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戲曲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bpdcc.com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檢察部門娛樂演出感人搞笑小品《
銀行合規防騙相關搞笑小品劇本《
公司文化相關題材搞笑小品《為祖
抗疫期間復工復產招工小品劇本《
關于戰勝疫情的話劇劇本《情系武
公司年會勵志情景劇劇本《公司好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勵志情景劇劇本《公司好經
公司年會音樂劇劇本《公司好經理》
幫扶辦幫助農民賣土特產的小品劇本
銀行大堂營銷的小品,銀行規范化服務
搞笑正能量音樂劇劇本《歡喜迎新年
戒煙朗誦稿《戒煙賦》
關于醫學的小品劇本,醫德正能量小品
公司企業音樂劇劇本《我們的責任》
超聲科小品劇本,孕婦與超聲科醫生小
全民健身娛樂搞笑小品劇本《最美隊
最適合2021年元旦表演的感人小品劇
IT芯片軟件公司情景劇本《武林盟主
中美科技戰搞笑音樂劇劇本《武林盟
人社局廉政小品劇本《拒收紅包》
加強基層文化建設小品劇本《文化宣
抗擊疫情音樂劇劇本《情系武漢》
疫情有關的情景劇,抗疫情景劇劇本《
公司年會音樂劇劇本《優秀部門獎》
中國速度情景劇劇本《中國速度》
球迷小品劇本,看球賽小品(火警119)
12月4日全國法制宣傳日小品劇本(調
12月3日世界殘疾人日小品劇本(我的
關于預防傳染病的小品,預防艾滋病的
煙草行業小品劇本,煙草小品劇本《宣
公司年會主題情景劇劇本《一起見證
有關老黨員的音樂劇劇本《黨員的故
公司配樂音樂劇本《一起見證》
11月25日國際消除對婦女的暴力日小
11月17日國際大學生節小品劇本(身邊
11月14日世界糖尿病日宣傳搞笑小品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戲曲劇本 > 地方戲劇本 > 《風雪雨樵》(莆仙戲)
中國國際劇本網戲曲劇本頻道www.bpdcc.com/xiqu 中國最大的戲劇戲曲劇本創作交易門戶網站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戲曲劇本-地方戲劇本   會員:woxinrutie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9/28 11:30:13     最新修改:2020/9/29 9:17:30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bpdcc.com 
戲曲劇本名:《《風雪雨樵》(莆仙戲)》
(原創劇本網)作者:蔡劍英
專業創作小品、相聲、戲曲劇本。 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風雪漁樵

(改編自同名越劇)

 

【劇情簡介】

      西漢書生朱買臣幾次落第,頹唐成性借酒澆愁。其岳父劉二公愛女心切

痛下猛藥,逼女兒劉玉仙答應與丈夫分離后,溘然長逝。劉玉仙為了激勵丈

夫,采用父親的猛藥,逼丈夫寫下休書;之后卻暗中相助日常所需,并將父

親遺銀、玉鐲轉交鄉鄰王安道,借王安道的名義贈與朱買臣,作為他進京趕

考的盤纏。

      不明真相的朱買臣金榜題名衣錦還鄉時,對劉玉仙大加羞辱。劉玉仙傷

心欲絕,發誓獨守茅屋,與青山共白頭。暗暗戀慕劉玉仙的楊孝天憐憫劉玉

仙,將自己偶然獲知的真相告知朱買臣。朱買臣痛悔莫及,風雪之夜長跪茅

屋前,以求饒恕。劉玉仙感其真情,饒恕了他,夫妻和好如初。

 

【場次】

           第一場   借酒澆愁

           第二場   痛下猛藥

           第三場   逼寫休書

           第四場   暗中相助

           第五場   進京趕考

           第六場   美夢驚醒

           第七場   羞辱恩妻

           第八場   收回覆水

 

【人物】

          朱買臣——劉家上門女婿

          劉玉仙——朱買臣的妻子

          劉二公——劉玉仙的父親

          楊孝天——朱買臣昔日同窗,俠客裝扮。

          王安道——朱買臣的好友

          王  媽——王安道的妻子

          水  妹——王安道和王媽的女兒

          丫鬟、家丁、鄉下人、仆役若干。

 

 

第一場  借酒澆愁

             【幕啟。會稽山下,曹娥江畔。風雪天氣。楊孝天坐在一塊石頭

                上,孤獨地吹著蕭。燈暗,楊孝天隱去。黑暗中,傳來朱買臣的

                吟誦聲。  

朱買臣      潔雪無俗秀,好男愛山丘。林泉可醒酒,花月最解愁。

              【吟到第二句,燈漸亮。朱買臣開始唱,邊唱邊把掛在脖子上的酒

                壺往嘴里灌,走路東倒西歪。

楊孝天     (內) 哈哈哈,哈哈哈,好詩,真乃好詩也!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久久回蕩。

朱買臣    (帶著醉意) 甚乜人在笑?喂,是甚乜人在為我的好詩發笑?     

               (想一下,恍然大悟)哦,是你(指山),是你(指水),哈哈

                哈,原來是你們啊,哈哈哈… (猛然打了個酒嗝,趕緊捋一捋胸

                 口)

               (唱) 山在笑,水在笑,以笑相陪。

        醉中笑,笑中醉,天地同醉。

        笑含悲,悲含忿,人生百味。

        三應試,三落第,才解三味

 (嘿嘿苦笑著又灌了幾口酒后,突然發怒起來) 唉!

 (接唱) 考場不考真學問,

                 賄金越多越多才。

                 可憐我,

                 滿腹經綸混漁樵,

                功名無望萬念灰。

                苦中作樂借杜康,

                以求一醉解千愁。

               誰知道,

               濃醉醒來愁未解,

               百無聊賴又重來。

  (再次拿起酒壺喝起來)

               (接唱) 惟堪慰,

          朱買臣家有愛妻。

                 哈哈哈! (踉踉蹌蹌走到一旁,醉臥在一塊大石頭上)

劉玉仙     (內)官人!官人! (急跑上)

               (唱) 頂飛雪,冒寒風,

                          尋夫匆匆。

               (風聲更急,風勢更猛,玉仙站立不穩,摔倒在地。她掙扎著爬

                 起,拉起披風擋住風,繼續繞場快走)

                (接唱) 老爹爹,病轉兇,情急語重。

                                罵女婿,甘沉淪,惡習成癰。

                                逼女兒,求生路,立斬鸞鳳。

                                斬鸞鳳情難舍,

                                奴好似——

                               一團亂麻塞住胸。

               (喊) 官人! (風雪一陣緊似一陣,玉仙不由得抱緊身子蹲下

               去,避了一小會后繼續趕路)官人,官人! (看到丈夫,她大喊

                一聲) 官人! (迎著風雪,艱難地跪行到丈夫身旁。這時,一陣

                 強風襲來,玉仙忙用身體護住丈夫,推他) 官人,你快醒來,快

                 醒來!爹爹又犯病了,你快隨奴回家去吧。

朱買臣      (一把推開玉仙) 拿酒來。

劉玉仙      (無助,哭)天啊,為甚乜他又醉了呢?

朱買臣       是甚乜人在哭?

劉玉仙       官人,是奴。

朱買臣      (認出是妻子) 吔,我這好好的,你哭什么?

劉玉仙       你還好意思問。 (起身,從丈夫所臥的石頭后面拿起一小捆柴

                  火,忿忿地說)你看,你看,你自己看。奴哭什么?奴哭你懶,

                  奴哭你不爭氣,哭你不長進,哭你…不像個男子! (狠狠扔掉手

                  中的柴火)

朱買臣      (也起身,甩甩袖) 吔!

                 (唱) 說我不像,

                             不像男子話太重,

                             男子貴在對妻忠。

                             你看我,為妻打柴手已腫;

                             娘子你,看我手腫心不痛?

                (用胳膊肘輕輕碰了碰妻子,并把雙手伸到妻子面前)

劉玉仙      (抓住丈夫的手) 哎呀,凍成這般模樣。讓為妻給你來暖手,給

                  你搓幾下。(拉著丈夫一同跪下,給他搓手)

朱買臣        哎呀娘子,你兩個耳朵也被凍得一紅一紫。來來來,讓為夫給你

                  來暖耳,也給你搓幾下。 (給妻子搓耳朵)

劉玉仙       (用食指點一下丈夫的眉心,假嗔) 你這冤家!

                【朱買臣差點后仰,玉仙趕緊抱住他。朱買臣哈哈大笑,劉玉仙

                  正色看他,朱不敢笑了。兩人又互相搓手搓耳朵。

后  臺       (伴唱) 她為他搓手暖手,

                               他為她搓耳暖耳。

                               縱然在,

                               剪雪裁冰朔風里,

朱買臣      (接唱) 真情可融冰冷心。

                 【玉仙一臉幸福地靠在丈夫的肩上。一陣醉意,朱買臣晃了幾

                  晃,倒在地上。玉仙忙起身扶起他。

劉玉仙       (責怪) 真情雖好,可是你這個樣子,日子如何過得下去?

                  (推開丈夫)

                  (唱) 你整日詩酒醉醺醺,

          你滿山砍樵擔空空。

           你可知,

           凍餓鴛鴦難過冬,

            難過冬。

朱買臣        吔!

                 (唱) 難過冬,冬也過,

                             過冬只要酒兩盅。

劉玉仙      你還說酒。

朱買臣      好好好,不說了,不說了。

                (接唱) 要過冬,

                               以茶代酒兩三盅。

                               娘子愛我,我愛娘子,

                               夫妻恩愛暖融融。

           青山可作圖畫看,

           流水堪當琴曲聽。

           愿與娘子同品這,

            淡如秋水貧中味。      

劉玉仙      你說得倒是輕巧。嗄!

                (唱) 山水再好情再濃,

        也先要,

        柴米油鹽吃穿用。

        你倚妻靠家十年整,

        坐吃金山山已空。

        你醉生夢死不回頭,

        做伸手男兒臉不紅。

朱買臣      娘子此言差矣!

              (接唱) 做伸手男兒也是福,

                             福在命中搬不動。

                             娘子莫將為夫怨,

                             當怨世道太不公。

                             不公才求忘憂物,

                             忘憂仙丹在壺中。

               (從懷中又取出一壺酒,抬頭便飲)

劉玉仙      你… 你怎么連王兄送給你療傷用的虎骨酒也拿出來喝?

朱買臣     (指指胸口) 因為我這里有傷,傷得好重,傷得好深啊!

劉玉仙      你只知道你這里有傷,你有沒有想過,為妻這里也有傷啊? (指

                指自己的胸口)

朱買臣     (帶著醉態擺擺手) 哦,你也有傷?我倒是從來沒有想過。

劉玉仙      你從來不想過?!天啊,奴劉玉仙會被你活活氣死。

朱買臣      死?你說我會死?吔,死不了,死不了。 (一個趔趄)

劉玉仙     (扶住)你真的是無藥可治了。 (扶丈夫到石頭上坐下)

王家父女   (內,同聲)買臣義弟!/ 買臣兄!

                 【王安道和水妹上。水妹先看到朱買臣夫婦。

水  妹       爹爹,你看,買臣兄在那里。

王安道     吔,你又沒大沒小,叫什么買臣兄。

水  妹     (嘟嘴)奴偏偏要這樣叫。 (徑自走到朱買臣身旁)

劉玉仙    (看到王安道) 王兄,你來了。

王安道     怎么,義弟他又喝醉了?他有沒有替你爹去請郎中?

劉玉仙     你看他這副模樣,奴還能指望他幫忙?

水  妹     嫂嫂,你不要灰心。

王安道     天色不早了,弟妹帶義弟先回去。我和水妹替你去請郎中。

劉玉仙    (鞠躬) 如此有勞王兄了!

王安道      吔,鄉里鄉親,何必客氣。我們走了。

             【劉玉仙點頭。王安道徑自下。水妹走到玉仙面前,用手示意她不

                要傷心。

王安道     (內) 水妹,快點。

水  妹       吔,來了。 (跑下)

朱買臣      好酒,好酒。 (起身,繼續飲酒) 拿酒來,拿酒來。

              【劉玉仙只是用手指著丈夫,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最后還是去

                拉他回家,可是朱買臣一把甩開她。

朱買臣      酒,酒…

               【劉玉仙只好半拖半拉著丈夫繞場走。

               【手里拿蕭、腰里佩劍的楊孝天隨著一束光線出現在一塊石頭上。

楊孝天     (搖頭嘆氣)唉!

                 (唱) 俊書生偏淪苦酒,

          美嬋娟偏結窮儔。

          奈何天道恁不公,

          千千心結難解分。

【光束消失,楊孝天隱去。一陣強風分開了蹣跚前行的朱買臣夫

婦,又重新把二人吹到一處。劉玉仙用背拖著丈夫走了一段后,

換成攙扶的動作。這期間——

后  臺     (伴唱) 藤纏樹,樹繞藤,

 

         是合是分系死生。

         怨深恨深因情深,

         風雪漸緊愁煞人。

               【劉玉仙攙著朱買臣下。

——幕落——

 

第二場  痛下猛藥

 【幕啟。劉玉仙家。舞臺中央擺放一桌兩椅,舞臺右側另有一張椅

子。劉二公從舞臺內不時傳出咳嗽聲。

 【劉玉仙攙著丈夫從舞臺左側上,十分吃力地走進家門。玉仙把丈

     夫安頓在桌邊的椅子上,讓他趴在桌子上,然后脫下自己的披風

給他蓋上。

                      【劉二公拄著拐杖上,猛烈地咳嗽著。

劉玉仙      (扶父親坐下,幫他捶背) 爹爹,女兒去熬米湯給你喝。

劉二公       氣都氣飽了,哪里還喝得下米湯?

劉玉仙       或者女兒去煎藥?

劉二公       藥藥藥… (喘粗氣)藥對你爹已經無用了,你爹要聽你的回話。

劉玉仙       這…

劉二公       玉仙兒啊,為父要你允的那件事你到底允不允?

劉玉仙      (哀求)爹爹。 (背過身哭泣)

劉二公      你若是不允,你就不再是我女兒,也不用再叫我“爹爹”。 (又是

                一陣猛烈的咳嗽)

劉玉仙     (跪下,幫父親捋捋胸口)爹爹,你不要逼奴,不要逼奴。

劉二公      是為父在逼你?是為父在逼你? (推開女兒,起身,手指蒼天)

                天可作證,是朱買臣他…他在逼我,也是他…他在逼你啊! (咳

                 嗽,站立不穩)

劉玉仙      (扶住)爹爹,官人他也是因屢試不中,心中苦悶,才借酒澆

                 愁,才不爭氣。爹爹,你就再饒他一次吧!

劉二公      借酒澆愁? (嘿嘿苦笑)你寵他,慣他,信他的鬼話,為父早就

                 不信他的話了。我跟你說,這回你不趕他走,我來趕他走。 (顫

                 巍巍抓起拐杖,要去打朱買臣)

               【劉玉仙攔在父親面前,劉二公一拐杖把女兒掃到一旁。眼看著拐

                  杖就要落到朱買臣的身上,劉玉仙忙跑過去抓住,跪下哭求父

                  親。

                【劉二公只得放手,退到椅子邊上,不停地咳,悲痛不已。玉仙

                 忙起來,把拐杖放到一旁,過去再幫父親捶背。

劉二公      玉仙兒啊,不是為父心太狠,是他太教為父失望了!

               (唱) 曾夸他,七步才才高八斗;

                          曾盼他,展翅飛鵬程萬里;

                          曾望他,能做我半子之靠;

                          曾為他,無保留傾我所有。 (起身)

                          誰料他,酒成癮懶成癖,

                          百勸不回頭,華年酒中流。

                         十年澆得志喪失,

                         十年澆敗全家財。

                          澆得兒你眉難展,

                          澆得為父臨去黃泉心難安。

劉玉仙     (只是掉淚) 爹爹!

劉二公     (接唱) 玉仙兒啊,

                                你若不與他分開,

                                他毀你也毀,

                                今生今世難出頭。

                                你若不與他分開,

                                為父情愿離家門,

                               孑身尋死在荒丘。

                  唉! (跺下腳,拉起衣擺就要往外走)

劉玉仙     (拉住) 爹爹,你不要走。女兒答應你就是了。 (背過身子痛

                  哭)

劉二公      你當真答應?

劉玉仙     (木然) 當真答應。

劉二公       那好,等他醒來,你就立即…

劉玉仙     (精神恍惚)聽憑爹爹主意就是。

劉二公     (從兜里取出一個匣子) 這匣子中有你母親的陪嫁物。兒啊,你

                 若真的能狠下心來,就對她發誓吧。 (把匣子塞到女兒手中)

劉玉仙       哦——  (轉向沉醉不醒的丈夫,雙手顫抖不已)

劉二公     (態度決絕)快發誓。你若不忍舍棄他,為父只好離家出走了。

                (欲下)

劉玉仙       爹爹,女兒發誓就是了。 (撲通跪地)母親,女兒方才所言,若

                  有反悔,定遭…五雷轟頂! (說畢,整個人癱坐在地,嚶嚶啜

                  泣)

劉二公     (扶起) 玉仙兒啊!

               【父女倆抱頭痛哭。

劉二公      兒啊,為父逼你這樣做,也是萬不得已啊! (急咳,退到桌子旁

                  的椅子上坐下)

劉玉仙       爹爹!

劉二公      (拿過匣子,打開) 兒啊,這里有幾項東西,為父一一說明。

劉玉仙      等爹爹身體康復之后再說明也未遲。

劉二公      此時不說明只怕來不及了。 (取出一對玉鐲)這是鴛鴦玉鐲,是

                 為父當年給你母親的定親禮物。 (接著取出一錠銀子) 這是二十

                 兩銀子,是為父留給朱買臣進京趕考的盤纏。 (最后取出一張

                  紙)還有這個,是為父親筆寫下的遺書。

劉玉仙      (驚叫)遺書?

劉二公     (點頭)倘若將來朱買臣能浪子回頭,你就親自將這遺書拿給他

                 看。倘若他不能,你就… (咳咳咳)

劉玉仙        這是為什么,為什么呢?

劉二公      為父時日不多,不能再替兒你分憂,只好痛下這猛藥啊! (支持

                 不住,趴到桌上直喘粗氣。)

劉玉仙      (慌了) 爹爹,爹爹!  (轉身推丈夫)官人你快醒來,爹爹

                  他…

朱買臣      拿酒來,拿酒來!

劉玉仙     (嘶喊)朱買臣! (轉頭看到父親掙扎著要起身)爹爹您再堅持

                片時,女兒去請郎中。 (欲下)

朱買臣      酒,酒…

               【劉二公站起,用手指著朱買臣 ,連連搖頭。突然“啊”了一聲,手

                 臂下垂,站著不動了。

                【靜場。劉玉仙恐懼地走回到父親跟前,用哆嗦的手探了探父親

                  的鼻子。“啊”的一聲,跪下去。良久,才放聲大哭。

劉玉仙      爹——爹!

——幕落——

 

第三場  逼寫休書

【幕啟。一束光打到舞臺中央,朱買臣上,揉揉醉眼,伸伸懶

腰,詫異地環顧四周。王安道、王媽和水妹依次走過光束,表情

哀傷。朱買臣拉住水妹上下打量,水妹一把推開他。王安道一家

隱去。這期間——

后  臺     (伴唱) 二公猝然黃泉行,

                              秀才沉醉不知曉。

                               迷迷糊糊酒醒時,

                               只見靈堂不見人。

朱買臣       娘子呢?娘子呢?娘子—— (從舞臺左側下)

               【燈微亮。舞臺中后方布置靈堂,劉玉仙一身縞素跪在下面。

劉玉仙      爹爹!

               (唱) 一夜流盡千行淚,

                           難報慈父三春暉。 (起身)

                           爹你臨終言,

                           兒思千百回。

                           醉無奈窮無奈,

                           女兒薄命最無奈。

                            無奈女兒治無奈,

                            藥方只有兩分開。 (神情木然)

朱買臣     (內)娘子!  (急上,跨門檻進靈堂)娘子!

                【劉玉仙一言不發。朱買臣搬張椅子到妻子身旁,用袖子拂去灰

                  塵,討好地請她坐。劉玉仙走開了。

朱買臣       都怪我不聽娘子的話,我怎么又喝醉了? 唉!(熬喪地蹲下)

                   可是,我絕不是有意氣他老人家的,娘子你說是不是?你說是不

                    是?

                 【劉玉仙這時不請自坐,但仍然不開口。

朱買臣       娘子,你怎么一句話都不說? (撓撓頭,點點頭)對,對。娘

                  子,你要罵,就狠狠地罵我;你要打,就重重地打我。 (單膝跪

                  到妻子身旁,抓起妻子的一只手,就要打自己的臉)

劉玉仙       (收住手)朱買臣!朱秀才!取文房四寶過來。

朱買臣       (放手,起身) 這… 娘子,此時此刻你要文房四寶作乜?

劉玉仙        要你給我寫…

朱買臣        寫?  (靠近妻子,俯下身問) 寫甚乜?

劉玉仙      (提高音量)寫休書!

朱買臣      (一驚,直起身)休書?…什么休書?

劉玉仙       你我從此分開的休書!

朱買臣       從此分開的休… 哎呀,娘子,你莫非因過度悲傷有點糊涂了?

劉玉仙       糊涂十年今方醒來。

朱買臣       娘子,你一定是在玩笑,玩笑。

劉玉仙        哼,此事安能玩笑?

朱買臣       不對,不對。你當初夸我有才,不嫌我窮。

劉玉仙      (站起)只怪奴當初瞎了雙眼。

朱買臣       可是咱夫妻成婚十年,一直恩恩愛愛啊!

劉玉仙      那是因為奴一半清醒一半做夢,如今夢醒了。你…你…給我寫

                  來! (抓起桌上的毛筆,伸到朱買臣跟前)

朱買臣       哦——

               (唱) 見娘子態度決絕休書討,

        驚得我五雷轟頂魂出竅。

        娘子啊,

        你手中羊毫似鋼刀,

        落筆分量可知曉?

劉玉仙      哼!

               (接唱) 手中羊毫似鋼刀,

                               落筆分量豈不曉?

                                豈不曉,

                                刀背砍你秀才肩,

                                刀刃在奴心上絞。

朱買臣      娘子,既然如此,你就把“刀”收起來。 (奪過劉玉仙手中的毛

                 筆,放回桌上) 娘子啊!

                (唱) 買臣縱有千不好,

         一腔真情愛無假。

         曾記否,每逢三餐難周全,

          我總要,偷減半碗讓你飽。

         見你顰眉露微嗔,

         我總裝癡賣傻逗你笑。

         雖說我無名無功心有愧,

         卻也是隨緣隨份重冰操。

         癡情鐘情情未變,

         山盟海誓誓不老。

         娘子啊,

          切莫輕易言分開,

          莫棄莫毀恩愛巢。

          從今后,

          我亡羊補牢重做人,

          重振門庭爭明朝。

          求娘子,

          看在夫妻十年情,

          再饒為夫這一遭。 

                    (單膝跪地,哀哀求情)

劉玉仙       哦——(忙扶起)

               (旁唱) 他滿含真情聲聲求,

            奴柔腸寸斷痛似搗。

朱買臣      (深鞠躬)娘子!

劉玉仙       不,奴不能再心軟。

                (唱) 風吹許諾千百回,

                            人生在世多少日,

                            明朝復明朝,

                              白了頭,空悲切。

                 【朱買臣絕望了,一屁股跌坐到椅子上。

劉玉仙       你說要將功補過?

朱買臣       是,將功補過。

劉玉仙       你說要重振門庭?

朱買臣       是,重振門庭。

劉玉仙       哈哈哈,朱買臣啊朱買臣,你還好意思說這樣的話?

                【朱買臣面有愧色。

劉玉仙      (唱) 并非奴玉仙看輕你,

                             你自掂自量秤一秤。

                            連皮帶肉重幾兩,

                            連筋帶骨有幾斤。

                            你大話空話難自救,

                            像枯枝朽木早爛根。

朱買臣      (抓住妻子的手)娘子,你言重了。

劉玉仙      (用力抽回手)

                (接唱) 只為你,

                              十年皮厚錐難進,

                               今日就要戳你心。

                               人買馬尚需備草料,

                               你娶妻十年靠妻養。

                                政不理,財不營;

                                家不顧,孝不盡。

                                 而立之年似蓬蒿,

                                 有癖無志是廢人。

朱買臣       你…

劉玉仙      (接唱) 今生你若能翻身,

                                日落東山月西升。

                                你爛根枯草如返青,

                                奴必為你摘月采星。

                               你官迷心竅能做官,

                                 東海龍王鱗也點燈。

                                 千樣比方理一條,

                                 今生發跡你無份。

朱買臣       娘子,你!

劉玉仙      (接唱) 奴休你有望下半生,

                                不休你一世窮到底。

                                看穿看絕看透你,

                                你好比潑在泥地——

                                水一盆,

                                 扶不起來收不回。

朱買臣     (捂住耳朵,蹲在地上。許久方起身) 罵得好,罵得痛快。你罵

                  完了?

劉玉仙      罵完了。 (面無表情,把椅子搬到一旁坐下)

朱買臣      那我就要寫了。

劉玉仙      快點寫。

朱買臣      我真的要寫了。

劉玉仙      當然是真的寫。

朱買臣     (拿起桌上的筆) 好,我寫。我這一寫下去,就永遠收不回了。

劉玉仙     (站起) 這…

朱買臣      娘子,你再三思三思!

劉玉仙      這…  (左右為難,背對觀眾哭泣)

               【這時,劉二公的聲音響起。

劉二公     (內)兒啊,你若不與他分開,他毀你也毀,他毀你也毀啊!

               【劉玉仙大驚,抱住頭繞場一圈后,站立不穩。

朱買臣     (扶住) 娘子!

劉玉仙     (甩開朱買臣的手)你給我寫來!

朱買臣      罷了。我寫,我來寫。(快步走到桌子旁,奮筆疾書后,重重放

                 下筆,把紙推到桌前) 拿去。

               【靜場片刻后,朱買臣挪動腳步,跌跌撞撞跑出門外。劉玉仙緩緩

                  向桌子走去,雙手哆嗦拿起休書,開始念,聲音顫抖。

劉玉仙       休妻劉氏,任從改嫁,再無瓜葛,永無牽掛。(劉玉仙念完休書

                  后,手臂下垂,休書滑落在地,表情木然。猛然間想起什么,追

                  到門口,正好碰到返回家門的朱買臣。四目對視片刻后,頹然分

                  開)

朱、劉      (同白) 天啊,她(他)… 她(他)真的從此不再是我的妻

                  (夫)了? (各自背過臉痛哭)

朱買臣        哎唉,男子漢,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

劉玉仙        唉,好女子,應該敢作敢當,敢作敢為。

                 【二人不知不覺又走到門口,互相看了一眼后,趕緊又分開。

朱、劉      (生氣,同白)像她(他)那樣的人我看她(他)作甚乜? (轉

                   為哭)我看她(他)作甚乜?

朱買臣      (自語) 不許看。

劉玉仙      (自語) 不許看。

朱、劉      (同白) 可是還是想看。 (同哭)

劉玉仙       唉,罷了,奴該走了。 (從桌上拿父親留下的匣子后,往外走)

朱買臣       我也該走了。

                【朱買臣跨進門檻。二人又是四目相對,但都“哼”的一聲別過臉。

                   朱買臣俯伏在地向劉二公的靈堂拜了拜,起身,甩甩袖,急跑

                    下。劉玉仙追了幾步,伸手欲喚回,忙又捂住嘴,失魂落魄

                    般,緩緩下。

后  臺      (伴唱)  死別生離悲上悲,

          一宵嘗盡雙重味。

                               叱他去,盼他返,

                               行反復兮情凄迷。

——幕落——

 

第四場  暗中相助

               【幕啟。月夜,舞臺右后側有一大樹。朱買臣用繩子將頭發系在樹

                 梢上,然后盤膝坐在樹下,搖頭晃腦開始念書。

朱買臣      (念)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日習而學不

                   忘,自勉則身不墮。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

                    之。 (反復念這段)

                  【鄉親們三三兩兩來看熱鬧,指指點點,交頭接耳,又竊竊私語

                   下。

楊孝天      (佩劍,踱步上,看到朱買臣這副樣子十分疑惑) 哎唉!

                (唱) 事蹊蹺,

                            云霧一團教人疑。

                             鸞鳳終究各分飛,

                             多情無奈少柴米。

                             笑問聚散離合情,

                             俗世誰人能躲避?

              (搖頭冷笑數聲,仍踱步,欲下)

             【朱買臣隱去。水妹若有所思上,正好遇到楊孝天。楊孝天加快腳

               步下。

水 妹        這個人日日對人不理不睬,總是一個人在山上吹簫,今日到此做

                乜?莫非鄉親們傳言屬實? (對著楊孝天的背影憤憤地“呸”了一

                  聲,繞場一圈,向舞臺內喊) 爹爹,娘親!

安道夫婦    (內應) 哎! (王媽一手拎籃子,另一手攙著丈夫上。王安道

                  一手輕輕拍著腰)

王  媽        兒啊,你回來得正好。你爹老傷又發了,屋里一捆柴你送到劉家

                去吧。

水  妹       不去,奴再也不去劉玉仙家。

王安道      這是什么話?怎么,連爹爹都叫不動你了? (雙手扶腰,表情痛

                 苦)

                 【王媽和水妹忙走到王安道身旁,幫他拍拍。

水  妹        爹爹,你知不知道,鄉親們說的話有多難聽!

王安道      鄉親們說些甚乜?

水  妹       爹爹!

              (唱) 秀才被逐引不平,

       惹得鄉親議紛紛。

        都罵無情劉玉仙,

        嫌貧索休懷二心。

       今日更有緋聞傳,

       吹簫怪人——

      好似饞貓盯魚腥。

王  媽       是啊,我也聽人這樣說過。

王安道      吔,一家不知一家事。你們無憑無據,不許胡說。

水  妹      胡說?哎呀爹爹,你就等著瞧吧。

               (唱) 濁浪翻過泥沙沉,

                          水清自將鯉鰱分。

                 (白) 哼,這件事奴一定要打聽個水落石出。 (跑下)

安道夫婦     吔,兒啊,兒啊。

王安道         嗐,我看那捆柴還是你送去吧。

王  媽          我也不去。

王安道       哎呀你啊你,你也跟… (“哎喲”一聲,彎下腰)

王  媽         好好好,我去送,我去送。

                【王安道擺擺手,示意妻子去吧。

王  媽      (把籃子遞給丈夫) 喏,小心點。

                【王安道點點頭。王媽下。

王安道       嗐!

               (唱) 自義弟被逐出家門,

                          王安道捫心常自問。

                          我與他,

                          漁樵相邀常對飲,

                           牢騷頻頻干杯勤。

                           醉里人生散淡冷,

                           不該染于年輕人。

                           如今他,

                           坎坷路上爭轉機,

                            我送物更需送溫情。

               (繞場半圈后,遠遠望見劉玉仙正走來,忙退后幾步,避到一旁)

劉玉仙     (手拎籃子上)

              (唱) 魂牽夢縈心難安,

                          自逐買臣離家門。

                           怕他日常溫飽難自理,

                            憂他冷廟孤衾凍成病。

                            越說不想越上心,

                            特避鄉鄰——

                            偷送供品上山行。

               (迎面碰到王安道,轉身欲下)

王安道     (叫住) 弟媳既然來了,何必躲躲閃閃?

劉玉仙      哦,原來是王兄。

               【王安道指指劉玉仙手上的籃子,露出詢問的神情。劉玉仙忙將籃

                子藏到背后。

王安道      哦,哦—— 你又是上山去燒香?

劉玉仙      正是,正是。奴先走了。 (欲下)

王安道      且慢,我王安道總歸是你劉家的老鄉鄰,怎么也如此見外? (把

                 自己的籃子先放地上,搶過劉玉仙的籃子,打開看了看,點點

                 頭,也放地上)

劉玉仙      王兄休要誤會。王兄!

              (唱) 請王兄休生誤會,

                          風雨故人怎見外。

                         山道羞見王兄面,

                         奴是怕兄你責怪。

王安道      怕我責怪甚乜?

劉玉仙      怪奴逼休之措太過分。

王安道      哼,何止是過分,簡直是將朱買臣置于死地!

               【楊孝天上,看到王安道和劉玉仙二人在談話,忙站到一旁偷聽。

劉玉仙       王兄不明白奴家心意啊!

                (唱) 人到絕境危亡近,

                            九死一生也要爭。

                            老爹爹是治頑無方用猛藥,

                            劉玉仙是懸崖勒馬活路尋,

                              置之死地——

王安道     (接唱) 爭后生。

劉玉仙     (唱) 手起刀落——

王安道     (接唱) 傷自身。

劉玉仙     (唱) 明知曉,

                  人笑人輕人怒罵;

王安道     (接唱) 卻甘愿屈辱默默承。

劉玉仙     (唱) 只因為,

                            木不鉆,火不發,

                            玉不琢,器不成。

王安道     (接唱)人不激,不發奮;

                              馬不打,蹄不奔。

                              你良苦用心無人知,

                              是為義弟求上進。

                                這份情可感天,可動地,

                                容我深施一禮表欽敬。(施禮)

劉玉仙     (扶起)

               (唱) 感銘恩兄知奴心,

                           感銘恩兄知奴心。 (作揖)

王安道     (扶起) 義弟近日大有長進,你快快去看他吧。

劉玉仙      如此先告辭了。 (拎起籃子欲下,又停住腳)且慢且慢,眼下奴

                 還是不見他為好。

王安道      這又是為何?

劉玉仙      一則他未必愿意見奴,二則他也未必愿意相信奴。

王安道      他乃堂堂讀書人,難道連我王安道也不如嗎?

劉玉仙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啊!

              (唱) 況且藥在爐中燒,

                          急火之后文火熬。

                          倘若火候未到抽薪早,

                          縱然好藥也難收全效。

                          常言道,煉志貴在煉恒心,

                          有恒心,方保奮發不動搖。

                         請兄幫奴再添一把火,

                          助他迷路之人奔大道。

王安道      沒錯沒錯,弟媳你言之有理。

劉玉仙      請王兄幫奴保守秘密。

王安道      那是自然,決不泄露。

劉玉仙     (從袖中取出銀子和玉鐲) 請王兄將這二十兩銀子共這個玉鐲轉

                 交與他。

王安道     (接過)這是何意呢?

劉玉仙      這是奴爹爹開的藥方。倘若朱買臣能夠奮發圖強,重新做人,就

                 請王兄將這二十兩銀子交給他,作為他上京趕考的盤纏。

王安道      你爹想得周到。那這個玉鐲呢?

劉玉仙     (露出手上戴的另一個) 這是一對鴛鴦玉鐲,是奴爹爹當年送給

                奴娘親的定親之物。玉仙留下一個,一個交與買臣,以表奴“逼休

                 無奈,初衷不改。”。

王安道       好一個“逼休無奈,初衷不改!” 這玉鐲是證物,我王安道就是證

                  人。

劉玉仙     (跪拜)如此拜托王兄了!

王安道       快快請起,快快請起! (收起銀子和玉鐲,拎起兩個籃子)

劉玉仙       有勞王兄了。

王安道       去吧去吧。 哈哈哈,哈哈哈! (下)

                 【劉玉仙也欲下。

楊孝天      (上前攔住) 大姐請留步。

劉玉仙       原來是楊公子。

                 【水妹上,偷聽二人說話。

楊孝天       等我回家后,派人給你送去一袋米一擔柴。

劉玉仙       不不不,楊公子好意玉仙心領了。

楊孝天       吔,這是我預支給大姐的手工費用。

劉玉仙       手工費用?

楊孝天     (點頭,拱手)大姐啊!

                (唱) 素聞大姐巧針線,

         家母請你冬衣制。

          柴米當作手工費,

          因你家中少勞力。

          按工支酬理應當,

          懇請大姐莫推辭。

劉玉仙      多謝伯母不嫌奴粗針大線!只是奴有孝在身,不便登門。

楊孝天       無妨無妨,待我親自將布料送上門便是。

劉玉仙       這…

楊孝天       請大姐體諒家母一片誠心!

劉玉仙       如此玉仙答應就是。奴先告辭了!

楊孝天       請!

            【劉玉仙匆匆下。

楊孝天    哎唉!

            (唱) 紫簫寒月山中居,

                       不與人言交往疏。

                       山道偶聞隱秘話,

                       方驚信,

                      人生自有相投人。

                       怎奈我,

                      慣將幽情藏肺腑,

                       對弱女,

                      堪慰難慰欲助難助。

               (嘆了口氣,下)

水  妹      (走到舞臺中央)這兩人果然(伸出兩個手指比劃)… (對著兩

                 人的背影吐口水)呸!  (甩甩袖,憤憤下)

                【朱買臣在一束光中再次出現。

朱買臣     (念)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日習而學不

                 忘,自勉則身不墮。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

                 之。

               【鄉親們上,又指指點點、交頭接耳、竊竊私語,下。

后   臺     (伴唱) 書聲瑯瑯里,

                               流言紛紛起。

                               撲朔迷離中,

                               誰解非與是?

——幕落——

 

第五場  進京趕考

               【幕啟。凌晨,竹林。

后   臺     (伴唱) 血淚成冰熬嚴冬,

                               終熬到,

                               春闈待開上京畿,

                               上京畿。

劉玉仙      (上)

                (唱) 晨風涼,月露寒;

                            君啟程,千里行。

                             行前為見他一面,

                             宵燭倚窗守五更。

                (遠遠看見朱買臣背著包裹上,忙躲到竹子后)

朱買臣      (唱) 今啟程,千里行;

                            心沉沉,意冷冷。

                            想起往事淚暗凝,

                            酸酸楚楚奔前程。

朱、劉      (輪唱)  默默上路 (默默相送)

                                 自叮嚀  (暗叮嚀),

                                 一步三思 (一步一停)

                                 氣必爭  (魂欲斷)。

                                  愿蒼天助我功業成  (但愿他千里多保重)。

                   (合唱) 眼前林是舊時林 (眼前村是舊時村),

                                  人是舊時人。

                                  無奈寸心沾俗塵 (蒙疑云),

                                   咫尺千里隔兩情。

朱買臣       (唱) 但愿此去步蟾宮,

                             怨報怨來恩報恩。

劉玉仙       (接唱) 但愿從今立恒志,

                                 不中也盼早回程。

                 【王安道提著籃子上,與劉玉仙暗暗打了招呼。朱買臣向王安道

                  走去,后者忙揮動手臂掩護玉仙,玉仙躲回竹子后。

朱買臣       王兄,你這是作乜?

王安道       哦,哦—— (放下籃子,扭扭腰)清早空氣好,愚兄活動活動筋

                 骨。舒服,呵呵,呵呵呵。

朱買臣      恩兄你腰部有傷,應該盡早去看郎中。

王安道      是是是,義弟說的是。等送走義弟,愚兄馬上去。

朱買臣     (拱手)恩兄若無其他事情,為弟就此告辭了。 (欲走)

王安道      義弟暫且留步,愚兄還有幾句重要的話要囑咐你。

朱買臣      恩兄請講。

王安道      義弟!

              (唱) 此次春闈開,

                          欣喜新帝廣招賢才。

                          鴛鴦鐲贈弟作紀念, (遞玉鐲,朱買臣接過)

                          莫失莫離隨身攜帶。

                          更莫忘,

                          唯有曹娥江頭水,

                          春風不改舊時波。

                          更莫忘,

                          幽香最久故鄉梅,

                          夭桃艷李不可采。

朱買臣      這…

             (旁唱)  恩兄臨別寓說桃李梅,

                             言語之中似有啞謎在。

                             贈物偏用鴛鴦鐲,

                             莫非他,

                             欲為水妹作安排。

                             不便追問且收起,

                              急于趕路疑難解。

              (夾白) 恩兄!

             (接唱) 小弟能得春闈赴,

                            全靠兄你——

                             一生積蓄傾囊助。

                              雪中送炭暖肺腑,

                              他日若能出頭——

                              定當報兄相幫扶。 (拜謝)

王安道      (扶起,故意向劉玉仙的方向大聲說) 義弟,有你這句話,愚兄

                 就放心了。

劉玉仙       倘若不中,你也要早日回來啊! (說畢,忙又躲起來)

朱買臣      (詫異,走近劉玉仙藏躲的地方)這是乜人在說話?

王安道      (拉回) 吔,你看哪里,方才是愚兄說話。 (假裝咳嗽) 唉,

                  咳嗽咳得聲音都變細了。

朱買臣      (搖頭)不對,分明是女子的聲音。

王安道       你一定聽錯了。

朱買臣       聽錯?

王安道       好啦好啦,不要再想這件事了。 (從籃子中取出酒壺和酒杯)來

                  來來,為兄特備一壺“美酒”,來為你送行。

朱買臣       多謝恩兄!可是這酒…小弟已經戒了。

王安道       知道,知道,因此愚兄這是以茶代酒。

朱買臣      (喜悅)以茶代酒?

王安道        是。愚兄要敬義弟三杯。 (斟茶)這第一杯,預祝義弟榮登金

                  榜,衣錦還鄉!

朱買臣        多謝恩兄! (接茶,喝茶)

王安道       (斟茶) 這第二杯,祝義弟一路平安,順利到京!

朱買臣       (拱手道謝,接茶,喝茶) 那第三杯呢?

王安道        這第三杯嘛… (剛要倒)

               【劉玉仙悄悄出來,搶過去倒了第三杯茶后,把茶壺遞還王安道,

                 然后默默避到一旁。

王安道        哦,這第三杯是弟媳托我…

朱買臣        這杯茶,我不能飲。 (倒在地上,把杯子遞還王安道)

王安道        吔,義弟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常言道:“禮多人不怪。”這是

                  人家對你一份情義啊!

朱買臣       這份情義,實難領受。

王安道       你又何必如此絕情!

朱買臣       絕了絕了早就絕了。請兄轉告:我朱買臣,今日守志厄運改,明

                 朝爭上鳳凰臺。要教她,一生自怨錯錯錯,半遮羞顏悔悔悔。恩

                 兄請了,為弟就此告辭。

               (抬腳急下)

王安道       義弟,義弟…

劉玉仙       買臣,買臣…

               【王安道示意劉玉仙小點聲。

劉玉仙       (雙手合十,流淚祝福) 珍重!

王安道        你千萬不要傷心。

劉玉仙       (抹淚) 奴這不是傷心,奴這是歡喜啊。

王安道        是是是,應當歡喜才對。浪子已經回頭,等他來日榮歸故里時,

                   我一定讓你夫妻團圓。

劉玉仙        多謝王兄!

                 【王安道扶起。

——幕落——

 

第六場  美夢驚醒

               【“轟”的一聲巨響,久久回蕩。

后   臺     (伴唱) 熱望在胸暖融融,

                              孰料春寒寒猶濃。

                              帶傷采藥王安道,

                              突遇山崩葬險峰。

                 【幕啟。劉玉仙跪在王安道墓碑前痛哭。

劉玉仙      嗄!

              (唱) 王兄猝然歸天去,

                          山崩地裂心也沉。

                          王家母女憑誰靠,

                          玉仙真心憑誰證。

                           皇天待人不公正,

                           是緣還是命。

               (哭) 王兄!

              【靜場片刻后,陣陣輕煙中,響起清脆的樂聲。劉玉仙站起身來,

                仔細聆聽,好奇這樂聲從何而來。八個手執銅鏡的丫鬟分成三組

                 款款 走來,每組都向劉玉仙行禮,劉玉仙十分困惑。丫鬟們行禮

                 畢,分立兩側。緊接著上來四個端著盤子的家丁,分成兩組站到

                丫鬟們前面。

劉玉仙       莫非他當真高中了?

               【一個丫鬟拉著劉玉仙,指給她看一個家丁所端的鳳冠;另一個丫

                鬟則拉她去看另一個盤子所裝的霞帔。劉玉仙暗喜。丫鬟和家丁

                簇擁著劉玉仙到舞臺后面換上鳳冠霞帔。換好之后,劉玉仙走到

                舞臺中央,家丁們在舞臺后面排成一排,丫鬟們則蹲在舞臺前

                面,為劉玉仙舉鏡子。

劉玉仙      (照鏡子) 哈哈哈嘻!

               (唱) 他果然——

                          不負所望蟾宮折桂。

                          喜他贈奴鳳冠霞帔,

                           情義猶在未忘愛妻。

                           山村女所求本無多,

                            只望夫有志可依傍,

                             兩情親熱衣食豐,

                             熬過貧寒不凄涼。

                            今日珠圍翠繞改素裝,

                             意外之喜反不知所措。

              【丫鬟們起身,輪換到舞臺后面站立,繼續為劉玉仙舉鏡子。家丁

               們則一起拉開一塊大紅綢,當作紅蓋頭為劉玉仙蓋上之后,分立左

                 右兩側。

劉玉仙      (掀開蓋頭)

                (接唱) 眉攢千度人憔悴,

                               怕他憐惜怕他悲, (拉下蓋頭,扔給家丁,照鏡子)

                               怕他憐惜怕他悲,

                               重整妝容郎君慰。

                               短相思,長相思,

                               苦盡甘來。

                               終不負,果不改,

                                盟山誓海。

                  【丫鬟們變換一下鏡子方向。

劉玉仙      (接唱) 昔日委屈千萬端,

                               今日都付東流水。

                               羞怯怯看鏡里新顏,

                               喜盈盈等夫君榮歸。

                (雙手托腮,閉上眼睛,神情陶醉)

朱買臣      (內) 來啊,拿酒過來!

                【燈光變暗紅。

家丁們      (醉態) 來了,來了。哈哈哈,哈哈哈! (坐在地上,鬧哄哄亂

                  猜拳)

                【丫鬟們強推劉玉仙去換回原來的裝束。劉玉仙正詫異自己的裝

                  束變回原樣時,朱買臣的聲音又響起。

朱買臣      (內) 你算甚乜人,你算甚乜人?

                【劉玉仙捂住耳朵,驚慌失措,欲向聲音傳來處走去,被排成一

                   排的丫鬟們擋住。最后她硬沖開一條路,眼前所見卻是鳳冠霞帔

                   的王家母女站在高臺上,向她橫眉冷笑。劉玉仙抱著頭轉了幾圈

                    后,倒在地上。其他人紛紛散去。

                 【燈漸亮。

楊孝天      (急上) 大姐。 (過去扶起劉玉仙)

劉玉仙      (一看是楊孝天,忙縮回手) 哦,原來是楊公子。

楊孝天       大姐,莫非你生病了?

劉玉仙       并無生病,是有點累了。 (拎起籃子欲走)

楊孝天       大姐,還是我送你回去吧。

劉玉仙       不用了。 (躬身作別,默默下)

楊孝天      (目送,搖頭)嗐!

                (唱) 她那滋味,

       獨自品嘗難言傳;

        她那淚水,

        淌在心上流不盡。

        情似明月人不識,

         謗如毒箭摧心肝。

         相敬相憐難相助,

         愴然茫然俱枉然。

          問蒼天——

         情有幾多重,

         夢有幾人圓,

        夢有幾人圓?

                (嘆氣,踱步下)

——幕落——

 

第七場  羞辱恩妻

                 【幕啟。黃昏,鑼鼓喧天。

朱買臣     (舞臺左側內) 來啊,人馬繼續向前。

仆役們     (內應)是。

               【四個仆役上,繞場一圈,向舞臺內做了個“請”的動作后,侍立一

                   旁。

朱買臣     (內) 馬來。 (騎馬上)

                 (唱) 一舉成名揚眉吐氣,

          兩邊仆役前呼后擁。 (繞場一圈)

(接唱)三篇文章皆翹楚,

              駟馬高車接進宮。

              五鳳樓上,

               六尺男兒封太守。

               七步才故,

              八面風光回故里。

              久經磨難終成大器,

             堪笑愚婦人,

            十年不識真英才。

水  妹    (舞臺右側內) 買臣兄,買臣兄!

朱買臣     是水妹。 (下馬)

水  妹    (跑上)買臣兄。

王  媽    (追上) 兒啊,你跑那么快,害為娘一路趕。

朱買臣    (向王媽下跪) 見過恩嫂。

王  媽    (扶起) 不敢當,不敢當,快快起來,快快起來。

朱買臣    (對仆役) 汝等暫避一旁。

仆役們     是。 (從舞臺右側下)

朱買臣    (尋找王安道) 啊,啊啊啊,恩嫂,因何不見王兄?

               【王家母女對視一眼,神情黯然。

朱買臣      王兄呢?

王  媽       你王兄他…

朱買臣      他怎樣?

王  媽       他上山采藥,突遇山崩,不幸身亡。 (說罷,與女兒相擁而泣)

朱買臣     (驚叫)哦——  (悲痛)

              (唱) 驚聞恩兄泉下歸,

                          遙對青山雙膝跪。

                          投桃報李愿未忘,

                         問恩嫂,

                          兄他可曾留遺言。

王  媽      嗄!

           (唱) 猝然亡故無遺言,

                      清貧一生不留財。

                      驀地撒手誰能料,

                       撇下母女境堪哀。

水  妹      哎呀娘親啊!

             (唱) 爹爹他雖無遺言無留財,

                         卻留下曠達剛正好風范。

                        家風人品兒繼承,

                        娘親晚年兒擔當。

                         撐船下河捕魚蝦,

                         揮刀上山打柴火。

                         自信勤者無絕路,

                           娘啊娘,

                         莫再訴苦莫啼哭。

              【王媽點頭,水妹為母親拭淚。

朱買臣     (旁白) 哎呀妙啊!

              (旁唱) 好一個——

                             俠義剛強漁家女,

                            品性隨父令人欽。

                            苦似茶,潔如蓮,

                             苦味中,

                          一縷清香幽幽來。

                          有恩報恩君子德,

                          對兄允諾決不改。

                  (白) 恩嫂,水妹,你二人可隨我一同回府。

王媽水妹    (同聲) 如此多謝義弟( / 買臣兄) !

                 【朱買臣扶起二人。

一仆役     (上) 稟大人,有一婦人,名喚劉玉仙,要見大人。

朱買臣     (咬牙切齒) 劉——玉——仙! (冷笑)來得好,帶她過來。

王  媽       義弟,你怎么還想見她?

              【朱買臣看了王媽一眼,沒有回答。

王  媽     (尷尬,自打圓場) 我知道義弟你是重感情的人。可是你知道嗎?

                她和那個楊孝天…

水  妹       買臣兄,吔——

               【水妹向朱買臣耳語,朱買臣臉色越變越難看。

仆  役      (內) 劉玉仙到。

             【氣氛突然變得安靜了。朱買臣和王家母女退到舞臺后側,朱買臣

               站到臺階上。仆役們上,在舞臺左側站成一排。

              【劉玉仙款款而來,表情平靜,用手理了理頭發。這期間——

后  臺      (伴唱) 芳草有情奈何天,

          夕陽無語憑誰鑒。

          人輕自重心無愧,

         不亢,不卑,

         來賀他衣錦還鄉。

劉玉仙     (跪下) 民女劉玉仙恭喜大人!

朱買臣     (仔細打量) 劉玉仙,當初咱二人坐則同坐,起則同起,今日你

                 因何比我矮了半截?

劉玉仙     (起身)這是因為今日的劉玉仙還是當初的劉玉仙,但是今日的

                 朱大人已非當初的朱買臣。

仆役們     (恐嚇)喝——

朱買臣      (示意仆役安靜)  朱買臣能有今朝,恐怕你做夢也想不到吧。

劉玉仙      大人能有今日,正是劉玉仙日之所思,夜之所想,故此奴十分歡

                 喜。

朱買臣       歡喜?哈哈哈,恐怕不是歡喜,而是悔之不及吧。

劉玉仙       不。大人能浪子回頭,正是奴劉玉仙苦心促成,故此奴無怨無

                  悔。

朱買臣       怎么,是你苦心促成?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恬不知恥!我且

                  問你,有誰可以作證?

劉玉仙       嗄,此事本有王兄作證。王兄一死,奴縱有百口也是難辯了。

王  媽       你竟敢叫死人替你作證。我跟你說,要作證的話,我就是一個證

                 人。你這個人欺貧重富,早有二心了。

劉玉仙      奴?

水  妹        娘親說得沒錯。我經常看見她和那個楊孝天在一起。

后  臺      (七嘴八舌)沒錯沒錯,那個楊孝天經常到她家里,兩個人不知道

                在屋里做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劉玉仙     (捂住耳朵,作揖)民女先告退了。 (欲走)

朱買臣      且慢。(走下臺階) 劉玉仙啊劉玉仙!今日你若老老實實認個

                 錯,下個跪,下官倒是想給你幾分情義。可是我萬萬想不到,你

                 竟敢假裝好人,還指望我已故的恩兄替你作證,你真是個可鄙可

                 笑可憐可恨的無恥賤人!

劉玉仙     (氣得發抖)你…

楊孝天     (內) 不,能為她作證的還有我這個大活人。 (跑上)

王  媽       原來是楊公子。她這般無情無義,你也要替她作證?

              【水妹拉拉母親的衣袖,讓她別再說了。

楊孝天      不,無情無義的人不是大姐,是他——朱大人。

水  妹      (手指楊孝天)你血口噴人!

楊孝天      朱大人啊朱大人,大姐對你恩重如山,你不該如此對她!

朱買臣      哦,以你之見,我應該如何待她呢?

楊孝天       帶她回家,夫妻團圓。

朱買臣       帶她回家?

楊孝天       是。

朱買臣      夫妻團圓?

楊孝天      夫妻團圓。

朱買臣      哼,你,你你你… 你與她狼狽為奸,今日反要來指責我。你二人

                 真是不知羞恥!

劉玉仙      朱買臣,你羞辱奴也就罷了,你不能冤枉楊公子啊!

              【楊孝天示意劉玉仙不要說了。

朱買臣      哼,劉玉仙你耳朵打開仔細聽來。

              (唱) 一個情字非兒戲,

                         一個歸字休重提。

                           任你改嫁話在先,

                          又何必,

                          沆瀣一氣來做戲。

                         有眼無識你無福分,

                          非是買臣我無情義。

                           當初你,

                           斗大明珠視魚目,

                           待飛鳳凰認草雞。

                           折高枝,當蓬蒿,

                          摔瑤琴,當柴燒。

                          學楊花,東復西,

                         浪蕩成性隨風飛。

                         到如今,

                        落花有心隨流水,

                        流水無意攜落花。

               (白) 來啊,到附近人家取水一盆。

一仆役      是。 (急下,端水上)大人,水取來了。

               【朱買臣接過水,仆役退到一旁。

朱買臣     (接唱) 你當初潑水逼我休,

                               我今日潑水還你禮。

                              你若能覆水回收,

                              今生團圓做夫妻。

                              覆水若是收不起——

楊孝天      要怎樣呢?

朱買臣     (接唱)  一生無緣各東西。 (往劉玉仙所站的位置潑水)

【劉玉仙慌忙躲開,站立不穩,摔倒在地。

楊孝天      大丈夫有容乃大,朱買臣你是一個小人! (轉向劉玉仙)大姐!

              (眼神關切)

              【劉玉仙用手示意楊孝天自己沒事,慢慢起身。楊孝天嘆了口氣,

                不再作聲。

劉玉仙      朱大人,奴本以為你飽讀詩書,心胸寬廣;本以為你紫袍烏紗衣

                 錦還鄉,能有江海肚量仁義心腸。不料你,一旦高中根基全忘,

                 不念舊情只記舊恨,不問緣由輕信傳言,為圖報復羞辱糟糠,為

                 泄私憤傷害同窗。這般偏狹心胸小雞肚腸,濫用職權趾高氣揚之

                 人,怎配為官執掌大權?怎為黎民昭雪冤屈?如此榮歸浪子猶

                 浪,如此為官玷辱供養。

朱買臣      你…

劉玉仙      我問心無愧堂堂正正,熱心已冷不求沾光,唯請大人還我玉鐲。

               (露出手上的玉鐲,語速加快)雌雄鴛鴦,碧玉成雙,此乃雙親愛

                證。詳情請閱慈父遺書。(取出遺書)從此民女自撫創傷,你登

                 青天風風光光,奴守草房平平常常,兩不相干天各一方,再無瓜

                 葛永不來往! (奉上遺書,一陣眩暈)

朱買臣     (接過遺書) 哈哈哈哈哈… 說甚乜亡父遺書,道甚乜鴛鴦玉鐲?

                  好一個無恥賤人! (將遺書扔地上)

               【楊孝天撿起遺書,塞在腰帶上。

朱買臣    (繼續)伶牙俐齒一張刁嘴,大言不慚裝模作樣。當初你逼休,聲

                聲毒罵猶在耳邊;今日你狡辯詭辯,歪做文章反戈一擊。真乃奇

                聞怪聞,可笑荒唐,荒唐可笑!女子小人一般難養,教人忍無可

                忍。你還敢辱罵本官,藐視本堂。本太守明鏡高懸,執法如山。

                若非看在往日夫妻份上,定要教你這惡毒婦人,吃我棍棒,打入

                 牢房。來啊,將刁婦劉玉仙趕走!

兩仆役      是。(推劉玉仙) 走。 (退回原位)

劉玉仙      天啊!這就是日盼夜盼盼回來的浪子嗎? (哭著跑下)

楊孝天      大姐! (追下去)

朱買臣      來啊,打道回府!

仆役們      是。

               【仆役們和王家母女先后下。朱買臣騎馬欲下,楊孝天上來拉住不

                讓走。二人拉扯一會,朱買臣終于停下來。

楊孝天     買臣兄啊!

(唱) 為還大姐一片清白,

           我無奈和淚訴羞辱。

                           想那年,

                           我喋血沙場驅匈奴,

                           鏖戰中不幸受重傷,

                            從此無能做丈夫。

                【朱買臣大驚,下馬。

楊孝天     (接唱) 身殘心殘回故土,

                               從此孤傲伴寂寞。

                               唯對師兄伉儷情,

                              心儀神往最仰慕。

                               聞兄婚變驚又奇,

                              百思不解感慨多。

                             山道上偶聞大姐——

                            對你王兄秘囑咐。

                            方知她是逼休勵夫,

                            傾家產助你春闈赴。

                            大姐她,

                            一片深情萬般苦。

                           從此我,

                           默默對她伸援手。

                         三日一趟親送糧,

                         明求作工暗相助。

                        誰知你,

                        受恩反懷小人疑,

                       將愛作仇不丈夫。

                       全不想,

                       若非大姐用心苦,

                       你志已消才早枯;

                      若非大姐用心苦,

                      你能奮起青云步?

                     若非大姐用心苦,

                     你還是靠妻度日,

                     無用寄生蟲一條。

               (把遺書塞到朱買臣手中,徑自下)

               【朱買臣拿起遺書就要扔,手到半空停住了。猶豫片刻后,還是打

                 開了遺書。

朱買臣      (念) 女兒寵溺女婿喪志,

                            逼休無奈猛藥痛下,

                            系鈴解鈴泣血遺書。

                            留銀留鐲寄我期望,

                           魂盼浪子回頭有望,

                            破鏡重圓慰兒情癡。

              (雙手哆嗦念完遺書) 果然是岳父遺書,他父女果然是一片苦心。

               (跪下)岳父,恕買臣無知之過! (突然想起) 娘子,娘子…

               (起身) 娘子—— (跑下)

——幕落——

 

第八場  收回覆水

               【幕啟。寒夜,青山腳下,茅草屋旁。劉玉仙跌跌撞撞上,三步一

                哭泣。

劉玉仙      (唱)  一腔熱望遭冷水,

       心痛處,怕回首。 (繞場)

       多情真比無情苦,

        苦熬苦撐自安慰。

        舉目觀看,

        依然是云在青山月在天。

        奴劉玉仙,

        依然要平常心態平常過,

        安安靜靜對坎坷,對坎坷。

朱買臣     (內) 娘子——  

               【劉玉仙忙跑進茅草屋里,掩上門。

朱買臣      (手執遺書急上)哎呀!

                (唱) 一封遺書似五雷轟,

                           惡夢驚醒頓足捶胸。  (繞場)

                          羞愧難當又痛又悔,

                         急追娘子一同回府。

                (敲門) 娘子開門開門。

劉玉仙       此處并無你家娘子,你叫錯門了。

朱買臣       娘子你聽我說。岳父遺書我已讀,事情真相大白。買臣知錯了,

                  求娘子你開門, 咱夫妻破鏡重圓吧!

劉玉仙       銅鏡摔破,再也難以重圓了。

朱買臣       不,娘子,你聽我把話說完。

劉玉仙       沒什么好說了。你走吧,奴家進屋去了。 (欲走)

朱買臣       且慢。娘子,請你看在咱十年夫妻的份上,再等片刻,再等片

                  刻。

劉玉仙       你就不怕奴這和小人一般難養的女子壞了你朱大人的名聲。

朱買臣       嗄,朱買臣已經大錯特錯,何來甚乜名聲?娘子啊!

                (唱) 求娘子息怒莫悲痛,

        允我知錯改錯求寬容。

        泣讀遺書字字血,

        方知曉,

        父女情深苦用心。

        恨當初,

        我功名得失看太重,

        失意沉淪以酒買醉,

        不識你父女恩與情。

        若非岳父娘子再生情,

        哪有烏紗帽共這紫袍加身。 (脫下帽子)

        痛今朝,

        位高官高品未高,

        得意張狂忘根本,  (扔掉帽子)

        不及娘子明月心。

        渾渾渾,錯錯錯,

        悔悔悔,痛痛痛。

        娘子啊,

        你是天上玉女林中仙,

        求你大恩大德饒恕我。

劉玉仙     (痛哭,搖頭) 不。

                (唱) 你聲聲哀求情堪憐,

                            奈何奴,

                           心已死,意亦休。

                          你那邊,東風吹夢上新柳;

                          奴這邊,往事不堪再回首。

                          人面咫尺隔千里,

                         知人知心實難求。

                         你人已往高處走,

                         何以教情純如初長相守。

                         從今后,

                        收起溫馨十年情,

                       常留心中當醇酒。

                       只要你好奴就安,

                      愿伴青山共白頭。

朱買臣      娘子,你不能丟下我。我給你跪下了!

               【劉玉仙不加理睬,甩甩衣袖,徑自進屋去了。

水  妹     (內) 娘親,咱們快點去向嫂嫂賠禮道歉去。

               【母女匆匆上,見到朱買臣正跪著,忙過去招呼。

王媽水妹   (齊聲)義弟(/ 買臣兄)。

               【朱買臣用袖遮臉。

王  媽      哎呀,玉仙妹,快開門。

水  妹      是啊,嫂嫂。我和娘親過來給你賠禮了。

王  媽      玉仙妹,你就看在你王兄的面上,原諒我母女二人吧。

水  妹      嫂嫂,你再不開門,我和娘親就要給你下跪了。  (拉著母親一同

                跪下)

劉玉仙     (急上) 不不不,恩嫂快快請起。劉玉仙在門內求你了!  (也跪

                 下)

水  妹     (起來)哎呀娘親,嫂嫂她不肯開門。不如吔—— (向母親耳語一

                番)

王  媽     (會意,也起來) 玉仙妹啊,你若是不肯原諒我們,我只有去九泉

               之下找你王兄去了。 (假裝欲自盡)

劉玉仙     (開門拉住) 恩嫂,奴原諒你們就是了。

水  妹     (作揖)多謝嫂嫂!

              【劉玉仙扶起。

王  媽      好了,好了。誤會煙消云散,你夫妻破鏡重圓,你王兄在九泉之下

                也該瞑目了。

水  妹     (將劉玉仙拉到朱買臣身旁) 娘親,咱們該走了。 (拉著母親

                下)

買臣玉仙   (齊聲) 多謝恩嫂 (/ 恩嫂慢走) !

               【送走王家母女,劉玉仙一言不發又要進屋,朱買臣一把拉住她的

                 衣袖。

朱買臣      娘子,我還在這里跪著呢。

劉玉仙      朱大人愿意在這里跪,與民婦無關。 (欲走)

朱買臣     (再拉)娘子,不管你怎樣待我我都接受,我只求你不要拋棄

                 我,否則你會被人罵啊。

劉玉仙     (冷笑) 哼,自古到今,男人拋棄女人就是天經地義,女人拋棄

                 男人就會被人罵,這是甚乜天理?這是甚乜公道?  (用力甩開朱

                  買臣,憤憤進門,反手關門,徑自進屋去了)

朱買臣     (起身,追去拍門) 娘子,娘子。 (靜場片刻,倒退著沉重地走

                 了幾步,苦笑幾聲) 天地萬物間,真情最寶貴。擁有不珍惜,失

                  去方痛悔。(頓一下,繼續)朱買臣啊朱買臣,你必須以真情還

                 真情。今夜起,陪伴娘子守青山,跪守柴門自懲罰。娘子不叫起

                   來,我跪死也甘心。 (拉開衣擺,“撲通”雙膝跪地)

                  【燈漸暗。風雪聲起,一陣緊似一陣…

                 【燈漸亮。朱買臣閉著雙眼,一身雪白,仍跪在地。

后  臺      (伴唱) 啊… 啊…

                             一宵跪雪人不知,

                             感天動地情還情。

水  妹    (手拿紅蓋頭,歡天喜地上)

             (唱) 母女連夜繡蓋頭,

                         送與兄嫂拜喜堂。

                        絲絲縷縷含歉意,

                        針針線線表祝福。

               (看到朱買臣還跪在門口,很詫異。到他眼前用手揮了揮,見沒有

                 動靜,嚇得大叫起來) 嫂嫂,快點開門。娘親,你快來啊!

王  媽      (跑上) 兒啊,何事如此慌張?

水  妹      (指指朱買臣) 娘親,你看你看。

王  媽      (見狀也大驚)哎呀玉仙妹,你快點開門啊。義弟他還跪在門口,

                 被凍成雪人了!

劉玉仙      (拿著衣服,風一樣急上,打開門,見狀,一步一步走到朱買臣

                 身旁,給他披上衣服,順勢跪下,一把摟住他) 你,你這是何苦

                 呢?

朱買臣      (慢慢跪直身體) 朱買臣身上的雪,就當作是我收起的覆水。娘

                  子,你就原諒我吧。

                【劉玉仙含淚轉過朱買臣的身子,讓他面對自己,幫他脫下雪

                 衣,抓起他的雙手,一邊呵氣,一邊不停地搓啊搓。水妹撿起烏

                 紗帽遞給玉仙,玉仙幫買臣戴上。這期間——

后  臺      (伴唱) 霜雪當作覆水收,

          覆水能收世間奇。

          個中奧秘是真情, 

         祝福天下有情人。

              【朱買臣和劉玉仙深情對視后,朱買臣一把抱住劉玉仙,痛哭出

                 聲。

朱買臣       娘子!

                【王家母女拍手稱好,含笑抹淚。

——幕落——

(全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bpdcc.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專門為各演員、藝術團、演藝公司、政府部門、單位活動、企業慶典、公司年會提供創作各種小品、相聲、話劇、舞臺劇、戲曲、音樂劇、情景劇、快板、三句半、啞劇、雙簧劇本。聯系電話:18022171126 聯系QQ:819391276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專業代寫戲曲劇本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深爱激情五月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