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小說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bpdcc.com
重點推薦劇本
家庭和諧題材搞笑小品劇本《爸媽
自主誠信創業搞笑感人小品劇本《
村民勤勞創業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二胎宣傳題材搞笑小品劇本《婆媳
物業服務題材搞笑小品劇本《法海
勤勞創業題材搞笑感人小品劇本《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三甲醫院評選小品劇本《醫院評審》
關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劇本(火警119
校園老師相聲臺詞劇本《最美教師》
武漢現不明原因肺炎治療全國戰勝肺
鄉鎮財政所干部小品劇本(中國好干部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歪
貪污受賄小品,雙規小品劇本(嚴懲不
關于婚外情短劇本,綠帽子小品劇本《
偉大的祖國朗誦稿,偉大的祖國詩歌朗
酒店餐飲小品,酒店年會服務員小品《
三八婦女節節目小品,慶三八婦女節短
銀行類爆笑小品,銀行爆笑小品(快樂
政府幫助低保家庭就業改善生活脫貧
七夕創意劇本,七夕小品劇本(最佳美
國家電網變電站檢修員工小品(特殊紀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義的元宵節小
解決員工上訪為公司困難的小品劇本
過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償命的小品(
城軌年會表演相聲劇本《與城軌共未
公司創立周年小品,慶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鐵公司員工年會相聲劇本《找媳婦
為了工作舍小家顧大家情景劇本(特殊
公司年會三人群口相聲《三狗鬧新春
改變黃臉婆形象后走上舞臺成為模特
適合公司年會的小品,適合公司年會搞
辦公室題材簡短劇本,公司年會職場小
建筑公司年會超感人小品劇本《回家
汽車銷售公司4s店快板劇本《齊心合
新年小品劇本簡單的,賀新年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有關車間生產類小品劇本《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小說 > 城市小說 > 如履薄冰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小說-城市小說   會員:XHY星晨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3/28 14:35:34     最新修改:2020/3/29 11:03:11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bpdcc.com 
小說名:《如履薄冰》
(原創劇本網)作者:星晨

(五)

忙碌了一整天,三個月來,陳靜每天在工作中充斥著被輕視、誤解、冷嘲熱諷、甚至恐嚇威脅、威逼、辱罵等晦暗情緒中,一種漫無邊際的驚恐與空虛充滿她的心頭,就像水里搖晃著的蘆葦,輕輕一帶連根撥起,再無生還的機會。在外的每一分鐘陳靜事事謹小慎微,生怕說錯一句話,而帶來一頓嚴厲的訓斥或苛責的罵,自己毫無爭辯的權力,一旦爭辯后果則會更嚴重。拖著疲憊的軀體回到這個曾經溫暖溫馨的家,自己執意選擇遠大公司工作,原以為開辟出一個更廣闊的職業前景,經濟大環境的變化,隨著P2P平臺更多的爆雷,大小基金公司的理財產品三天二頭的關門倒閉的消息滿天飛。遠程公司也難幸免,自己的小家庭也深深的陷進去了。

進了家門,餐廳的餐桌上留著自己的二菜一湯,不用看,老公和兒子已經吃好了,剩下的三分之一的飯菜是自己的口糧,一盆土豆絲,一盆肉絲炒蛋,一個蕃茄榨菜湯,伙食現在每況愈下,陳靜看著傷感油然而生,自己無所謂,上初中的兒子需要營養,心里不免又一番自責,連累了老公和兒子。洗了手,坐下來吃飯,老公范林坐在沙發上看著手機,這是他的習慣,應該是在看新聞。看到陳靜進門到坐下吃飯,范林只是掃了一眼陳靜,雖然只是掃了一眼,卻很輕易就察覺到陳靜細微的變化,臉上透著一絲疲憊,等到坐下,更是看上去全身乏力的樣子,面容憔悴,看似老了幾歲。然而家里的氛圍隨著三三二二的幾批客戶上門“維權”,范林不僅了解了基本情況和涉及到的巨額,從驚訝到驚恐再到驚悚的演變過程只花了三個月時間,范林沒有玩過蹦極,但感覺就像蹦極,一路往下帶來的驚險刺激感,如同墜入深淵,但沒有快感只有恐懼,從不敢玩這類游樂項目,而現實生活卻逼著自己玩了一把,要命的是這一墜,如臨深淵,能不能救全家水火是未知數。

“老公,兒子現在上初中,正需要營養,我們自己無所謂,伙食上給兒子增加些好的菜,牛排、魚蝦少買點,還是要的,我知道救急墊付了錢,只是兒子的營養還是不能落下的,你說呢?”

“兒子晚上加了一塊牛排,吃過了,你也想吃嗎?”范林此問并不是關心,而是有些酸。

陳靜哪能聽不出來,只是詳裝不懂,“那行,那行!”

陳靜草草用完餐,范林發出冷靜甚而冷漠的聲音問:“你今天一早上的處理結果怎樣啊?”

“我也剛想和你說說早上的事,事情已經談妥了,就是,就是……我先墊付一下他們的錢 。”聲音遲緩而帶著疲倦,說著瞄了一眼范林,猜測他的反應。

“這次又是“墊付”?墊付多少?”范林猜想又是這個結果。

“沒多少?”

“沒多少,是多少?遮遮掩掩干嗎?是多少就多少?”范林看陳靜心虛的反應恰恰證明這個沒多少,應該不會少的,有了墊付葉老太首筆款起,把這個小家流動資金徹底清完,范林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次會更多。“是多少,你說啊?”范林追問,語氣變的嚴厲了。

“是60萬。”陳靜的聲音輕的幾乎只有自己能聽見。

“多少?60萬,啊!”范林可聽的仔細,相比陳靜的聲音,范林可是高八度了,驚愕住了,好嘛,這次是翻了一倍,他心里開始發慌,心頭一股火苗燃燃升起。“自從這個理財出了問題后,三天二頭有人到家里鬧,幫你一起面對,做他們思想工作,賠著笑臉解釋一遍又一遍,好言好語相勸,賠理又道歉,再三關照你,這種投資理財有風險,客戶這些常識應該都具備,本應承擔這種風險。而你倒好,首筆葉老太墊付的款項,不和我打一聲招呼,你就把家里的流動資金搬了個空,事后口口聲聲說與我商量 ,這叫商量嗎?你連通知都沒做到,我不問你,你還不打算說是嗎?掩耳盜鈴還是駝鳥躲貓貓,藏得住嗎?我問你這60萬是哪來的錢?是不是把定活二便的存款取出來了?”

“我這不是剛回來嘛,想吃好飯和你說的,不是不說,是,是這筆錢,現在我們也不急著用,唐家兄妹都急的上火,當時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我也沒辦法,只能先讓他們救急。”陳靜囁嚅道。

“好,好,很好,現在家里的底都被你兜了個底朝天,洗的干干凈凈,兒子的學習輔導費用,已經預算好的寒假游學費用,一家的生活費統統沒了,你想干嗎?喝西北風嗎?”

“不是還有你我的工資嗎?我相信遠程還是有轉機的,暫時我們艱苦一下,待月底官宣出來,回款的事情有眉目了,一切會好起來的。”

“陳靜,你現在越活越天真了,遠程現在什么情況,你比那些客戶清楚明白多了,你們現在辦事處的幾個員工,天天聯系,聯系上了嗎?有確切消息嗎?是什么原因總經理和高管被經偵抓進去的?你我都清楚,經偵偵查接受刑事案件之后,經偵部門開展立案審查工作,一般在7個工作日內,作出立案或不予立案的決定,重大經濟犯罪案件,可延長30至60個工作日決定是否立案,現在這些人被抓進去10天了吧,已經超出7天,說明什么?說明事情的嚴重性,遠比我們相像的嚴重。我現在擔心的是不要定個非法非吸,那就徹底玩完。’范林憤怒得瞪大眼睛,咬緊牙齒作憎恨狀。

“就算你推測的合理,那么遠大、遠程公司還有那么多的底層資產,資產也完全能覆蓋,也不至于血本無歸,你老是那么悲觀的想問題,不要自己給自己加大心里壓力,好不好?”陳靜心里一絲淡淡的怨氣漸漸升上心頭,她也是個倔性子,每天的神經緊繃,回到家也想緩緩,這樣的談話方式和語氣在不斷的升級,除了每每心情更糟之外,沒有任何作用。

“底層資產完全能覆蓋?清單你看過了?律所公布了,債權債務厘清了,官宣也出來了?”范林連發的問,嘴角一絲冷笑。

“沒有公布,也沒有看到清單,但能證明這些資產沒有嗎?不是說了嗎?底層資產羅列出來后,那么遠程會給到一系列的解決方案,這些解決方案里,如果有適合我們的,那我們就去爭取,如果真的有好的資產的話,那我們會去爭取,那么現在只能等官宣出來。我知道,這段時間以來,讓你承受了太大的壓力,也幫我面對那些客戶,可是你不是別人,你是我老公,我現在遇到事情了,碰到難關了,我也希望你能看到我每天頂著巨大壓力,每天在堅持,請你理解我,不要再責怪我,我真的撐不下去了,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行了吧?”強忍了半天的眼淚終于關不住了,順著眼角滑落下來。

“當然是你的錯,當初叫你不要離開銀行,踏踏實實的過日子,你聽嗎?你聽得進一句嗎?一個女人總是想著摸不著邊際的事情,事業啊,創業有那么容易嗎?我告訴過你,我們家一個在單位穩定收入是為穩妥,我現在接手這個企業,爸讓我獨自挑擔,和大哥分開二年,訂單少了一半,資金緊張,企業正常運轉艱難,你這樣一搞,這個日子還過不過?你想干一番大事業,你看到我現在就算接手老爺子的企業,技術、設備、團隊各方面都有基礎,還如此艱難,你以為憑一腔熱情,夢想就會成真,你做夢吧!”

“當初是我沒聽你的勸,但事情已經這樣了,你再提有意思嗎?時間會倒流嗎?我后悔有用嗎?你不要再逼我,我也不想這樣,我也希望過更好的日子,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有錯嗎?誰能想得到,算得到經濟大環境下滑嗎?”

“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沒錯,大姐請你看看自己幾歲了,42歲了,你還能折騰出啥來?也是,你現在折騰到家都敗完了,葉老太30萬,唐家兄妹60萬,加上我們原本定期200萬,你也擅自作主轉為這該死的理財產品,加上利息共300萬了吧,你還在振振有詞,做自己喜歡的事,你喜歡的事情就是拆家,啊?現在我公司資金周轉那么緊張,真是急需這筆資金,現在可好,公司和家你都想拆了嗎?”范林今天真的是氣急了,言語上有些過激。

“你還講不講理,這種話你也說得出來,你是我老公,你不理解我也罷了,你不能這樣諷刺挖苦我,我天天看著每個客戶的臉色,受盡委屈,回到家你還這樣待我,你一個高高大大的男人卻膽小如鼠,早上看到我被他們十來個人圍著,你不下來幫我解圍,在樓上冷眼旁觀,你像話嗎?說出去也不怕丟人。”陳靜這句話算是戳到范林的痛處了。

“我膽小如鼠,我怕事,你那腦袋是方的嗎?兒子早上還在家,等他吃完早餐送他上學,兒子不要上學了嗎?你想讓你的客戶看到兒子,到時再圍堵兒子嗎?平日沒事他可以自己上學,現在他自己上學我能放心嗎?我只能選擇從后門溜出去,大庭廣眾下,大白天的,自家小區他們還能把你怎么樣?無非發泄發泄情緒,吵個架,還能打人嗎?”

“是啊,你最好他們把我打死,打死了你的煩惱也沒有了,也可以解脫了,所以你不下來,靜看好戲,他們沒有打死我,你是不是好失望啊,你沒想到偏偏我拿出錢來解決,你當然生氣,你當然要發火,錢比我重要多了,你心疼你的錢,錢我給了,不能要回來了,怎么樣?”吵架時真的是口不擇言了,陳靜現在也被激怒了,邊哭邊吼。

“你口口聲聲說好商量,可你聽進去我的話沒有?你能好好商量嗎?每次先斬后奏,事后通知我一聲就好,現在拿哭哭啼啼來解決問題,堵我的嘴嗎?現在倒好,變本加厲了,歪曲事實,口不擇言了,錢不重要,你最重要,現在我可以把你當菩薩一樣供起來,就可以了,什么事情都可以解決了是嗎?”

陳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哭著摔門而去,憑感覺往樓下沖,心頭一股火焰騰騰燃燒著,悲憤交集。

從商量、溝通、發展到吵架、出走只是短短的三個多月的時間,一次次的升級,然后呢?范林也心里發慌,本能想追下去,但到門口止住了,心中的憤怒此刻卻占據了上風,心想讓她好好反思反思,一味慣著她的倔脾氣可不行,這次要讓她好好深刻反省。癱坐到沙發上,胸口郁積的悶氣無處散發,站起來對著客廳一角的沙包,一拳拳重重砸上去,兒子平時鍛煉的沙包,此時正好范林發泄出氣的工具,直到累了,冷靜片刻后,抬眼看時鐘到下課點了,兒子晚自修下課時間到了,下樓開車去接兒子。

陳靜一路奔跑亂走,奇怪自己走的是回父母家的路,其實潛意識里自己沒有別的地方可去,陳靜明白閨蜜姐妹朋友幾乎都是自己的客戶,此時又能向誰傾訴,無人可訴,這是自己咎由自取。昏暗的路燈下,眼前似乎晃動著老公臉上的冷笑與冷眼,覺得老公無比自私,不僅沒有設身處地為自己著想,想辦法解圍,沒有,不但沒有,不理解反而更多的苛責與冷嘲熱諷,明知道自己在哭,奪門而走卻并未追出來。如此冷情,多年的夫妻如此涼薄,陳靜心里徹底涼了,越想越傷心,自己追求的是想過上更好的生活,可是,這一段時間來,不僅抬不起頭來做人,每天過得惶惶不可終日,親人和客戶的,受著雙重煎熬,這個深潭現在還沒到底,而是繼續往下沉,明天或者后天不知又是哪位客戶追上門來,以后是不是自己要拆東墻補西墻過?

站在父母家的門口,猶豫了片刻,拿了鑰匙開鎖進門,陳靜頭發零亂,眼皮紅腫,模樣狼狽,深冬的夜晚冷風吹的臉色慘白,嘴唇發紫,嗦嗦抖抖的進了家門。老爸老媽靜坐在沙發上,心情也是非常低落,沒開電視,客廳安安靜靜。老媽一見女兒進來,見這狀態,不用問也知道事關理財事情:“你這么現在這個時間過來,和范林吵架了?”

陳靜點點頭又搖頭,并未答話。陳靜媽看到這副狼狽模樣,責怪的話語滑到嘴邊也硬生生的咽回去,起身倒了盆熱水,浸塊熱毛巾,示意女兒泡泡手取暖,擦擦紅腫的雙眼。陳靜爸整個人也是唉聲嘆氣的,神態精神不如往日,臉色倦怠,仿佛眼皮都抬不起來,看上去衰老了不少。

“你晚飯吃了沒?是和范林吵架了還是客戶?”陳靜媽判斷無非這二種現象。

“吃過了,范林責怪我離開銀行,做這個理財,二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的,我天天在外面做孫子似的賠理道歉,他不但不理解,反而句句責怪,冷嘲熱諷,冷言冷語。”

“你能怪他嗎?范林不是和我一樣,當初怎么勸你的,好說歹說讓你不要離開銀行,安生過日子不聽,非要跑去做理財,現在你小家的錢財清空不說,我倆的養老錢也搭進去了。我老兩口的下半輩子就指望這點錢,現在錢沒了,你說怎么能不生氣,怪他冷言冷語,我看不罵你算輕的了。平時看著你一臉聰明相,臨了做這么件蠢事,害得一家老小不得安生,還有外面的親朋好友的錢呢?你天天孫子似的,你老爸我活了這么大的年紀,現在上個街就像做賊似的,偷偷模模溜出去再快速溜回家來,生怕遇見親戚朋友和熟人,去菜市場買個菜也不敢多聊幾句,一分鐘也不敢多待,真是作孽啊!”陳靜爸把這段日子的憋屈總算逮到發泄對象,盡管自己不是真的忍心罵女兒,還是按捺不住沖口而出。

“老陳,你沒見女兒都傷心成這樣了,你就不能少埋怨幾句,你兇她罵她,除了發泄些情緒一點用也沒有,你不心疼她呀,錢錢錢,陳靜上次也說了,不會血本無歸,就算立案也還有底層資產,再說這錢也不是真的要不回來了,還是有希望的不是……”陳靜媽還是心疼女兒,趕緊止住老伴。陳靜爸一聽更來氣,立即打斷陳靜媽的話:“要不是你,這樣寵著,她能捅這么大的婁子,事事遷就她,看看看,現在你滿意了吧,二個敗家玩意兒,一個老糊涂,一個頭腦簡單,怎么,時至今日,說她幾句,你還想護著,還嫌闖的禍不夠,說不得,得慣著,慣到自己也無法收場了,還護著,這個倔強的性格就是你從小慣得,不撞南墻不回頭,現在這個爛攤子怎么收拾?”陳靜爸怒目切齒,恨鐵不成鋼。

“你們不要吵了,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千不該萬不該要去做這個理財,現在害得你們錢么錢沒有,生活么也大受影響,是女兒不孝,是我的錯,都怪我……”陳靜忽然捶著沙發扶手爆裂似的大哭起來,哭聲凄厲,邊哭邊訴,撕心裂肺的聲音讓人不忍心聽,所有的委屈被壓抑的久了,此時也只有號啕大哭,胸口的郁悶得于稍微緩解,歇斯底里的看著滿臉怒火的父親,怒睜著雙眼捶打著自己頭部,痛苦得不能自己。

“好了,好了,老陳你不要再說啦,你想逼死女兒嗎?就算錢要不回來,那人也不要了嗎?事情總歸會過去的,實在不行,我賣房也行,怎么還不能過了,再說還不到那一步。”陳靜媽自己的養老錢搭進去了,也是寢食難安,不過看到女兒這副模樣早已心疼不已,哪還舍得責怪。只能安撫著讓女兒平息下來,慢慢勸慰:“不怪你,不怪你,誰能預料得到遠大集團這么大的公司,經營十多年都沒事,可偏偏今年出事了,經濟大環境誰能預料得到啊!什么事情都會過去的,我們一步步解決,不是月底會有官宣出來嗎?就等著,嗯……”陳靜媽似在勸慰女兒又似乎自我安慰,目前別無他法,希望遠程能有好消息。

陳靜心情逐漸平靜了下來,慢慢調整自己的狀態。

座機電話鈴響了,陳靜爸拿起話筒:“喂,是范林啊!”一手接電話一手示意陳靜安靜不要再哭。

“爸,陳靜在家嗎?”

“在的,她也來了不久。”

“讓她回家吧,我剛接了浩浩回家。”

“好的,好的,掛了啊!”

放下電話,陳靜爸說:“你看他不是挺關心你的嗎?這會兒功夫就電話過來了,行了,我也不說了,你趕緊回去吧,省得范林擔心,浩浩不見你也要找你的。”

“也不用那么著急,再坐會兒,你看看現在眼睛腫的跟核桃一樣,一看就知道哭過,用毛巾敷敷眼,來喝杯熱牛奶,緩緩情緒再走,不然我不放心。”陳靜媽熱杯牛奶給女兒,手輕輕上下撫著女兒背部,待她心情平復才放心讓她回家。陳靜知道自己現在是眾判親離了,這能怪誰,老媽雖然嘴上沒有怪自己,事實已連累二位近七十歲的父母每天擔驚受怕,寢食難安,自己闖的禍造的孽,于心何忍,錐心之痛。

離開父母的家,漆黑的夜里,仿佛現在的處境,不知還有多少猝不及防的事會發生。

 

第二天下午,陳靜按幾位大客戶的要求,邀請了律師一起商量“快贏寶”催討款項事宜,汾湖理財辦事處辦公桌前,汾湖團隊的VIP客戶齊聚在此,王麗夫妻,葉光夫妻,周律師等;下午陳靜站著辦處事門口,為了迎接每一位VIP客戶的到來,早已沏好茶水,笑臉相迎,努力調整好自己的心緒應對這次“重大會談”,那種莫言的恐懼感時刻纏繞在心頭,揮之不去。隨著客戶一個個的到來,每位客戶的表情神色凝重各異,唉聲嘆氣的,橫眉冷對的,怒目切齒的都有,無一例外待陳靜基本報以冷眉冷眼,沒有好臉色。其實幾位遠程員工對待今天的“會談”也是如臨大敵,個個強顏歡笑,有了前車之鑒,今天有如臨赴戰場無異。

                                               (八)

“有什么不放心,丁經理向來工作嚴謹,責任心強,來公司五年沒有出過任何差錯,日常財務工作審核把關盡心盡職,員工多想什么?是你多想吧,好了,我上周六剛把章轉過去,并關照好好保管,僅隔了一天,就把章收了回來,你不想想,丁經理會怎樣想我,一天一個樣,我這個老總說話還算不算數啦!”李湖的態度很明確,不容商量的余地,生硬的話語句句像刀子戳在王麗的心上。

“我知道,理財款的事情是我的錯,但我已經和你解釋了很多次,我真心就是想多點收益而已,絕沒有覬覦之心,真的別無他想,是我鬼迷心竅,現在款項還不能收回來。你怪我,埋怨我,罵我都可接受,但是你不能這樣待我,好歹我們夫妻多年,女兒也7歲了,我承認我自己的不足,對待浩浩是我不盡心,浩浩可能因為是青春期,我也不知道應該怎么和他相處,往后我會用心待他,時間會證明一切。但今天你不能這樣待我,無論怎樣,你得給我一個彌補過失的機會,我們成這個家也不易,看在女兒的份上,求你原諒我,老公,我每天都很自責,內疚的心你無法理解,只怪自己豬油蒙了心,怪我!”說著眼淚無聲滑落下來,淚眼看著李湖,一副乞憐的模樣。

李湖放下手中的合同,看著眼前的老婆淚眼婆娑,抽了個紙巾遞給王麗:“這樣吧,過些日子,找個由頭合適的時候交還給你,現在讓丁琴交給你,總是不合適的,否則我這個老總說話朝令夕改,讓人怎么想我,以后再說吧,你先出去吧,待會兒別人進來以為出什么事情了。”王麗心里明白此時不能與老公針鋒相對,只能求軟扭轉,居然老公松了口,那就另擇時間再說。心里完全明白李湖是要讓自己交權,沒收財務的審批權,哪怕軟磨硬泡也要把章要回來,這不僅是審批權限,公司內每一筆款項進出自己都得清楚知曉,不收回章代表這個老板娘就形同擺設了,每每看到丁琴那雙溫柔似水的大眼睛瞄著李湖,就更想迫切收回這個權力,甚至想把丁琴一腳踹出去方能解氣的沖動,這是一場心里的暗戰,時刻不得松懈。

看著王麗走出門去,李湖的真實想法只是想暫時安撫住,不要在公司內起沖突,財務章由丁琴保管自己更放心,沒有自己簽字丁琴是萬不敢轉款出去,安全且更穩妥,此時早已對王麗有了防備之心。

下午陳靜來到李湖和王麗的公司,走進李湖的辦公室,一股寒氣迅速包裹陳靜的全身,王麗側身坐在沙發的一角,目光呆滯,全然一副受盡委屈隱忍不發的神態,原本心里惴惴的神經繃的更緊了。

“坐吧,陳靜。”李湖發出了居高臨下的邀請,兩眼嚴厲而噴著微火的眼神。

“公告已經看到了,你今天過來又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訴我們?”李湖一開口不無嘲諷的問道,眼睛掃視過來,掃得陳靜全身的不自在,微微調整了一下站姿,說:“李總,今天的公告對所有員工及客戶發聲,也表明遠程強烈的還款意愿,以及對未來還款的信心,70歲老人特殊兌付方案的基礎上,能看到遠程的不放棄,一直在堅持,也讓我們看到了好的一面,至少增加了信心。由于部分高管和員工進去了,催收工作和日常兌付進展緩慢,但還是在進行中。”陳靜小心翼翼地解釋。

“董事長在國外?法人是那個被抓進去的總經理?”

“是的,董事長在國外遠程指揮工作,如果回來也得進去,對這個局面會更加不利。進去的人就是協助調查,不是行政命令,關在看守所的人不能超過37天的,要么立案轉批捕,要么放,第三種可能轉監護居住,這樣就會延長偵查時間,最長可達6個月的,據總部消息在做保釋工作,如果可以爭取37天內都保釋出來。”

“我就沒見過欠錢還能欠的這么理直氣壯,牛逼哄哄的,怎么給了這么一個方案,我就應該感恩戴德,這催收和兌付不是遠程和漢遠應該做的嗎?賣產品的時候說好的固收呢?說好的保本兜底呢?客戶在買“快贏寶”的時候,你們哪個產品經理不是這樣承諾的?怎么不先說說遠程之前承諾了多少回,打臉了多少次呢?這一百天在玩呢?董事長要是有擔當的,就從美國回來,做人不要去學賈躍亭!!!天天都說經偵,經偵沒介入之前,那幾個月干嘛呢?沒點問題,就跑美國幾個月不回來,天天都說拉投資方、催收真把客戶當傻子了?”半靠在椅子里的李湖,臉上的慍怒顯現嘴角的一絲冷笑,咄咄逼人反問陳靜。 

 “那我們要不要考慮報警?”王麗嘟噥了一句。

“關于報案與否,我們城市總咨詢過經偵領導,答復說報不報案是投資人的權力和自由,但是他們不建議大家報案。如果老板沒跑路,資金確實投入了實體,而且實體還在正常運行,根據上面指示的精神,一定要給企業運行盈利還本的時間。如果大家非要報案,非要鬧事,那經偵就只能依法辦案,依法辦案就要抓人,抓人就要立案,立案我們就要查封資產和相關資金賬戶。查封資產后進行調查取證,企業就無法經營,受損失的還是投資人,調查取證時間一般需要2—3年時間,拍賣資產也需要1—2年,全部完事結案最快也得需要4-5年,資產拍賣能得到多少錢我們誰也不知道,最后到大家手里能有多少錢,經偵也沒有底。”

“按你的邏輯,我們只有被遠程牽著鼻子走,說啥是啥,方案給出一定得簽,簽了之后又可推倒重來,如此反反復復,一而再再而三,耍著玩呢?”

“經偵領導還說,現在他們壓力也很大,不是投資人一來施壓,我們就立馬能解決問題。目前金融領域是重災區,單單一個區今年4—8月份期間,發生問題的企業大大小小就有61家,跑路關門的有45家,投案自首5家,沒跑路而且同意還錢的企業只有3家,大家沒有趕上老板跑路的企業,或者人影都找不到了的企業,就已經算是很有希望了。經偵領導建議,大家對沒跑路且有實體項目的企業,還是要給他時間,讓他經營運作,讓他發展,讓他想辦法掙錢還給大家,這樣投資人也省心安心,我們也可以減輕壓力。”陳靜不敢接李湖的話,繼續低聲好言解釋。

“還有這份公告出來的前三天,董事長在內部的視頻會議中講到,希望政府能體量民營企業創業的不易,為國家經濟創新發展的貢獻和全國3萬民”快贏寶”投資人的心聲,本著社會穩定發展的初衷,大事化小,首先釋放諾遠資產扣留的高管,讓諾遠恢復經營,擇機處理資產,出臺兌付方案,履行兌付方案,保護我們投資者的權益,暫時把諾遠的主控人保出來。底層資產我沒看過, 但這個底層是要經偵、律所、臨時客戶代表、投聯會以及員工這么多方方面面的人確認的。”陳靜遲疑了一下,說:“李總,你不要生氣,我還有一個所謂的好消息匯報給你們,那就是浙江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出具的2019(203)文件,《不予受理的告知書》,文件內容是:浙江省公安局已就“遠程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立案偵查,調查工作正在進行中。根據《刑事訴訟法》、《信訪條例》等法律法規之規定,咨詢報案或了解案情進展情況等事宜,依法應向浙江省公安提出,質疑公安機關偵察工作的,應依法向人民檢察院提出。公安機關偵察過程中,如有需我局協查事宜,浙江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將積極協助公安機關開展工作,保護投資人的合法利益。這個告知書應該這一二天內就可在網上查看到的。”

陳靜把手機里的告知書遞給李湖看:“底牌只有董事長自己最清楚,律所做的只是報告不是資產負債表,有一點很重要,董事長要等催收完成和資產處置后才會回來,我們慢慢等吧!接下來就看遠程的所作所為了。”李湖在這之前早已咨詢過律師了,按目前的狀況只能靜等幾個月,報案的投資人也不少,現在唯有靜觀其變。

 

 離開王麗公司,到了大門口,陳靜心中長長舒了一口氣,今天的溝通結果比自己預想的要好的多,至少王麗夫妻倆能接受再等上些時間。說了那么多,感到唇焦舌燥,不給喝一口水,頂住李湖的冷嘲熱諷,扛住所有的委屈,滿身疲憊,所謂的工作焦頭爛額,早已心里壓抑的發慌,極度郁悶。到工作室向劉總匯報了溝通結果,了解幾位同事的溝通情況。回到家已是七點多,老樣子,留給自己剩下來的二菜一湯,已屬萬幸不能有任何怨言了,回想這段煎熬日子,真不是人過的,晦氣的事情整日包圍著,壓得自己喘不氣來,瞄了一眼,書房的門縫透出來的燈光,老公在書房。

 

  從廚柜里拿出一瓶紅酒,自斟自飲,不愿與老公說話,他心里一定也是極度郁悶,想想老公又何辜被自己拉進深淵,公司經營慘淡,自己沒能幫上忙不說,反倒雪上加霜。自己也很想做個成熟理智的好太太,陳靜也覺得對不住老公,心生慚愧。獨自喝上悶酒,誰是誰非誰又能說得清?既然說不清,何不繼續糊涂下去呢?自己不是那么無知,也不是那么軟弱,更不是逆來順受的性格,可事到如今,這個腦袋已然由不得自己。老公的冷嘲熱諷和強硬的語調,自己針鋒相對后,除了多一層傷痛之外沒有任何緩解,更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片刻,一瓶紅酒所剩無幾,酒勁便彌漫四肢、腦袋,四肢有些微微顫抖,將瓶內剩下的酒全部倒進杯里,將酒瓶重重扔在桌角,嘴里開始喃喃自語,心里的怨氣委屈,無處發泄,用拳頭一下一下敲打著桌面,好想大哭,但還是抑制,不想影響左鄰右舍,腦袋還是清醒的。

“呯 、呯、呯”的拍門聲,一聲比一聲響,接著更是傳來對著防盜門拳打腳踢聲,不對,這個是有人在故意踢門,于是頭頂的怒火騰騰竄起,原本一天下來又累又煩,借酒消愁,哪個不識相的?積壓太久的火氣,乘著酒勁,旋風般地沖出門,胸口窩著一團熊熊烈火,就算滅火器瞬間也滅不下來了,橫眉豎目就破口罵:“哪個找死的,有這么敲門的嗎?”門一打開,一陣寒風直面撲來,打了個寒噤,腦袋降溫下來,人也清醒了不少,仔細一看,人更清醒了,不是別人,真的是越害怕什么越來什么,是張大姐,沒錯,定睛細看,就是張大姐和她老公。

 張大姐看陳靜開門出來,頓時像一頭惡狼撲向陳靜,雙手揪住陳靜胸前的衣襟,用力搖晃起來:“你這個騙子,騙子,騙我們說到月底公告出來,兌付方案也會出來,現在公告出來了,怎么樣?現在倒好,連個期限也不敢說,沒有任何承諾,也沒有兌付方案,你是當縮頭烏龜了是吧?現在是不敢說,還是裝駝鳥,以為躲在家里不出來沒事啦?躲在家里我也會把你拎出來,你這個不知羞恥的東西,你還我血汗錢來,今天你要不把錢還給我,我和你拼啦……”陳靜被張大姐搖晃的暈頭轉向,四肢發抖,站立不穩,一手緊緊拉著邊上的樓梯扶手,不讓自己栽倒樓梯下去,自己反復斟酌排序做客戶解釋工作,看來順序弄倒了,應該先去“刺頭”客戶那匯報,這種情形下自己已是非常非常被動了,不自禁的瑟瑟發抖,緊張中結結巴巴的道:“張大姐,你聽我說,你不要激動,我已計劃好明天去你那,向你匯報的,你把手松開,我們好好說行嗎?”

“這可是我全部的家當,身家性命全部押在這里了,我們夫妻倆開個小超市,起早摸黑沒有一天休息,攢了大半輩子的積蓄,就這樣被你攪了個精光,我兒子馬上要結婚,都是要用錢的節骨眼,你這個害人精,你這個禍害,我現在懷疑你就是遠程的托,合起伙來騙我們的錢,你說,你到底拿了多少提成?多少傭金?你這樣出賣自己的良心,你這個殺千刀的,你把我們害苦了啊!我打死你,我們同歸于盡。”張大姐平時超市裝卸貨物習慣了,力氣可不比男人的差,陳靜怎么用力也無法甩脫張大姐的手,被搖得直翻眼睛,吸著冷氣直喘。

“你不要血口噴人,不要污蔑我,投資是你們自愿的,我沒有逼你們,投資時你也是通過各方咨詢的,投資有風險,你應該不會不懂,是不是智商有問題?還不你也貪圖高息,當然,我自己也貪,我也是貪圖人家的高利息,如果不是大環境突然變壞,貪圖的高額利息還是可以實現的,這么多年一直都沒有問題啊;這個經濟大環境我能作得了主嗎?銀行定期存款1.5%的收益,目前來說肯定保本保息,買這個肯定沒風險啊,但你覺得放銀行錢貶值啊;所以你才買遠程的產品,出了問題你不能全賴我啊!當然銀行也不是100%,因為破產了按照存款保險也就賠50萬,你去看看銀行的理財 3個點、4個點的,都會有風險等級,也不會寫保本保息目前任何理財都不會寫保本保息的。我沒有騙你們,我自己的錢和我爸媽的錢也全都投進去了,這叫騙嗎?”陳靜氣急懟了回去,這些話不說還好,這下可捅到張大姐的最敏感最痛的傷處了。

“好啊!終于說出來了,真的是存心設的套啊!賣產品的時候說好的固定收益呢?說好的保本兜底的呢?在買“快贏寶”的時候,你不是拍著胸脯這樣說的嗎?一次次的信你,打臉了多少次不說,今天躲不過去了?終于說了實話了,騙錢騙得這么理直氣壯的,這么囂張,我和你拼了,我的200萬啊,整整200萬啊!就這樣被你騙完了,打你這個挨千刀的……”

“我騙你什么錢了,我騙你什么錢了?”乘張大姐說話間,陳靜用盡全身力氣推開張大姐揪著的手,張大姐一個趔趄退出幾步遠,陳靜家住在三樓,門口那么窄小的走道,邊上扶梯樓道臺階,這個趔趄差點讓張大姐踏空摔下去。穩了穩身子,撲向陳靜,一頭撞向陳靜的胸前,直接把陳靜撞進門內,還沒站穩,張大姐又連著雙手推打在陳靜身上,站立不穩,倒在門檻上,腰處擱在門檻上,疼得陳靜眼淚打轉,火氣再也無法控制地爆發出來。拼命從地上爬起,也是對著張大姐瘋撞,張大姐沒有收住腳,撞個趔趄倒在丈夫身上,轉而瘋了一般推向陳靜,相比兩人體型和力氣張大姐的優勢明顯,張大姐腰圓闊膀的,陳靜體型纖瘦力道弱小,兩人在地上摔成一團,張大姐秒速翻轉跨身騎在陳靜身上,一拳一拳的砸下去,嘴里罵著,砸得拳頭火辣辣疼,每砸一拳頭張大姐覺得解一點恨和解一點氣,發泄,要發泄,四個月來寢食難安,每晚惡夢連連,辛苦大半輩子的積蓄打了水漂,夜夜嚇出冷汗驚醒。陳靜拼盡全力也無法推開騎在自己身上的張大姐,二手胡亂在空中亂舞,終究無力反博,只能喊“救命”的份了。張大姐老公一直站在邊上不說話,看這架勢要出人命了,來之前說好是理論的,現在演變成吵罵打架了,趕緊拖開老婆起身,正用手想要拖張大姐時,范林在屋內書房里聽著外面酣暢淋漓地吵罵聲,也是不想理,近4個月來一次次像上演電影一樣的情景劇,心煩得很,原本坐視不理,肅靜回避的態度。今天不同,聽到陳靜喊“救命”聲,知道不妙,越想越不對勁,打開書房門,火速沖了出來,看到二人在毆打已躺在地上的陳靜,熊熊烈火胸中燃起,一個餓狼撲虎式拼力推開老張,只聽一聲“砰,咚”一聲巨響,老張一個斜式直接摔到了二樓的樓梯臺階的轉角處,一頭撞到轉角處的墻角,頓時,腦袋開花,鮮血順后腦勺緩緩淌下。

世界瞬間安靜了二三秒,“老張”張大姐一聲凄慘的叫聲,推開陳靜,飛奔下去扶起老公喊著:“老張,老張,你怎樣啊?”老張用手摸了一下后腦勺,一看滿手是血,一下驚得變白了臉色,馬上用手按住后腦勺傷口處,有些暈乎。張大姐趕緊從口袋掏出手機,正要撥打120,范林見此迅速反應,三階并作二階跳下來走近老張,一看傷勢血流不止,得馬上送醫院,說:“張大姐,別打了,我開車,馬上送醫院更快些!”二人扶起老張站穩:“我去拿車鑰匙,馬上下來。”范林三階并作二階跳上三樓臺階,沖進家門,拿起門口立柜上裝有車鑰匙的包,順手帶上門。此時,陳靜癱住在地上,感覺從肩膀至腰部每一寸肌膚都是火辣辣的疼,腰部更是剛才擱在了門檻上,隱墜的酸痛,一下子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感覺癱瘓了似的,這么結結實實的挨了一頓實捶,真人現實版人肉沙包,沒力氣動彈不了,心里的恨,眼里的淚水簌簌往下掉。范林顧不了多問,抱起癱在地上的陳靜迅速下樓,催促著說:“張大姐,你扶著張大哥跟我走,快!”張大姐雖怒火中燒,但清醒的是趕緊救老公要緊,驚嚇之中聽范林說快送醫院,來不及多想,立即扶起老公一起隨著走出樓道,跟著快步走向范林的車子。

 

范林以最快的速度安排陳靜坐進副駕駛座,張大姐夫婦坐在后座,系好安全帶急馳駛出小區。車內,張大姐不停在問老公:“老張,你覺得怎樣?暈的厲害嗎?疼的厲害嗎?”又似喃喃自語,“你可不要有事啊!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都是這個害人精害得啊,老天爺保佑,菩薩保佑,保佑千萬不要有事啊!”老張嘆口氣道“你這個火爆脾氣啊!”一手捂緊后腦勺不再言語。陳靜現在止不住地流淚,讓眼淚盡情流,流個痛快,被老公扶上車后,一直沉默不語,這段時間以來,二人彼此傷害得也深,若是從前,哪怕和同事發生個摩擦小事,范林也會著急擔心,關心不已,如今被自己拖累得焦頭爛額,苦不堪言,一次次的解釋、一次次的吵架也是麻木了,就算今天被人當成沙包打,也不愿喊一聲,叫一聲老公來解救自己,自己犯的錯自己承受,怨不得人。

“你再開快點,到二院最近,是到二院嗎?”張大姐焦慮萬分,用力拍著前排的座背催促,恨不能讓車子飛起來。

“是的,放心,到二院,還有四五分鐘就到了。”范林兩眼注視著前方,緊握方向盤,以上限速度為限,穿插在車道中搶行,不能途中再出狀況。

張大姐突然驚醒,掏出手機向老公說:“我趕緊報警,范林故意傷人,看剛才的樣子就是要殺人,報警可以讓警察來為我們作主,故意傷害罪,讓他去坐牢,把他們二人一起告,不信了,還沒有講理的地方了,惡有惡報,傷天害理,還沒人收拾他們啦!”說著撥打110報警。車子猛然一個點剎,范林聽到條件反射驚到了,車內的人不由得往前傾斜,張大姐的手機沒拿穩“啪”的一聲掉在底座上,“你要死啊,你怎么開的車啊,你想制造車禍撞死我們啊?”顧不得撿起手機,趕緊扶好老張雙手抱緊他。“不要,不要報警,求你了!”陳靜帶著嘶啞的哭聲喊道:“理財款我賠,我全部賠,醫藥費我全部我來承擔!”車內靜了,張大姐一聽陳靜這樣說,腦子飛速轉動,現在錢可以拿回來,可以失而復得了,那么報不報警呢?報警的話陳靜肯定不會這么痛快拿出錢來,但是老張的傷勢不知怎么樣?還是到醫院看了才能清楚,如果嚴重不報警也不行啊!看了一眼老公,老張沒吭聲,窗外二院的大樓在眼前,心說錢是要的,不過不能這么痛快答應不報警,萬一陳靜又要反悔怎么辦?畢竟出爾反爾幾次三番了,怎么也得拿捏住她,隨即冷哼一聲道:“老張傷勢這么嚴重,我看不報警不行的。”一副不容商量的余地。“求你了,張姐,理財款我賠,我肯定全賠,到了醫院我給你立字據行嗎?”張大姐心想可以松一下口了:“到了醫院看老張的傷勢,我們還得商量商量。”范林強忍不發,需得克制再克制,心想若要再解釋只會增加變本加厲的指責,若是發泄情緒針鋒相對那么局面更糟,所以還是不出聲為上。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小說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bpdcc.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深爱激情五月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