事事不似劉寵所為,其中一定暗

               藏玄機。(聽聽外面) 嗄,錢管家,外面是否下雨了?

錢管家      是啊,風大雨大。

孫  超     (手指比劃了一下,眼珠子轉了幾轉,連連點頭) 是了!

              (旁唱) 何不夤夜造訪劉府,

                             或望發覺蛛絲馬跡。

                (白) 錢管家,備上厚禮,隨本將軍前往劉府造訪劉太守。

錢管家      嗄,連夜造訪?這風大雨大的天氣?

孫  超       本將軍自有主意,速速備禮去吧。

錢管家      是。(跑下)

               【孫超倒背雙手跟下,臉上露出獰笑。燈暗。

                【燈又亮。劉寵家。老夫人向家中供奉的菩薩燒香之后,走到門

                 口聽聽,搖搖頭走回,坐到椅子上縫補衣裳。

老夫人      哎唉!

               (唱) 夜伴孤燈縫衣裳,

     寵兒未歸心掛牽。

     窗外風雨聲,

     勾起傷心事。 (放下衣裳,站起)

     想那日也是風雨天,

     兵荒馬亂去投親。

      偏偏寵兒生急病,

      暫把永兒寄他人。

       誰料到,

      母子一別成永訣,

      返回不見永兒影。

      哭天搶地尋不見,

      從此夜夜淚暗吞。 (哭)

     寵兒發奮振家風,

     為官清廉好人品。

     世事無常悲復喜,

     略慰老身愁苦心。 (抹下淚,坐回去繼續補衣裳)

丫  頭      (上) 老夫人,都尉府孫將軍前來拜見咱家老爺。

老夫人    (旁白)這么晚了,他來做乜? (頓一下)請他進內相見!

丫  頭       是。(跑下,內) 孫將軍打這路來。

孫  超      (內)嗯。

               【丫頭引領孫超上。錢管家和兩個武士抬著禮物緊跟在后。

丫  頭      老夫人,孫將軍來了。 (下去端茶水,上來擺放好之后,再下

                去)

老夫人      孫將軍請坐。

孫  超       謝老夫人! (入座)

              【錢管家招呼武士把禮物放下后,站到孫超身旁。

老夫人    (端茶)孫將軍請用茶。

孫  超       多謝老夫人!  (端茶)

              【二人飲茶后,把杯子放回。

老夫人     孫將軍,今夜是什么風把你這個貴客吹到劉府來?

孫  超      老夫人見笑了!老夫人有所不知,末將早想登門拜訪,只因劉大人

               再三推辭,故此拖延至今。今夜末將不告而來,老夫人切勿見怪!

老夫人     吔,說哪里的話。孫將軍誠意探訪寵兒,老身歡喜尚且不及,焉

               能見怪?只是寵兒今夜外出,不在家中,只有老身作陪了。

孫  超      怎么,大人他不在家中?

老夫人     是啊,寵兒任職以來公務繁忙,常常半夜才歸。

孫  超    (站起,旁白)這也奇啊!

              (旁唱) 錢管家曾說他日日游山玩水,

          他母親為何卻說他公務繁忙?

          縱然確是公務忙,

          又何須半夜才歸?

          疑云未散又添疑,

          教我孫超費思量。(若有所思)

 

 

老夫人    (起身)孫將軍你… 你在想什么呢?

孫  超    (回過神) 哦,哦哦哦,末將在想,此刻夜深雨急,劉大人去哪里

               呢?

老夫人     是啊,不知他去哪里了?真教老身擔心啊!

孫  超    (扶老夫人重新坐下,自己也坐下) 劉大人已過而立之年,老夫人

               還替他擔心?

老夫人    (輕輕笑了) 即便他七老八十,還是老身的孩子啊!

孫  超       好個母子情深,令孫超好生羨慕!

老夫人      哎呀,這人老了就是愛啰嗦,孫將軍見笑了。

孫  超        吔,哪里會見笑,孫超喜歡聽老夫人說話。

老夫人      哦。 (喜笑顏開)

孫  超        是了,末將有幾句話,煩請老夫人轉告劉大人,不知可否?

老夫人      盡管說來。 

孫  超       老夫人! (起身)

               (唱) 劉大人半夜不歸,

        勤于公務令人欽。

        怕只怕,

        他初來乍到,

        不諳會稽風土與人情,

        稍有不慎恐會陷危機。

夫人    (起身) 此言當真?

孫  超      末將安敢欺騙老夫人?

老夫人     哦——

孫  超     (接唱) 煩請夫人把他勸——

           教他萬勿單槍匹馬行,

           孫超愿隨左右效犬馬。

夫人      將軍好意,老身自當轉告。

孫  超    (發現桌上縫補一半的衣裳)老夫人,你這般年紀還親自縫補衣

               裳?

老夫人     習慣了。

孫  超      是了,末將今夜特地給老夫人帶來一份薄禮。 (揮手示意錢管

                家)

錢管家    (打開一個裝滿金銀珠寶的盒子,捧到老夫人跟前) 老夫人,這

                是孫將軍孝敬你老人家的。你看,這是… (欲介紹禮物)

孫  超     (阻止)吔,小小禮物,略表孝心而已,何須介紹?

錢管家      是,是。(住口)

孫  超      請老夫人收下!

老夫人     不可不可,孫將軍啊!

               (唱) 這份孝心太貴重,

        老身委實不敢受。

        你可知,

        老身常把寵兒訓,

        莫起貪念為官本。

        今日怎可自貪心,

                           收下將軍此厚禮。

孫  超      老夫人…

老夫人     請將軍收回吧。 

              【錢管家拿著禮物無聲詢問孫超怎么辦,孫超示意他放回去。

孫  超     (強裝笑臉) 既如此,末將聽從老夫人教誨就是。時已不早,不便

                久擾,告辭了。

老夫人      送過孫將軍。

               【孫超氣急敗壞下。錢管家指揮武士抬上禮物,一起追下。

               【老夫人搖搖頭,復坐下,拿起衣裳縫補起來。

               【燈漸暗。

——幕落——

 

第四場  夜出私訪

            【幕前。與上幕同一天,黃昏。劉寵和蘭云上,蘭云仍是小廝裝扮。

劉  寵     哎唉!

            (唱) 到任業已三月整,

                        孫超派人緊相陪。

                        幾番問他田畝賦稅事,

                         他總吞吞吐吐不明言。

                         心中疑惑急查清,

                        夜幕降臨私出訪。

              (白) 蘭云,你看孫超這人如何?

蘭  云    (略想) 嗯,這個人表面上對你畢恭畢敬,可是總覺得哪里有點不

                對。

劉  寵      哦,你也覺得他有點不對?

              【蘭云點頭。

劉  寵      為夫心中也有些疑惑。一提到要深入調查田畝賦稅,他總是推三阻

                四。平時他也總是派人陪同下官,憑下官看來,這分明是在暗中

                監督。

蘭  云      于是,太守大人只好夜出私訪?

劉  寵      嘿嘿,知我者夫人也! (頓一下,看看前面) 上山的路不好走,

                我看夫人你還是先回家去吧。

蘭  云      不,官人單獨前往,蘭云放心不下,還是由蘭云陪官人一同前往

                吧。

劉  寵      也好。前面帶路。

蘭  云     (調皮) 吆。 (小跑下)

              【劉寵跟下。

 【幕啟。舞臺右側有兩個武士在把守關卡。

小  玉     (舞臺左側內) 阿公齊走吔。

老  漢     (內) 嗯。

 【小玉攙著老漢上。

 

老  漢     嗄!

 (唱) 新任太守來會稽,

             村民日子難上難。

             都尉限制村民再進城,

             下山路上特地設關卡。

             小小螻蟻尚貪生,

             為人豈能不惜命?

             想方設法見太守,

             追問此事何時休?

武士甲    (攔住) 天要黑了,你們不呆在山上,下山來做乜?

老  漢       求軍爺行個方便,今日是清明,容我爺孫二人回鹽田村祭祖吧。

武士乙      回鹽田村?好啊,過路錢拿來。

老  漢      一個人多少錢?

武士甲      三文。

 【劉寵夫婦上,見狀,躲到一旁聽他們說話。

小  玉      三文?你們簡直是強盜!

武士甲乙   (齊聲)  哼——  (拔刀出鞘,直指小玉)強盜村的小強盜,敢

                 罵我們是強盜,你該死了!  (揮刀欲砍小玉)

小  玉        哎呀阿公啊。 (躲到老漢身后)

 【老漢苦苦求饒。

劉  寵     (急上攔阻) 軍爺,何必與小孩一般計較?

武士甲乙    你又是哪路神仙?

劉  寵        我嘛,軍爺你聽來。

  (唱) 在下山東劉阿祥,

              行旅匆匆為經商。

              特到貴地跑單幫,

                            夜幕降臨尋宿處。

                            路遇軍爺欲殺人,

                            挺身而出替求情。

(白)求軍爺饒了小姑娘吧! (塞一串錢給武士)

武士甲    (喜滋滋接過錢)看在這位客官的面上,就饒了你們。快滾!

              【武士甲乙收刀入鞘。

小  玉      阿公,上回我進城買藥,也是這兩位大哥救了我。

老  漢     原來是恩人,多謝恩人救命大恩! (拉著小玉下跪)

             【劉寵夫婦扶起。

武士乙     快走,老老實實呆在山上,不許再下山。

              【老漢和小玉下。

              【忽然雷聲大作。

武士甲    (對武士乙) 兄弟啊,好像要下大雨了,天也要黑了,應該沒人

                再下山,咱們一齊去客棧酒飲幾杯吧。

武士乙     好,走。

             【二人走了幾步,又轉回。

武士甲     阿祥朋友,天色不早,你們還是趕緊進城。一定不要上山,山上

                是個強盜村,到處是亂民,千萬要小心。

劉  寵      多謝軍爺相告!

武士甲     不用謝不用謝! (轉身,示意同伴走)

             【武士甲乙笑嘻嘻下。

劉  寵     (自言自語)強盜村?亂民?  (搖頭)

              (唱)  方才所見一老一少,

            哪似亂民哪似強盜?

            武士所告莫非不符實,

           山嶺深處也許有隱情?(思忖)        

             (夾嘆) 唉!
             (接唱)不查究竟不罷休,

              定意深山走一遭。

(白) 蘭云,帶路上山,查訪方才那老者住處。

蘭  云      吆。 (跑下)

             【劉寵跟下。

             【燈暗,燈又亮。舞臺右側擺放簡陋桌椅。

蘭  云    (舞臺左側內) 哎呀。 (上,用手擋雨)

              (唱)天色漸暗路難行,

                         走到半山又逢雨。

                         陪同官人訪老者,

                         摸黑向前不遲疑。

             (向舞臺內喊) 公子快點啊。

劉  寵     來了來了。哎呀,這雨有點大。

蘭  云     你看,前面有一戶人家,咱們一齊先去避雨再說。

劉  寵     也好。

蘭  云    (上前敲門) 里面有人沒有?

老  漢    (小跑上)來了來了。 (開門)

蘭  云    (大喜) 哎呀,原來是老者,我家公子正要找你。

老  漢    (走近細看)原來是恩人,快進來,快進來。

             【劉寵夫婦進。

老  漢     恩人這邊請坐。

             【劉寵夫婦坐下。

老  漢    (向舞臺內喊) 小玉,掌燈過來。

小  玉    (內應) 來了來了。  (掌燈上,放桌上。發現劉寵夫婦,大喜)

               原來是恩人到此,小玉見過恩人。

            【劉寵夫婦示意免禮。小玉起身,站到老漢身旁。

劉  寵     老伯,你也一同坐下吧。

老  漢     好,好。

            【小玉攙著老漢坐下。

老  漢     不知恩人找老漢何事?

劉  寵    (站起) 老伯啊!

             (唱) 下官乃是新太守,

           姓劉名寵字鵬程。

           山下所聽令人疑,

           故此上山細問詢。

           本為避雨來敲門,

            不想正是老人家。

老  漢    (大喜,也站起) 原來是太守大人到此,老漢方才下山也是為了找

              你啊。

蘭  云    (也起身,站到劉寵身旁) 哦,這真是巧了。

劉  寵    (點頭) 是了,老人家,下官有一事不明,因何那兩個武士叫下官

              小心,說這山上是強盜村,到處是亂民?

老  漢     嗄,說來話長。大人啊!

            (唱) 前任太守馬大人,

         修建鑒湖攔海水,

          改良鹽灘成良田,

          造福村民免賦稅。

          卻因不擅事權貴,

          功成之日反被害。

劉  寵     原來如此。
 
老  漢     是啊!
 
             (接唱) 馬大人被害之后,

              孫都尉代管會稽。

              可憐了鹽田村民,

              方見光重進黑夜。

劉  寵     此話怎講?
 
老  漢     馬太守冤死之后,孫都尉搶了他的政績,并以鹽田村民不交賦稅為
 
              由,強行將村民趕進這深山之中,將鹽田村以高賦稅轉租他人。
 
劉  寵     難怪朝中傳聞,孫超政績顯赫,帶領村民開墾荒田,所繳賦稅比別
 
               地多了幾倍。
 
老  漢     村民被趕進山之后,生計無靠,難免有人下山搗亂,故此官家將我
 
              村稱為強盜村。為了不讓我們去找你申冤,孫都尉特下命令,在山
 
              道上設了關卡。 如今村民真是無家可歸無路可走啊!
 
劉  寵      哦—— 吁呀!
 
              (唱) 老人含淚訴真情,

            劉寵聽罷怒滿腔。

            可恨孫超太狡詐,

            為己害民法難容。

           不把孫超來正法,

           枉負皇恩枉為人。

老  漢     好太守,好太守,蒼天有眼啊!

            (唱) 蒼天啊!

          你終開眼在今日,

          老漢不由淚淋漓。

          深山黑夜路漫漫,

          荒山僻嶺多荊棘,

                         堂堂太守居高位,

                         不避艱辛暗來訪。

           此恩此德無以為謝,

           唯有一跪表衷腸!  (跪下)

劉  寵     老人家快快請起。

             【蘭云扶起老漢。

老  漢      這是一份村民聯名的告狀書,請大人一觀! (從袖中取出告狀

               書)

劉  寵     (接過,看完,放入袖中) 有這份告狀書在手,不怕孫超抵賴。

老  漢       是了,大人,還有一事老漢也覺得奇怪。

劉  寵       哦,乜事奇怪?

老  漢      前不久打漁的鄉親發現,有官兵在蘆葦之中偷偷搬運什么。

劉  寵      哦,此事定有蹊蹺,下官須速速調查清楚。(看看外面)蘭云,時

               已不早,雨也停了,該回去了。

蘭  云     是,免得老夫人擔心。

老  漢     大人且等。小玉,里面煮熟的紅薯拿幾個出來,好讓大人在路上點

              心。

小  玉      是。 (下,拿紅薯上,遞給老漢)

老  漢    (接過紅薯,遞給劉寵) 這是老漢的一點心意,千萬不要嫌棄啊!

劉  寵      吔,物輕情意重,劉寵安敢嫌棄?(將紅薯遞給蘭云)

老  漢      還有,外面天黑,將這盞燈也帶上。 (取燈遞給蘭云)

劉  寵      那好。(向老漢拱手作別) 告辭了!

老  漢     送過大人!

             【劉寵夫婦轉身跨出門檻下。老漢爺孫追到門口,目送他們走遠。

——幕落——

 

第五場  酒宴脫身

           【幕啟。夜,都尉府大廳華燈高照。兩個丫鬟端著果點上,擺好站到

             一旁。兩個家丁端著酒水上,也擺到桌上。四人一起走到舞臺右邊

               請出孫超。

四  人     有請將軍。 (下)

孫  超    (內)哼。  (上,快速扇著扇子,后退走,突然轉身收扇,一切動

               作都帶著狠勁) 唉!

              (唱) 送禮被拒惱羞成怒,

                          為保自身又生一計。

                          借口生辰邀請劉寵來赴宴,

                          拖他下水教他與我同舟渡。

                          事若敗露推責于他,

                          孫超方可逍遙法外。

              (白) 劉寵啊劉寵,是你敬酒不吃吃罰酒,休怪我孫超翻臉不認

                人。(奸笑)

錢管家     (小跑上) 將軍。

孫  超        派你去“請”劉寵赴宴,他來不來?

錢管家      稟將軍,他說來。

孫  超        那好。一切都安排妥當了嗎?

錢管家      安排妥當了。

孫  超       今夜船能準時起航嗎?

錢管家      將軍放心,保證準時起航。

孫  超       那好,事成之后,重重賞你。

錢管家      多謝將軍。

孫  超       是了,錢管家,咱們將劉寵灌醉之后,你扶他進書房安歇,然

                后… (從袖中取出一封書信) 幫他在這封信上按個手印。

錢管家      小的明白。(收信)

孫  超      一旁侍候。

錢管家      是。

              【孫超坐下,重新打開扇子扇動起來。錢管家侍立一旁。

劉  寵     (內) 報兮,劉太守到。

孫  超     (收扇) 快快有請! 

劉  寵     (內) 哦,來了。 (上)哎唉!

              (唱) 孫超邀我赴酒宴,

                          似覺危機暗埋伏。

                          明里帶笑敷衍他,

      暗地將計來就計。

      囑咐蘭云來接我,

     水落石出看今夕。

孫  超     (起身,出迎)劉大人你來了!

劉  寵      來了。

孫  超      來了。

劉  寵     來了。

             【二人心照不宣同時哈哈大笑。

孫  超      劉大人請坐。

劉  寵     孫將軍同坐。

             【二人入座。

孫  超       劉大人能來赴宴,在下感激不盡。

劉  寵       孫將軍屢次相邀,劉某若一再拒絕,豈不傷了將軍一片真心?

孫  超       哦—— 哈哈哈!劉大人果然善解人意!

劉  寵       將軍過獎了!

孫  超       劉大人!

              (唱)  在下深知大人怕排場,

                          故此獨請大人你一人。

                           但愿今夜一醉酬知己,

                          前嫌冰釋將來事共圖。

劉  寵      妙妙妙!

            (唱)  將軍既把下官當知己,

                         劉某安能…安能不知趣?

                         舉杯來把美酒飲,

                         一醉方休酬知己。

孫  超     那好,那好。(舉杯)大人請!

劉  寵     請!

             【錢管家倒酒。

孫  超     劉大人,我再敬你一杯。

劉  寵     請!

孫  超     錢管家。

錢管家     在。

              【孫超眼神示意。

錢管家    (會意) 哦,哦哦哦。 (走到舞臺中央喊)姑娘們出來。

四個姑娘  (內) 哦,來了。 (各執酒壺酒杯上) 劉大人,我們來陪你飲

                  酒來了。

劉  寵      孫將軍,這是何意?

孫  超      大人!

             (唱) 飲酒豈能無佳人,

                         半品醇醪半品人。

劉  寵     好一個半品醇醪半品人!孫將軍,你這是要拉我下水。

孫  超     吔,大人言重了!

             (唱) 人生得意須盡歡,

                         放縱一回又何妨?

             (轉向姑娘們)汝等好好侍候,若是侍候不周,劉大人不肯賞臉飲

              酒,本將軍就打斷你們的腿。還站著干什么?

姑娘們     是,是是。 (倒酒)

劉  寵     這些如花似玉的姑娘若然遭殃,下官實在于心不忍。來來來,姑娘

              們,為劉某斟酒!

孫  超      劉大人真是爽快之人。(招呼姑娘)上酒!

姑娘們     劉大人,請! (輪流灌酒)

孫  超       劉大人,孫某有話要說。

劉  寵       將軍請說。

孫  超     (起身)大人啊!

               (唱) 官場之上既為友,

                           須當——

                          有酒同飲有事同做,

                          獨自夜行不足取。

劉  寵    (也起身)吔!

              (唱) 劉某素喜獨自夜行,

                         不愛與人同做暗事。

                         夜行總有天亮時,

                          暗事卻永難見光。

              (白) 這個道理,難道將軍不明白嗎?

孫  超    (干笑)明白,明白。好了好了,今日是在下的生辰,不談如此嚴

               肅話題。繼續飲酒,飲酒。 (做了個“請”的動作)

              【劉寵回敬一個“請”。二人重新入座。

姑娘們      劉大人再請!(再灌酒)

               【劉寵一杯接一杯,終于酩酊大醉。

               【孫超向錢管家使了個眼色,錢管家會意,欲扶劉寵下去。

蘭  云      (內) 報兮,蘭云有事要見劉大人。

              【錢管家只得作罷,重新站到孫超身旁。

 孫  超     “他”來做乜?(頓一下)請“他”相見。

蘭  云    (內) 來了。(看到劉寵一副醉態,著急)哎呀大人,你怎么醉成

               這個樣子?大事不好了,你知不知道?

劉  寵    (舉起酒杯) 飲酒,飲酒。

蘭  云    (搶過酒杯,放回桌上)哎呀大人,你不能再飲了。

孫  超      吔,劉大人難得如此高興,你就讓他再飲吧。

蘭  云      不是小的不讓大人再飲,大人再飲下去恐怕會出大事啊。

孫  超      甚乜大事?

蘭  云      孫將軍你聽來!

             (唱) 大人家中結發妻,

                         兇悍無比河東獅。

                         深夜不見丈夫面,

                        在家吵嚷聲震天。

                        她揚言——

                        大人若再不回府,

                         她要上門來理論。

                         到那時,

                        胡攪蠻纏鬧一場,

                        將軍生辰不吉利。

孫  超       這…

蘭  云     (拉劉寵) 大人,走,趕緊回府。

               【錢管家欲攔阻。

孫  超      罷了罷了,由他去吧。

              【蘭云攙著劉寵下。

孫  超      (對姑娘們) 汝等退下。

姑娘們      是。(下)

錢管家       哎呀將軍,放虎歸山只恐后患無窮。

孫  超        看他醉成那個樣子,量也無妨。

錢管家      只是… (取出信)沒按到他的手印。

 孫  超      無妨。錢管家!

              (唱) 管家聽我下命令,

                          你我兵分成兩路。

                          本將去劉府,謹防劉寵出府門,

                          你前往碼頭,吩咐船只速起航。

錢管家     孫將軍實在高明!

孫  超      哇哈哈哈!

             【擺造型。

——幕落——

 

第六場  母子相認

 

               【幕啟,劉府大廳。蘭云扶著“醉醺醺”的劉寵上。劉寵向舞臺內看了

             看,然后恢復正常走路。

劉  寵     蘭云,你去告訴母親,就說學生有事再出府一趟。若有客人來訪,

              就說我因酒醉在房中安歇,不便見客。

蘭  云     他要是不肯走呢?

劉  寵     就讓他一直等下去。

            【蘭云點頭,下。

             【劉寵揮一下手,幾個武士持刀上。

武  士     大人。

劉  寵     帶路出后門。

武  士     是。

             【武士和劉寵輕手輕腳下。

一丫頭    (上)有請老夫人!

老夫人    (上)春香,呼喚何事?

丫  頭      老夫人,孫將軍又來拜見咱家老爺。

老夫人     這么晚了他又來作乜?(頓一下)請他相見吧!

丫  頭      是。有請孫將軍! (下)

孫  超     (內應)哦,來了。(上)孫超拜見老夫人。

老夫人     將軍快快請起!將軍請坐。

孫  超      多謝老夫人! (入座)

老夫人    (也入座)不知將軍因乜事再次夤夜到此?

孫  超       哦,末將來看望劉大人,看他酒后是否安好。

老夫人     哦,寵兒從貴府酒醉回家,正在房中安歇。

孫  超     大人既平安無事,末將就放心了。

老夫人     孫將軍,老身有一言相勸,未知當講不當講?

孫  超      但說無妨,末將愿聽老夫人教誨!

老夫人     那好。孫將軍啊!

              (唱) 瓊漿玉露味甘美,

       略略小飲可怡情,

       若然貪杯害無窮,

       傷肝傷胃又傷身。

       更有飲酒誤事例無數,

       奉勸將軍莫效尤。

孫  超       這… 哦,老夫人好言相勸,末將自當銘記在心。

老夫人     孫將軍家中還有何人?

孫  超       只有妻兒相伴。

老夫人     雙親還健在否?

孫  超       父親早逝,母親不知現在何處。

老夫人     此話怎講?

孫  超     老夫人啊! (起身) 嗄!

             (唱) 未然開言淚先流。(哭)

      孫超我時乖命蹇,

       幼年時母兄走散。        

             【老夫人聞言大驚,起身。

孫  超    (接唱) 從此孫超成孤兒,

          流落軍營討生計。

          遭人白眼歷艱辛,

          升及都尉青云遂。

 

老夫人    (急問)將軍你是說,你幼年時與母兄走散?

孫  超      是啊。

老夫人     你還記得否,你因何與母兄走散?

孫  超      不記得了。

老夫人     能否記得在何處走散?

孫  超       好像在…

老夫人     好像在何處?

孫  超      山東牟平?是了,就是山東牟平。

老夫人     哦—— 永兒,你是我的永兒! (欲上前擁抱)

孫  超      老夫人,你…

老夫人     將軍你不知,那一年兵荒馬亂,老身帶寵兒共永兒去投親,路上

                永兒不幸走散。

孫  超       嗄,竟有此事?

老夫人     是啊。

孫  超       也是在山東牟平走散?

老夫人     是,也在山東牟平。

孫  超       這… 吔,也許是湊巧罷了,老夫人憑什么認定我孫超就是你家永

                兒?

老夫人     將軍身上可有一塊玉佩?

孫  超      玉佩?有有有。(取下玉佩)一直掛在身上。

老夫人    (接過玉佩)正是劉家祖傳玉佩,寵兒身上也有一塊。

孫  超      此事當真?

老夫人     千真萬確。

孫  超       哦—— 母親! (跪下)

老夫人     永兒! (抱住兒子痛哭)

              (唱) 多年盼兒近乎無望,

                          誰料兒你就在眼前。

       如夢似幻,欲信還疑;

       五味雜陳,老淚縱橫。

孫  超    (哭) 母親!

             (唱) 多少個夜里兒把母呼喚,

      醒來方知南柯一夢。

      原以為今生再難見慈母,

      卻不料喜從天降在今日。

      從此孫超不再是孤兒,

       也有慈母愛相隨。   

老夫人    (扶起兒子) 永兒,快快請起。為娘喚你大哥出來見你,盡享天
 
                 倫之樂。
 
孫  超       大哥?劉大人?
 
老夫人     正是,正是。(拉兒子坐下)兒你稍坐片刻,為娘進去就來。
 
               (欲下,想起什么,又轉回) 哎,為娘這記性,你大哥他不在
 
                 家。

孫  超       大哥不是因酒醉在房中安歇嗎?

老夫人      吔,他不在家,出門辦事去了。

孫  超      出門辦事?(臉色大變,旁白)哎呀壞了,他一定去碼頭了。

老夫人      永兒你因何臉色突變,莫非身體不適?

孫  超       沒,沒沒沒。

老夫人      身體無恙,為娘就放心了。走,咱母子一同進內詳敘別后詳情。

孫  超       這… 哦,聽憑母親主意就是。 (心神不寧)

老夫人      走吧走吧。 (拉著兒子歡歡喜喜下)

——幕落——

 

第七場  法不容情

             【幕前,夜。錢管家鬼鬼祟祟上,左右看看無人后,揮下手。兩個

                家丁搖著一條船上。錢管家帶著他們欲下。

              【劉寵帶著幾個持刀的武士急急上。

劉  寵    (攔住錢管家)錢管家,且等。

錢管家     嗄,你…你你你不是已經酒醉回家了嗎?

劉  寵      呵,想不到吧。來啊,全都綁上,一一搜身。

武  士     是。 (上前綁了,從錢管家身上搜出一封信) 稟大人,搜到一封

              信。(遞信)

劉  寵    (接信,讀信封) 梁冀國舅親啟。 哼,還想轉移罪證。來啊,把他

              們押走,船也拉走。

武  士     遵命。 (押人拉船下)

            【劉寵跟著下。

              【幕啟,劉府大廳。老夫人拉著孫超的手上。

老夫人     兒啊,你大哥尚未轉回,你何不再等片刻?

孫  超       時已不早,母親該安歇了。孩兒明日再來看望母親共大哥。

老夫人     難得兒你一片孝心!既如此,為娘就不強留了。

孫  超      孩兒告辭了! (欲下)

老夫人     哎,永兒且等。你嫂嫂在家,為娘喚她出來,送你出府。

孫  超       母親,不用了。

老夫人     吔,一家人客氣做乜?為娘這就去喚她出來。 (徑自下)

孫  超      母親,母親。唉! (走來走去,急得不行)

劉  寵    (內)母親,賢妻,學生回來了。

孫  超       哎呀壞了。 (欲溜)

劉  寵     (上,攔住)孫將軍,既來之則安之,何必如此心急?

孫  超      劉大人,你不是醉了嗎?

劉  寵     是你想灌醉我。可惜你不知,劉寵我不飲則已,要飲也是海量啊。

孫  超       你假裝酒醉?

劉  寵      下官若不假醉,如何脫得了身?

孫  超       好個金蟬脫殼!

劉  寵      可惜了你的調虎離山。下官已經親眼目睹你那滿船的金銀財寶。

孫  超      你… 好個厲害的太守!

劉  寵       好個貪心的都尉!孫將軍,那是會稽的民脂民膏啊!

孫  超       那又如何?

劉  寵      貪官污吏,天理難容。

孫  超       不,上天自有好生之德。

劉  寵       哼!

孫  超       哼!

              【二人狠狠對視后,坐到椅子上。

              【蘭云扶著老夫人上,面色凝重。

老夫人     真想不到孫將軍就是永兒啊。(看到劉寵)寵兒,你回來了。

劉  寵      (起身)孩兒見過母親。

老夫人     寵兒免禮。

孫  超     (看到蘭云的裝扮,大驚,起身) 你?

蘭  云     (走到劉寵身旁,喚劉寵)官人。

劉  寵       賢妻,那條船扣下了。

蘭  云    (點頭)那就好了。

孫  超     (指指蘭云,又指指劉寵)你… 你… 唉!

老夫人     你們在打什么啞謎,為娘怎么聽不懂?

孫  超       沒,沒什么。

老夫人     寵兒,來來來,為娘跟你說一件天大的喜事。

劉  寵       母親,甚乜喜事?

老夫人     你細弟找到了。

劉  寵     (大喜)當真?

老夫人     是。(取出玉佩)這是他身上帶的玉佩。

劉  寵    (取出自己身上的玉佩,比了比) 果然是一對。細弟現在何處?現

               在何處?

老夫人     孫將軍就是你失散多年的細弟啊!

孫  超      (討好)大哥!

劉  寵       嗄,你… (驚得步步后退,跌坐在椅)

蘭  云       官人。

孫  超       母親。(扶母親坐下)

              【老夫人拉著孫超的手,滿臉慈愛。

劉  寵      賢妻,這是真的嗎?

蘭  云      是啊。

劉  寵      哎呀。(起身)

             (旁唱) 母親她因重逢喜色難掩,

                            劉寵我心里頭海倒江翻。

                           孫超竟是我親弟,

                           這教下官怎區處?

                            收刮民膏民脂他罪非輕,

                           律法森嚴豈容我徇私情?

                           待要依法來懲治——

老夫人     永兒。

孫  超      母親。

劉  寵    (接唱) 又怕慈母難受重擊。 

                            可憐她二十多載,

                            苦苦盼兒淚洗臉。

                            若是教她得兒又失兒,

                            豈非持刀重扎她心肝?

                            慈母若有三長兩短,

                            不孝之罪我怎承擔?

蘭  云      官人,現要如何是好?

劉  寵      忠孝難兩全,只能選其一。                  

老夫人     寵兒,今日闔家團圓,你因何悶悶不樂?

              【劉寵不語,心事重重踱步到桌旁,坐下。

老夫人     寵兒,是不是發生了乜事?

劉  寵       母親,孩兒今夜辦了一件大案,極其痛心。

老夫人     甚乜大案?

劉  寵      有個官員,為了一己之利,搶了前任馬太守的政績,將鹽田村村民

                趕進深山之中。他還勾結上司,橫征暴斂,中飽私囊。

孫  超       大人…

劉  寵    (起身,質問)孫超,你捫心自問,你對得起百姓,對得起良心

                嗎?        

              (唱) 可憐鹽田村民,

        被趕深山后——

        衣食無靠生計艱,

        走投無路出下策。

        富庶之地多乞丐,

        魚米之鄉添游民。

        目睹此慘情,

        良心何能安?

【孫超低頭不語。

老夫人    (站起,急急走到兩個兒子中間,問劉寵)寵兒,難道是永兒他…

孫  超    (欲爭辯)大哥…

劉  寵    (從袖中取出老百姓的聯名告狀書以及孫超寫給國舅的信,扔在地

              上) 罪證在此,你還有何言可辯?

老夫人    (顫抖著雙手,從地上撿起告狀書和信,起身)永兒,你大哥所說

                都是真的嗎?

孫  超     (跪下)母親,孩兒知錯了。

老夫人     哦——

               (唱) 聽永兒自承罪名,

          好似晴天響霹靂。

 (夾白) 天啊天!

 (接唱) 我思甚乜兒盼甚乜兒,

                不如天涯海角永相隔。

                乍喜還悲痛難忍, (頓足捶胸)

                驀地里雙目模糊。

 (雙手摸索著走)

劉寵夫婦  (驚呼)母親,母親。 (扶老夫人坐下)

孫  超    (跪走到老夫人面前,哭喊) 母親。

             【母子倆各自痛哭了一陣。老夫人擦了擦淚,起來扶起孫超,轉向

               劉寵。

老夫人     寵兒啊!

              (唱) 永兒無知犯此大罪,

         乃因為娘未盡教養責。

         求兒放過他,

         為娘愿代他受刑。

孫  超     不可不可,母親啊!

            (唱) 孩兒年幼時母親已教養,

      犯此大罪只因自擇錯路。

      若教母親代受刑,

      罪上加罪情何以堪?

            (轉向劉寵) 大哥。

             (接唱) 孫超已知罪責難逃,

           愿憑大哥按律發落。

劉  寵      這… 母親!

老夫人     難得永兒如此明理,寵兒,你就按律辦事吧。

劉  寵      是,孩兒謹遵母親嚴命。來啊!

武  士    (上)在!

劉  寵     將孫超綁了,押解進京,聽憑朝廷發落。

武  士     是,押走。 (欲綁孫超)

孫  超      且慢。大哥,孫超有一事相求。

劉  寵      細弟請說。

孫  超      大哥!

             (唱) 臨行把兒來相托,

       懇請大哥代管教。

       教他光明磊落如大哥,

       莫要讓他效他爹,

      誤入歧途悔不及,

      誤入歧途悔不及。

劉  寵     劉寵決不辜負細弟重托。

孫  超     有大哥這句話,孫超死也無憾了。母親,大哥,嫂嫂,孫超去了。

             (欲下)

            【武士跟上。

 三  人    (齊聲) 永兒 / 細弟 !

孫  超     (轉回,向母親最后跪了一跪) 母親!

             【老夫人扶起兒子,一家四口圍成一圈,依依惜別。最后孫超跺下

               腳,跑下。

三  人    (齊聲) 永兒 / 細弟 ! (目送)

——幕落——

 

第八場  調任送別

               【幕啟,舞臺中央有座橋。劉寵從舞臺左側上,蘭云扶著老夫人緊

                 跟在后。

劉  寵    (唱) 任職三載轉眼過,

                         別離會稽赴京都。

                         長橋短橋還依舊,

                          河水棧道兩悠悠。

                          空空行囊同來時,

                         一身輕松風兩袖。

              (轉身扶母親) 母親,前面就要過橋了。

老夫人    會稽這個地方就是橋多。

             【三人走上橋。

老  漢    (內) 劉大人留步留步。

             【小玉扶著老漢上,后面跟著鹽田村的男女老少。

             【劉寵很受觸動。

老  漢     劉大人,請你不要離開會稽!

老百姓     是啊,大人你留下吧。  (跪下)

劉  寵     (快步下橋,扶起老漢) 老人家,快快請起!鄉親們,起來,起

               來!

老  漢     大人,鄉親們舍不得你離開啊。

劉  寵     多謝鄉親們一片深情,只是劉寵公務在身,不得不離開此地。

老  漢     既如此,請大人收下大家的一點心意。

            【小玉雙手捧著錢,走到劉寵跟前。

劉  寵      嗄,老人家,這是何意?

老  漢     大人切莫誤會!這是大家一點感激之恩,請大人一定收下! (從小

              玉手中接過錢,遞到劉寵面前)

劉   寵     鄉親們的心意劉寵心領了,只是這錢下官不能收啊。

老   漢    大人收下吧! (跪下)

老百姓     收下吧! (紛紛跪下)

劉  寵     這… 罷了,劉寵留下一文,權作紀念。(從老漢手中取出一文錢)

              鄉親們快快請起!

             【老百姓站起。

劉  寵     是了,此時正逢農忙季節,劉寵不宜耽誤大家,鄉親們回家去吧!

老百姓     大人!

劉  寵     去吧,去吧!

             【老百姓依依不舍,后退揮手道別,良久才轉身下。

劉  寵    (重新上橋)母親,走吧。 (走幾步,又停步)母親且等。

蘭  云     官人,還有乜事?

             【劉寵將手中的一文錢扔進橋下的江水中。

老夫人     寵兒,你這是?

劉  寵       母親、賢妻啊!

              (唱) 一文錢,也是錢,

                          紀念何須用錢財。

                          遙望西江水連天,

                          灌溉會稽萬頃田。

                          奉還百姓一文錢,

                          留得清白天地間。

              【老夫人和蘭云對視一眼,點頭稱贊。

劉  寵      走吧。 (和蘭云一起扶著老夫人緩緩下)

后  臺     (伴唱)  勤政為民心坦蕩,

           堂堂正正守清廉。

           不貪百姓一文錢,

            高風亮節傳至今。

——幕落——

(全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bpdcc.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專門為各演員、藝術團、演藝公司、政府部門、單位活動、企業慶典、公司年會提供創作各種小品、相聲、話劇、舞臺劇、戲曲、音樂劇、情景劇、快板、三句半、啞劇、雙簧劇本。聯系電話:18022171126 聯系QQ:819391276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專業代寫戲曲劇本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深爱激情五月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