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小說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bpdcc.com
重點推薦劇本
醫院節日娛樂演出感人搞笑情景劇
勤勞創業題材搞笑感人情景劇劇本
醫院卒中急救題材搞笑感人音樂舞
家庭和諧題材搞笑小品劇本《爸媽
自主誠信創業搞笑感人小品劇本《
村民勤勞創業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三甲醫院評選小品劇本《醫院評審》
關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劇本(火警119
校園老師相聲臺詞劇本《最美教師》
武漢現不明原因肺炎治療全國戰勝肺
鄉鎮財政所干部小品劇本(中國好干部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歪
貪污受賄小品,雙規小品劇本(嚴懲不
關于婚外情短劇本,綠帽子小品劇本《
偉大的祖國朗誦稿,偉大的祖國詩歌朗
酒店餐飲小品,酒店年會服務員小品《
三八婦女節節目小品,慶三八婦女節短
銀行類爆笑小品,銀行爆笑小品(快樂
政府幫助低保家庭就業改善生活脫貧
七夕創意劇本,七夕小品劇本(最佳美
國家電網變電站檢修員工小品(特殊紀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義的元宵節小
解決員工上訪為公司困難的小品劇本
過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償命的小品(
城軌年會表演相聲劇本《與城軌共未
公司創立周年小品,慶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鐵公司員工年會相聲劇本《找媳婦
為了工作舍小家顧大家情景劇本(特殊
公司年會三人群口相聲《三狗鬧新春
改變黃臉婆形象后走上舞臺成為模特
適合公司年會的小品,適合公司年會搞
辦公室題材簡短劇本,公司年會職場小
建筑公司年會超感人小品劇本《回家
汽車銷售公司4s店快板劇本《齊心合
新年小品劇本簡單的,賀新年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有關車間生產類小品劇本《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小說 > 其他小說 > 狙神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小說-其他小說   會員:daoyuan01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2/26 9:38:33     最新修改:2020/2/26 15:28:42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bpdcc.com 
小說名:《狙神》
(原創劇本網)作者:道緣

狙神

東南亞某國的一個原始森林里,兩撥人在對戰,一波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一波是國際有名的犯罪分子。一個狙擊手站在一棵樹上,正在瞄準一個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的一個成員,這個狙擊手是國際有名的狙擊手,外號叫狙狼,他也是撒哈拉沙漠狼族傭兵團的人,來中國只有一個目的,為了抓一個有名的科學家,叫陳忻文,為了一種毒品,因為這個毒品的解藥是陳忻文研發出來的,不過只研發出了一半。所以這些雇傭兵才想盡辦法的要抓住他。抓住他有兩個原因,一個是為了以后讓他做毒品,第二個是為了半成品的解藥。就在這時一個狙擊手開槍了,“噴”,的一聲,子彈打到了一個人的腦袋上,那個人一下就死了。

身邊的人叫到,“呼叫狙鷹”,“呼叫狙鷹”,“東南方向、下二十五度、有一名狙擊手”,“請求干掉”,“請求干掉”。

我叫狙鷹,我正在距離戰場的二十五米的大樹下趴著,身邊還有一個人,他叫獵鷹,是一名狙擊手和觀察手,剛剛說話的那個他叫雪鷹,他是突擊隊的隊長,也是我們整個隊的隊長,雪鷹說完我說道,“狙鷹收到”。

獵鷹說道,“東南方向、下二十五度、樹底下”“風速三級”,他報完數據。

我對獵鷹說到,“一會我開完槍不要猶豫趕緊換地方”,“我想這地方肯定不止這一個狙擊手”,“剛剛那一槍是有人故意放的”。

我說完“噴”,的一聲,把狙狼底下的那人打死了,我和獵鷹急忙換地方,我們剛離開那個地方,“噴噴”兩聲打在了,我們剛剛離開的地方,其實剛剛我打死的不是狙狼,而是另外的樹下的那個人,我們沒有想到一個地方同時出現了兩個狙擊手。

我們各自躲在了一棵樹下,只是地方不同罷了,我在南邊獵鷹在北邊。

獵鷹說道,“獵鷹呼叫狙鷹”,“獵鷹呼叫狙鷹”。

我說道,“狙鷹收到”,“狙鷹收到”。

獵鷹說道,“東北方向”,“上三十五度”,“風度三級”,“小心點”。

我說道,“狙鷹收到”

我說完,把衣服脫下,往左面一扔,我快速一往右一轉,拿出槍瞄準東北方向,上三十五度,“噴”“噴”、“噴”,前面的兩聲是對方打的,兩槍打在了我的衣服上,后面的一槍是我打的,打在一個人的心窩上了,之后就剩下了狙狼一個人了,狙狼也看見了我蹲在了那棵樹的后面,于是剛要開槍,耳麥里傳來了一聲,“撤” 狙狼沒有猶豫就撤離,他拿起槍,從五米的樹上跳了下來, 一個懶驢打滾緩存跳下的力道,站起身就往東南方向跑。

我的耳麥里傳來獵鷹的聲音,“下一個東南方向,上未知,你要小心點”。

我說道,“不,我這回讓你來打,我去做誘餌”。

我說完沒有猶豫一個懶驢打滾,獵鷹他生氣的嘆了口氣,向右一轉身剛好看見了一個人往東南方向跑了,手里拿著一把巴雷特狙擊槍,距離我們這里一千米遠,獵鷹放下槍,說道,狙鷹出來吧,狙擊手已經跑了。

我把我的衣服拿起來穿上,來到了獵鷹面前,獵鷹舉起拳頭,微笑的說道,“佩服,佩服”。

我也舉起拳頭,微笑的走到他身邊,兩個拳頭碰了一下,說道,“不敢當”。

突然耳麥里傳來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說道“臥槽,我說你兩搞雞毛啊,眼看著我們都快頂不住了,你兩還有心情在這里搞基啊”。這個中年大叔叫黑鷹,因為他的臉有點黑,所以我們給他起了個黑鷹,黑鷹說完剛好身邊又有一個人被打到了腿,黑鷹高喊道,“衛生員救人,剩下的人做掩護”。

衛生員叫麟鷹,是軍醫大學畢業的,后來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成為了飛鷹特戰旅唯一的衛生員,他從小受到了一點刺激,他沒有父母,從小就不愛說話,不愛開玩笑,為人和很冷,冷的就像是大冬天的冰山,一點也不融化,有時候我們也想讓他開開玩笑什么的,可他呢,一句話就讓我們牙口無言了,他說,“玩笑是假的,既然他是假的說它干什么呢?

這時候,我和獵鷹也已經加入了戰斗,我們加入進來他們也輕松了不少,沒一會就把剩下的人都打完了。

我們打完那一戰,已近過去三天了,我和兄弟們都分開回到了老家,我在部隊里的名字叫狙鷹,在家里的名字叫劉子鳴,離開部隊的這三天,一直在睡覺,為什么呢?這就是當兵的壞處,當兵在打仗時候比平時訓練的苦要多兩三倍之多,壓力、重量、加上跑步,壓力真的是山大的,第三天我起了床,先和我老爸老媽打聲招呼,不然等我第四天起來的話,已經睡在棺材里了,哈哈,和大家開個玩笑。

和老爸老媽打完招呼我急忙洗了把臉跑了,老爸老媽這幾天急著給我找對象,我心里有點發毛,這就是我逃離的原因,我還有個姐姐,不過已近結婚了,姐夫家很有錢,自己開公司,而且不是什么小公司,是幾百億的大公司,有時候我在想要那么多錢干什么,死的時候又帶不走,還不如有個花著就行了。

今天是麟鷹的生日,我來到了車庫。我家就一輛車,是一輛寶馬,剛好老爸也在車庫里老爸問道,“小子你想去哪”。

我說道,“老爸今天是戰友的生日”。

老爸說道,“你想開車去”。

我說道,“老爸你不會是讓我走著去吧”。

老爸說道,“你媽買菜不好買”。

我說道,“ 額,好吧”。

我灰溜溜的走了,來到外面, 打了一輛車來到了我姐的公司,保安一見我要進他們公司,就急忙把我攔住了,保安說道,“先生,這里不是您來的地方”,

我說道,“我來找我姐”。

保安問道,“你姐是誰”。

我說道,“我姐叫劉子琴”。

保安說道,“對不起先生,這里沒有叫劉子琴的”。

說道這里突然一個人從門外要進來,身邊還有個人,是他的助理,我看見了,保安剛好也看見了,我喊了一聲,“姐夫”,我姐夫叫王亦凱,他是這家公司的老板,他一看是我,就說道,“子鳴,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我說道,“前天回來的”。

王亦凱說道,“來找你姐了”。

我說道,“是的,這不是你家保安不讓進嘛”。

王亦凱說道,“小夏,把這個人開除了,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我說道,“還是算了,他雖然有點看人低了點,但是他也是個好保安”。

王亦凱見我都這么說了,只好說道,“那好,就聽子鳴的吧”。

保安灰溜溜的走開了。

王亦凱說道。“小夏把資料給子鳴”。之后他對我說道,“子鳴我出去有點事,你幫我把這個資料給你姐”。

我說道,“好的,姐夫”。

說完我就走到電梯門口等起了電梯,沒一會電梯到了,我上了電梯,來到了我姐的辦公室,我沒有敲門的習慣,直接進去,結果把我姐下了一跳,高喊道,“劉子鳴你能不能進我辦公室先敲門啊”。

我有點無奈的說道,“好吧”。

我又反了回去把門關上,“咚咚咚”,說道,“姐,我這回可以進來了吧”。

我有點抱怨的說道,“搞得怎么嚴肅干嘛啊”。

我姐說道,“如果我在換衣服呢”。

我說道,“額,好吧”。

我把資料放在了我姐的面前,說道,“給你,你男人給你的讓我把它交給你”。

劉子琴說道,“哎,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我說道,“回來三天了”。

劉子琴說道,“你今天有事嗎”。

我說到,“有什么事,你就說吧”。

劉子琴說道,“幫我接一下瑤瑤,瑤瑤快放學了”。

我說道,“好的,拿來”。

劉子琴問道,“什么”?

我說道,“車鑰匙啊”。

劉子琴說道,“給你”。

我接過一看,說道,“姐,你讓我開著法拉利接孩子啊”。

劉子琴說道,“哦,拿錯了”。

我說道,“額,好吧”。

劉子琴之后拿出一個名牌包包,從里面翻了一遍,之后又把包包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沒有,之后又摸了摸褲兜也沒有,之后她對我說道,“算了,你買一輛吧”

我說道,“我沒錢買啊”。

劉子琴說道,“給你,卡里有二百萬”。

我又汗顏了,“心里想道,我怎么感覺有種當小白臉的潛置呢”。

我接過卡問道,“密碼”。

劉子琴說道,“六個六”。

我說道,“好嘞,那我走了啊”。

劉子琴說道,“嗯,你去忙吧”。

我來到外面那個保安見我,說道,“謝謝”。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以后不要看人低了,說不定人家是什么大人物呢”。

我說完就走了。~

我來到外面,在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司機問道,“兄弟去哪”。

我說道,“隨便找一家4S店”。

司機說到,“好的”。

七彎八拐的終于來到了一家有名的4S店,來到4S店的時候已經上午10點了,我問出租車司機,“兄弟多少錢”。

出租車司機說到,“300元”。

我也沒有墨跡,給了300元就下車了,下車之后一關車門那司機一踩油門跑了,我心里想道,“你趕著投胎啊”。

之后一抬頭,我就看見這地方有點眼熟,也沒多想,走進4S店,4S店的一個介紹車的妹子說道,“先生你來買車嗎”。

我說道,“廢話,我不是買車的,難道我是來買你的嗎”?

人家妹子看了我一眼下面,我急忙把褲襠捂住,說道,“哎,美女咱開玩笑的,別當真啊”。

妹子說道,“說吧,你想要什么車”。看見沒,語氣都變味了,果然妹子不是隨便撩的,想撩妹子,可以啊,先拿出實力來。

我說道,“你們這里有沒有什么好車啊”。

妹子說道,“好車當是有,就怕你買不起”。

我說道,“我先看看車”。

妹子說道,“你要多少錢的”。

我說道,“我先看看你們的照片什么的”。

人家妹子先白了我一眼給我扔過來一本書,我一下子接住,搖搖頭看起了書來,看了一會書,我說道,“妹子就這輛吧”。

妹子走了過來說道,“五十萬,全包了”,我看中的是一輛奔馳GLA200白色,我問道

,“刷卡行嗎”?

妹子立馬換態度了,輕聲問道,“先生你真的要這輛車嗎”?

我說道,“是啊,怎么了,不行那就換一輛”。

妹子說道,“不是,那您把卡給我”。

我從口袋里拿出了我姐給我的卡,妹子說道,“先生,您稍等”。

妹子拿著我的卡走了,過了10分鐘妹子回來了,說道,“先生,您卡里有密碼,您能跟我來一下嗎”?

我霸氣的說道,“密碼是6個6”。

妹子用一種殺人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說道,“好的,先生”。

40分鐘過去了,正等的我有點不耐煩的時候。妹子拿上東西過來了,咬牙切齒的對我說道,“您的手續還有您的備用鑰匙”。

我把手續拿好,妹子又說道,“先生您的車在外面”。

我搖搖頭走了,來到外面我進了車,給劉子琴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他女兒在哪個學校,之后我把車子打著火,導航里傳來了一種聲音,意思是說我在什么什么地方,聽到這里我就愣了一秒鐘,低頭一看導航,這里距離我姐公司拐個彎就到了,好吧,我既然被騙了被出租車的司機給騙了,不過我也沒有在意,騙了就騙了。

我開著車就走了,快到瑤瑤學校門口的時候,堵車了,接孩子的人太多了,只能下車走過去了,到了學校的門口又等了一會,瑤瑤出來了,很可愛和她媽有點像,大概七八歲的樣子,我也不知道多大了,我走了過去,老師不認識我,說道,“你是”。

瑤瑤說道,“老師他是我舅舅”。

老師說道,“哦,對不起啊”。

我說道,“沒關系”。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喊道,搶孩子了,救命啊,我回頭一看一個摩托車在拉著一個孩子跑了,我說道,“老師幫我看著我的外甥女好嗎”?說完我就追了過去,那個老師喊了一聲什么我也沒有聽到,瑤瑤對老師說道,“不要擔心了,我舅是特種兵出生,厲害的很”。老師說道,“瑤瑤那你知道你舅舅的微信號嗎”?瑤瑤說道,“老師我舅是不玩微信的”,額,好吧,老師既然犯花癡了。

只時的我在道路不斷地,追著那輛摩托車,我看見摩托車往右拐了,于是也往右拐了,我的右邊是個巷子,就進了巷子里,進了巷子我又快跑了幾步,到了出巷子的路我又出去,他也剛好從另一邊過去,我又追了幾步,摩托車剛好又進了一個巷子里,摩托車進了巷子里就停下了,我跑了過去,說道,“我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把孩子還給我你們滾蛋,二我把你們打趴下然后把你們交給警察”。這兩個人我一看就是個老手了,一個駕車一個負者,搶孩子,兩個人相當默契。兩個人其中的一個說到,我們兩個人,就不信干不了他一個,兩個人一起沖了過來,一個在前,一個在后,前面的那個,我高高跳起一腳躥在前面的那個人的肚子上,一下子躥的那人躺在了地上,彎著腰抱著肚子打滾,剛好我落地的時候,第二個人也過來了,我一個回旋踢踢在了那人的臉上,一個大大的腳印落在了他的右邊的臉上。剛把他們兩個人打在地上,警察就來了,我發現一個事啊,就是一個事解決了警察也就來了,出警的一共四個人,三男一女,還有一個是孩子的母親,走到我面前說道,“謝謝,真的太謝謝了”,我對孩子他媽說道,“大姐不用謝”。那個女警察走過來做筆錄,我實話實說了,女警察看了我一眼說道,“把他們兩人壓回去”,警察走了我帶著母子兩也回到了學校,來到了我的車子的時候,我把車開出來,開到了學校門口,我又把玻璃弄下來探出頭來,對瑤瑤說道,“瑤瑤上車吧”,瑤瑤說道,“舅舅我就知道你沒事的”。

我說道,“瑤瑤和老師說再見”。

瑤瑤說道,“老師再見”。

我對那個老師微微一笑

我就開車走了,在車上瑤瑤問我“舅舅我們一會去哪啊”。

我說道,“舅舅今天有點事,我一會把你送到姥姥家,好不好,你爸媽今天也有事”。

瑤瑤不開心的說道,“好吧,又沒人陪我玩了”。

沒一會就到了我家了,老爸問道,“你小子怎么什么時候買的車,還買的奔馳,說,是不是你姐給你買的,說道這里瑤瑤也下了車”。

老爸一見到瑤瑤開心的不得了,我對老爸說道,“爸,瑤瑤我幫你送來了,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老爸擺擺手說道,“那里涼快到哪里呆著去”。

我說道,“好的”。

瑤瑤說道,“舅舅再見”。

我開車走了,車上我給獵鷹打了一個電話,獵鷹叫王重陽,普通家庭,父母是做小生意的,我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還在睡覺,是他媽接的電話。

王重陽他媽說道,“喂,你好哪位”。

我說道,“喂,阿姨您好,我想問一下王重陽在嗎?我是他戰友”。

王重陽他媽說道,“哦,原來是重陽的戰友啊,重陽他在睡覺,你有什么事就和我說吧”。

我說道,“阿姨是這樣的,我戰友今天過生日,我一會去接他”。

王重陽他媽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現在把他叫醒,先準備一下”。

我說道,“好的,阿姨,那就謝謝您了”。

王重陽他媽說道,“不用謝了,你一會來了給他打電話就行了,沒事那我就先掛了”。

我說道,“嗯,拜拜阿姨”。

說完,我就把電話掛了。

沒一會我就來到了王重陽的家,他家是小區樓,給王重陽打了個電話,電話接通,我說道,“我已經到了,你下來吧”。

王重陽說道,“好的,馬上下來”。

說完他把電話掛了,我下了車等了一會,王重陽從單元樓口出來,我走了過去,說道,“你是豬嗎,睡到現在”?

王重陽說道,“有我這么酷的豬嗎”?

說完之后,他看了我的車,說道,“這車是你的”。

我說道,“是啊,有什么問題嗎”?

王重陽說道,“你牛啊,怪不得黑鷹說,你看不起錢呢”。

我說道,“他怎么什么話都要往外說啊,這會可好,老子想裝一下都不行了”。

王重陽白了我一眼說道,“你知道裝的后果是什么嗎”?

我說道,“什么啊”。

王重陽說道,“不知道就算了”。

我們就這樣一路開著玩笑來到了一個酒店,我們到了酒店的時候,已經是7點半了。

東南亞的一個小村莊里,村子不大,只有二三十戶人家,突然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來到了這個村莊,他身穿西裝看不到臉部,他來到了一戶人家門口,這家門口有很多人,這些都是國外的人,有非洲的黑臉人,有白種人,也有黃種人,都身穿迷彩服,手拿著槍,這些人見到戴面具的人高喊道,“老大”,很明顯這個人,是他們的老大,面具男進入了院子,院子里有一個人坐在一個凳子上,正是狙狼。面具男來到了狙狼的身邊坐在了一個凳子上說道,“這個月的23號,陳忻文會到一個學校教書,我把你們弄進去你們見機干掉他”。

狙狼說道,“哥,我知道了”。

面具男說道,“還有那個優盤在一個酒吧里你要務必拿到手”

面具男站起來說道,“在這里過得不錯吧”。

……

這個時候,我正和戰友們吃喝玩鬧呢!黑鷹大聲說道,“誰會唱歌啊一會我們去KTV”。

我有點狐疑的說道,“你會唱”?

黑鷹說道,“那是當然,不是我吹啊,想當年我可是我們班的唱的最好的”。

獵鷹急忙接著說道,“育兒園班的吧”。

這個酒店里有KTV在五樓,我們來到了五樓要了一些點心,說著笑來到了包廂,包廂不大里面,一進門就看到五顏六色的燈光,非常漂亮,低頭一看有沙發和茶桌,進去之后我們先讓服務員打開屏幕,我們先一起唱了一首,國歌,我們把國歌唱到一半的時候,服務員進來送點心來了,我們沒有什么尷尬的地方,服務員看了我們一眼就走了。國歌唱完,雪鷹開始唱,雪鷹唱的是一首打靶歸來,雪鷹唱的很好,之后就是黑鷹,黑鷹唱的是,軍中綠花,也唱的很好聽,之后就是麟鷹,麟鷹唱的是精忠報國,我唱的是,一首刀郎的永遠的兄弟,唱到最后的時候,我們都想到了,我們在部隊里面的種種,最后他們都一個個的都站起來,我們都圍成一個圈,互相把手放在了別人的肩膀上,彎下腰,頭挨著頭輕聲說道,“同生共死”。

就這樣抱了很久才放開,放開之后我們又唱了幾首歌,我們這才來到了一個大房子,睡了起來,因為我們都喝酒了不敢開車,就開了一間大房子,睡了覺。

第二天,我們各自起床收拾了一下,開車各回各家,我把王重陽送回家之后我也開車回到了我家。

我剛回到家,老爸送瑤瑤上學去了,老媽在看一些照片,老媽見我回來了,于是對我說道,“子鳴,你回來了,快坐下,來快看看你喜歡哪個,這些都是咱們附近的鄰居,你來看看喜歡哪個,媽幫你介紹介紹”。

我可憐兮兮的說道,“媽,您就饒了我吧”。“要不這樣,我呢!先出去一下。您呢,先慢慢看著”。我絲毫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就跑了。老媽站起來剛要說什么就見我把門關上了。我來到外面。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就跑了。

本來想去我姐的公司,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沒。路過一個廢棄的火化場的時候,我就聽見了一聲求救聲,“救命”~我急忙停下車,仔細聽,“救命”~這次的聲音聽的是清清楚楚,我打開車門下了車,聲音就是從火化場傳來的,這里就只有這一個房子,我來到門口,往里看了看,里面是個大院子,遠處有一個大房子,院子外面沒有什么人,我這才推門而入,在推門的時候,門發出一聲,讓人牙癢的聲音,之后進入了院子,院子里長滿了草,我左右看了看,沒人,快速來到了一個不算大的房子,爬在一個沒有玻璃的窗戶看了一下,里面傳出一個男人的猥瑣聲音。

“快把優盤給我,不然,嗨嗨,你懂的”。說著男人就開始脫上衣,就在男人脫下衣服的時候,我后退了幾步,一個助跑,一跳雙手抓住窗戶的上面的欄桿,一下子進入房子里,男人一回頭一下子踢在了他的身上,男人讓我踢了個狗啃水泥,男人的牙齒碰下兩顆,女人見男人被我打倒了,急忙站起來,跑到我身邊,這時的男人也站起來了。

男人說道,“小子你等著”。

說完這句話男人走了,我看著女人問道,“你沒事吧”。

女人回答,“沒事”。說完女人又說道,“謝謝你”。

我說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女人說道,“謝謝”。之后我們來到了外面,我把副駕駛門打開,說道“上車吧”。女人還是那句話,“謝謝”。女人坐了上去,我把副駕駛的門關著,來到了正駕駛,開了門坐了進去,我問道,“美女,你家住哪啊”。

女人說道,“裕華小區”。

沒一會兒,就來到了裕華小區,我先下了車把門打開,之后我又走到另一邊幫她把門開開,她從車上下來,對我說道,“謝謝”。

我說道,“不客氣”。

之后她又說道,“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個飯”。

我說道,“可以啊”。

說完我們又開車來到了一家小飯館,我們走到了一個沒有人的桌子坐下,老板娘走了過來一抬頭,看見是她,連忙說道,“原來是小夏”,之后老板娘看見了我,和我點了點頭,算是打個招呼,之后又把頭轉過了她那邊,問道,“今天吃什么”。

女人對我說,“你想吃什么,隨便點”。

我說道,“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之后女人對老板娘說道,“米飯先來兩碗,剩下的來還和之前一樣吧”。

老板娘說道,“好的”。

之后老板娘走了,女人對我說道,“不好意思,只能請你吃這些了”。

    我說道,“沒事,在部隊里我什么都吃的”。

女人說道,“你是當兵的”。

我說道,“小兵而已”。

女人說道,“你好,我叫夏佳穎”。

說完她把手伸在我面前,微微一笑,她的笑容很好看,我也把手伸了過去握了一下手,對她說道,“你好,我叫劉子鳴”。

夏佳穎說道,“你姐是不叫劉子琴”。

我有點驚訝的說道,“你怎么知道”?

夏佳穎說道,“我們是閨蜜”。

我有點無奈的說道,“好吧,這個世界怎么這么小”。

夏佳穎說道,“你姐現在怎么樣,結婚了嗎”?

我說道,“她的孩子都6歲了”。

夏佳穎說道,“她都有孩子了”。

說道這里飯菜就上來了。夏佳穎對我說道,“吃吧,吃完帶我找你姐”。

我說道,“好的”。

我們沒一會就吃完了飯,剛出飯店的門,十來個人把我們包圍了起來,周圍還圍著一群吃瓜群眾,其中一個男人說道,“是他嗎”?

這時一個人站了出來說道,“飚哥,就是他”。這個人我也認識,正是被我打掉兩顆牙的那個人。

這時候那個飚哥說話了,“兄弟,你把我兄弟打了,這事怎么算”?

我說道,“不知道你想怎么算”。

飚哥說道,“跪下道歉”。

我說道,“如果我不跪呢”。

飚哥說道,“不跪那我把你的腿打斷”。飚哥說完他身后的人就沖了上來。五分鐘過后,我安然無恙的,把夏佳穎帶了出來,地上十來個人抱著腿噢噢直叫。

之后我帶著夏佳穎,來到了劉子琴的公司,到了辦公室,我敲敲門。劉子琴說道,“進來”。我這才走了進來。

我說道,“姐,今天我給你帶來了一個人,你猜猜是誰”。

劉子琴說道,“誰啊”。

我說道,“佳穎姐,你可以進來了”。

夏佳穎走了進來,兩女一見面,就抱在了一起,一個嘴里喊著佳佳,一個嘴里喊著琴琴,就這樣抱了一會。

我說道,“兩位姐姐,你們聊我先出去了”。

劉子琴說道,“唉,你等等,幫我把這個資料,送到你姐夫辦公室”。

我說道,“好的”。

我拿過資料走了,來到了王亦凱的辦公室。

我敲了敲門,里面傳來了我姐夫的聲音說道,“請進”。

我走了進去,看見他在簽,簽完字,合住了資料,他一抬頭就看見我走了進來說道,“子鳴,你來了”。

我說道,“給你的資料,我姐讓我給你送的”。

王亦凱說道,“你姐呢”。

我說道,“哦,剛剛她閨蜜來公司了”。

王亦凱說道,“好的,如果沒事你就先下去吧,晚上來我家吃飯”。

我說道,“好的”。

我就來到我姐的辦公室,剛剛走到我姐的辦公室,我就聽見劉子琴說,“你是說,你喜歡上了子鳴”。

過了一會兒,劉子琴說道,“你喜歡他就追吧,不過我告訴你啊,你可要想清楚啊,你如果嫁給他。算了不說了”。

夏佳穎說道,“你這里有我可以做的工作沒”?

劉子琴說道,“剛好我身邊需要個助理,你當我助理吧”。

這時候我敲敲門,劉子琴說道,“進來”。我裝作什么也沒聽到的樣子,走了進來,對她們說道,“姐,如果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夏佳穎見我要走,也緊忙說道,“你今天有什么事沒”。

夏佳穎心里想道,“既然要追我,那就從現在開始吧”。

我說道,“沒事,怎么了夏姐”。

夏佳穎說道,“如果沒事,就陪我買幾身衣服吧,明天我就要來你姐這里上班了”。

劉子琴一看她這樣說,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于是走到我身邊對我說道,“你看看你,老是穿這一身衣服,你也去買一點衣服去吧”。說完她把手放在后面,對身后的夏佳穎做了個OK的手勢。

夏佳穎說道,“剛好我也要買衣服,不如一起吧”。

說完夏佳穎就拉著我就出了門,臨出門的時候,還沒忘記和劉子琴比劃了一下拳頭,我們就這樣走了。我們兩來到外面。

夏佳穎說道,“開車太麻煩了,不如我們打的士把”。

我知道她打的什么注意,說真的我也說不清楚,是不是喜歡她。

我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雖然我沒有回答她,她也沒有過來問我怎么了,她只是心里有點微微的失望。過一會,一輛出租車就停在了我們的面前,我們上了車,司機問我們去哪。她先是看了我一眼,見我沒說話,對司機說道,“去豐隆吧”。豐隆是一家普通服裝市場,那里的衣服都比較適合普通百姓去。之后我說道,“去鑫龍吧”。

司機說道,“好嘞”。

“鑫龍”國際有名的服裝專賣店,這里的衣服最便宜的也得7、8千一件。

新時代酒吧里,一個男人坐在一張椅子上,這個人手里拿著一杯紅酒,周圍站一群人,其中一個人的臉,是鼻青臉腫,尤其是牙齒,掉了兩顆,這個人就是被我上午打的那個人,之時,拿著酒杯的那個男人站了起來,說道,“阿鑫,你去看看他的實力,如果能做了就做,做不了,那就拉攏過來”。

被稱作阿鑫的人說道,“是,龍哥,我馬上去辦”。說完他就扭頭就走。

沒一會就來到了鑫龍國際,我們剛剛下車,一輛面包車就停在了我們的面前,從車上下來二十多個人,每人一根鐵棒,帶頭的正是那個阿鑫,他們氣勢洶洶的走到我們的面前,把我們圍了起來,我把夏佳穎往后拉了一拉,同時也和她說,“一會見機就跑”。

夏佳穎有點擔心的說道,“我跑了,你怎么辦”。

我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說道,“他們我不會放在眼里,我就是怕一會打起來顧不上你”。

這時候帶頭的阿鑫說道,“兄弟,只要你把你身邊的那個女的交給我,我保證放你走,怎么樣”?

我上前走了一步微笑的說道,“如果我說,不呢”?

阿鑫說道,“那兄弟,我只能說對不住了”。說完阿鑫揮揮手,

二十多個人,一下子全沖了過來,我先是回頭,一腳踢倒了一個人,我對夏佳穎說道,“跑”。

夏佳穎咬了咬牙,就從倒下的人踩了過去,

我從地上撿起一根鋼管,鋼管被我揮舞的呼呼作響。十五分鐘后,現場只有兩個人站著,一個是我,另一個是阿鑫。

這時候阿鑫從車上拿出一把未開刃的刀,拿出刀就朝我這里沖了過來,一刀劈下,我朝一邊一撤身,手里的鋼管朝他的腰部打了過去,阿鑫收刀回防,“啪”的一聲,鋼管和刀相碰,發出一些火花。

就這樣我們斗了10分鐘,十分鐘之后,警察來了,把我們拉上車,走了,沒一會就來到了警察局,把我帶進了一個屋子,屋子不大,一個警察問道,“姓名”。

我看也沒看說道,“劉子鳴”。

那個警察又問道,“性別”。

我看也沒看就說道,“你不會自己看嗎”?

警察看了我一眼說道,“說吧,為什么打架啊”。

我說道,“我怎么知道啊,他們一下車就把我攔住了,完了二話不說就打我,我是自當防衛”。

警察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個自當防衛,打的人家不是斷腿就是腦震蕩的,說吧那個部隊的”。

我說道,“飛鷹特戰部隊”。

正當他還想說什么的時候,一個人走了進來,一開門說道,“隊長,局長找你”。就這樣兩個人一起走了出去。

過了一會隊長回來了,說道,“你可以出去了”。

走出屋子,來到院子一抬頭就看見劉子琴和夏佳穎站在那里背對著我,我走了過去,她兩聽到腳步聲,一回頭,看見我出來了,她兩連忙走了過來關心的問道,“怎么樣,沒事吧”。

我說道,“沒事”。

劉子琴說道,“那就好,沒事那就走吧”。

于是我們就回到了劉子琴家,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了,中間劉子琴接了一下孩子,回到家,已經是7點30分了,王亦凱早把飯菜端上桌了,我們回到家,王亦凱說道,“都回來了,回來了那就吃飯吧,哎,子鳴喝點什么”。

我說道,“隨便”。

王亦凱說道,“白的吧”。

我說道,“行,你當家的你做主”。

就這樣我兩喝的是醉如爛泥,說實話我連我這么上床的我都不知道。

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起來,拍拍頭,頭有點發暈,我朝旁邊看了一眼,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只見床的另一邊夏佳穎正準備打個哈欠起來,我心里有點慌了,急忙蒙上被子躺下,夏佳穎一見我這樣微微一笑,心里想道,“ 小樣我還治不了你”。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早上夏佳穎來到我房間,叫我起床,叫了我半天沒有醒,于是就想道了一場讓我看起來很慌的事,不得不說,這女人遇見自己喜歡的人,所要付出的不比男人差。好了咱們言歸正傳。夏佳穎走了出去,我這才穿好衣服下樓,我看看夏佳穎,她看見我在看她,她對我微微一笑,說道,“醒了,來吃飯,吃完飯陪我買衣服去,昨天出了那些事,衣服還沒買呢”。

我問道,“我姐呢”,說實話我有點不敢看他了。

夏佳穎說道,“他們去上班了,看這是他留給我們的紙條”。

我走了過去,拿起字條看了看,上面寫的,子明,佳穎我去上班了,早餐在烤箱里,牛奶在冰箱里。

早餐吃完,我兩就出了家門,我們打車先來到鑫龍買了幾件衣服,當然所有的錢都是我掏的,從鑫龍出來已經是中午了,我們在外面吃了一頓飯,下午她就早早的到了我姐的公司上班了。

接下來的幾天,夏佳穎都會陪我一會,說實話這些天的相處之下,我和夏佳穎的感情有了很大的變化,每天我姐都會給我和她相處的機會,比如樓閣胳膊了或者是互相喂著吃飯了,她這人有個毛病就是吃飯如果不愛吃的東西,都會喂在我嘴里,在部隊里我們做任務什么都吃,所以她不吃的東西都會往我嘴里送,用她的話來說是不吃也是你的錢,這句話讓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女生的小算盤打的不錯的道理,不是她們不懂而時有的女生,為了心愛的人她們愿意當傻子,就這樣我們相處了幾天。直到一天晚上,雪鷹的電話打來,告訴我明天回部隊了,就在雪鷹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東南亞某國,獵鷹接到了面具男的電話,電話里說,“今晚我帶你進去,做好準備”。

第二天八點某某高中,大門叉開著,門外門里站了兩波人,就在這時一輛輛的商務車開進了學校,商務車和學生們進了學校,兩個保安打算關門的時候,一輛五菱宏光從遠處極速開過來,“噴”,兩個保安都被撞飛了,五菱宏光進了院子的時候,一些人還沒反應過來,從車里出來6個人,六個人一人兩把沙漠之鷹,六個人抬起槍就開始打,有的人也反應過來了個個都開始跑,“啪、啪啪啪”……學校是一片騷動,槍聲連綿不絕,時不時的有人倒下,學校外面的人聽到動靜個個都做了鳥獸散,跑掉的學生,和老師們撥打起了110。

我們剛剛來到部隊,就聽見雪鷹的哨子吹響了,雪鷹高喊道,“集合”,我們急忙跑了過去,站好,雪鷹高喊道,“立正”,“向右看”,“向前看”,這時候從樓上下來一個人,是我們團長,這時候雪鷹跑了過去,高喊道,“中國飛鷹特戰旅集合完畢,請指示”。

團長說道,“稍息”。

雪鷹高喊道,“是”。

雪鷹又跑了過來說道,“稍息”。

雪鷹說完小跑道我身邊站好。

團長說道,“同志們,剛剛得到上面的指令。……

四十五秒之后,一架軍用直升機在一個野外降低,突擊隊從直升機的繩索下來,雪鷹抬起手臂在空中揮舞著還畫了個圈,意思是說直升機可以起飛了,直升機駕駛員做了個ok的手勢,直升機飛走了。

他們警惕的看著四周就這樣慢慢的往前走著,為什么要用他們而不是我們呢?因為我和狙狼在學校對面的一棟一單元房里。他們來到了下水道入口,雪鷹說道,“雪鷹呼叫總部,雪鷹呼叫總部”。

     耳麥里傳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這里是總部”。

    雪鷹說道,“我們已經下到下水道了,完畢”。

    耳麥里又說道,“救出人質,注意安全,行動代號營救”。

    雪鷹說道,“是”。

    中年人說道,“公安部負責拖延時間,武警防止敵人沖出和救人,醫院協助,狙擊手保護我們的同事和人質的安全,明白了嗎”?

眾人,“明白”。

學校門口只時公安武警圍的水泄不通,一個男人正拿著一個喇叭喊著,“里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請速速放下武器,出來投降,請速速放下武器出來投降”。……

學校一樓大廳,之時蹲滿了人,有的人哭泣著,有的人躺著的,這時候三個人在從教學樓上邊下來,其中一個被兩個人壓著,這人正是陳忻文,兩人壓著他到了一個男人的面前,那個男人說道,“陳博士,我們又見面了,來坐”。

兩個人把陳忻文按到椅子上坐下,男人對兩個人使了個眼色,兩個人又帶了一個同伴,三人低頭說了一些什么,說完一個人走上樓去,兩人從包里拿出一些定時炸彈,一個往東一個往西,都把那些炸彈弄到墻上。

就在這時陳忻文這邊,發出一聲犀利的慘叫,慘叫聲回蕩在整個大廳里,只見陳忻文一只手抱著另一只手的大拇指處,地上還有幾滴鮮紅的血液,從他的手縫里滴落在了雪白的地板上。

陳忻文說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求你放了我吧”。

男人先豎起一根指頭,說道,“1、2、3”。男人把一把軍刀拿起正要劈下,陳忻文說道,“我說”。

男人說道,“這樣不就行了嘛,何必非讓我動粗呢,我也是個很文明的人嘛,那就說吧”。

只見陳忻文從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玻璃瓶,里面裝了半瓶綠黃色的液體。

男人說道,“配方呢”。

陳忻文說道,“在我辦公室里”。

男人剛要說什么,只見從樓道里扔出幾個煙霧彈,緊接著,“突突突”…的聲音傳來,有幾個人倒在地上,客廳里就大亂了起來。

男人也反應了過來,先是把玻璃瓶裝在一個手提包里,也開始命令起了那些雇傭兵來,一個雇傭兵拿出一把AK47打的雪鷹不敢露頭,于是狙擊手也開始了攻擊,一陣的槍林彈雨,煙霧彌漫,外面的人也聽道了,里面的聲音,特警部隊,開始了炸門的的事情,“噴”的一聲門被炸的四分五裂,一大批的特警涌了進來,子時的男人拿起了那個包袱就跟著人群朝門外跑去,那人也已經成功的跑了出去,上了一輛出租車。

新時代酒吧,龍哥來到一間包間,包間不大里面有三個人,一個坐在椅子上,另外兩個站在他身后,坐在椅子上的人正是狙狼.

狙狼問龍哥,“東西呢”?

龍哥說道,“我已經派人找了,您能等會嗎”?

狙狼說道,“五分鐘”。

四分鐘過去了,龍哥頭上冒出了一頭的汗,狙狼站了起來說道,“說吧,優盤哪去了”。

龍哥嚇得撲通一下跪下了嘴里哆嗦著說道,“被人偷走了”。

狙狼說道,“帶路”。

龍哥見狙狼沒有殺他的意思,雙腿打著哆嗦的站起來,說道,“是”。

龍哥說完就出去了,沒一會就又上來了,上來說道,“狼爺,車已經備好了上車吧”。

狙狼沒有說話,站起身就往外走,走出 新時代酒吧上了一輛路虎,就走了。車上狙狼接了一個電話,電話是從學校跑出去的那人打的。

“佳穎你和我弟怎么樣了”?我姐手上拿著一個文件夾,走進夏佳穎的辦公室問道。

夏佳穎說道,“就那樣吧,不好不壞的”,夏佳穎結果文件夾說道。

我姐說道,“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有沒有親過”。

夏佳穎說道“你呀,少打聽我們的事了”。

我姐說道,“說說嘛”。

夏佳穎說道,“能有什么好說的”。

說完夏佳穎走到窗戶邊往下看了一眼,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只見龍哥帶了五個人從車上下來,其中的一個他還認識,正是那個和我那天逛街的那個彪哥。

她急忙回過頭來對我姐說道,“子琴快給你男人打電話告訴你男人叫他趕快從后門走”。

我姐問道,“怎么了,為什么要走啊”。

夏佳穎說道,“來不及說了”。

還好我姐不是好奇心重的人,急忙拿出手機給王亦凱打起了電話來。夏佳穎看了看外面他們已經下車了,我姐說道,“他下來了”。

夏佳穎說道,“那我們走吧”。

說著就往外拉我姐,還沒走到電梯門就看到王亦凱走了過來,王亦凱問道怎么了你們夏佳穎說道“來不及和你們說了,跟我走就行”。

王亦凱說道,“你不說,我們不會走的”。

夏佳穎先深吸一口氣說道,“你真的想知道”。

王亦凱和劉子琴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點點頭。

夏佳穎返回辦公室走到電腦桌從身上拿出那個神秘的優盤,插到電腦上,找到了那個優盤打開里面就一個文件,鼠標打開那個文件夾,出現一個對話框,這個文件夾是加密的,之后,他把密碼輸入上。對我姐說道,“子琴打電話報警,就說我們這里有帶槍的恐怖分子”。

說完,密碼已近輸入完成。

里面有兩個東西一個是視頻,另一個是文檔,夏佳穎打開視頻對王亦凱說道,“看完最后不要說出去包括你們的家人,最好能爛在肚子里”。

王亦凱沒有說話點點頭,夏佳穎看見王亦凱點頭了之后他按了播放鍵畫面里一個男人躺在一張床上,身上綁著一根鐵鏈,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人走了進來,他端著一個不銹鋼的托盤,托盤放著一根針管,針管里有著半管子綠色的液體,那人走到床邊,把針頭插進男人的胳膊上,把綠色的液體輸進男人的體內,過了10秒鐘,男人抖動了起來,畫面到這里就停了。

夏佳穎說道,“那個文檔就是這個東西的配方”。

也就在這時外面響起了槍聲。

夏佳穎趕緊跑到門口,看了一下外面還好他們沒有上到這里,夏佳穎對他們兩人招招手意思是讓他們過去。兩人對視一眼跑了過去,夏佳穎說道,“跟我走,他們還沒上來”。

夏佳穎先走了出去后面是劉子琴,最后面是王亦凱,他們一步一步的走到電梯門,夏佳穎看了一下電梯那兩個電梯指示燈,一個是在上7樓,一個實在下9樓,他們則是在8樓。

夏佳穎說道,“你們兩先下去帶上這個優盤,你們下去之后把優盤親手給子鳴,再幫我告訴他如果我能回去的話我想嫁給他”。

夏佳穎說完,兩個電梯同時到了,他用兩只手朝兩人一推把兩人推了進去,之后急忙按下關門鍵,門慢慢的關上劉子琴被夏佳穎推倒在地上,高喊道,“佳穎”。喊完門徹底關上,門關上之后聽見了一聲槍響,劉子琴哭了出來,同時王亦凱也低下了頭,兩滴眼淚從他的眼睛流出,他的心里一陣的后悔,后悔自己剛才為什么好奇心那么重,后悔為什么自己老婆的閨蜜都不相信,如果不是他夏佳穎也不會死。

十分鐘之后一輛路虎在馬路以210碼的速度奔跑著,后面的警車在不斷的追逐著。路虎車里面坐著的赫然是狙狼和他的手下,之時路虎車里狙狼說道,“上高速”。

司機一踩剎車手猛打方向盤,在松剎車起手剎踩離合器,一個90度的漂移成功了,就在漂移成功之時,一輛運輸鋼管的大貨車從另一邊準備下高速,司機看見一輛路虎從另一邊漂移過來,貨車司機子時踩剎車已經不行了,如果貨車踩剎車路虎開了來一定會裝上的,于是司機就猛向右打方向盤,一下撞在了護欄上,把護欄裝的是深深的往外凹了64厘米,如果車速在高點,掉下去也說不定,之時的路虎車已經被大貨車攔住了,一輛輛的警察開了過來狙狼看見路虎沒辦法走了,對兩人說道“拿上武器下車,走”三人下車之后,躲在路虎的車后。

一個警察剛要說話,三顆手雷從天而降落在地上,那人高喊了一聲趴下,“噴噴噴”手雷炸響,響聲過后一人看見了三個影子朝前邊的樹林跑去。

正打算喊追呢,一架綠色的鷹字直升機飛了過來,螺旋轉的壓力帶給了附近的警察們,警察們都蹲下,突然兩根繩子從直升機上扔了下來,警察們知道特種部隊來了,個個都收起槍,沒錯是我們過來了,我們個個順著繩鎖往下滑,等我們下去之后,雪鷹對著直升機豎起大拇指來,直升機飛走。(這里先說一下為什么我們現在才來,鏡頭返回夏佳穎死后劉子琴坐電梯下去之后,我們從學校返回部隊還沒下車呢。這時我們團長接到電話,電話里說本市的亦凱有限公司,受到了恐怖分子的襲擊,團長不讓我參加這次的任務,隊里的人員就和團長起了爭執,最后隊里的成員說,如果我背叛了隊里我們整個隊承擔,這才讓我參加這次的任務。

我對團長說道,“我需要見一下我姐,團長沒辦法就讓我們見了一下。

從我她的口里我才知道,夏佳穎死了的消息,當時我心里痛了一下,回想到了我和她之間的種種。接著她對我說夏佳穎領走的時候,讓她把這個優盤給我,我接過優盤交給了雪鷹,聽她說這里面是一種病毒的配方,雪鷹當時就拿出一臺電腦插入優盤,讓一個警察找來了一個黑客沒一會,黑客把密碼破解掉,里面的內容讓我們變的非常有壓力,如果要是這樣那既不是喪尸大戰了嗎,之后我回到了我們的部隊,我把優盤親手又交給我們的團長,團長看完之后沉默了一會,站起身來說道,“這次狙鷹你去吧,來自上頭的壓力,我這個團長一定替你擋著”)

到達目的地,我們就進了樹林里,雪鷹給我們講一下任務的內容,“這次的任務沒有具體的,只是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華夏是他們雇傭兵的禁地不是嘴上說說,這也算是我們唯一沒有具體的任務目標的任務吧,我希望這次的任務我們能用免壓方式贏得這次的任務,為了我們剛剛犧牲的同事,你們準備好了嘛”。

我們四個人同時高喊道,“時刻準備著”。

雪鷹說道,“出發”。

這次的任務只有我們五人參加,我和獵鷹這次也換成了突擊槍,一進樹林我們就看到了狙狼正在朝另一邊跑去,他們一共四個人一陣的槍林彈雨,過后只剩下了我和狙狼兩人,我們一人一把軍用匕首,因為槍沒有子彈了,子時天空云霧滾動,“劈啪”一道雷聲炸響,接著豆大的雨點落下,我們兩高喊一聲,戰在了一起,十分鐘后我們倆同時倒下,狙狼死了,而我則是昏死了過去,狙狼的脖子上有一道致命的傷口,我的身上也有數不盡的傷口,但是并不致命,因失血過多而昏迷,昏迷之時恍惚間我似乎看到了夏佳穎,在我身邊,她身穿白色婚紗正站著哪里向我招手,我努力的想要站起身想要過去,沒有爬幾步就徹底昏死了過去。

一個月之后,我站在醫院房間里看著繁華的城市,不知不覺的劉子琴從身后走了過來,來到了我身邊和我并肩站在一起,劉子琴問道,“怎么了,又在想她了”。

我嘆了口氣說道,“在這一個月里軍方武警,警察都找遍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說完我又是一聲嘆息。是的,夏佳穎死后現場沒有見到夏佳穎的尸體, 監控里顯示的夏佳穎中槍之后,趴在了地上,三十秒之后夏佳穎從地上慢慢爬了起來,響電梯走去,出了公司之后,就上了一輛出租車。

監控到這里就斷了,事后警察找到了那輛車,司機當時說道,“當時她讓出租車送她人民醫院,之后警察來到人民醫院,到了人民醫院,在醫院的監控里看到她當時是下車了,下車之后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長大了嘴巴,回頭就跑,線索到這里就斷了。

我說道,“姐我想靜靜”。

劉子琴說道,“那好吧,那我就先出去了”。

我心里想到,“佳穎你究竟在哪”。

就這樣我在醫院窗戶站了一天,第二天我就出院了,在劉子琴的車里,我對我劉子琴說道,“姐我準備出國走走,咱爸媽就只能讓你們照顧了”。

劉子琴說道,“可以,什么時候想去我來安排”。

我說道,“明天”。

劉子琴說道,“那行明天我給你安排”。

我說道,“謝謝你姐”。

我又說道,“姐,先送我去部隊吧”。

劉子琴說道,“行”。

沒一會我就來到了部隊,到了部隊里來到了團長的辦公室,我高喊道,“報告飛鷹特戰旅狙鷹,前來報道”。

團長抬起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好了沒”。

我說道,“報告首長,好了”。

團長說道,“來坐”。

我說道,“不敢”。

團長說道,“這是命令”。

我說道,“是”。

我這才走到了沙發前坐下,團長說道,“你既然過來了,那就看看這個吧”,說著團長把資料扔給我,接著又說道,“看完我希望你不要說給別人,最好能爛在你肚子里”。我接著把資料打開,里面是有兩個東西一個是一張紙,另一個是張照片,照片是一個女人的背影,周圍的建筑物不像是中國,當像是非洲,因為這里是一望無際沙漠,周圍還有許多的黑臉人,女人的背影讓我不由的想起了某人,夏佳穎。

我也顧不得在團長的面前要懂禮儀什么了,我急忙打開那張紙,紙上的標題欄上寫的是,國安部入黨申請書,下面就是個人介紹,右邊是一張紅底照,人呢,赫然是夏佳穎。這時候團長說話了,團長說道,“那張照片,和資料是昨天下午,有一個人送給我的,送給我之后那人沒說什么,就走了”。

我仔細的看著這張照片,發現這個人的確是夏佳穎,團長說道,“之前我也和國安那邊的人聯系了,國安也說夏佳穎就是國安的一員,當時國安部門說,夏佳穎在優盤事件中她是一個臥底的角色,當時夏佳穎從非洲回來,并沒有把優盤送給國安部,國安部還以為夏佳穎背叛了,直到半個月前國安部收到了我們的匯報,才知道夏佳穎沒有背叛而是另有原因,這個原因國安部也不知道”。

團長說道“國安部的人想讓你找到夏佳穎把她帶回來,如果她死了那就,這件事到止結束吧”。

   我沒有猶豫的說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團長問道,“想好了,你一但去了那邊,你什么身份都不是了”。

  我說道,“是的,想好了”。

  團長突然大聲說道,“來人”。

  我突然反應過來,心里罵了一句“靠,團長坑我”。急忙往外跑,跑到門口,有兩個人突然要進來,我兩掌拍倒了那兩個人,跑到走廊突然一陣警笛聲傳了過來,我又是暗罵了一聲,“靠,團長這是你逼我的”。我急忙又跑了回去,我從地上撿起那兩人的其中一把槍,走到了團長的身邊,說道,“對不起了,團長,我沒辦法逃出去”。

我把槍頂在了團長的后背上,團長站了起來,這時候門外的人站著好多人,我對他們說,“都別過來,給我準備一輛車”。

其中一個人跑了出去,說道,“放下武器,雙手抱”。頭字還沒說出了呢,就被團長一下罵了個狗血淋頭,其他人這才看清楚,雖然我把槍頂在了團長的頭上,但是槍沒有拉上槍栓,有個人急忙說道,“我去找車”,說完那人就下去了,一分鐘后我開著車在大路上瘋狂的跑著,身后的警車在不斷的追著,十分鐘后我把車停在了一個廢棄的化工廠門口,拿出手機給我姐打了個電話,讓她幫我拿一下護照,并且告訴他別開豪車,之后他讓他公司的員工送來了護照,還有一張銀行卡,之后我走到城市,找了一家不要身份證的旅館,住了進去,在旅館訂了一張阿爾及利亞的航空機票,機票是今天晚上11點的機票。

晚上10點半,我退了房,打了個出租車來到了機場,到達機場的時候已經十點五十分了,之后又等了五分鐘,廣播里傳來聲音,“前往阿爾及爾的旅客請注意:您乘坐的〔補班〕CA2986次航班現在開始辦理乘機手續,請您到17號柜臺辦理。謝謝”!

之后就是英語翻譯,“(Please note for passengers to Algiers: your flight ca2986 is now ready for check-in. Please go to counter 17. Thank you!)廣播整整讀了三遍,

     我這才站走到17號柜臺,辦理了手續,手續辦完,我回頭看了一下整個機場,這才上了飛機,上了飛機,找到我的座位坐下,坐下沒多久,就看到一個19歲的女孩走了過來,她對我說道,“先生,您能讓一下嗎?我的座位在您的里面”。

我站了起來說道,“可以”,之后女孩坐了進去,女孩的另一邊是窗戶,我坐在她的身邊。

女孩問道,“先生,您是自己去旅游嗎”?

我說道,“是啊”。之后我又反問道,“你呢”。

女孩有點抱怨的說道,“本來我還有個同伴的,但是她爸突然住院了,只好自己一個人來了,您能和我做個伴嗎”?

我問道,“你不怕我是壞人”。

女孩說道,“怕,但是我我我”。

見她實在是我不上來了,于是說道,“好了,逗你玩呢,你想跟著就跟著吧,不過,錢你的自己出,還有去了那里不要給我惹麻煩”。

女孩說道,“那麻煩找上我呢”?

我說道,“那我會幫你的”。

女孩說道,“謝謝您,先生,你好,我叫白藝欣,你可以叫我藝欣”。

我說道,“你好,劉子鳴”。

白藝欣說道,“那我以后叫你子鳴哥”。

我說道,“可以”。

白藝欣說道,“子鳴哥,你說我們先去哪,比較好呢”。

我說道,“那里不是有一個沙漠嗎?我們先去哪里看看吧”。

白藝欣說道,“先去那啊,那好吧”。

我說道,“那你說,先去哪呢”。

白藝欣打了個哈欠說道,“算了,等去了在說吧”。

這時候廣播響了,意思是說,讓我們把電子設備關掉和系好安全帶之類的。

我對白藝欣說道,“想睡就睡吧,到了我喊你”。

白藝欣說道,“謝謝哥,那我睡了”。

我點點頭,看著白藝欣閉上眼睛,之后我脫下大衣幫他蓋上,看著窗外發呆,嘴里輕聲說道,“嘉穎,你到底在哪”。

阿爾及利亞時間,九點飛機穩穩當當停在了,阿爾及爾國際機場,我把身邊的白藝欣搖醒說道,“走吧”。

白藝欣說道,“到了嗎”?

我說道,“到了”。我起來把衣服先穿上,和她走下飛機,重機場出來,我們就先到了打了個滴士,到了酒店,開了一間公寓式住宅,進了房間,客廳里有沙發,有電視,有陽臺還有廚房,臥室有三間,一個衛生間。

白藝欣說道,“哥,你挑選一間房子吧”。

我說道,“我隨便睡哪都行”。

    白藝欣說道,“那我就這間了”。

    我說道,“好”。

說完我坐在了沙發上看起了電視,白藝欣,到房間整理東西去了,20分鐘,白藝欣走了出來,來到我身邊坐下說道,“哥,咱商量一下,明天去哪玩”。

我說道,“不去沙漠,那就去大郵局”。

白藝欣說道,“也行”。

阿爾及爾大郵局,阿爾及爾大郵局建于1910年,是新摩爾風格的建筑,它也是阿爾及利亞首都阿爾及爾市中心的標志性建筑物。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之后,出發到大郵局(以后我不寫都逛了的東西了原因,我沒去過)就這樣我和白藝欣逛了一天,到了晚上,吃完飯,白藝欣說想出樓道走走,我也答應了她,她就走了。

過了一個小時,她沒有回來,正當我出去找她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拿起手機一看是一條彩信,按開一看,才知道,白藝欣為什么沒有回來了,彩信發來的是一張照片,照片的一個女孩被綁在了一張椅子上,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正是白藝欣的電話,我連忙接起電話,電話傳來了一陣唰唰聲,之后對方吧電話掛斷,再打關機了,我換掉鞋子,之后,正打算出門又是一條短信短信上說帶五十萬,到這個地方,后面是一個地址,記住不要玩什么花招,也不要打電話報警,和帶人來,我穿上鞋子,走出去,走出酒店,我攔了一輛滴士,二十分鐘后,下車的時候,司機給了我一張名片說道,“哥們以后需要的時候給我打電話”。

之后我來到了一個公園,公園還有不少人,我掏出手機打通了那個電話,我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左右看著,距離我5十米的一個黑人拿起手機接了電話,我一邊和他通著電話一邊往那邊走了過去,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一把彈簧刀頂在了我的腰部,轉身一看,后面有兩個人,兩個人說道別動不想死的話就別動,之后我被三人帶上了一輛面包車,我被他們帶到一個廢棄化工廠。

到了化工廠,三人把我帶到了一個人的面前,找來了一個凳子把我按到凳子上,三人其中的一個說道,“大哥人帶來了”。

那人沒有說話,只是擺擺手。

三人走了出去,屋子只剩下我和他,之后他問我,“錢呢”?

我拍拍身上的灰塵說道,“你們也得先讓我見見人吧,如果你們不給我見人那我為什么要給你錢呢”?

她站起了身,微微一笑,拍拍手,兩人壓著白藝欣走了進來,白藝欣說道,“哥,救我”。這時那個大哥說話了說道,“怎么樣這會可以了吧”。

說著他走到了,白藝欣身邊用手碰了一下白藝欣的下巴,我微微一笑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卡,我說道,“給你”,我把一張卡一甩,甩出卡的同時,我跟在了卡的后面,卡被我甩到了那個大哥的手腕上,他一個哆嗦,就在這時,我也到了那兩個人的身前,一拳打在了一個小弟的鼻梁上,之后又是一腳踢在了另一個人的肚子上,三人被我打倒在地,白藝欣還沒回過神來呢,直到我走到她身后,這才反應過來,于是她被嚇得站都站不住了,于是我把她背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她抱著腿蹲在墻角問我,“哥,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能不能告訴我,哥,你這樣真的讓我很害怕”。她說著說著就哭了出來,我有了過去輕輕抱著她,對她說道,“你別哭,我告訴你,我的身份,我是特種兵,來這里有個非常重要的任務要完成”。.

第二天早上,我從床上爬起來,穿好衣服,把門打開,走出客廳,就看見白藝欣在收拾行李,我走了過去,她一轉頭看到是我。

對我微微一笑說道,“哥,早”。

我問道,“你這是”?

白藝欣說道,“哥,我知道,你有重要的任務要完成,所以,我不能在給你添麻煩了,我也該走了,謝謝你的照顧,給你添麻煩了”。

她把拉鏈拉上,我走了過去說道,“走吧,我送你”。說完她微微一笑說道,“謝謝”。說完我們就走了。

到達機場剛好飛機檢票的時候到了,我把行李箱交給了工作人員,之后白藝欣從她身上的包包里,拿出一個項鏈交給我說道,“哥,我有個請求,不知道你能答應嗎”。

我說道,“你說吧”。

白藝欣說道,“哥,這里面有一個小攝像頭是我爸開發的,我想看看這里的一些事物,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不過你放心,這個只有我自己家的電腦能看到,別人不管多牛的黑客都無法看到”。

我把項鏈接過來,仔細看了一下看見里面只有個紅色的小點在閃,我把項鏈帶在脖子上,遠看根本看不出什么。

白藝欣說道,“好了,哥,我走了”。

說完她朝入口走去,等她過了入口,我這才走出機場,出了機場我打車來到一個電腦城,花了86w,相當于人民幣的5000塊錢的筆記本,這才回到酒店。

回到酒店打開電腦,下載了一個沒有名字的應用,打開那個沒有名字的應用,上面只有四個輸入框,之后我把輸入框的東西全部輸入滿,按下回車鍵,電腦彈出來一個對話框,上面寫的登錄已完成,請按下一步,我沒有按下一步,我只是坐在那里等待著,等了5秒鐘,突然又一個對話框彈了出來,里面有一個人,這時候站了起來說道,“中華人民共和國飛鷹特戰旅劉子鳴有事向您匯報”。

對面的人說道,“坐”。

我說道,“是”。

對面等我坐下對面說道,“說吧,什么事”。

我說道,“我好像暴露了”。

對面微笑的說道,“劉子鳴同志,你愿意加入中國特工國安部嗎”?

我立馬站起來,一個立正和一個敬禮說道,“我愿意加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安部”。

之后對面說道,“白藝欣是我的女兒,是我讓她跟著你的”。

聽她說完我這才放心了下來。

見我放下了心,他說道,“你有什么計劃沒”。

我對他說道,“暫時還沒有,不過我準備先去她出現的地方看看,有沒有什么線索”。

他說道,“那好,一會我派人給你送一部組織上的手機過去,你在酒店里等著,以后有什么事,就用這個手機聯系我。

我點點頭

他說道,“好了我還有點事”。

我連忙站起來一個敬禮,他對我點了點頭,之后畫面退出,我坐了下來,在電腦上又輸入非洲地圖,正看著地圖的時候,房門敲響,我站起身,走到門口打開房門看了一下,沒人,正打算關門的時候,看了一下地上一個手機盒擺在地上,撿起看了一下,又抬起頭左右看了看,我這才回到房間,把門關上,盒子上什么圖畫都沒有,白白的盒子,我把盒子打開,一個沒有牌子的智能手機和一個很小的耳機,就出現在了我面前,還沒等我拿出手機看呢,那個手機亮了起來,上面只有一個綠色的電話圖案,我拿起手機,按住綠色的圖案往上一滑,畫面變了,出現一個人,這個人正是剛剛和我在電腦上通話的人,也就是白藝欣的爸爸白玉華。

他對我說道,“這個手機是國安專用手機,里面沒有SIM卡,他是衛星智能手機,這個手機只能打給國安人員,里面有自動定位系統,無線耳機是范圍100米內都可以通話”。

我說道,“我有個事想請你幫我”。

白玉華說道,“什么事”。

我說道,“我想要夏嘉穎在國安部的全部資料”。

白玉華沒有說話只是從座椅上站了起來,見他站起來我也沒有說話,站了半根煙的時間,他這才說道,“半小時后,我發給你”。

非洲西北部,戰火紛飛,煙塵彌漫,一輛輛的裝甲車在不停地攻擊著,突然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從煙塵里開出身后的裝甲車不停的追逐著,車里坐著一個女人,女人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皮靴,腿穿白色打底褲和黑色A字裙,上身穿白色T恤衣,外套穿黑色風衣,她正是夏嘉穎,此時她的臉部很平靜,雙手握著方向盤,兩眼望著前方還有后視鏡,只要是裝甲車的炮筒轉過來,她立馬就轉動方向盤,副駕駛上還有很多的鑰匙,都是越野車的鑰匙,向前跑著的時候,突然一個巨大的沙塵暴,滿天的沙塵被風吹起,一眼看不見里面的東西,

夏嘉穎心里想道,“真是天助我也啊”。夏嘉穎想都沒想,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車子一下沖了過去,身后的裝甲車看見沙塵暴也追了進來,因為裝甲車比較笨,等他們追進來的時候,夏嘉穎早就沒影了。

我看完了夏嘉穎的資料,把電腦上的內存條燒毀,之后那上電腦走了出去,來到大堂找到服務員退房。

退了房,我就來到了位于阿爾及利亞的沙漠,剛一下車一個就看見了,五個人瞅我這里走了過來,其中有一個人我看著有點眼熟,但是有點想不起來了,五個人走過來二話不說,就和我打了起來,5分鐘之后,五個人到在了地上,我走到了讓我很熟悉的那個人,走到他面前蹲下說道,“你們是誰,為什么要攔著我”。

那人說道,“大哥,我們是黑龍會的人,至于為什么攔你,那是因為我們老大看上你前幾天的跟著你的那個女人了”。

我想了想說道,“你們見過這個人沒有”。說著我拿出一張照片給他們看看,那人說道,“大哥,你是狼族的人”。

我說道,“我問你什么,你說什么”。

那人說道,“是是是,這女人是狼族的通緝令里面的人,今天上午,我們接收到的消息,今天早上她偷襲狼族總部,狼族的人于是發出通緝令”。

我說道,“狼族總部在哪”。

他說道,“在西撒哈拉”。

我問道,“狼族其他的分部都有那些,都在哪”。

他看向和他對面的人,我也回頭看了看,見他點頭,我又回過頭來,我說道,“你們最好別給我耍什么花招,不然”。說著我做了個割喉的動作,這一次他們都老實了。

我身邊的人說道,“只有一個就在阿爾及利亞”。

我說道,“好了,我已經問完了,你說我如果把你們就這么放了,你們回去告訴其他人怎么辦呢,我如果把你們殺了,我也下不去手啊”?

其中的一個可憐兮兮的爬到我面前說道,“求求你別殺我們肯定不會說的”。

我說道,“要不這樣吧,我把你們的腿打斷,你們就就在這里吧”。

說完我走了過去,一陣的咔嚓聲過后,我把他們的腿全部弄斷了,這才滿意的向西走去,走了沒多久,我來到一個用木板搭起來的小房子,推開門走了進去,里面什么都沒有,我拿出那部國安局的手機,打給了白玉華。

白玉華正在開會,突然手機響了起來,看見來電顯示上的號碼,站起來走了出去,走到廁所接起我的通話,白玉華問道,“什么事”。

我說道,“有黑玫瑰的消息了”。黑玫瑰是夏嘉穎的外號。

白玉華說道,“那你的計劃是什么“。

我說道,“既然有她的消息,那我們就不用早及找她了,我的計劃是先從他們的分部下手,我要給他來一個聲東擊西”。

白玉華一下子就理解了,我的話對我說道,“好,就按你說的去辦”。

我們又說了幾句就關掉了通話,關掉通話的時候,我和白玉華同時微微一笑,之后有拿出我的另一個手機,打給了團長...。

一望無邊無際的沙漠,此時沙漠底部一輛路虎車被淹沒在了沙漠里里面還有一個人,她還活著,她正是夏嘉穎,此時她想出去,她抬起頭看看車頂,車頂是一塊玻璃行天窗,玻璃上方是黃沙,她想到一個辦法,她把天窗打開一陣的黃沙落下,還好天窗距離黃沙不是很遠,流了一會他就沒有流了,一縷陽光從車窗照射進來,她站起來從車窗漏出頭來看了看,追她的人已經不在了,她看了看車頭的位置,她轉過頭,雙手撐住車頂,之后雙手用力一撐,從車窗鉆了出來,鉆出來之后她看了看四周,四周除了黃沙還是黃沙,之后她朝剛剛看的車頭的方向走了。

我和團長通完電話后,又返回到了阿爾及爾,又在回來的路上買了一個面具,還有五把未開刃的匕首,之后來到村莊,租了一套院子和一套房子,又找了一塊石頭,把石頭搬進屋子里,坐在凳子上磨起了匕首。

就這么從中午磨到了晚上7點,站起身走出家門把門鎖好走了,來到了一個路邊攤,吃了點面條,吃完面條看了看時間已經八點了,來到一家賣摩托車的店,買了一輛本田,又在一家賣衣服的買了一身皮大衣和一條皮褲還有針和線,之后騎著摩托車回到了住處,用皮褲做了三個匕首套,兩個小腿各一把匕首,還有一把在右邊的大腿上。之后,穿上皮大衣,帶上鷹頭面具,面具只能捂住兩個眼圈,捂不住連和鼻子嘴吧。

黑龍會位于阿爾及爾中心地帶,這里有KTV、有酒吧,還有賭場,黑龍會的老大叫土奧西亞,此時他坐在辦公室里,處理一些文件,這時一個彪形大漢走了進來說道,“老大,阿里爾奧他們還沒回來”。我想出去找找他們”。

這個彪形大漢叫奧利世凱,他是黑龍會最能打的,黑龍會有一半的地下世界是他打下來的。

土奧西亞說道,“去找找他們也行”。

奧利世凱走了出去。

十分鐘之后,我騎著摩托來到了一個距離黑龍會不遠的巷子里把車停在那里,把面具拿下,來到一樓,一樓是酒吧,此時整個酒吧內燈紅酒綠,人山人海,之后我來到吧臺,點了一杯雞尾酒,過了一會吧臺的服務員端了,一杯海藍之空的雞尾酒出來了端到我面前,我喝了一口,之后把杯子放下不經意的回頭一看,一個人進入了,我的眼睛這個人正是我來非洲的目的,夏嘉穎,我看了她兩秒,回過頭來,我的心有點小激動,我慢慢的冷靜下來,心里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能慌,不能慌,……

之后我跟服務員要了一張紙和筆,在紙上寫的,你馬上離開這里你被這里的人通緝了,晚上三點來這個地址和我見面,我現在被人監視了。我把我住的那個村的地址寫上,讓服務員送了過去,服務員走了過去說了一些什么,夏嘉穎看了我一眼,一見是我,她的高興的留下兩滴眼淚,我拿過沒有用完的紙,用手指了指我手上的紙,她立刻就明白我的意思,急忙看起了紙來,看完了紙,對我點點頭,就要走,就在此時,一聲慘叫傳來,我回頭一看,只見夏佳穎躺在地上,一個人正準備掏槍,我也顧不得什么了,拿出一把匕首一扔,匕首帶著破空聲打在了槍上,槍掉在地上,在我扔出匕首的那一刻,我急忙到了,那人的身邊,那人還想撿起地上的槍,之時我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一腳踢在了槍上,把槍踢在了墻角,我拉起夏佳穎就往門外跑。

快到門口的時候,“噴”的一聲,我的胳膊流出了血,我皺了一下眉頭,也顧不得疼痛了,就跑了出去。

五分鐘后,我騎車帶著夏佳穎在公路不斷的朝前開著,身后一大片的車追著,不過還好的是,他們都是四個輪子的車。(這里可以設計一些車技,我這里就不寫了這里想讓動作導演設計一下)

十分鐘后我騎車來回到了出租屋,夏佳穎把我扶在床上,我看看胳膊上的傷口,夏佳穎說道,“胳膊怎么樣,還疼嗎”?

我說道,“沒什么,以前也經常受傷”。

夏佳穎說道,“一會我給你,把子彈取出來吧”。

我點點頭沒說話,夏佳穎見我點頭走了出去,沒一會她手里拿著一梗蠟燭走了回來,之后她把蠟燭點上,又拿起我的匕首,烤著,這時候我問道,“一個月前你究竟遇到了什么”。

夏佳穎這時候一邊用火烤著匕首一邊回答我的話,“你能來到這里我想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沒錯我就是國安的一員,沒有見過你之前,我在東南亞執行一個非常的任務”。

這時候我說道,“就是你交給我姐的U盤吧”。

夏佳穎說道,“沒錯,就在我找到優盤的時候,準備回去交任務之時我計劃好的路線全部別被對方知曉,之后我不得不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在我躲起來之后我發現我沒錢了,之后我在新時代酒吧,找了一份工作就這樣在酒吧工作了半年,直到一天早晨我正常上班的一個人帶著面具找到了酒吧,只見他掏出一張照片,我知道我已經暴露了剛好一個人看見了我,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說道這里夏佳穎回過頭來看這旁邊被燒紅的匕首,找了一塊抹布墊在手上拿起匕首,“問我用不用要點東西”。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

她這才幫我取起了子彈來,刀子進入我的身體,我皺皺眉頭,一整的嗤嗤聲想起一股子烤肉的味道迷漫在整個房間,五分鐘后我的胳膊被幫上了繃帶,她繼續說道,“我只會槍法不會武術,我之前也想學習武術,但是我的身體非常的弱沒辦法學習武術”。

我又問道,“之后呢”。

夏佳穎說道,“之后我找到一個和我關系不錯的人,是她把我送到非洲的,當我來到非洲之后才發現,他們的總部就在非洲”。

我說道,“之后你想在他們總部查查國安是誰背叛了國安,對嗎”。

夏佳穎問道,“你怎么知道”。

我說道,“我不僅知道,你想查誰是叛徒,我還知道正真的叛徒是誰”。

夏佳穎問道,“是誰”?

我說道,“看你的樣子,你還不知道”。

夏佳穎說道,“我進去之后還沒查呢,就被發現了”。

我說道,“你一會就知道了”。

我說道,“既然來了為何當鼠輩呢”?

突然從門外走進一個人,此人他頭帶面具一身雅戈爾西服。他問道,“你說你知道我來了,還有你說說我是誰”。

我說道,“怎么你女兒沒來嗎,白玉華”?

面具男突然笑著說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呢,”。說完他把面具拿下,正是白玉華。

我微微一笑說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白玉華拍拍手四個人把我們押上走了。

中國北京國安總部,一個豪華的大會議室里,里面一張長方形大紅木桌,此時,上方坐著一個老者,這位老者是,中國國安正主席林市華,下面左邊一排,右邊也是一排,左上面第一個是中國海軍總司令武玉成,右面第一位是中國空軍指揮官趙建文。

林市華說道,“小李,把資料發給他們”。

這時候一個人走了進來說道,“是”。

被稱作小李的拿上資料發給了,在座的每一個人,等小李發完資料走了出去,林市華才說話。

林市華說道,“資料都看了,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位都一個想法,那就是國安既然出現叛徒,而且這個叛徒還是國安副主席白玉華,當時我也和你們一樣都感到不相信和意外,都說說吧”。

五分鐘之后,五架大軍艇在香港出發。

非洲某國,我被綁關在一個地下室里,身邊還有一個人正是夏佳穎,夏佳穎對我說道,“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我說道,“我們先~睡上一覺”。說完我就要壓夏佳穎,

夏佳穎說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想這個”。

她推了我一下,我叫了一聲,“啊”。

夏佳穎急忙擔心的說道,“怎么了,怎么了”。

我突然一笑,一下子把她壓在身下,她一下子明白了過來,臉一紅。接下來就是一頓纏綿,(別想太多只是親嘴)。

第二天早上,我和夏佳穎被帶到一個大院子。

夏佳穎有點不甘心的對我說道,“我們就這樣死了嗎”。

我笑著說道,“人,總有一死的,怎么你不愿意和我死在一起嗎”。

就在這時候,白玉華走了過來說道,“有什么遺言要說的嗎”?

我說道,“我的遺言就是你死,我都不會死的”。

白玉華在對講機上喊道,“開槍”。夏佳穎的眼睛一閉,閉了兩秒之后一睜眼就聽見白玉華的罵聲,這時候就見到三架直升機從空中飛過,再看周圍的墻上都是中國部隊的人。

白玉華踉蹌的顛倒在地上,眼睛睜得老大了。

一個月之后,夏佳穎身穿一身白色的婚紗,走上了臺上,司儀問道,“劉子明先生你愿意娶夏佳穎為妻嗎”?

我微微一笑說道,“我愿意”

司儀又問夏佳穎說道,“夏佳穎女士,你愿意嫁給劉子明先生嗎”?

夏佳穎也微微一笑說道,“我愿意”。

(全劇終)狙神

東南亞某國的一個原始森林里,兩撥人在對戰,一波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一波是國際有名的犯罪分子。一個狙擊手站在一棵樹上,正在瞄準一個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的一個成員,這個狙擊手是國際有名的狙擊手,外號叫狙狼,他也是撒哈拉沙漠狼族傭兵團的人,來中國只有一個目的,為了抓一個有名的科學家,叫陳忻文,為了一種毒品,因為這個毒品的解藥是陳忻文研發出來的,不過只研發出了一半。所以這些雇傭兵才想盡辦法的要抓住他。抓住他有兩個原因,一個是為了以后讓他做毒品,第二個是為了半成品的解藥。就在這時一個狙擊手開槍了,“噴”,的一聲,子彈打到了一個人的腦袋上,那個人一下就死了。

身邊的人叫到,“呼叫狙鷹”,“呼叫狙鷹”,“東南方向、下二十五度、有一名狙擊手”,“請求干掉”,“請求干掉”。

我叫狙鷹,我正在距離戰場的二十五米的大樹下趴著,身邊還有一個人,他叫獵鷹,是一名狙擊手和觀察手,剛剛說話的那個他叫雪鷹,他是突擊隊的隊長,也是我們整個隊的隊長,雪鷹說完我說道,“狙鷹收到”。

獵鷹說道,“東南方向、下二十五度、樹底下”“風速三級”,他報完數據。

我對獵鷹說到,“一會我開完槍不要猶豫趕緊換地方”,“我想這地方肯定不止這一個狙擊手”,“剛剛那一槍是有人故意放的”。

我說完“噴”,的一聲,把狙狼底下的那人打死了,我和獵鷹急忙換地方,我們剛離開那個地方,“噴噴”兩聲打在了,我們剛剛離開的地方,其實剛剛我打死的不是狙狼,而是另外的樹下的那個人,我們沒有想到一個地方同時出現了兩個狙擊手。

我們各自躲在了一棵樹下,只是地方不同罷了,我在南邊獵鷹在北邊。

獵鷹說道,“獵鷹呼叫狙鷹”,“獵鷹呼叫狙鷹”。

我說道,“狙鷹收到”,“狙鷹收到”。

獵鷹說道,“東北方向”,“上三十五度”,“風度三級”,“小心點”。

我說道,“狙鷹收到”

我說完,把衣服脫下,往左面一扔,我快速一往右一轉,拿出槍瞄準東北方向,上三十五度,“噴”“噴”、“噴”,前面的兩聲是對方打的,兩槍打在了我的衣服上,后面的一槍是我打的,打在一個人的心窩上了,之后就剩下了狙狼一個人了,狙狼也看見了我蹲在了那棵樹的后面,于是剛要開槍,耳麥里傳來了一聲,“撤” 狙狼沒有猶豫就撤離,他拿起槍,從五米的樹上跳了下來, 一個懶驢打滾緩存跳下的力道,站起身就往東南方向跑。

我的耳麥里傳來獵鷹的聲音,“下一個東南方向,上未知,你要小心點”。

我說道,“不,我這回讓你來打,我去做誘餌”。

我說完沒有猶豫一個懶驢打滾,獵鷹他生氣的嘆了口氣,向右一轉身剛好看見了一個人往東南方向跑了,手里拿著一把巴雷特狙擊槍,距離我們這里一千米遠,獵鷹放下槍,說道,狙鷹出來吧,狙擊手已經跑了。

我把我的衣服拿起來穿上,來到了獵鷹面前,獵鷹舉起拳頭,微笑的說道,“佩服,佩服”。

我也舉起拳頭,微笑的走到他身邊,兩個拳頭碰了一下,說道,“不敢當”。

突然耳麥里傳來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說道“臥槽,我說你兩搞雞毛啊,眼看著我們都快頂不住了,你兩還有心情在這里搞基啊”。這個中年大叔叫黑鷹,因為他的臉有點黑,所以我們給他起了個黑鷹,黑鷹說完剛好身邊又有一個人被打到了腿,黑鷹高喊道,“衛生員救人,剩下的人做掩護”。

衛生員叫麟鷹,是軍醫大學畢業的,后來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成為了飛鷹特戰旅唯一的衛生員,他從小受到了一點刺激,他沒有父母,從小就不愛說話,不愛開玩笑,為人和很冷,冷的就像是大冬天的冰山,一點也不融化,有時候我們也想讓他開開玩笑什么的,可他呢,一句話就讓我們牙口無言了,他說,“玩笑是假的,既然他是假的說它干什么呢?

這時候,我和獵鷹也已經加入了戰斗,我們加入進來他們也輕松了不少,沒一會就把剩下的人都打完了。

我們打完那一戰,已近過去三天了,我和兄弟們都分開回到了老家,我在部隊里的名字叫狙鷹,在家里的名字叫劉子鳴,離開部隊的這三天,一直在睡覺,為什么呢?這就是當兵的壞處,當兵在打仗時候比平時訓練的苦要多兩三倍之多,壓力、重量、加上跑步,壓力真的是山大的,第三天我起了床,先和我老爸老媽打聲招呼,不然等我第四天起來的話,已經睡在棺材里了,哈哈,和大家開個玩笑。

和老爸老媽打完招呼我急忙洗了把臉跑了,老爸老媽這幾天急著給我找對象,我心里有點發毛,這就是我逃離的原因,我還有個姐姐,不過已近結婚了,姐夫家很有錢,自己開公司,而且不是什么小公司,是幾百億的大公司,有時候我在想要那么多錢干什么,死的時候又帶不走,還不如有個花著就行了。

今天是麟鷹的生日,我來到了車庫。我家就一輛車,是一輛寶馬,剛好老爸也在車庫里老爸問道,“小子你想去哪”。

我說道,“老爸今天是戰友的生日”。

老爸說道,“你想開車去”。

我說道,“老爸你不會是讓我走著去吧”。

老爸說道,“你媽買菜不好買”。

我說道,“ 額,好吧”。

我灰溜溜的走了,來到外面, 打了一輛車來到了我姐的公司,保安一見我要進他們公司,就急忙把我攔住了,保安說道,“先生,這里不是您來的地方”,

我說道,“我來找我姐”。

保安問道,“你姐是誰”。

我說道,“我姐叫劉子琴”。

保安說道,“對不起先生,這里沒有叫劉子琴的”。

說道這里突然一個人從門外要進來,身邊還有個人,是他的助理,我看見了,保安剛好也看見了,我喊了一聲,“姐夫”,我姐夫叫王亦凱,他是這家公司的老板,他一看是我,就說道,“子鳴,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我說道,“前天回來的”。

王亦凱說道,“來找你姐了”。

我說道,“是的,這不是你家保安不讓進嘛”。

王亦凱說道,“小夏,把這個人開除了,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我說道,“還是算了,他雖然有點看人低了點,但是他也是個好保安”。

王亦凱見我都這么說了,只好說道,“那好,就聽子鳴的吧”。

保安灰溜溜的走開了。

王亦凱說道。“小夏把資料給子鳴”。之后他對我說道,“子鳴我出去有點事,你幫我把這個資料給你姐”。

我說道,“好的,姐夫”。

說完我就走到電梯門口等起了電梯,沒一會電梯到了,我上了電梯,來到了我姐的辦公室,我沒有敲門的習慣,直接進去,結果把我姐下了一跳,高喊道,“劉子鳴你能不能進我辦公室先敲門啊”。

我有點無奈的說道,“好吧”。

我又反了回去把門關上,“咚咚咚”,說道,“姐,我這回可以進來了吧”。

我有點抱怨的說道,“搞得怎么嚴肅干嘛啊”。

我姐說道,“如果我在換衣服呢”。

我說道,“額,好吧”。

我把資料放在了我姐的面前,說道,“給你,你男人給你的讓我把它交給你”。

劉子琴說道,“哎,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我說道,“回來三天了”。

劉子琴說道,“你今天有事嗎”。

我說到,“有什么事,你就說吧”。

劉子琴說道,“幫我接一下瑤瑤,瑤瑤快放學了”。

我說道,“好的,拿來”。

劉子琴問道,“什么”?

我說道,“車鑰匙啊”。

劉子琴說道,“給你”。

我接過一看,說道,“姐,你讓我開著法拉利接孩子啊”。

劉子琴說道,“哦,拿錯了”。

我說道,“額,好吧”。

劉子琴之后拿出一個名牌包包,從里面翻了一遍,之后又把包包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沒有,之后又摸了摸褲兜也沒有,之后她對我說道,“算了,你買一輛吧”

我說道,“我沒錢買啊”。

劉子琴說道,“給你,卡里有二百萬”。

我又汗顏了,“心里想道,我怎么感覺有種當小白臉的潛置呢”。

我接過卡問道,“密碼”。

劉子琴說道,“六個六”。

我說道,“好嘞,那我走了啊”。

劉子琴說道,“嗯,你去忙吧”。

我來到外面那個保安見我,說道,“謝謝”。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以后不要看人低了,說不定人家是什么大人物呢”。

我說完就走了。~

我來到外面,在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司機問道,“兄弟去哪”。

我說道,“隨便找一家4S店”。

司機說到,“好的”。

七彎八拐的終于來到了一家有名的4S店,來到4S店的時候已經上午10點了,我問出租車司機,“兄弟多少錢”。

出租車司機說到,“300元”。

我也沒有墨跡,給了300元就下車了,下車之后一關車門那司機一踩油門跑了,我心里想道,“你趕著投胎啊”。

之后一抬頭,我就看見這地方有點眼熟,也沒多想,走進4S店,4S店的一個介紹車的妹子說道,“先生你來買車嗎”。

我說道,“廢話,我不是買車的,難道我是來買你的嗎”?

人家妹子看了我一眼下面,我急忙把褲襠捂住,說道,“哎,美女咱開玩笑的,別當真啊”。

妹子說道,“說吧,你想要什么車”。看見沒,語氣都變味了,果然妹子不是隨便撩的,想撩妹子,可以啊,先拿出實力來。

我說道,“你們這里有沒有什么好車啊”。

妹子說道,“好車當是有,就怕你買不起”。

我說道,“我先看看車”。

妹子說道,“你要多少錢的”。

我說道,“我先看看你們的照片什么的”。

人家妹子先白了我一眼給我扔過來一本書,我一下子接住,搖搖頭看起了書來,看了一會書,我說道,“妹子就這輛吧”。

妹子走了過來說道,“五十萬,全包了”,我看中的是一輛奔馳GLA200白色,我問道

,“刷卡行嗎”?

妹子立馬換態度了,輕聲問道,“先生你真的要這輛車嗎”?

我說道,“是啊,怎么了,不行那就換一輛”。

妹子說道,“不是,那您把卡給我”。

我從口袋里拿出了我姐給我的卡,妹子說道,“先生,您稍等”。

妹子拿著我的卡走了,過了10分鐘妹子回來了,說道,“先生,您卡里有密碼,您能跟我來一下嗎”?

我霸氣的說道,“密碼是6個6”。

妹子用一種殺人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說道,“好的,先生”。

40分鐘過去了,正等的我有點不耐煩的時候。妹子拿上東西過來了,咬牙切齒的對我說道,“您的手續還有您的備用鑰匙”。

我把手續拿好,妹子又說道,“先生您的車在外面”。

我搖搖頭走了,來到外面我進了車,給劉子琴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他女兒在哪個學校,之后我把車子打著火,導航里傳來了一種聲音,意思是說我在什么什么地方,聽到這里我就愣了一秒鐘,低頭一看導航,這里距離我姐公司拐個彎就到了,好吧,我既然被騙了被出租車的司機給騙了,不過我也沒有在意,騙了就騙了。

我開著車就走了,快到瑤瑤學校門口的時候,堵車了,接孩子的人太多了,只能下車走過去了,到了學校的門口又等了一會,瑤瑤出來了,很可愛和她媽有點像,大概七八歲的樣子,我也不知道多大了,我走了過去,老師不認識我,說道,“你是”。

瑤瑤說道,“老師他是我舅舅”。

老師說道,“哦,對不起啊”。

我說道,“沒關系”。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喊道,搶孩子了,救命啊,我回頭一看一個摩托車在拉著一個孩子跑了,我說道,“老師幫我看著我的外甥女好嗎”?說完我就追了過去,那個老師喊了一聲什么我也沒有聽到,瑤瑤對老師說道,“不要擔心了,我舅是特種兵出生,厲害的很”。老師說道,“瑤瑤那你知道你舅舅的微信號嗎”?瑤瑤說道,“老師我舅是不玩微信的”,額,好吧,老師既然犯花癡了。

只時的我在道路不斷地,追著那輛摩托車,我看見摩托車往右拐了,于是也往右拐了,我的右邊是個巷子,就進了巷子里,進了巷子我又快跑了幾步,到了出巷子的路我又出去,他也剛好從另一邊過去,我又追了幾步,摩托車剛好又進了一個巷子里,摩托車進了巷子里就停下了,我跑了過去,說道,“我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把孩子還給我你們滾蛋,二我把你們打趴下然后把你們交給警察”。這兩個人我一看就是個老手了,一個駕車一個負者,搶孩子,兩個人相當默契。兩個人其中的一個說到,我們兩個人,就不信干不了他一個,兩個人一起沖了過來,一個在前,一個在后,前面的那個,我高高跳起一腳躥在前面的那個人的肚子上,一下子躥的那人躺在了地上,彎著腰抱著肚子打滾,剛好我落地的時候,第二個人也過來了,我一個回旋踢踢在了那人的臉上,一個大大的腳印落在了他的右邊的臉上。剛把他們兩個人打在地上,警察就來了,我發現一個事啊,就是一個事解決了警察也就來了,出警的一共四個人,三男一女,還有一個是孩子的母親,走到我面前說道,“謝謝,真的太謝謝了”,我對孩子他媽說道,“大姐不用謝”。那個女警察走過來做筆錄,我實話實說了,女警察看了我一眼說道,“把他們兩人壓回去”,警察走了我帶著母子兩也回到了學校,來到了我的車子的時候,我把車開出來,開到了學校門口,我又把玻璃弄下來探出頭來,對瑤瑤說道,“瑤瑤上車吧”,瑤瑤說道,“舅舅我就知道你沒事的”。

我說道,“瑤瑤和老師說再見”。

瑤瑤說道,“老師再見”。

我對那個老師微微一笑

我就開車走了,在車上瑤瑤問我“舅舅我們一會去哪啊”。

我說道,“舅舅今天有點事,我一會把你送到姥姥家,好不好,你爸媽今天也有事”。

瑤瑤不開心的說道,“好吧,又沒人陪我玩了”。

沒一會就到了我家了,老爸問道,“你小子怎么什么時候買的車,還買的奔馳,說,是不是你姐給你買的,說道這里瑤瑤也下了車”。

老爸一見到瑤瑤開心的不得了,我對老爸說道,“爸,瑤瑤我幫你送來了,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老爸擺擺手說道,“那里涼快到哪里呆著去”。

我說道,“好的”。

瑤瑤說道,“舅舅再見”。

我開車走了,車上我給獵鷹打了一個電話,獵鷹叫王重陽,普通家庭,父母是做小生意的,我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還在睡覺,是他媽接的電話。

王重陽他媽說道,“喂,你好哪位”。

我說道,“喂,阿姨您好,我想問一下王重陽在嗎?我是他戰友”。

王重陽他媽說道,“哦,原來是重陽的戰友啊,重陽他在睡覺,你有什么事就和我說吧”。

我說道,“阿姨是這樣的,我戰友今天過生日,我一會去接他”。

王重陽他媽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現在把他叫醒,先準備一下”。

我說道,“好的,阿姨,那就謝謝您了”。

王重陽他媽說道,“不用謝了,你一會來了給他打電話就行了,沒事那我就先掛了”。

我說道,“嗯,拜拜阿姨”。

說完,我就把電話掛了。

沒一會我就來到了王重陽的家,他家是小區樓,給王重陽打了個電話,電話接通,我說道,“我已經到了,你下來吧”。

王重陽說道,“好的,馬上下來”。

說完他把電話掛了,我下了車等了一會,王重陽從單元樓口出來,我走了過去,說道,“你是豬嗎,睡到現在”?

王重陽說道,“有我這么酷的豬嗎”?

說完之后,他看了我的車,說道,“這車是你的”。

我說道,“是啊,有什么問題嗎”?

王重陽說道,“你牛啊,怪不得黑鷹說,你看不起錢呢”。

我說道,“他怎么什么話都要往外說啊,這會可好,老子想裝一下都不行了”。

王重陽白了我一眼說道,“你知道裝的后果是什么嗎”?

我說道,“什么啊”。

王重陽說道,“不知道就算了”。

我們就這樣一路開著玩笑來到了一個酒店,我們到了酒店的時候,已經是7點半了。

東南亞的一個小村莊里,村子不大,只有二三十戶人家,突然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來到了這個村莊,他身穿西裝看不到臉部,他來到了一戶人家門口,這家門口有很多人,這些都是國外的人,有非洲的黑臉人,有白種人,也有黃種人,都身穿迷彩服,手拿著槍,這些人見到戴面具的人高喊道,“老大”,很明顯這個人,是他們的老大,面具男進入了院子,院子里有一個人坐在一個凳子上,正是狙狼。面具男來到了狙狼的身邊坐在了一個凳子上說道,“這個月的23號,陳忻文會到一個學校教書,我把你們弄進去你們見機干掉他”。

狙狼說道,“哥,我知道了”。

面具男說道,“還有那個優盤在一個酒吧里你要務必拿到手”

面具男站起來說道,“在這里過得不錯吧”。

……

這個時候,我正和戰友們吃喝玩鬧呢!黑鷹大聲說道,“誰會唱歌啊一會我們去KTV”。

我有點狐疑的說道,“你會唱”?

黑鷹說道,“那是當然,不是我吹啊,想當年我可是我們班的唱的最好的”。

獵鷹急忙接著說道,“育兒園班的吧”。

這個酒店里有KTV在五樓,我們來到了五樓要了一些點心,說著笑來到了包廂,包廂不大里面,一進門就看到五顏六色的燈光,非常漂亮,低頭一看有沙發和茶桌,進去之后我們先讓服務員打開屏幕,我們先一起唱了一首,國歌,我們把國歌唱到一半的時候,服務員進來送點心來了,我們沒有什么尷尬的地方,服務員看了我們一眼就走了。國歌唱完,雪鷹開始唱,雪鷹唱的是一首打靶歸來,雪鷹唱的很好,之后就是黑鷹,黑鷹唱的是,軍中綠花,也唱的很好聽,之后就是麟鷹,麟鷹唱的是精忠報國,我唱的是,一首刀郎的永遠的兄弟,唱到最后的時候,我們都想到了,我們在部隊里面的種種,最后他們都一個個的都站起來,我們都圍成一個圈,互相把手放在了別人的肩膀上,彎下腰,頭挨著頭輕聲說道,“同生共死”。

就這樣抱了很久才放開,放開之后我們又唱了幾首歌,我們這才來到了一個大房子,睡了起來,因為我們都喝酒了不敢開車,就開了一間大房子,睡了覺。

第二天,我們各自起床收拾了一下,開車各回各家,我把王重陽送回家之后我也開車回到了我家。

我剛回到家,老爸送瑤瑤上學去了,老媽在看一些照片,老媽見我回來了,于是對我說道,“子鳴,你回來了,快坐下,來快看看你喜歡哪個,這些都是咱們附近的鄰居,你來看看喜歡哪個,媽幫你介紹介紹”。

我可憐兮兮的說道,“媽,您就饒了我吧”。“要不這樣,我呢!先出去一下。您呢,先慢慢看著”。我絲毫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就跑了。老媽站起來剛要說什么就見我把門關上了。我來到外面。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就跑了。

本來想去我姐的公司,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沒。路過一個廢棄的火化場的時候,我就聽見了一聲求救聲,“救命”~我急忙停下車,仔細聽,“救命”~這次的聲音聽的是清清楚楚,我打開車門下了車,聲音就是從火化場傳來的,這里就只有這一個房子,我來到門口,往里看了看,里面是個大院子,遠處有一個大房子,院子外面沒有什么人,我這才推門而入,在推門的時候,門發出一聲,讓人牙癢的聲音,之后進入了院子,院子里長滿了草,我左右看了看,沒人,快速來到了一個不算大的房子,爬在一個沒有玻璃的窗戶看了一下,里面傳出一個男人的猥瑣聲音。

“快把優盤給我,不然,嗨嗨,你懂的”。說著男人就開始脫上衣,就在男人脫下衣服的時候,我后退了幾步,一個助跑,一跳雙手抓住窗戶的上面的欄桿,一下子進入房子里,男人一回頭一下子踢在了他的身上,男人讓我踢了個狗啃水泥,男人的牙齒碰下兩顆,女人見男人被我打倒了,急忙站起來,跑到我身邊,這時的男人也站起來了。

男人說道,“小子你等著”。

說完這句話男人走了,我看著女人問道,“你沒事吧”。

女人回答,“沒事”。說完女人又說道,“謝謝你”。

我說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女人說道,“謝謝”。之后我們來到了外面,我把副駕駛門打開,說道“上車吧”。女人還是那句話,“謝謝”。女人坐了上去,我把副駕駛的門關著,來到了正駕駛,開了門坐了進去,我問道,“美女,你家住哪啊”。

女人說道,“裕華小區”。

沒一會兒,就來到了裕華小區,我先下了車把門打開,之后我又走到另一邊幫她把門開開,她從車上下來,對我說道,“謝謝”。

我說道,“不客氣”。

之后她又說道,“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個飯”。

我說道,“可以啊”。

說完我們又開車來到了一家小飯館,我們走到了一個沒有人的桌子坐下,老板娘走了過來一抬頭,看見是她,連忙說道,“原來是小夏”,之后老板娘看見了我,和我點了點頭,算是打個招呼,之后又把頭轉過了她那邊,問道,“今天吃什么”。

女人對我說,“你想吃什么,隨便點”。

我說道,“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之后女人對老板娘說道,“米飯先來兩碗,剩下的來還和之前一樣吧”。

老板娘說道,“好的”。

之后老板娘走了,女人對我說道,“不好意思,只能請你吃這些了”。

    我說道,“沒事,在部隊里我什么都吃的”。

女人說道,“你是當兵的”。

我說道,“小兵而已”。

女人說道,“你好,我叫夏佳穎”。

說完她把手伸在我面前,微微一笑,她的笑容很好看,我也把手伸了過去握了一下手,對她說道,“你好,我叫劉子鳴”。

夏佳穎說道,“你姐是不叫劉子琴”。

我有點驚訝的說道,“你怎么知道”?

夏佳穎說道,“我們是閨蜜”。

我有點無奈的說道,“好吧,這個世界怎么這么小”。

夏佳穎說道,“你姐現在怎么樣,結婚了嗎”?

我說道,“她的孩子都6歲了”。

夏佳穎說道,“她都有孩子了”。

說道這里飯菜就上來了。夏佳穎對我說道,“吃吧,吃完帶我找你姐”。

我說道,“好的”。

我們沒一會就吃完了飯,剛出飯店的門,十來個人把我們包圍了起來,周圍還圍著一群吃瓜群眾,其中一個男人說道,“是他嗎”?

這時一個人站了出來說道,“飚哥,就是他”。這個人我也認識,正是被我打掉兩顆牙的那個人。

這時候那個飚哥說話了,“兄弟,你把我兄弟打了,這事怎么算”?

我說道,“不知道你想怎么算”。

飚哥說道,“跪下道歉”。

我說道,“如果我不跪呢”。

飚哥說道,“不跪那我把你的腿打斷”。飚哥說完他身后的人就沖了上來。五分鐘過后,我安然無恙的,把夏佳穎帶了出來,地上十來個人抱著腿噢噢直叫。

之后我帶著夏佳穎,來到了劉子琴的公司,到了辦公室,我敲敲門。劉子琴說道,“進來”。我這才走了進來。

我說道,“姐,今天我給你帶來了一個人,你猜猜是誰”。

劉子琴說道,“誰啊”。

我說道,“佳穎姐,你可以進來了”。

夏佳穎走了進來,兩女一見面,就抱在了一起,一個嘴里喊著佳佳,一個嘴里喊著琴琴,就這樣抱了一會。

我說道,“兩位姐姐,你們聊我先出去了”。

劉子琴說道,“唉,你等等,幫我把這個資料,送到你姐夫辦公室”。

我說道,“好的”。

我拿過資料走了,來到了王亦凱的辦公室。

我敲了敲門,里面傳來了我姐夫的聲音說道,“請進”。

我走了進去,看見他在簽,簽完字,合住了資料,他一抬頭就看見我走了進來說道,“子鳴,你來了”。

我說道,“給你的資料,我姐讓我給你送的”。

王亦凱說道,“你姐呢”。

我說道,“哦,剛剛她閨蜜來公司了”。

王亦凱說道,“好的,如果沒事你就先下去吧,晚上來我家吃飯”。

我說道,“好的”。

我就來到我姐的辦公室,剛剛走到我姐的辦公室,我就聽見劉子琴說,“你是說,你喜歡上了子鳴”。

過了一會兒,劉子琴說道,“你喜歡他就追吧,不過我告訴你啊,你可要想清楚啊,你如果嫁給他。算了不說了”。

夏佳穎說道,“你這里有我可以做的工作沒”?

劉子琴說道,“剛好我身邊需要個助理,你當我助理吧”。

這時候我敲敲門,劉子琴說道,“進來”。我裝作什么也沒聽到的樣子,走了進來,對她們說道,“姐,如果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夏佳穎見我要走,也緊忙說道,“你今天有什么事沒”。

夏佳穎心里想道,“既然要追我,那就從現在開始吧”。

我說道,“沒事,怎么了夏姐”。

夏佳穎說道,“如果沒事,就陪我買幾身衣服吧,明天我就要來你姐這里上班了”。

劉子琴一看她這樣說,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于是走到我身邊對我說道,“你看看你,老是穿這一身衣服,你也去買一點衣服去吧”。說完她把手放在后面,對身后的夏佳穎做了個OK的手勢。

夏佳穎說道,“剛好我也要買衣服,不如一起吧”。

說完夏佳穎就拉著我就出了門,臨出門的時候,還沒忘記和劉子琴比劃了一下拳頭,我們就這樣走了。我們兩來到外面。

夏佳穎說道,“開車太麻煩了,不如我們打的士把”。

我知道她打的什么注意,說真的我也說不清楚,是不是喜歡她。

我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雖然我沒有回答她,她也沒有過來問我怎么了,她只是心里有點微微的失望。過一會,一輛出租車就停在了我們的面前,我們上了車,司機問我們去哪。她先是看了我一眼,見我沒說話,對司機說道,“去豐隆吧”。豐隆是一家普通服裝市場,那里的衣服都比較適合普通百姓去。之后我說道,“去鑫龍吧”。

司機說道,“好嘞”。

“鑫龍”國際有名的服裝專賣店,這里的衣服最便宜的也得7、8千一件。

新時代酒吧里,一個男人坐在一張椅子上,這個人手里拿著一杯紅酒,周圍站一群人,其中一個人的臉,是鼻青臉腫,尤其是牙齒,掉了兩顆,這個人就是被我上午打的那個人,之時,拿著酒杯的那個男人站了起來,說道,“阿鑫,你去看看他的實力,如果能做了就做,做不了,那就拉攏過來”。

被稱作阿鑫的人說道,“是,龍哥,我馬上去辦”。說完他就扭頭就走。

沒一會就來到了鑫龍國際,我們剛剛下車,一輛面包車就停在了我們的面前,從車上下來二十多個人,每人一根鐵棒,帶頭的正是那個阿鑫,他們氣勢洶洶的走到我們的面前,把我們圍了起來,我把夏佳穎往后拉了一拉,同時也和她說,“一會見機就跑”。

夏佳穎有點擔心的說道,“我跑了,你怎么辦”。

我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說道,“他們我不會放在眼里,我就是怕一會打起來顧不上你”。

這時候帶頭的阿鑫說道,“兄弟,只要你把你身邊的那個女的交給我,我保證放你走,怎么樣”?

我上前走了一步微笑的說道,“如果我說,不呢”?

阿鑫說道,“那兄弟,我只能說對不住了”。說完阿鑫揮揮手,

二十多個人,一下子全沖了過來,我先是回頭,一腳踢倒了一個人,我對夏佳穎說道,“跑”。

夏佳穎咬了咬牙,就從倒下的人踩了過去,

我從地上撿起一根鋼管,鋼管被我揮舞的呼呼作響。十五分鐘后,現場只有兩個人站著,一個是我,另一個是阿鑫。

這時候阿鑫從車上拿出一把未開刃的刀,拿出刀就朝我這里沖了過來,一刀劈下,我朝一邊一撤身,手里的鋼管朝他的腰部打了過去,阿鑫收刀回防,“啪”的一聲,鋼管和刀相碰,發出一些火花。

就這樣我們斗了10分鐘,十分鐘之后,警察來了,把我們拉上車,走了,沒一會就來到了警察局,把我帶進了一個屋子,屋子不大,一個警察問道,“姓名”。

我看也沒看說道,“劉子鳴”。

那個警察又問道,“性別”。

我看也沒看就說道,“你不會自己看嗎”?

警察看了我一眼說道,“說吧,為什么打架啊”。

我說道,“我怎么知道啊,他們一下車就把我攔住了,完了二話不說就打我,我是自當防衛”。

警察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個自當防衛,打的人家不是斷腿就是腦震蕩的,說吧那個部隊的”。

我說道,“飛鷹特戰部隊”。

正當他還想說什么的時候,一個人走了進來,一開門說道,“隊長,局長找你”。就這樣兩個人一起走了出去。

過了一會隊長回來了,說道,“你可以出去了”。

走出屋子,來到院子一抬頭就看見劉子琴和夏佳穎站在那里背對著我,我走了過去,她兩聽到腳步聲,一回頭,看見我出來了,她兩連忙走了過來關心的問道,“怎么樣,沒事吧”。

我說道,“沒事”。

劉子琴說道,“那就好,沒事那就走吧”。

于是我們就回到了劉子琴家,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了,中間劉子琴接了一下孩子,回到家,已經是7點30分了,王亦凱早把飯菜端上桌了,我們回到家,王亦凱說道,“都回來了,回來了那就吃飯吧,哎,子鳴喝點什么”。

我說道,“隨便”。

王亦凱說道,“白的吧”。

我說道,“行,你當家的你做主”。

就這樣我兩喝的是醉如爛泥,說實話我連我這么上床的我都不知道。

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起來,拍拍頭,頭有點發暈,我朝旁邊看了一眼,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只見床的另一邊夏佳穎正準備打個哈欠起來,我心里有點慌了,急忙蒙上被子躺下,夏佳穎一見我這樣微微一笑,心里想道,“ 小樣我還治不了你”。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早上夏佳穎來到我房間,叫我起床,叫了我半天沒有醒,于是就想道了一場讓我看起來很慌的事,不得不說,這女人遇見自己喜歡的人,所要付出的不比男人差。好了咱們言歸正傳。夏佳穎走了出去,我這才穿好衣服下樓,我看看夏佳穎,她看見我在看她,她對我微微一笑,說道,“醒了,來吃飯,吃完飯陪我買衣服去,昨天出了那些事,衣服還沒買呢”。

我問道,“我姐呢”,說實話我有點不敢看他了。

夏佳穎說道,“他們去上班了,看這是他留給我們的紙條”。

我走了過去,拿起字條看了看,上面寫的,子明,佳穎我去上班了,早餐在烤箱里,牛奶在冰箱里。

早餐吃完,我兩就出了家門,我們打車先來到鑫龍買了幾件衣服,當然所有的錢都是我掏的,從鑫龍出來已經是中午了,我們在外面吃了一頓飯,下午她就早早的到了我姐的公司上班了。

接下來的幾天,夏佳穎都會陪我一會,說實話這些天的相處之下,我和夏佳穎的感情有了很大的變化,每天我姐都會給我和她相處的機會,比如樓閣胳膊了或者是互相喂著吃飯了,她這人有個毛病就是吃飯如果不愛吃的東西,都會喂在我嘴里,在部隊里我們做任務什么都吃,所以她不吃的東西都會往我嘴里送,用她的話來說是不吃也是你的錢,這句話讓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女生的小算盤打的不錯的道理,不是她們不懂而時有的女生,為了心愛的人她們愿意當傻子,就這樣我們相處了幾天。直到一天晚上,雪鷹的電話打來,告訴我明天回部隊了,就在雪鷹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東南亞某國,獵鷹接到了面具男的電話,電話里說,“今晚我帶你進去,做好準備”。

第二天八點某某高中,大門叉開著,門外門里站了兩波人,就在這時一輛輛的商務車開進了學校,商務車和學生們進了學校,兩個保安打算關門的時候,一輛五菱宏光從遠處極速開過來,“噴”,兩個保安都被撞飛了,五菱宏光進了院子的時候,一些人還沒反應過來,從車里出來6個人,六個人一人兩把沙漠之鷹,六個人抬起槍就開始打,有的人也反應過來了個個都開始跑,“啪、啪啪啪”……學校是一片騷動,槍聲連綿不絕,時不時的有人倒下,學校外面的人聽到動靜個個都做了鳥獸散,跑掉的學生,和老師們撥打起了110。

我們剛剛來到部隊,就聽見雪鷹的哨子吹響了,雪鷹高喊道,“集合”,我們急忙跑了過去,站好,雪鷹高喊道,“立正”,“向右看”,“向前看”,這時候從樓上下來一個人,是我們團長,這時候雪鷹跑了過去,高喊道,“中國飛鷹特戰旅集合完畢,請指示”。

團長說道,“稍息”。

雪鷹高喊道,“是”。

雪鷹又跑了過來說道,“稍息”。

雪鷹說完小跑道我身邊站好。

團長說道,“同志們,剛剛得到上面的指令。……

四十五秒之后,一架軍用直升機在一個野外降低,突擊隊從直升機的繩索下來,雪鷹抬起手臂在空中揮舞著還畫了個圈,意思是說直升機可以起飛了,直升機駕駛員做了個ok的手勢,直升機飛走了。

他們警惕的看著四周就這樣慢慢的往前走著,為什么要用他們而不是我們呢?因為我和狙狼在學校對面的一棟一單元房里。他們來到了下水道入口,雪鷹說道,“雪鷹呼叫總部,雪鷹呼叫總部”。

     耳麥里傳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這里是總部”。

    雪鷹說道,“我們已經下到下水道了,完畢”。

    耳麥里又說道,“救出人質,注意安全,行動代號營救”。

    雪鷹說道,“是”。

    中年人說道,“公安部負責拖延時間,武警防止敵人沖出和救人,醫院協助,狙擊手保護我們的同事和人質的安全,明白了嗎”?

眾人,“明白”。

學校門口只時公安武警圍的水泄不通,一個男人正拿著一個喇叭喊著,“里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請速速放下武器,出來投降,請速速放下武器出來投降”。……

學校一樓大廳,之時蹲滿了人,有的人哭泣著,有的人躺著的,這時候三個人在從教學樓上邊下來,其中一個被兩個人壓著,這人正是陳忻文,兩人壓著他到了一個男人的面前,那個男人說道,“陳博士,我們又見面了,來坐”。

兩個人把陳忻文按到椅子上坐下,男人對兩個人使了個眼色,兩個人又帶了一個同伴,三人低頭說了一些什么,說完一個人走上樓去,兩人從包里拿出一些定時炸彈,一個往東一個往西,都把那些炸彈弄到墻上。

就在這時陳忻文這邊,發出一聲犀利的慘叫,慘叫聲回蕩在整個大廳里,只見陳忻文一只手抱著另一只手的大拇指處,地上還有幾滴鮮紅的血液,從他的手縫里滴落在了雪白的地板上。

陳忻文說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求你放了我吧”。

男人先豎起一根指頭,說道,“1、2、3”。男人把一把軍刀拿起正要劈下,陳忻文說道,“我說”。

男人說道,“這樣不就行了嘛,何必非讓我動粗呢,我也是個很文明的人嘛,那就說吧”。

只見陳忻文從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玻璃瓶,里面裝了半瓶綠黃色的液體。

男人說道,“配方呢”。

陳忻文說道,“在我辦公室里”。

男人剛要說什么,只見從樓道里扔出幾個煙霧彈,緊接著,“突突突”…的聲音傳來,有幾個人倒在地上,客廳里就大亂了起來。

男人也反應了過來,先是把玻璃瓶裝在一個手提包里,也開始命令起了那些雇傭兵來,一個雇傭兵拿出一把AK47打的雪鷹不敢露頭,于是狙擊手也開始了攻擊,一陣的槍林彈雨,煙霧彌漫,外面的人也聽道了,里面的聲音,特警部隊,開始了炸門的的事情,“噴”的一聲門被炸的四分五裂,一大批的特警涌了進來,子時的男人拿起了那個包袱就跟著人群朝門外跑去,那人也已經成功的跑了出去,上了一輛出租車。

新時代酒吧,龍哥來到一間包間,包間不大里面有三個人,一個坐在椅子上,另外兩個站在他身后,坐在椅子上的人正是狙狼.

狙狼問龍哥,“東西呢”?

龍哥說道,“我已經派人找了,您能等會嗎”?

狙狼說道,“五分鐘”。

四分鐘過去了,龍哥頭上冒出了一頭的汗,狙狼站了起來說道,“說吧,優盤哪去了”。

龍哥嚇得撲通一下跪下了嘴里哆嗦著說道,“被人偷走了”。

狙狼說道,“帶路”。

龍哥見狙狼沒有殺他的意思,雙腿打著哆嗦的站起來,說道,“是”。

龍哥說完就出去了,沒一會就又上來了,上來說道,“狼爺,車已經備好了上車吧”。

狙狼沒有說話,站起身就往外走,走出 新時代酒吧上了一輛路虎,就走了。車上狙狼接了一個電話,電話是從學校跑出去的那人打的。

“佳穎你和我弟怎么樣了”?我姐手上拿著一個文件夾,走進夏佳穎的辦公室問道。

夏佳穎說道,“就那樣吧,不好不壞的”,夏佳穎結果文件夾說道。

我姐說道,“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有沒有親過”。

夏佳穎說道“你呀,少打聽我們的事了”。

我姐說道,“說說嘛”。

夏佳穎說道,“能有什么好說的”。

說完夏佳穎走到窗戶邊往下看了一眼,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只見龍哥帶了五個人從車上下來,其中的一個他還認識,正是那個和我那天逛街的那個彪哥。

她急忙回過頭來對我姐說道,“子琴快給你男人打電話告訴你男人叫他趕快從后門走”。

我姐問道,“怎么了,為什么要走啊”。

夏佳穎說道,“來不及說了”。

還好我姐不是好奇心重的人,急忙拿出手機給王亦凱打起了電話來。夏佳穎看了看外面他們已經下車了,我姐說道,“他下來了”。

夏佳穎說道,“那我們走吧”。

說著就往外拉我姐,還沒走到電梯門就看到王亦凱走了過來,王亦凱問道怎么了你們夏佳穎說道“來不及和你們說了,跟我走就行”。

王亦凱說道,“你不說,我們不會走的”。

夏佳穎先深吸一口氣說道,“你真的想知道”。

王亦凱和劉子琴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點點頭。

夏佳穎返回辦公室走到電腦桌從身上拿出那個神秘的優盤,插到電腦上,找到了那個優盤打開里面就一個文件,鼠標打開那個文件夾,出現一個對話框,這個文件夾是加密的,之后,他把密碼輸入上。對我姐說道,“子琴打電話報警,就說我們這里有帶槍的恐怖分子”。

說完,密碼已近輸入完成。

里面有兩個東西一個是視頻,另一個是文檔,夏佳穎打開視頻對王亦凱說道,“看完最后不要說出去包括你們的家人,最好能爛在肚子里”。

王亦凱沒有說話點點頭,夏佳穎看見王亦凱點頭了之后他按了播放鍵畫面里一個男人躺在一張床上,身上綁著一根鐵鏈,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人走了進來,他端著一個不銹鋼的托盤,托盤放著一根針管,針管里有著半管子綠色的液體,那人走到床邊,把針頭插進男人的胳膊上,把綠色的液體輸進男人的體內,過了10秒鐘,男人抖動了起來,畫面到這里就停了。

夏佳穎說道,“那個文檔就是這個東西的配方”。

也就在這時外面響起了槍聲。

夏佳穎趕緊跑到門口,看了一下外面還好他們沒有上到這里,夏佳穎對他們兩人招招手意思是讓他們過去。兩人對視一眼跑了過去,夏佳穎說道,“跟我走,他們還沒上來”。

夏佳穎先走了出去后面是劉子琴,最后面是王亦凱,他們一步一步的走到電梯門,夏佳穎看了一下電梯那兩個電梯指示燈,一個是在上7樓,一個實在下9樓,他們則是在8樓。

夏佳穎說道,“你們兩先下去帶上這個優盤,你們下去之后把優盤親手給子鳴,再幫我告訴他如果我能回去的話我想嫁給他”。

夏佳穎說完,兩個電梯同時到了,他用兩只手朝兩人一推把兩人推了進去,之后急忙按下關門鍵,門慢慢的關上劉子琴被夏佳穎推倒在地上,高喊道,“佳穎”。喊完門徹底關上,門關上之后聽見了一聲槍響,劉子琴哭了出來,同時王亦凱也低下了頭,兩滴眼淚從他的眼睛流出,他的心里一陣的后悔,后悔自己剛才為什么好奇心那么重,后悔為什么自己老婆的閨蜜都不相信,如果不是他夏佳穎也不會死。

十分鐘之后一輛路虎在馬路以210碼的速度奔跑著,后面的警車在不斷的追逐著。路虎車里面坐著的赫然是狙狼和他的手下,之時路虎車里狙狼說道,“上高速”。

司機一踩剎車手猛打方向盤,在松剎車起手剎踩離合器,一個90度的漂移成功了,就在漂移成功之時,一輛運輸鋼管的大貨車從另一邊準備下高速,司機看見一輛路虎從另一邊漂移過來,貨車司機子時踩剎車已經不行了,如果貨車踩剎車路虎開了來一定會裝上的,于是司機就猛向右打方向盤,一下撞在了護欄上,把護欄裝的是深深的往外凹了64厘米,如果車速在高點,掉下去也說不定,之時的路虎車已經被大貨車攔住了,一輛輛的警察開了過來狙狼看見路虎沒辦法走了,對兩人說道“拿上武器下車,走”三人下車之后,躲在路虎的車后。

一個警察剛要說話,三顆手雷從天而降落在地上,那人高喊了一聲趴下,“噴噴噴”手雷炸響,響聲過后一人看見了三個影子朝前邊的樹林跑去。

正打算喊追呢,一架綠色的鷹字直升機飛了過來,螺旋轉的壓力帶給了附近的警察們,警察們都蹲下,突然兩根繩子從直升機上扔了下來,警察們知道特種部隊來了,個個都收起槍,沒錯是我們過來了,我們個個順著繩鎖往下滑,等我們下去之后,雪鷹對著直升機豎起大拇指來,直升機飛走。(這里先說一下為什么我們現在才來,鏡頭返回夏佳穎死后劉子琴坐電梯下去之后,我們從學校返回部隊還沒下車呢。這時我們團長接到電話,電話里說本市的亦凱有限公司,受到了恐怖分子的襲擊,團長不讓我參加這次的任務,隊里的人員就和團長起了爭執,最后隊里的成員說,如果我背叛了隊里我們整個隊承擔,這才讓我參加這次的任務。

我對團長說道,“我需要見一下我姐,團長沒辦法就讓我們見了一下。

從我她的口里我才知道,夏佳穎死了的消息,當時我心里痛了一下,回想到了我和她之間的種種。接著她對我說夏佳穎領走的時候,讓她把這個優盤給我,我接過優盤交給了雪鷹,聽她說這里面是一種病毒的配方,雪鷹當時就拿出一臺電腦插入優盤,讓一個警察找來了一個黑客沒一會,黑客把密碼破解掉,里面的內容讓我們變的非常有壓力,如果要是這樣那既不是喪尸大戰了嗎,之后我回到了我們的部隊,我把優盤親手又交給我們的團長,團長看完之后沉默了一會,站起身來說道,“這次狙鷹你去吧,來自上頭的壓力,我這個團長一定替你擋著”)

到達目的地,我們就進了樹林里,雪鷹給我們講一下任務的內容,“這次的任務沒有具體的,只是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華夏是他們雇傭兵的禁地不是嘴上說說,這也算是我們唯一沒有具體的任務目標的任務吧,我希望這次的任務我們能用免壓方式贏得這次的任務,為了我們剛剛犧牲的同事,你們準備好了嘛”。

我們四個人同時高喊道,“時刻準備著”。

雪鷹說道,“出發”。

這次的任務只有我們五人參加,我和獵鷹這次也換成了突擊槍,一進樹林我們就看到了狙狼正在朝另一邊跑去,他們一共四個人一陣的槍林彈雨,過后只剩下了我和狙狼兩人,我們一人一把軍用匕首,因為槍沒有子彈了,子時天空云霧滾動,“劈啪”一道雷聲炸響,接著豆大的雨點落下,我們兩高喊一聲,戰在了一起,十分鐘后我們倆同時倒下,狙狼死了,而我則是昏死了過去,狙狼的脖子上有一道致命的傷口,我的身上也有數不盡的傷口,但是并不致命,因失血過多而昏迷,昏迷之時恍惚間我似乎看到了夏佳穎,在我身邊,她身穿白色婚紗正站著哪里向我招手,我努力的想要站起身想要過去,沒有爬幾步就徹底昏死了過去。

一個月之后,我站在醫院房間里看著繁華的城市,不知不覺的劉子琴從身后走了過來,來到了我身邊和我并肩站在一起,劉子琴問道,“怎么了,又在想她了”。

我嘆了口氣說道,“在這一個月里軍方武警,警察都找遍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說完我又是一聲嘆息。是的,夏佳穎死后現場沒有見到夏佳穎的尸體, 監控里顯示的夏佳穎中槍之后,趴在了地上,三十秒之后夏佳穎從地上慢慢爬了起來,響電梯走去,出了公司之后,就上了一輛出租車。

監控到這里就斷了,事后警察找到了那輛車,司機當時說道,“當時她讓出租車送她人民醫院,之后警察來到人民醫院,到了人民醫院,在醫院的監控里看到她當時是下車了,下車之后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長大了嘴巴,回頭就跑,線索到這里就斷了。

我說道,“姐我想靜靜”。

劉子琴說道,“那好吧,那我就先出去了”。

我心里想到,“佳穎你究竟在哪”。

就這樣我在醫院窗戶站了一天,第二天我就出院了,在劉子琴的車里,我對我劉子琴說道,“姐我準備出國走走,咱爸媽就只能讓你們照顧了”。

劉子琴說道,“可以,什么時候想去我來安排”。

我說道,“明天”。

劉子琴說道,“那行明天我給你安排”。

我說道,“謝謝你姐”。

我又說道,“姐,先送我去部隊吧”。

劉子琴說道,“行”。

沒一會我就來到了部隊,到了部隊里來到了團長的辦公室,我高喊道,“報告飛鷹特戰旅狙鷹,前來報道”。

團長抬起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好了沒”。

我說道,“報告首長,好了”。

團長說道,“來坐”。

我說道,“不敢”。

團長說道,“這是命令”。

我說道,“是”。

我這才走到了沙發前坐下,團長說道,“你既然過來了,那就看看這個吧”,說著團長把資料扔給我,接著又說道,“看完我希望你不要說給別人,最好能爛在你肚子里”。我接著把資料打開,里面是有兩個東西一個是一張紙,另一個是張照片,照片是一個女人的背影,周圍的建筑物不像是中國,當像是非洲,因為這里是一望無際沙漠,周圍還有許多的黑臉人,女人的背影讓我不由的想起了某人,夏佳穎。

我也顧不得在團長的面前要懂禮儀什么了,我急忙打開那張紙,紙上的標題欄上寫的是,國安部入黨申請書,下面就是個人介紹,右邊是一張紅底照,人呢,赫然是夏佳穎。這時候團長說話了,團長說道,“那張照片,和資料是昨天下午,有一個人送給我的,送給我之后那人沒說什么,就走了”。

我仔細的看著這張照片,發現這個人的確是夏佳穎,團長說道,“之前我也和國安那邊的人聯系了,國安也說夏佳穎就是國安的一員,當時國安部門說,夏佳穎在優盤事件中她是一個臥底的角色,當時夏佳穎從非洲回來,并沒有把優盤送給國安部,國安部還以為夏佳穎背叛了,直到半個月前國安部收到了我們的匯報,才知道夏佳穎沒有背叛而是另有原因,這個原因國安部也不知道”。

團長說道“國安部的人想讓你找到夏佳穎把她帶回來,如果她死了那就,這件事到止結束吧”。

   我沒有猶豫的說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團長問道,“想好了,你一但去了那邊,你什么身份都不是了”。

  我說道,“是的,想好了”。

  團長突然大聲說道,“來人”。

  我突然反應過來,心里罵了一句“靠,團長坑我”。急忙往外跑,跑到門口,有兩個人突然要進來,我兩掌拍倒了那兩個人,跑到走廊突然一陣警笛聲傳了過來,我又是暗罵了一聲,“靠,團長這是你逼我的”。我急忙又跑了回去,我從地上撿起那兩人的其中一把槍,走到了團長的身邊,說道,“對不起了,團長,我沒辦法逃出去”。

我把槍頂在了團長的后背上,團長站了起來,這時候門外的人站著好多人,我對他們說,“都別過來,給我準備一輛車”。

其中一個人跑了出去,說道,“放下武器,雙手抱”。頭字還沒說出了呢,就被團長一下罵了個狗血淋頭,其他人這才看清楚,雖然我把槍頂在了團長的頭上,但是槍沒有拉上槍栓,有個人急忙說道,“我去找車”,說完那人就下去了,一分鐘后我開著車在大路上瘋狂的跑著,身后的警車在不斷的追著,十分鐘后我把車停在了一個廢棄的化工廠門口,拿出手機給我姐打了個電話,讓她幫我拿一下護照,并且告訴他別開豪車,之后他讓他公司的員工送來了護照,還有一張銀行卡,之后我走到城市,找了一家不要身份證的旅館,住了進去,在旅館訂了一張阿爾及利亞的航空機票,機票是今天晚上11點的機票。

晚上10點半,我退了房,打了個出租車來到了機場,到達機場的時候已經十點五十分了,之后又等了五分鐘,廣播里傳來聲音,“前往阿爾及爾的旅客請注意:您乘坐的〔補班〕CA2986次航班現在開始辦理乘機手續,請您到17號柜臺辦理。謝謝”!

之后就是英語翻譯,“(Please note for passengers to Algiers: your flight ca2986 is now ready for check-in. Please go to counter 17. Thank you!)廣播整整讀了三遍,

     我這才站走到17號柜臺,辦理了手續,手續辦完,我回頭看了一下整個機場,這才上了飛機,上了飛機,找到我的座位坐下,坐下沒多久,就看到一個19歲的女孩走了過來,她對我說道,“先生,您能讓一下嗎?我的座位在您的里面”。

我站了起來說道,“可以”,之后女孩坐了進去,女孩的另一邊是窗戶,我坐在她的身邊。

女孩問道,“先生,您是自己去旅游嗎”?

我說道,“是啊”。之后我又反問道,“你呢”。

女孩有點抱怨的說道,“本來我還有個同伴的,但是她爸突然住院了,只好自己一個人來了,您能和我做個伴嗎”?

我問道,“你不怕我是壞人”。

女孩說道,“怕,但是我我我”。

見她實在是我不上來了,于是說道,“好了,逗你玩呢,你想跟著就跟著吧,不過,錢你的自己出,還有去了那里不要給我惹麻煩”。

女孩說道,“那麻煩找上我呢”?

我說道,“那我會幫你的”。

女孩說道,“謝謝您,先生,你好,我叫白藝欣,你可以叫我藝欣”。

我說道,“你好,劉子鳴”。

白藝欣說道,“那我以后叫你子鳴哥”。

我說道,“可以”。

白藝欣說道,“子鳴哥,你說我們先去哪,比較好呢”。

我說道,“那里不是有一個沙漠嗎?我們先去哪里看看吧”。

白藝欣說道,“先去那啊,那好吧”。

我說道,“那你說,先去哪呢”。

白藝欣打了個哈欠說道,“算了,等去了在說吧”。

這時候廣播響了,意思是說,讓我們把電子設備關掉和系好安全帶之類的。

我對白藝欣說道,“想睡就睡吧,到了我喊你”。

白藝欣說道,“謝謝哥,那我睡了”。

我點點頭,看著白藝欣閉上眼睛,之后我脫下大衣幫他蓋上,看著窗外發呆,嘴里輕聲說道,“嘉穎,你到底在哪”。

阿爾及利亞時間,九點飛機穩穩當當停在了,阿爾及爾國際機場,我把身邊的白藝欣搖醒說道,“走吧”。

白藝欣說道,“到了嗎”?

我說道,“到了”。我起來把衣服先穿上,和她走下飛機,重機場出來,我們就先到了打了個滴士,到了酒店,開了一間公寓式住宅,進了房間,客廳里有沙發,有電視,有陽臺還有廚房,臥室有三間,一個衛生間。

白藝欣說道,“哥,你挑選一間房子吧”。

我說道,“我隨便睡哪都行”。

    白藝欣說道,“那我就這間了”。

    我說道,“好”。

說完我坐在了沙發上看起了電視,白藝欣,到房間整理東西去了,20分鐘,白藝欣走了出來,來到我身邊坐下說道,“哥,咱商量一下,明天去哪玩”。

我說道,“不去沙漠,那就去大郵局”。

白藝欣說道,“也行”。

阿爾及爾大郵局,阿爾及爾大郵局建于1910年,是新摩爾風格的建筑,它也是阿爾及利亞首都阿爾及爾市中心的標志性建筑物。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之后,出發到大郵局(以后我不寫都逛了的東西了原因,我沒去過)就這樣我和白藝欣逛了一天,到了晚上,吃完飯,白藝欣說想出樓道走走,我也答應了她,她就走了。

過了一個小時,她沒有回來,正當我出去找她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拿起手機一看是一條彩信,按開一看,才知道,白藝欣為什么沒有回來了,彩信發來的是一張照片,照片的一個女孩被綁在了一張椅子上,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正是白藝欣的電話,我連忙接起電話,電話傳來了一陣唰唰聲,之后對方吧電話掛斷,再打關機了,我換掉鞋子,之后,正打算出門又是一條短信短信上說帶五十萬,到這個地方,后面是一個地址,記住不要玩什么花招,也不要打電話報警,和帶人來,我穿上鞋子,走出去,走出酒店,我攔了一輛滴士,二十分鐘后,下車的時候,司機給了我一張名片說道,“哥們以后需要的時候給我打電話”。

之后我來到了一個公園,公園還有不少人,我掏出手機打通了那個電話,我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左右看著,距離我5十米的一個黑人拿起手機接了電話,我一邊和他通著電話一邊往那邊走了過去,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一把彈簧刀頂在了我的腰部,轉身一看,后面有兩個人,兩個人說道別動不想死的話就別動,之后我被三人帶上了一輛面包車,我被他們帶到一個廢棄化工廠。

到了化工廠,三人把我帶到了一個人的面前,找來了一個凳子把我按到凳子上,三人其中的一個說道,“大哥人帶來了”。

那人沒有說話,只是擺擺手。

三人走了出去,屋子只剩下我和他,之后他問我,“錢呢”?

我拍拍身上的灰塵說道,“你們也得先讓我見見人吧,如果你們不給我見人那我為什么要給你錢呢”?

她站起了身,微微一笑,拍拍手,兩人壓著白藝欣走了進來,白藝欣說道,“哥,救我”。這時那個大哥說話了說道,“怎么樣這會可以了吧”。

說著他走到了,白藝欣身邊用手碰了一下白藝欣的下巴,我微微一笑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卡,我說道,“給你”,我把一張卡一甩,甩出卡的同時,我跟在了卡的后面,卡被我甩到了那個大哥的手腕上,他一個哆嗦,就在這時,我也到了那兩個人的身前,一拳打在了一個小弟的鼻梁上,之后又是一腳踢在了另一個人的肚子上,三人被我打倒在地,白藝欣還沒回過神來呢,直到我走到她身后,這才反應過來,于是她被嚇得站都站不住了,于是我把她背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她抱著腿蹲在墻角問我,“哥,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能不能告訴我,哥,你這樣真的讓我很害怕”。她說著說著就哭了出來,我有了過去輕輕抱著她,對她說道,“你別哭,我告訴你,我的身份,我是特種兵,來這里有個非常重要的任務要完成”。.

第二天早上,我從床上爬起來,穿好衣服,把門打開,走出客廳,就看見白藝欣在收拾行李,我走了過去,她一轉頭看到是我。

對我微微一笑說道,“哥,早”。

我問道,“你這是”?

白藝欣說道,“哥,我知道,你有重要的任務要完成,所以,我不能在給你添麻煩了,我也該走了,謝謝你的照顧,給你添麻煩了”。

她把拉鏈拉上,我走了過去說道,“走吧,我送你”。說完她微微一笑說道,“謝謝”。說完我們就走了。

到達機場剛好飛機檢票的時候到了,我把行李箱交給了工作人員,之后白藝欣從她身上的包包里,拿出一個項鏈交給我說道,“哥,我有個請求,不知道你能答應嗎”。

我說道,“你說吧”。

白藝欣說道,“哥,這里面有一個小攝像頭是我爸開發的,我想看看這里的一些事物,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不過你放心,這個只有我自己家的電腦能看到,別人不管多牛的黑客都無法看到”。

我把項鏈接過來,仔細看了一下看見里面只有個紅色的小點在閃,我把項鏈帶在脖子上,遠看根本看不出什么。

白藝欣說道,“好了,哥,我走了”。

說完她朝入口走去,等她過了入口,我這才走出機場,出了機場我打車來到一個電腦城,花了86w,相當于人民幣的5000塊錢的筆記本,這才回到酒店。

回到酒店打開電腦,下載了一個沒有名字的應用,打開那個沒有名字的應用,上面只有四個輸入框,之后我把輸入框的東西全部輸入滿,按下回車鍵,電腦彈出來一個對話框,上面寫的登錄已完成,請按下一步,我沒有按下一步,我只是坐在那里等待著,等了5秒鐘,突然又一個對話框彈了出來,里面有一個人,這時候站了起來說道,“中華人民共和國飛鷹特戰旅劉子鳴有事向您匯報”。

對面的人說道,“坐”。

我說道,“是”。

對面等我坐下對面說道,“說吧,什么事”。

我說道,“我好像暴露了”。

對面微笑的說道,“劉子鳴同志,你愿意加入中國特工國安部嗎”?

我立馬站起來,一個立正和一個敬禮說道,“我愿意加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安部”。

之后對面說道,“白藝欣是我的女兒,是我讓她跟著你的”。

聽她說完我這才放心了下來。

見我放下了心,他說道,“你有什么計劃沒”。

我對他說道,“暫時還沒有,不過我準備先去她出現的地方看看,有沒有什么線索”。

他說道,“那好,一會我派人給你送一部組織上的手機過去,你在酒店里等著,以后有什么事,就用這個手機聯系我。

我點點頭

他說道,“好了我還有點事”。

我連忙站起來一個敬禮,他對我點了點頭,之后畫面退出,我坐了下來,在電腦上又輸入非洲地圖,正看著地圖的時候,房門敲響,我站起身,走到門口打開房門看了一下,沒人,正打算關門的時候,看了一下地上一個手機盒擺在地上,撿起看了一下,又抬起頭左右看了看,我這才回到房間,把門關上,盒子上什么圖畫都沒有,白白的盒子,我把盒子打開,一個沒有牌子的智能手機和一個很小的耳機,就出現在了我面前,還沒等我拿出手機看呢,那個手機亮了起來,上面只有一個綠色的電話圖案,我拿起手機,按住綠色的圖案往上一滑,畫面變了,出現一個人,這個人正是剛剛和我在電腦上通話的人,也就是白藝欣的爸爸白玉華。

他對我說道,“這個手機是國安專用手機,里面沒有SIM卡,他是衛星智能手機,這個手機只能打給國安人員,里面有自動定位系統,無線耳機是范圍100米內都可以通話”。

我說道,“我有個事想請你幫我”。

白玉華說道,“什么事”。

我說道,“我想要夏嘉穎在國安部的全部資料”。

白玉華沒有說話只是從座椅上站了起來,見他站起來我也沒有說話,站了半根煙的時間,他這才說道,“半小時后,我發給你”。

非洲西北部,戰火紛飛,煙塵彌漫,一輛輛的裝甲車在不停地攻擊著,突然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從煙塵里開出身后的裝甲車不停的追逐著,車里坐著一個女人,女人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皮靴,腿穿白色打底褲和黑色A字裙,上身穿白色T恤衣,外套穿黑色風衣,她正是夏嘉穎,此時她的臉部很平靜,雙手握著方向盤,兩眼望著前方還有后視鏡,只要是裝甲車的炮筒轉過來,她立馬就轉動方向盤,副駕駛上還有很多的鑰匙,都是越野車的鑰匙,向前跑著的時候,突然一個巨大的沙塵暴,滿天的沙塵被風吹起,一眼看不見里面的東西,

夏嘉穎心里想道,“真是天助我也啊”。夏嘉穎想都沒想,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車子一下沖了過去,身后的裝甲車看見沙塵暴也追了進來,因為裝甲車比較笨,等他們追進來的時候,夏嘉穎早就沒影了。

我看完了夏嘉穎的資料,把電腦上的內存條燒毀,之后那上電腦走了出去,來到大堂找到服務員退房。

退了房,我就來到了位于阿爾及利亞的沙漠,剛一下車一個就看見了,五個人瞅我這里走了過來,其中有一個人我看著有點眼熟,但是有點想不起來了,五個人走過來二話不說,就和我打了起來,5分鐘之后,五個人到在了地上,我走到了讓我很熟悉的那個人,走到他面前蹲下說道,“你們是誰,為什么要攔著我”。

那人說道,“大哥,我們是黑龍會的人,至于為什么攔你,那是因為我們老大看上你前幾天的跟著你的那個女人了”。

我想了想說道,“你們見過這個人沒有”。說著我拿出一張照片給他們看看,那人說道,“大哥,你是狼族的人”。

我說道,“我問你什么,你說什么”。

那人說道,“是是是,這女人是狼族的通緝令里面的人,今天上午,我們接收到的消息,今天早上她偷襲狼族總部,狼族的人于是發出通緝令”。

我說道,“狼族總部在哪”。

他說道,“在西撒哈拉”。

我問道,“狼族其他的分部都有那些,都在哪”。

他看向和他對面的人,我也回頭看了看,見他點頭,我又回過頭來,我說道,“你們最好別給我耍什么花招,不然”。說著我做了個割喉的動作,這一次他們都老實了。

我身邊的人說道,“只有一個就在阿爾及利亞”。

我說道,“好了,我已經問完了,你說我如果把你們就這么放了,你們回去告訴其他人怎么辦呢,我如果把你們殺了,我也下不去手啊”?

其中的一個可憐兮兮的爬到我面前說道,“求求你別殺我們肯定不會說的”。

我說道,“要不這樣吧,我把你們的腿打斷,你們就就在這里吧”。

說完我走了過去,一陣的咔嚓聲過后,我把他們的腿全部弄斷了,這才滿意的向西走去,走了沒多久,我來到一個用木板搭起來的小房子,推開門走了進去,里面什么都沒有,我拿出那部國安局的手機,打給了白玉華。

白玉華正在開會,突然手機響了起來,看見來電顯示上的號碼,站起來走了出去,走到廁所接起我的通話,白玉華問道,“什么事”。

我說道,“有黑玫瑰的消息了”。黑玫瑰是夏嘉穎的外號。

白玉華說道,“那你的計劃是什么“。

我說道,“既然有她的消息,那我們就不用早及找她了,我的計劃是先從他們的分部下手,我要給他來一個聲東擊西”。

白玉華一下子就理解了,我的話對我說道,“好,就按你說的去辦”。

我們又說了幾句就關掉了通話,關掉通話的時候,我和白玉華同時微微一笑,之后有拿出我的另一個手機,打給了團長...。

一望無邊無際的沙漠,此時沙漠底部一輛路虎車被淹沒在了沙漠里里面還有一個人,她還活著,她正是夏嘉穎,此時她想出去,她抬起頭看看車頂,車頂是一塊玻璃行天窗,玻璃上方是黃沙,她想到一個辦法,她把天窗打開一陣的黃沙落下,還好天窗距離黃沙不是很遠,流了一會他就沒有流了,一縷陽光從車窗照射進來,她站起來從車窗漏出頭來看了看,追她的人已經不在了,她看了看車頭的位置,她轉過頭,雙手撐住車頂,之后雙手用力一撐,從車窗鉆了出來,鉆出來之后她看了看四周,四周除了黃沙還是黃沙,之后她朝剛剛看的車頭的方向走了。

我和團長通完電話后,又返回到了阿爾及爾,又在回來的路上買了一個面具,還有五把未開刃的匕首,之后來到村莊,租了一套院子和一套房子,又找了一塊石頭,把石頭搬進屋子里,坐在凳子上磨起了匕首。

就這么從中午磨到了晚上7點,站起身走出家門把門鎖好走了,來到了一個路邊攤,吃了點面條,吃完面條看了看時間已經八點了,來到一家賣摩托車的店,買了一輛本田,又在一家賣衣服的買了一身皮大衣和一條皮褲還有針和線,之后騎著摩托車回到了住處,用皮褲做了三個匕首套,兩個小腿各一把匕首,還有一把在右邊的大腿上。之后,穿上皮大衣,帶上鷹頭面具,面具只能捂住兩個眼圈,捂不住連和鼻子嘴吧。

黑龍會位于阿爾及爾中心地帶,這里有KTV、有酒吧,還有賭場,黑龍會的老大叫土奧西亞,此時他坐在辦公室里,處理一些文件,這時一個彪形大漢走了進來說道,“老大,阿里爾奧他們還沒回來”。我想出去找找他們”。

這個彪形大漢叫奧利世凱,他是黑龍會最能打的,黑龍會有一半的地下世界是他打下來的。

土奧西亞說道,“去找找他們也行”。

奧利世凱走了出去。

十分鐘之后,我騎著摩托來到了一個距離黑龍會不遠的巷子里把車停在那里,把面具拿下,來到一樓,一樓是酒吧,此時整個酒吧內燈紅酒綠,人山人海,之后我來到吧臺,點了一杯雞尾酒,過了一會吧臺的服務員端了,一杯海藍之空的雞尾酒出來了端到我面前,我喝了一口,之后把杯子放下不經意的回頭一看,一個人進入了,我的眼睛這個人正是我來非洲的目的,夏嘉穎,我看了她兩秒,回過頭來,我的心有點小激動,我慢慢的冷靜下來,心里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能慌,不能慌,……

之后我跟服務員要了一張紙和筆,在紙上寫的,你馬上離開這里你被這里的人通緝了,晚上三點來這個地址和我見面,我現在被人監視了。我把我住的那個村的地址寫上,讓服務員送了過去,服務員走了過去說了一些什么,夏嘉穎看了我一眼,一見是我,她的高興的留下兩滴眼淚,我拿過沒有用完的紙,用手指了指我手上的紙,她立刻就明白我的意思,急忙看起了紙來,看完了紙,對我點點頭,就要走,就在此時,一聲慘叫傳來,我回頭一看,只見夏佳穎躺在地上,一個人正準備掏槍,我也顧不得什么了,拿出一把匕首一扔,匕首帶著破空聲打在了槍上,槍掉在地上,在我扔出匕首的那一刻,我急忙到了,那人的身邊,那人還想撿起地上的槍,之時我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一腳踢在了槍上,把槍踢在了墻角,我拉起夏佳穎就往門外跑。

快到門口的時候,“噴”的一聲,我的胳膊流出了血,我皺了一下眉頭,也顧不得疼痛了,就跑了出去。

五分鐘后,我騎車帶著夏佳穎在公路不斷的朝前開著,身后一大片的車追著,不過還好的是,他們都是四個輪子的車。(這里可以設計一些車技,我這里就不寫了這里想讓動作導演設計一下)

十分鐘后我騎車來回到了出租屋,夏佳穎把我扶在床上,我看看胳膊上的傷口,夏佳穎說道,“胳膊怎么樣,還疼嗎”?

我說道,“沒什么,以前也經常受傷”。

夏佳穎說道,“一會我給你,把子彈取出來吧”。

我點點頭沒說話,夏佳穎見我點頭走了出去,沒一會她手里拿著一梗蠟燭走了回來,之后她把蠟燭點上,又拿起我的匕首,烤著,這時候我問道,“一個月前你究竟遇到了什么”。

夏佳穎這時候一邊用火烤著匕首一邊回答我的話,“你能來到這里我想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沒錯我就是國安的一員,沒有見過你之前,我在東南亞執行一個非常的任務”。

這時候我說道,“就是你交給我姐的U盤吧”。

夏佳穎說道,“沒錯,就在我找到優盤的時候,準備回去交任務之時我計劃好的路線全部別被對方知曉,之后我不得不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在我躲起來之后我發現我沒錢了,之后我在新時代酒吧,找了一份工作就這樣在酒吧工作了半年,直到一天早晨我正常上班的一個人帶著面具找到了酒吧,只見他掏出一張照片,我知道我已經暴露了剛好一個人看見了我,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說道這里夏佳穎回過頭來看這旁邊被燒紅的匕首,找了一塊抹布墊在手上拿起匕首,“問我用不用要點東西”。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

她這才幫我取起了子彈來,刀子進入我的身體,我皺皺眉頭,一整的嗤嗤聲想起一股子烤肉的味道迷漫在整個房間,五分鐘后我的胳膊被幫上了繃帶,她繼續說道,“我只會槍法不會武術,我之前也想學習武術,但是我的身體非常的弱沒辦法學習武術”。

我又問道,“之后呢”。

夏佳穎說道,“之后我找到一個和我關系不錯的人,是她把我送到非洲的,當我來到非洲之后才發現,他們的總部就在非洲”。

我說道,“之后你想在他們總部查查國安是誰背叛了國安,對嗎”。

夏佳穎問道,“你怎么知道”。

我說道,“我不僅知道,你想查誰是叛徒,我還知道正真的叛徒是誰”。

夏佳穎問道,“是誰”?

我說道,“看你的樣子,你還不知道”。

夏佳穎說道,“我進去之后還沒查呢,就被發現了”。

我說道,“你一會就知道了”。

我說道,“既然來了為何當鼠輩呢”?

突然從門外走進一個人,此人他頭帶面具一身雅戈爾西服。他問道,“你說你知道我來了,還有你說說我是誰”。

我說道,“怎么你女兒沒來嗎,白玉華”?

面具男突然笑著說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呢,”。說完他把面具拿下,正是白玉華。

我微微一笑說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白玉華拍拍手四個人把我們押上走了。

中國北京國安總部,一個豪華的大會議室里,里面一張長方形大紅木桌,此時,上方坐著一個老者,這位老者是,中國國安正主席林市華,下面左邊一排,右邊也是一排,左上面第一個是中國海軍總司令武玉成,右面第一位是中國空軍指揮官趙建文。

林市華說道,“小李,把資料發給他們”。

這時候一個人走了進來說道,“是”。

被稱作小李的拿上資料發給了,在座的每一個人,等小李發完資料走了出去,林市華才說話。

林市華說道,“資料都看了,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位都一個想法,那就是國安既然出現叛徒,而且這個叛徒還是國安副主席白玉華,當時我也和你們一樣都感到不相信和意外,都說說吧”。

五分鐘之后,五架大軍艇在香港出發。

非洲某國,我被綁關在一個地下室里,身邊還有一個人正是夏佳穎,夏佳穎對我說道,“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我說道,“我們先~睡上一覺”。說完我就要壓夏佳穎,

夏佳穎說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想這個”。

她推了我一下,我叫了一聲,“啊”。

夏佳穎急忙擔心的說道,“怎么了,怎么了”。

我突然一笑,一下子把她壓在身下,她一下子明白了過來,臉一紅。接下來就是一頓纏綿,(別想太多只是親嘴)。

第二天早上,我和夏佳穎被帶到一個大院子。

夏佳穎有點不甘心的對我說道,“我們就這樣死了嗎”。

我笑著說道,“人,總有一死的,怎么你不愿意和我死在一起嗎”。

就在這時候,白玉華走了過來說道,“有什么遺言要說的嗎”?

我說道,“我的遺言就是你死,我都不會死的”。

白玉華在對講機上喊道,“開槍”。夏佳穎的眼睛一閉,閉了兩秒之后一睜眼就聽見白玉華的罵聲,這時候就見到三架直升機從空中飛過,再看周圍的墻上都是中國部隊的人。

白玉華踉蹌的顛倒在地上,眼睛睜得老大了。

一個月之后,夏佳穎身穿一身白色的婚紗,走上了臺上,司儀問道,“劉子明先生你愿意娶夏佳穎為妻嗎”?

我微微一笑說道,“我愿意”

司儀又問夏佳穎說道,“夏佳穎女士,你愿意嫁給劉子明先生嗎”?

夏佳穎也微微一笑說道,“我愿意”。

(全劇終)狙神

東南亞某國的一個原始森林里,兩撥人在對戰,一波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一波是國際有名的犯罪分子。一個狙擊手站在一棵樹上,正在瞄準一個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的一個成員,這個狙擊手是國際有名的狙擊手,外號叫狙狼,他也是撒哈拉沙漠狼族傭兵團的人,來中國只有一個目的,為了抓一個有名的科學家,叫陳忻文,為了一種毒品,因為這個毒品的解藥是陳忻文研發出來的,不過只研發出了一半。所以這些雇傭兵才想盡辦法的要抓住他。抓住他有兩個原因,一個是為了以后讓他做毒品,第二個是為了半成品的解藥。就在這時一個狙擊手開槍了,“噴”,的一聲,子彈打到了一個人的腦袋上,那個人一下就死了。

身邊的人叫到,“呼叫狙鷹”,“呼叫狙鷹”,“東南方向、下二十五度、有一名狙擊手”,“請求干掉”,“請求干掉”。

我叫狙鷹,我正在距離戰場的二十五米的大樹下趴著,身邊還有一個人,他叫獵鷹,是一名狙擊手和觀察手,剛剛說話的那個他叫雪鷹,他是突擊隊的隊長,也是我們整個隊的隊長,雪鷹說完我說道,“狙鷹收到”。

獵鷹說道,“東南方向、下二十五度、樹底下”“風速三級”,他報完數據。

我對獵鷹說到,“一會我開完槍不要猶豫趕緊換地方”,“我想這地方肯定不止這一個狙擊手”,“剛剛那一槍是有人故意放的”。

我說完“噴”,的一聲,把狙狼底下的那人打死了,我和獵鷹急忙換地方,我們剛離開那個地方,“噴噴”兩聲打在了,我們剛剛離開的地方,其實剛剛我打死的不是狙狼,而是另外的樹下的那個人,我們沒有想到一個地方同時出現了兩個狙擊手。

我們各自躲在了一棵樹下,只是地方不同罷了,我在南邊獵鷹在北邊。

獵鷹說道,“獵鷹呼叫狙鷹”,“獵鷹呼叫狙鷹”。

我說道,“狙鷹收到”,“狙鷹收到”。

獵鷹說道,“東北方向”,“上三十五度”,“風度三級”,“小心點”。

我說道,“狙鷹收到”

我說完,把衣服脫下,往左面一扔,我快速一往右一轉,拿出槍瞄準東北方向,上三十五度,“噴”“噴”、“噴”,前面的兩聲是對方打的,兩槍打在了我的衣服上,后面的一槍是我打的,打在一個人的心窩上了,之后就剩下了狙狼一個人了,狙狼也看見了我蹲在了那棵樹的后面,于是剛要開槍,耳麥里傳來了一聲,“撤” 狙狼沒有猶豫就撤離,他拿起槍,從五米的樹上跳了下來, 一個懶驢打滾緩存跳下的力道,站起身就往東南方向跑。

我的耳麥里傳來獵鷹的聲音,“下一個東南方向,上未知,你要小心點”。

我說道,“不,我這回讓你來打,我去做誘餌”。

我說完沒有猶豫一個懶驢打滾,獵鷹他生氣的嘆了口氣,向右一轉身剛好看見了一個人往東南方向跑了,手里拿著一把巴雷特狙擊槍,距離我們這里一千米遠,獵鷹放下槍,說道,狙鷹出來吧,狙擊手已經跑了。

我把我的衣服拿起來穿上,來到了獵鷹面前,獵鷹舉起拳頭,微笑的說道,“佩服,佩服”。

我也舉起拳頭,微笑的走到他身邊,兩個拳頭碰了一下,說道,“不敢當”。

突然耳麥里傳來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說道“臥槽,我說你兩搞雞毛啊,眼看著我們都快頂不住了,你兩還有心情在這里搞基啊”。這個中年大叔叫黑鷹,因為他的臉有點黑,所以我們給他起了個黑鷹,黑鷹說完剛好身邊又有一個人被打到了腿,黑鷹高喊道,“衛生員救人,剩下的人做掩護”。

衛生員叫麟鷹,是軍醫大學畢業的,后來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成為了飛鷹特戰旅唯一的衛生員,他從小受到了一點刺激,他沒有父母,從小就不愛說話,不愛開玩笑,為人和很冷,冷的就像是大冬天的冰山,一點也不融化,有時候我們也想讓他開開玩笑什么的,可他呢,一句話就讓我們牙口無言了,他說,“玩笑是假的,既然他是假的說它干什么呢?

這時候,我和獵鷹也已經加入了戰斗,我們加入進來他們也輕松了不少,沒一會就把剩下的人都打完了。

我們打完那一戰,已近過去三天了,我和兄弟們都分開回到了老家,我在部隊里的名字叫狙鷹,在家里的名字叫劉子鳴,離開部隊的這三天,一直在睡覺,為什么呢?這就是當兵的壞處,當兵在打仗時候比平時訓練的苦要多兩三倍之多,壓力、重量、加上跑步,壓力真的是山大的,第三天我起了床,先和我老爸老媽打聲招呼,不然等我第四天起來的話,已經睡在棺材里了,哈哈,和大家開個玩笑。

和老爸老媽打完招呼我急忙洗了把臉跑了,老爸老媽這幾天急著給我找對象,我心里有點發毛,這就是我逃離的原因,我還有個姐姐,不過已近結婚了,姐夫家很有錢,自己開公司,而且不是什么小公司,是幾百億的大公司,有時候我在想要那么多錢干什么,死的時候又帶不走,還不如有個花著就行了。

今天是麟鷹的生日,我來到了車庫。我家就一輛車,是一輛寶馬,剛好老爸也在車庫里老爸問道,“小子你想去哪”。

我說道,“老爸今天是戰友的生日”。

老爸說道,“你想開車去”。

我說道,“老爸你不會是讓我走著去吧”。

老爸說道,“你媽買菜不好買”。

我說道,“ 額,好吧”。

我灰溜溜的走了,來到外面, 打了一輛車來到了我姐的公司,保安一見我要進他們公司,就急忙把我攔住了,保安說道,“先生,這里不是您來的地方”,

我說道,“我來找我姐”。

保安問道,“你姐是誰”。

我說道,“我姐叫劉子琴”。

保安說道,“對不起先生,這里沒有叫劉子琴的”。

說道這里突然一個人從門外要進來,身邊還有個人,是他的助理,我看見了,保安剛好也看見了,我喊了一聲,“姐夫”,我姐夫叫王亦凱,他是這家公司的老板,他一看是我,就說道,“子鳴,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我說道,“前天回來的”。

王亦凱說道,“來找你姐了”。

我說道,“是的,這不是你家保安不讓進嘛”。

王亦凱說道,“小夏,把這個人開除了,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我說道,“還是算了,他雖然有點看人低了點,但是他也是個好保安”。

王亦凱見我都這么說了,只好說道,“那好,就聽子鳴的吧”。

保安灰溜溜的走開了。

王亦凱說道。“小夏把資料給子鳴”。之后他對我說道,“子鳴我出去有點事,你幫我把這個資料給你姐”。

我說道,“好的,姐夫”。

說完我就走到電梯門口等起了電梯,沒一會電梯到了,我上了電梯,來到了我姐的辦公室,我沒有敲門的習慣,直接進去,結果把我姐下了一跳,高喊道,“劉子鳴你能不能進我辦公室先敲門啊”。

我有點無奈的說道,“好吧”。

我又反了回去把門關上,“咚咚咚”,說道,“姐,我這回可以進來了吧”。

我有點抱怨的說道,“搞得怎么嚴肅干嘛啊”。

我姐說道,“如果我在換衣服呢”。

我說道,“額,好吧”。

我把資料放在了我姐的面前,說道,“給你,你男人給你的讓我把它交給你”。

劉子琴說道,“哎,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我說道,“回來三天了”。

劉子琴說道,“你今天有事嗎”。

我說到,“有什么事,你就說吧”。

劉子琴說道,“幫我接一下瑤瑤,瑤瑤快放學了”。

我說道,“好的,拿來”。

劉子琴問道,“什么”?

我說道,“車鑰匙啊”。

劉子琴說道,“給你”。

我接過一看,說道,“姐,你讓我開著法拉利接孩子啊”。

劉子琴說道,“哦,拿錯了”。

我說道,“額,好吧”。

劉子琴之后拿出一個名牌包包,從里面翻了一遍,之后又把包包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沒有,之后又摸了摸褲兜也沒有,之后她對我說道,“算了,你買一輛吧”

我說道,“我沒錢買啊”。

劉子琴說道,“給你,卡里有二百萬”。

我又汗顏了,“心里想道,我怎么感覺有種當小白臉的潛置呢”。

我接過卡問道,“密碼”。

劉子琴說道,“六個六”。

我說道,“好嘞,那我走了啊”。

劉子琴說道,“嗯,你去忙吧”。

我來到外面那個保安見我,說道,“謝謝”。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以后不要看人低了,說不定人家是什么大人物呢”。

我說完就走了。~

我來到外面,在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司機問道,“兄弟去哪”。

我說道,“隨便找一家4S店”。

司機說到,“好的”。

七彎八拐的終于來到了一家有名的4S店,來到4S店的時候已經上午10點了,我問出租車司機,“兄弟多少錢”。

出租車司機說到,“300元”。

我也沒有墨跡,給了300元就下車了,下車之后一關車門那司機一踩油門跑了,我心里想道,“你趕著投胎啊”。

之后一抬頭,我就看見這地方有點眼熟,也沒多想,走進4S店,4S店的一個介紹車的妹子說道,“先生你來買車嗎”。

我說道,“廢話,我不是買車的,難道我是來買你的嗎”?

人家妹子看了我一眼下面,我急忙把褲襠捂住,說道,“哎,美女咱開玩笑的,別當真啊”。

妹子說道,“說吧,你想要什么車”。看見沒,語氣都變味了,果然妹子不是隨便撩的,想撩妹子,可以啊,先拿出實力來。

我說道,“你們這里有沒有什么好車啊”。

妹子說道,“好車當是有,就怕你買不起”。

我說道,“我先看看車”。

妹子說道,“你要多少錢的”。

我說道,“我先看看你們的照片什么的”。

人家妹子先白了我一眼給我扔過來一本書,我一下子接住,搖搖頭看起了書來,看了一會書,我說道,“妹子就這輛吧”。

妹子走了過來說道,“五十萬,全包了”,我看中的是一輛奔馳GLA200白色,我問道

,“刷卡行嗎”?

妹子立馬換態度了,輕聲問道,“先生你真的要這輛車嗎”?

我說道,“是啊,怎么了,不行那就換一輛”。

妹子說道,“不是,那您把卡給我”。

我從口袋里拿出了我姐給我的卡,妹子說道,“先生,您稍等”。

妹子拿著我的卡走了,過了10分鐘妹子回來了,說道,“先生,您卡里有密碼,您能跟我來一下嗎”?

我霸氣的說道,“密碼是6個6”。

妹子用一種殺人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說道,“好的,先生”。

40分鐘過去了,正等的我有點不耐煩的時候。妹子拿上東西過來了,咬牙切齒的對我說道,“您的手續還有您的備用鑰匙”。

我把手續拿好,妹子又說道,“先生您的車在外面”。

我搖搖頭走了,來到外面我進了車,給劉子琴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他女兒在哪個學校,之后我把車子打著火,導航里傳來了一種聲音,意思是說我在什么什么地方,聽到這里我就愣了一秒鐘,低頭一看導航,這里距離我姐公司拐個彎就到了,好吧,我既然被騙了被出租車的司機給騙了,不過我也沒有在意,騙了就騙了。

我開著車就走了,快到瑤瑤學校門口的時候,堵車了,接孩子的人太多了,只能下車走過去了,到了學校的門口又等了一會,瑤瑤出來了,很可愛和她媽有點像,大概七八歲的樣子,我也不知道多大了,我走了過去,老師不認識我,說道,“你是”。

瑤瑤說道,“老師他是我舅舅”。

老師說道,“哦,對不起啊”。

我說道,“沒關系”。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喊道,搶孩子了,救命啊,我回頭一看一個摩托車在拉著一個孩子跑了,我說道,“老師幫我看著我的外甥女好嗎”?說完我就追了過去,那個老師喊了一聲什么我也沒有聽到,瑤瑤對老師說道,“不要擔心了,我舅是特種兵出生,厲害的很”。老師說道,“瑤瑤那你知道你舅舅的微信號嗎”?瑤瑤說道,“老師我舅是不玩微信的”,額,好吧,老師既然犯花癡了。

只時的我在道路不斷地,追著那輛摩托車,我看見摩托車往右拐了,于是也往右拐了,我的右邊是個巷子,就進了巷子里,進了巷子我又快跑了幾步,到了出巷子的路我又出去,他也剛好從另一邊過去,我又追了幾步,摩托車剛好又進了一個巷子里,摩托車進了巷子里就停下了,我跑了過去,說道,“我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把孩子還給我你們滾蛋,二我把你們打趴下然后把你們交給警察”。這兩個人我一看就是個老手了,一個駕車一個負者,搶孩子,兩個人相當默契。兩個人其中的一個說到,我們兩個人,就不信干不了他一個,兩個人一起沖了過來,一個在前,一個在后,前面的那個,我高高跳起一腳躥在前面的那個人的肚子上,一下子躥的那人躺在了地上,彎著腰抱著肚子打滾,剛好我落地的時候,第二個人也過來了,我一個回旋踢踢在了那人的臉上,一個大大的腳印落在了他的右邊的臉上。剛把他們兩個人打在地上,警察就來了,我發現一個事啊,就是一個事解決了警察也就來了,出警的一共四個人,三男一女,還有一個是孩子的母親,走到我面前說道,“謝謝,真的太謝謝了”,我對孩子他媽說道,“大姐不用謝”。那個女警察走過來做筆錄,我實話實說了,女警察看了我一眼說道,“把他們兩人壓回去”,警察走了我帶著母子兩也回到了學校,來到了我的車子的時候,我把車開出來,開到了學校門口,我又把玻璃弄下來探出頭來,對瑤瑤說道,“瑤瑤上車吧”,瑤瑤說道,“舅舅我就知道你沒事的”。

我說道,“瑤瑤和老師說再見”。

瑤瑤說道,“老師再見”。

我對那個老師微微一笑

我就開車走了,在車上瑤瑤問我“舅舅我們一會去哪啊”。

我說道,“舅舅今天有點事,我一會把你送到姥姥家,好不好,你爸媽今天也有事”。

瑤瑤不開心的說道,“好吧,又沒人陪我玩了”。

沒一會就到了我家了,老爸問道,“你小子怎么什么時候買的車,還買的奔馳,說,是不是你姐給你買的,說道這里瑤瑤也下了車”。

老爸一見到瑤瑤開心的不得了,我對老爸說道,“爸,瑤瑤我幫你送來了,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老爸擺擺手說道,“那里涼快到哪里呆著去”。

我說道,“好的”。

瑤瑤說道,“舅舅再見”。

我開車走了,車上我給獵鷹打了一個電話,獵鷹叫王重陽,普通家庭,父母是做小生意的,我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還在睡覺,是他媽接的電話。

王重陽他媽說道,“喂,你好哪位”。

我說道,“喂,阿姨您好,我想問一下王重陽在嗎?我是他戰友”。

王重陽他媽說道,“哦,原來是重陽的戰友啊,重陽他在睡覺,你有什么事就和我說吧”。

我說道,“阿姨是這樣的,我戰友今天過生日,我一會去接他”。

王重陽他媽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現在把他叫醒,先準備一下”。

我說道,“好的,阿姨,那就謝謝您了”。

王重陽他媽說道,“不用謝了,你一會來了給他打電話就行了,沒事那我就先掛了”。

我說道,“嗯,拜拜阿姨”。

說完,我就把電話掛了。

沒一會我就來到了王重陽的家,他家是小區樓,給王重陽打了個電話,電話接通,我說道,“我已經到了,你下來吧”。

王重陽說道,“好的,馬上下來”。

說完他把電話掛了,我下了車等了一會,王重陽從單元樓口出來,我走了過去,說道,“你是豬嗎,睡到現在”?

王重陽說道,“有我這么酷的豬嗎”?

說完之后,他看了我的車,說道,“這車是你的”。

我說道,“是啊,有什么問題嗎”?

王重陽說道,“你牛啊,怪不得黑鷹說,你看不起錢呢”。

我說道,“他怎么什么話都要往外說啊,這會可好,老子想裝一下都不行了”。

王重陽白了我一眼說道,“你知道裝的后果是什么嗎”?

我說道,“什么啊”。

王重陽說道,“不知道就算了”。

我們就這樣一路開著玩笑來到了一個酒店,我們到了酒店的時候,已經是7點半了。

東南亞的一個小村莊里,村子不大,只有二三十戶人家,突然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來到了這個村莊,他身穿西裝看不到臉部,他來到了一戶人家門口,這家門口有很多人,這些都是國外的人,有非洲的黑臉人,有白種人,也有黃種人,都身穿迷彩服,手拿著槍,這些人見到戴面具的人高喊道,“老大”,很明顯這個人,是他們的老大,面具男進入了院子,院子里有一個人坐在一個凳子上,正是狙狼。面具男來到了狙狼的身邊坐在了一個凳子上說道,“這個月的23號,陳忻文會到一個學校教書,我把你們弄進去你們見機干掉他”。

狙狼說道,“哥,我知道了”。

面具男說道,“還有那個優盤在一個酒吧里你要務必拿到手”

面具男站起來說道,“在這里過得不錯吧”。

……

這個時候,我正和戰友們吃喝玩鬧呢!黑鷹大聲說道,“誰會唱歌啊一會我們去KTV”。

我有點狐疑的說道,“你會唱”?

黑鷹說道,“那是當然,不是我吹啊,想當年我可是我們班的唱的最好的”。

獵鷹急忙接著說道,“育兒園班的吧”。

這個酒店里有KTV在五樓,我們來到了五樓要了一些點心,說著笑來到了包廂,包廂不大里面,一進門就看到五顏六色的燈光,非常漂亮,低頭一看有沙發和茶桌,進去之后我們先讓服務員打開屏幕,我們先一起唱了一首,國歌,我們把國歌唱到一半的時候,服務員進來送點心來了,我們沒有什么尷尬的地方,服務員看了我們一眼就走了。國歌唱完,雪鷹開始唱,雪鷹唱的是一首打靶歸來,雪鷹唱的很好,之后就是黑鷹,黑鷹唱的是,軍中綠花,也唱的很好聽,之后就是麟鷹,麟鷹唱的是精忠報國,我唱的是,一首刀郎的永遠的兄弟,唱到最后的時候,我們都想到了,我們在部隊里面的種種,最后他們都一個個的都站起來,我們都圍成一個圈,互相把手放在了別人的肩膀上,彎下腰,頭挨著頭輕聲說道,“同生共死”。

就這樣抱了很久才放開,放開之后我們又唱了幾首歌,我們這才來到了一個大房子,睡了起來,因為我們都喝酒了不敢開車,就開了一間大房子,睡了覺。

第二天,我們各自起床收拾了一下,開車各回各家,我把王重陽送回家之后我也開車回到了我家。

我剛回到家,老爸送瑤瑤上學去了,老媽在看一些照片,老媽見我回來了,于是對我說道,“子鳴,你回來了,快坐下,來快看看你喜歡哪個,這些都是咱們附近的鄰居,你來看看喜歡哪個,媽幫你介紹介紹”。

我可憐兮兮的說道,“媽,您就饒了我吧”。“要不這樣,我呢!先出去一下。您呢,先慢慢看著”。我絲毫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就跑了。老媽站起來剛要說什么就見我把門關上了。我來到外面。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就跑了。

本來想去我姐的公司,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沒。路過一個廢棄的火化場的時候,我就聽見了一聲求救聲,“救命”~我急忙停下車,仔細聽,“救命”~這次的聲音聽的是清清楚楚,我打開車門下了車,聲音就是從火化場傳來的,這里就只有這一個房子,我來到門口,往里看了看,里面是個大院子,遠處有一個大房子,院子外面沒有什么人,我這才推門而入,在推門的時候,門發出一聲,讓人牙癢的聲音,之后進入了院子,院子里長滿了草,我左右看了看,沒人,快速來到了一個不算大的房子,爬在一個沒有玻璃的窗戶看了一下,里面傳出一個男人的猥瑣聲音。

“快把優盤給我,不然,嗨嗨,你懂的”。說著男人就開始脫上衣,就在男人脫下衣服的時候,我后退了幾步,一個助跑,一跳雙手抓住窗戶的上面的欄桿,一下子進入房子里,男人一回頭一下子踢在了他的身上,男人讓我踢了個狗啃水泥,男人的牙齒碰下兩顆,女人見男人被我打倒了,急忙站起來,跑到我身邊,這時的男人也站起來了。

男人說道,“小子你等著”。

說完這句話男人走了,我看著女人問道,“你沒事吧”。

女人回答,“沒事”。說完女人又說道,“謝謝你”。

我說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女人說道,“謝謝”。之后我們來到了外面,我把副駕駛門打開,說道“上車吧”。女人還是那句話,“謝謝”。女人坐了上去,我把副駕駛的門關著,來到了正駕駛,開了門坐了進去,我問道,“美女,你家住哪啊”。

女人說道,“裕華小區”。

沒一會兒,就來到了裕華小區,我先下了車把門打開,之后我又走到另一邊幫她把門開開,她從車上下來,對我說道,“謝謝”。

我說道,“不客氣”。

之后她又說道,“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個飯”。

我說道,“可以啊”。

說完我們又開車來到了一家小飯館,我們走到了一個沒有人的桌子坐下,老板娘走了過來一抬頭,看見是她,連忙說道,“原來是小夏”,之后老板娘看見了我,和我點了點頭,算是打個招呼,之后又把頭轉過了她那邊,問道,“今天吃什么”。

女人對我說,“你想吃什么,隨便點”。

我說道,“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之后女人對老板娘說道,“米飯先來兩碗,剩下的來還和之前一樣吧”。

老板娘說道,“好的”。

之后老板娘走了,女人對我說道,“不好意思,只能請你吃這些了”。

    我說道,“沒事,在部隊里我什么都吃的”。

女人說道,“你是當兵的”。

我說道,“小兵而已”。

女人說道,“你好,我叫夏佳穎”。

說完她把手伸在我面前,微微一笑,她的笑容很好看,我也把手伸了過去握了一下手,對她說道,“你好,我叫劉子鳴”。

夏佳穎說道,“你姐是不叫劉子琴”。

我有點驚訝的說道,“你怎么知道”?

夏佳穎說道,“我們是閨蜜”。

我有點無奈的說道,“好吧,這個世界怎么這么小”。

夏佳穎說道,“你姐現在怎么樣,結婚了嗎”?

我說道,“她的孩子都6歲了”。

夏佳穎說道,“她都有孩子了”。

說道這里飯菜就上來了。夏佳穎對我說道,“吃吧,吃完帶我找你姐”。

我說道,“好的”。

我們沒一會就吃完了飯,剛出飯店的門,十來個人把我們包圍了起來,周圍還圍著一群吃瓜群眾,其中一個男人說道,“是他嗎”?

這時一個人站了出來說道,“飚哥,就是他”。這個人我也認識,正是被我打掉兩顆牙的那個人。

這時候那個飚哥說話了,“兄弟,你把我兄弟打了,這事怎么算”?

我說道,“不知道你想怎么算”。

飚哥說道,“跪下道歉”。

我說道,“如果我不跪呢”。

飚哥說道,“不跪那我把你的腿打斷”。飚哥說完他身后的人就沖了上來。五分鐘過后,我安然無恙的,把夏佳穎帶了出來,地上十來個人抱著腿噢噢直叫。

之后我帶著夏佳穎,來到了劉子琴的公司,到了辦公室,我敲敲門。劉子琴說道,“進來”。我這才走了進來。

我說道,“姐,今天我給你帶來了一個人,你猜猜是誰”。

劉子琴說道,“誰啊”。

我說道,“佳穎姐,你可以進來了”。

夏佳穎走了進來,兩女一見面,就抱在了一起,一個嘴里喊著佳佳,一個嘴里喊著琴琴,就這樣抱了一會。

我說道,“兩位姐姐,你們聊我先出去了”。

劉子琴說道,“唉,你等等,幫我把這個資料,送到你姐夫辦公室”。

我說道,“好的”。

我拿過資料走了,來到了王亦凱的辦公室。

我敲了敲門,里面傳來了我姐夫的聲音說道,“請進”。

我走了進去,看見他在簽,簽完字,合住了資料,他一抬頭就看見我走了進來說道,“子鳴,你來了”。

我說道,“給你的資料,我姐讓我給你送的”。

王亦凱說道,“你姐呢”。

我說道,“哦,剛剛她閨蜜來公司了”。

王亦凱說道,“好的,如果沒事你就先下去吧,晚上來我家吃飯”。

我說道,“好的”。

我就來到我姐的辦公室,剛剛走到我姐的辦公室,我就聽見劉子琴說,“你是說,你喜歡上了子鳴”。

過了一會兒,劉子琴說道,“你喜歡他就追吧,不過我告訴你啊,你可要想清楚啊,你如果嫁給他。算了不說了”。

夏佳穎說道,“你這里有我可以做的工作沒”?

劉子琴說道,“剛好我身邊需要個助理,你當我助理吧”。

這時候我敲敲門,劉子琴說道,“進來”。我裝作什么也沒聽到的樣子,走了進來,對她們說道,“姐,如果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夏佳穎見我要走,也緊忙說道,“你今天有什么事沒”。

夏佳穎心里想道,“既然要追我,那就從現在開始吧”。

我說道,“沒事,怎么了夏姐”。

夏佳穎說道,“如果沒事,就陪我買幾身衣服吧,明天我就要來你姐這里上班了”。

劉子琴一看她這樣說,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于是走到我身邊對我說道,“你看看你,老是穿這一身衣服,你也去買一點衣服去吧”。說完她把手放在后面,對身后的夏佳穎做了個OK的手勢。

夏佳穎說道,“剛好我也要買衣服,不如一起吧”。

說完夏佳穎就拉著我就出了門,臨出門的時候,還沒忘記和劉子琴比劃了一下拳頭,我們就這樣走了。我們兩來到外面。

夏佳穎說道,“開車太麻煩了,不如我們打的士把”。

我知道她打的什么注意,說真的我也說不清楚,是不是喜歡她。

我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雖然我沒有回答她,她也沒有過來問我怎么了,她只是心里有點微微的失望。過一會,一輛出租車就停在了我們的面前,我們上了車,司機問我們去哪。她先是看了我一眼,見我沒說話,對司機說道,“去豐隆吧”。豐隆是一家普通服裝市場,那里的衣服都比較適合普通百姓去。之后我說道,“去鑫龍吧”。

司機說道,“好嘞”。

“鑫龍”國際有名的服裝專賣店,這里的衣服最便宜的也得7、8千一件。

新時代酒吧里,一個男人坐在一張椅子上,這個人手里拿著一杯紅酒,周圍站一群人,其中一個人的臉,是鼻青臉腫,尤其是牙齒,掉了兩顆,這個人就是被我上午打的那個人,之時,拿著酒杯的那個男人站了起來,說道,“阿鑫,你去看看他的實力,如果能做了就做,做不了,那就拉攏過來”。

被稱作阿鑫的人說道,“是,龍哥,我馬上去辦”。說完他就扭頭就走。

沒一會就來到了鑫龍國際,我們剛剛下車,一輛面包車就停在了我們的面前,從車上下來二十多個人,每人一根鐵棒,帶頭的正是那個阿鑫,他們氣勢洶洶的走到我們的面前,把我們圍了起來,我把夏佳穎往后拉了一拉,同時也和她說,“一會見機就跑”。

夏佳穎有點擔心的說道,“我跑了,你怎么辦”。

我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說道,“他們我不會放在眼里,我就是怕一會打起來顧不上你”。

這時候帶頭的阿鑫說道,“兄弟,只要你把你身邊的那個女的交給我,我保證放你走,怎么樣”?

我上前走了一步微笑的說道,“如果我說,不呢”?

阿鑫說道,“那兄弟,我只能說對不住了”。說完阿鑫揮揮手,

二十多個人,一下子全沖了過來,我先是回頭,一腳踢倒了一個人,我對夏佳穎說道,“跑”。

夏佳穎咬了咬牙,就從倒下的人踩了過去,

我從地上撿起一根鋼管,鋼管被我揮舞的呼呼作響。十五分鐘后,現場只有兩個人站著,一個是我,另一個是阿鑫。

這時候阿鑫從車上拿出一把未開刃的刀,拿出刀就朝我這里沖了過來,一刀劈下,我朝一邊一撤身,手里的鋼管朝他的腰部打了過去,阿鑫收刀回防,“啪”的一聲,鋼管和刀相碰,發出一些火花。

就這樣我們斗了10分鐘,十分鐘之后,警察來了,把我們拉上車,走了,沒一會就來到了警察局,把我帶進了一個屋子,屋子不大,一個警察問道,“姓名”。

我看也沒看說道,“劉子鳴”。

那個警察又問道,“性別”。

我看也沒看就說道,“你不會自己看嗎”?

警察看了我一眼說道,“說吧,為什么打架啊”。

我說道,“我怎么知道啊,他們一下車就把我攔住了,完了二話不說就打我,我是自當防衛”。

警察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個自當防衛,打的人家不是斷腿就是腦震蕩的,說吧那個部隊的”。

我說道,“飛鷹特戰部隊”。

正當他還想說什么的時候,一個人走了進來,一開門說道,“隊長,局長找你”。就這樣兩個人一起走了出去。

過了一會隊長回來了,說道,“你可以出去了”。

走出屋子,來到院子一抬頭就看見劉子琴和夏佳穎站在那里背對著我,我走了過去,她兩聽到腳步聲,一回頭,看見我出來了,她兩連忙走了過來關心的問道,“怎么樣,沒事吧”。

我說道,“沒事”。

劉子琴說道,“那就好,沒事那就走吧”。

于是我們就回到了劉子琴家,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了,中間劉子琴接了一下孩子,回到家,已經是7點30分了,王亦凱早把飯菜端上桌了,我們回到家,王亦凱說道,“都回來了,回來了那就吃飯吧,哎,子鳴喝點什么”。

我說道,“隨便”。

王亦凱說道,“白的吧”。

我說道,“行,你當家的你做主”。

就這樣我兩喝的是醉如爛泥,說實話我連我這么上床的我都不知道。

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起來,拍拍頭,頭有點發暈,我朝旁邊看了一眼,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只見床的另一邊夏佳穎正準備打個哈欠起來,我心里有點慌了,急忙蒙上被子躺下,夏佳穎一見我這樣微微一笑,心里想道,“ 小樣我還治不了你”。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早上夏佳穎來到我房間,叫我起床,叫了我半天沒有醒,于是就想道了一場讓我看起來很慌的事,不得不說,這女人遇見自己喜歡的人,所要付出的不比男人差。好了咱們言歸正傳。夏佳穎走了出去,我這才穿好衣服下樓,我看看夏佳穎,她看見我在看她,她對我微微一笑,說道,“醒了,來吃飯,吃完飯陪我買衣服去,昨天出了那些事,衣服還沒買呢”。

我問道,“我姐呢”,說實話我有點不敢看他了。

夏佳穎說道,“他們去上班了,看這是他留給我們的紙條”。

我走了過去,拿起字條看了看,上面寫的,子明,佳穎我去上班了,早餐在烤箱里,牛奶在冰箱里。

早餐吃完,我兩就出了家門,我們打車先來到鑫龍買了幾件衣服,當然所有的錢都是我掏的,從鑫龍出來已經是中午了,我們在外面吃了一頓飯,下午她就早早的到了我姐的公司上班了。

接下來的幾天,夏佳穎都會陪我一會,說實話這些天的相處之下,我和夏佳穎的感情有了很大的變化,每天我姐都會給我和她相處的機會,比如樓閣胳膊了或者是互相喂著吃飯了,她這人有個毛病就是吃飯如果不愛吃的東西,都會喂在我嘴里,在部隊里我們做任務什么都吃,所以她不吃的東西都會往我嘴里送,用她的話來說是不吃也是你的錢,這句話讓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女生的小算盤打的不錯的道理,不是她們不懂而時有的女生,為了心愛的人她們愿意當傻子,就這樣我們相處了幾天。直到一天晚上,雪鷹的電話打來,告訴我明天回部隊了,就在雪鷹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東南亞某國,獵鷹接到了面具男的電話,電話里說,“今晚我帶你進去,做好準備”。

第二天八點某某高中,大門叉開著,門外門里站了兩波人,就在這時一輛輛的商務車開進了學校,商務車和學生們進了學校,兩個保安打算關門的時候,一輛五菱宏光從遠處極速開過來,“噴”,兩個保安都被撞飛了,五菱宏光進了院子的時候,一些人還沒反應過來,從車里出來6個人,六個人一人兩把沙漠之鷹,六個人抬起槍就開始打,有的人也反應過來了個個都開始跑,“啪、啪啪啪”……學校是一片騷動,槍聲連綿不絕,時不時的有人倒下,學校外面的人聽到動靜個個都做了鳥獸散,跑掉的學生,和老師們撥打起了110。

我們剛剛來到部隊,就聽見雪鷹的哨子吹響了,雪鷹高喊道,“集合”,我們急忙跑了過去,站好,雪鷹高喊道,“立正”,“向右看”,“向前看”,這時候從樓上下來一個人,是我們團長,這時候雪鷹跑了過去,高喊道,“中國飛鷹特戰旅集合完畢,請指示”。

團長說道,“稍息”。

雪鷹高喊道,“是”。

雪鷹又跑了過來說道,“稍息”。

雪鷹說完小跑道我身邊站好。

團長說道,“同志們,剛剛得到上面的指令。……

四十五秒之后,一架軍用直升機在一個野外降低,突擊隊從直升機的繩索下來,雪鷹抬起手臂在空中揮舞著還畫了個圈,意思是說直升機可以起飛了,直升機駕駛員做了個ok的手勢,直升機飛走了。

他們警惕的看著四周就這樣慢慢的往前走著,為什么要用他們而不是我們呢?因為我和狙狼在學校對面的一棟一單元房里。他們來到了下水道入口,雪鷹說道,“雪鷹呼叫總部,雪鷹呼叫總部”。

     耳麥里傳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這里是總部”。

    雪鷹說道,“我們已經下到下水道了,完畢”。

    耳麥里又說道,“救出人質,注意安全,行動代號營救”。

    雪鷹說道,“是”。

    中年人說道,“公安部負責拖延時間,武警防止敵人沖出和救人,醫院協助,狙擊手保護我們的同事和人質的安全,明白了嗎”?

眾人,“明白”。

學校門口只時公安武警圍的水泄不通,一個男人正拿著一個喇叭喊著,“里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請速速放下武器,出來投降,請速速放下武器出來投降”。……

學校一樓大廳,之時蹲滿了人,有的人哭泣著,有的人躺著的,這時候三個人在從教學樓上邊下來,其中一個被兩個人壓著,這人正是陳忻文,兩人壓著他到了一個男人的面前,那個男人說道,“陳博士,我們又見面了,來坐”。

兩個人把陳忻文按到椅子上坐下,男人對兩個人使了個眼色,兩個人又帶了一個同伴,三人低頭說了一些什么,說完一個人走上樓去,兩人從包里拿出一些定時炸彈,一個往東一個往西,都把那些炸彈弄到墻上。

就在這時陳忻文這邊,發出一聲犀利的慘叫,慘叫聲回蕩在整個大廳里,只見陳忻文一只手抱著另一只手的大拇指處,地上還有幾滴鮮紅的血液,從他的手縫里滴落在了雪白的地板上。

陳忻文說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求你放了我吧”。

男人先豎起一根指頭,說道,“1、2、3”。男人把一把軍刀拿起正要劈下,陳忻文說道,“我說”。

男人說道,“這樣不就行了嘛,何必非讓我動粗呢,我也是個很文明的人嘛,那就說吧”。

只見陳忻文從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玻璃瓶,里面裝了半瓶綠黃色的液體。

男人說道,“配方呢”。

陳忻文說道,“在我辦公室里”。

男人剛要說什么,只見從樓道里扔出幾個煙霧彈,緊接著,“突突突”…的聲音傳來,有幾個人倒在地上,客廳里就大亂了起來。

男人也反應了過來,先是把玻璃瓶裝在一個手提包里,也開始命令起了那些雇傭兵來,一個雇傭兵拿出一把AK47打的雪鷹不敢露頭,于是狙擊手也開始了攻擊,一陣的槍林彈雨,煙霧彌漫,外面的人也聽道了,里面的聲音,特警部隊,開始了炸門的的事情,“噴”的一聲門被炸的四分五裂,一大批的特警涌了進來,子時的男人拿起了那個包袱就跟著人群朝門外跑去,那人也已經成功的跑了出去,上了一輛出租車。

新時代酒吧,龍哥來到一間包間,包間不大里面有三個人,一個坐在椅子上,另外兩個站在他身后,坐在椅子上的人正是狙狼.

狙狼問龍哥,“東西呢”?

龍哥說道,“我已經派人找了,您能等會嗎”?

狙狼說道,“五分鐘”。

四分鐘過去了,龍哥頭上冒出了一頭的汗,狙狼站了起來說道,“說吧,優盤哪去了”。

龍哥嚇得撲通一下跪下了嘴里哆嗦著說道,“被人偷走了”。

狙狼說道,“帶路”。

龍哥見狙狼沒有殺他的意思,雙腿打著哆嗦的站起來,說道,“是”。

龍哥說完就出去了,沒一會就又上來了,上來說道,“狼爺,車已經備好了上車吧”。

狙狼沒有說話,站起身就往外走,走出 新時代酒吧上了一輛路虎,就走了。車上狙狼接了一個電話,電話是從學校跑出去的那人打的。

“佳穎你和我弟怎么樣了”?我姐手上拿著一個文件夾,走進夏佳穎的辦公室問道。

夏佳穎說道,“就那樣吧,不好不壞的”,夏佳穎結果文件夾說道。

我姐說道,“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有沒有親過”。

夏佳穎說道“你呀,少打聽我們的事了”。

我姐說道,“說說嘛”。

夏佳穎說道,“能有什么好說的”。

說完夏佳穎走到窗戶邊往下看了一眼,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只見龍哥帶了五個人從車上下來,其中的一個他還認識,正是那個和我那天逛街的那個彪哥。

她急忙回過頭來對我姐說道,“子琴快給你男人打電話告訴你男人叫他趕快從后門走”。

我姐問道,“怎么了,為什么要走啊”。

夏佳穎說道,“來不及說了”。

還好我姐不是好奇心重的人,急忙拿出手機給王亦凱打起了電話來。夏佳穎看了看外面他們已經下車了,我姐說道,“他下來了”。

夏佳穎說道,“那我們走吧”。

說著就往外拉我姐,還沒走到電梯門就看到王亦凱走了過來,王亦凱問道怎么了你們夏佳穎說道“來不及和你們說了,跟我走就行”。

王亦凱說道,“你不說,我們不會走的”。

夏佳穎先深吸一口氣說道,“你真的想知道”。

王亦凱和劉子琴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點點頭。

夏佳穎返回辦公室走到電腦桌從身上拿出那個神秘的優盤,插到電腦上,找到了那個優盤打開里面就一個文件,鼠標打開那個文件夾,出現一個對話框,這個文件夾是加密的,之后,他把密碼輸入上。對我姐說道,“子琴打電話報警,就說我們這里有帶槍的恐怖分子”。

說完,密碼已近輸入完成。

里面有兩個東西一個是視頻,另一個是文檔,夏佳穎打開視頻對王亦凱說道,“看完最后不要說出去包括你們的家人,最好能爛在肚子里”。

王亦凱沒有說話點點頭,夏佳穎看見王亦凱點頭了之后他按了播放鍵畫面里一個男人躺在一張床上,身上綁著一根鐵鏈,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人走了進來,他端著一個不銹鋼的托盤,托盤放著一根針管,針管里有著半管子綠色的液體,那人走到床邊,把針頭插進男人的胳膊上,把綠色的液體輸進男人的體內,過了10秒鐘,男人抖動了起來,畫面到這里就停了。

夏佳穎說道,“那個文檔就是這個東西的配方”。

也就在這時外面響起了槍聲。

夏佳穎趕緊跑到門口,看了一下外面還好他們沒有上到這里,夏佳穎對他們兩人招招手意思是讓他們過去。兩人對視一眼跑了過去,夏佳穎說道,“跟我走,他們還沒上來”。

夏佳穎先走了出去后面是劉子琴,最后面是王亦凱,他們一步一步的走到電梯門,夏佳穎看了一下電梯那兩個電梯指示燈,一個是在上7樓,一個實在下9樓,他們則是在8樓。

夏佳穎說道,“你們兩先下去帶上這個優盤,你們下去之后把優盤親手給子鳴,再幫我告訴他如果我能回去的話我想嫁給他”。

夏佳穎說完,兩個電梯同時到了,他用兩只手朝兩人一推把兩人推了進去,之后急忙按下關門鍵,門慢慢的關上劉子琴被夏佳穎推倒在地上,高喊道,“佳穎”。喊完門徹底關上,門關上之后聽見了一聲槍響,劉子琴哭了出來,同時王亦凱也低下了頭,兩滴眼淚從他的眼睛流出,他的心里一陣的后悔,后悔自己剛才為什么好奇心那么重,后悔為什么自己老婆的閨蜜都不相信,如果不是他夏佳穎也不會死。

十分鐘之后一輛路虎在馬路以210碼的速度奔跑著,后面的警車在不斷的追逐著。路虎車里面坐著的赫然是狙狼和他的手下,之時路虎車里狙狼說道,“上高速”。

司機一踩剎車手猛打方向盤,在松剎車起手剎踩離合器,一個90度的漂移成功了,就在漂移成功之時,一輛運輸鋼管的大貨車從另一邊準備下高速,司機看見一輛路虎從另一邊漂移過來,貨車司機子時踩剎車已經不行了,如果貨車踩剎車路虎開了來一定會裝上的,于是司機就猛向右打方向盤,一下撞在了護欄上,把護欄裝的是深深的往外凹了64厘米,如果車速在高點,掉下去也說不定,之時的路虎車已經被大貨車攔住了,一輛輛的警察開了過來狙狼看見路虎沒辦法走了,對兩人說道“拿上武器下車,走”三人下車之后,躲在路虎的車后。

一個警察剛要說話,三顆手雷從天而降落在地上,那人高喊了一聲趴下,“噴噴噴”手雷炸響,響聲過后一人看見了三個影子朝前邊的樹林跑去。

正打算喊追呢,一架綠色的鷹字直升機飛了過來,螺旋轉的壓力帶給了附近的警察們,警察們都蹲下,突然兩根繩子從直升機上扔了下來,警察們知道特種部隊來了,個個都收起槍,沒錯是我們過來了,我們個個順著繩鎖往下滑,等我們下去之后,雪鷹對著直升機豎起大拇指來,直升機飛走。(這里先說一下為什么我們現在才來,鏡頭返回夏佳穎死后劉子琴坐電梯下去之后,我們從學校返回部隊還沒下車呢。這時我們團長接到電話,電話里說本市的亦凱有限公司,受到了恐怖分子的襲擊,團長不讓我參加這次的任務,隊里的人員就和團長起了爭執,最后隊里的成員說,如果我背叛了隊里我們整個隊承擔,這才讓我參加這次的任務。

我對團長說道,“我需要見一下我姐,團長沒辦法就讓我們見了一下。

從我她的口里我才知道,夏佳穎死了的消息,當時我心里痛了一下,回想到了我和她之間的種種。接著她對我說夏佳穎領走的時候,讓她把這個優盤給我,我接過優盤交給了雪鷹,聽她說這里面是一種病毒的配方,雪鷹當時就拿出一臺電腦插入優盤,讓一個警察找來了一個黑客沒一會,黑客把密碼破解掉,里面的內容讓我們變的非常有壓力,如果要是這樣那既不是喪尸大戰了嗎,之后我回到了我們的部隊,我把優盤親手又交給我們的團長,團長看完之后沉默了一會,站起身來說道,“這次狙鷹你去吧,來自上頭的壓力,我這個團長一定替你擋著”)

到達目的地,我們就進了樹林里,雪鷹給我們講一下任務的內容,“這次的任務沒有具體的,只是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華夏是他們雇傭兵的禁地不是嘴上說說,這也算是我們唯一沒有具體的任務目標的任務吧,我希望這次的任務我們能用免壓方式贏得這次的任務,為了我們剛剛犧牲的同事,你們準備好了嘛”。

我們四個人同時高喊道,“時刻準備著”。

雪鷹說道,“出發”。

這次的任務只有我們五人參加,我和獵鷹這次也換成了突擊槍,一進樹林我們就看到了狙狼正在朝另一邊跑去,他們一共四個人一陣的槍林彈雨,過后只剩下了我和狙狼兩人,我們一人一把軍用匕首,因為槍沒有子彈了,子時天空云霧滾動,“劈啪”一道雷聲炸響,接著豆大的雨點落下,我們兩高喊一聲,戰在了一起,十分鐘后我們倆同時倒下,狙狼死了,而我則是昏死了過去,狙狼的脖子上有一道致命的傷口,我的身上也有數不盡的傷口,但是并不致命,因失血過多而昏迷,昏迷之時恍惚間我似乎看到了夏佳穎,在我身邊,她身穿白色婚紗正站著哪里向我招手,我努力的想要站起身想要過去,沒有爬幾步就徹底昏死了過去。

一個月之后,我站在醫院房間里看著繁華的城市,不知不覺的劉子琴從身后走了過來,來到了我身邊和我并肩站在一起,劉子琴問道,“怎么了,又在想她了”。

我嘆了口氣說道,“在這一個月里軍方武警,警察都找遍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說完我又是一聲嘆息。是的,夏佳穎死后現場沒有見到夏佳穎的尸體, 監控里顯示的夏佳穎中槍之后,趴在了地上,三十秒之后夏佳穎從地上慢慢爬了起來,響電梯走去,出了公司之后,就上了一輛出租車。

監控到這里就斷了,事后警察找到了那輛車,司機當時說道,“當時她讓出租車送她人民醫院,之后警察來到人民醫院,到了人民醫院,在醫院的監控里看到她當時是下車了,下車之后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長大了嘴巴,回頭就跑,線索到這里就斷了。

我說道,“姐我想靜靜”。

劉子琴說道,“那好吧,那我就先出去了”。

我心里想到,“佳穎你究竟在哪”。

就這樣我在醫院窗戶站了一天,第二天我就出院了,在劉子琴的車里,我對我劉子琴說道,“姐我準備出國走走,咱爸媽就只能讓你們照顧了”。

劉子琴說道,“可以,什么時候想去我來安排”。

我說道,“明天”。

劉子琴說道,“那行明天我給你安排”。

我說道,“謝謝你姐”。

我又說道,“姐,先送我去部隊吧”。

劉子琴說道,“行”。

沒一會我就來到了部隊,到了部隊里來到了團長的辦公室,我高喊道,“報告飛鷹特戰旅狙鷹,前來報道”。

團長抬起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好了沒”。

我說道,“報告首長,好了”。

團長說道,“來坐”。

我說道,“不敢”。

團長說道,“這是命令”。

我說道,“是”。

我這才走到了沙發前坐下,團長說道,“你既然過來了,那就看看這個吧”,說著團長把資料扔給我,接著又說道,“看完我希望你不要說給別人,最好能爛在你肚子里”。我接著把資料打開,里面是有兩個東西一個是一張紙,另一個是張照片,照片是一個女人的背影,周圍的建筑物不像是中國,當像是非洲,因為這里是一望無際沙漠,周圍還有許多的黑臉人,女人的背影讓我不由的想起了某人,夏佳穎。

我也顧不得在團長的面前要懂禮儀什么了,我急忙打開那張紙,紙上的標題欄上寫的是,國安部入黨申請書,下面就是個人介紹,右邊是一張紅底照,人呢,赫然是夏佳穎。這時候團長說話了,團長說道,“那張照片,和資料是昨天下午,有一個人送給我的,送給我之后那人沒說什么,就走了”。

我仔細的看著這張照片,發現這個人的確是夏佳穎,團長說道,“之前我也和國安那邊的人聯系了,國安也說夏佳穎就是國安的一員,當時國安部門說,夏佳穎在優盤事件中她是一個臥底的角色,當時夏佳穎從非洲回來,并沒有把優盤送給國安部,國安部還以為夏佳穎背叛了,直到半個月前國安部收到了我們的匯報,才知道夏佳穎沒有背叛而是另有原因,這個原因國安部也不知道”。

團長說道“國安部的人想讓你找到夏佳穎把她帶回來,如果她死了那就,這件事到止結束吧”。

   我沒有猶豫的說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團長問道,“想好了,你一但去了那邊,你什么身份都不是了”。

  我說道,“是的,想好了”。

  團長突然大聲說道,“來人”。

  我突然反應過來,心里罵了一句“靠,團長坑我”。急忙往外跑,跑到門口,有兩個人突然要進來,我兩掌拍倒了那兩個人,跑到走廊突然一陣警笛聲傳了過來,我又是暗罵了一聲,“靠,團長這是你逼我的”。我急忙又跑了回去,我從地上撿起那兩人的其中一把槍,走到了團長的身邊,說道,“對不起了,團長,我沒辦法逃出去”。

我把槍頂在了團長的后背上,團長站了起來,這時候門外的人站著好多人,我對他們說,“都別過來,給我準備一輛車”。

其中一個人跑了出去,說道,“放下武器,雙手抱”。頭字還沒說出了呢,就被團長一下罵了個狗血淋頭,其他人這才看清楚,雖然我把槍頂在了團長的頭上,但是槍沒有拉上槍栓,有個人急忙說道,“我去找車”,說完那人就下去了,一分鐘后我開著車在大路上瘋狂的跑著,身后的警車在不斷的追著,十分鐘后我把車停在了一個廢棄的化工廠門口,拿出手機給我姐打了個電話,讓她幫我拿一下護照,并且告訴他別開豪車,之后他讓他公司的員工送來了護照,還有一張銀行卡,之后我走到城市,找了一家不要身份證的旅館,住了進去,在旅館訂了一張阿爾及利亞的航空機票,機票是今天晚上11點的機票。

晚上10點半,我退了房,打了個出租車來到了機場,到達機場的時候已經十點五十分了,之后又等了五分鐘,廣播里傳來聲音,“前往阿爾及爾的旅客請注意:您乘坐的〔補班〕CA2986次航班現在開始辦理乘機手續,請您到17號柜臺辦理。謝謝”!

之后就是英語翻譯,“(Please note for passengers to Algiers: your flight ca2986 is now ready for check-in. Please go to counter 17. Thank you!)廣播整整讀了三遍,

     我這才站走到17號柜臺,辦理了手續,手續辦完,我回頭看了一下整個機場,這才上了飛機,上了飛機,找到我的座位坐下,坐下沒多久,就看到一個19歲的女孩走了過來,她對我說道,“先生,您能讓一下嗎?我的座位在您的里面”。

我站了起來說道,“可以”,之后女孩坐了進去,女孩的另一邊是窗戶,我坐在她的身邊。

女孩問道,“先生,您是自己去旅游嗎”?

我說道,“是啊”。之后我又反問道,“你呢”。

女孩有點抱怨的說道,“本來我還有個同伴的,但是她爸突然住院了,只好自己一個人來了,您能和我做個伴嗎”?

我問道,“你不怕我是壞人”。

女孩說道,“怕,但是我我我”。

見她實在是我不上來了,于是說道,“好了,逗你玩呢,你想跟著就跟著吧,不過,錢你的自己出,還有去了那里不要給我惹麻煩”。

女孩說道,“那麻煩找上我呢”?

我說道,“那我會幫你的”。

女孩說道,“謝謝您,先生,你好,我叫白藝欣,你可以叫我藝欣”。

我說道,“你好,劉子鳴”。

白藝欣說道,“那我以后叫你子鳴哥”。

我說道,“可以”。

白藝欣說道,“子鳴哥,你說我們先去哪,比較好呢”。

我說道,“那里不是有一個沙漠嗎?我們先去哪里看看吧”。

白藝欣說道,“先去那啊,那好吧”。

我說道,“那你說,先去哪呢”。

白藝欣打了個哈欠說道,“算了,等去了在說吧”。

這時候廣播響了,意思是說,讓我們把電子設備關掉和系好安全帶之類的。

我對白藝欣說道,“想睡就睡吧,到了我喊你”。

白藝欣說道,“謝謝哥,那我睡了”。

我點點頭,看著白藝欣閉上眼睛,之后我脫下大衣幫他蓋上,看著窗外發呆,嘴里輕聲說道,“嘉穎,你到底在哪”。

阿爾及利亞時間,九點飛機穩穩當當停在了,阿爾及爾國際機場,我把身邊的白藝欣搖醒說道,“走吧”。

白藝欣說道,“到了嗎”?

我說道,“到了”。我起來把衣服先穿上,和她走下飛機,重機場出來,我們就先到了打了個滴士,到了酒店,開了一間公寓式住宅,進了房間,客廳里有沙發,有電視,有陽臺還有廚房,臥室有三間,一個衛生間。

白藝欣說道,“哥,你挑選一間房子吧”。

我說道,“我隨便睡哪都行”。

    白藝欣說道,“那我就這間了”。

    我說道,“好”。

說完我坐在了沙發上看起了電視,白藝欣,到房間整理東西去了,20分鐘,白藝欣走了出來,來到我身邊坐下說道,“哥,咱商量一下,明天去哪玩”。

我說道,“不去沙漠,那就去大郵局”。

白藝欣說道,“也行”。

阿爾及爾大郵局,阿爾及爾大郵局建于1910年,是新摩爾風格的建筑,它也是阿爾及利亞首都阿爾及爾市中心的標志性建筑物。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之后,出發到大郵局(以后我不寫都逛了的東西了原因,我沒去過)就這樣我和白藝欣逛了一天,到了晚上,吃完飯,白藝欣說想出樓道走走,我也答應了她,她就走了。

過了一個小時,她沒有回來,正當我出去找她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拿起手機一看是一條彩信,按開一看,才知道,白藝欣為什么沒有回來了,彩信發來的是一張照片,照片的一個女孩被綁在了一張椅子上,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正是白藝欣的電話,我連忙接起電話,電話傳來了一陣唰唰聲,之后對方吧電話掛斷,再打關機了,我換掉鞋子,之后,正打算出門又是一條短信短信上說帶五十萬,到這個地方,后面是一個地址,記住不要玩什么花招,也不要打電話報警,和帶人來,我穿上鞋子,走出去,走出酒店,我攔了一輛滴士,二十分鐘后,下車的時候,司機給了我一張名片說道,“哥們以后需要的時候給我打電話”。

之后我來到了一個公園,公園還有不少人,我掏出手機打通了那個電話,我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左右看著,距離我5十米的一個黑人拿起手機接了電話,我一邊和他通著電話一邊往那邊走了過去,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一把彈簧刀頂在了我的腰部,轉身一看,后面有兩個人,兩個人說道別動不想死的話就別動,之后我被三人帶上了一輛面包車,我被他們帶到一個廢棄化工廠。

到了化工廠,三人把我帶到了一個人的面前,找來了一個凳子把我按到凳子上,三人其中的一個說道,“大哥人帶來了”。

那人沒有說話,只是擺擺手。

三人走了出去,屋子只剩下我和他,之后他問我,“錢呢”?

我拍拍身上的灰塵說道,“你們也得先讓我見見人吧,如果你們不給我見人那我為什么要給你錢呢”?

她站起了身,微微一笑,拍拍手,兩人壓著白藝欣走了進來,白藝欣說道,“哥,救我”。這時那個大哥說話了說道,“怎么樣這會可以了吧”。

說著他走到了,白藝欣身邊用手碰了一下白藝欣的下巴,我微微一笑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卡,我說道,“給你”,我把一張卡一甩,甩出卡的同時,我跟在了卡的后面,卡被我甩到了那個大哥的手腕上,他一個哆嗦,就在這時,我也到了那兩個人的身前,一拳打在了一個小弟的鼻梁上,之后又是一腳踢在了另一個人的肚子上,三人被我打倒在地,白藝欣還沒回過神來呢,直到我走到她身后,這才反應過來,于是她被嚇得站都站不住了,于是我把她背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她抱著腿蹲在墻角問我,“哥,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能不能告訴我,哥,你這樣真的讓我很害怕”。她說著說著就哭了出來,我有了過去輕輕抱著她,對她說道,“你別哭,我告訴你,我的身份,我是特種兵,來這里有個非常重要的任務要完成”。.

第二天早上,我從床上爬起來,穿好衣服,把門打開,走出客廳,就看見白藝欣在收拾行李,我走了過去,她一轉頭看到是我。

對我微微一笑說道,“哥,早”。

我問道,“你這是”?

白藝欣說道,“哥,我知道,你有重要的任務要完成,所以,我不能在給你添麻煩了,我也該走了,謝謝你的照顧,給你添麻煩了”。

她把拉鏈拉上,我走了過去說道,“走吧,我送你”。說完她微微一笑說道,“謝謝”。說完我們就走了。

到達機場剛好飛機檢票的時候到了,我把行李箱交給了工作人員,之后白藝欣從她身上的包包里,拿出一個項鏈交給我說道,“哥,我有個請求,不知道你能答應嗎”。

我說道,“你說吧”。

白藝欣說道,“哥,這里面有一個小攝像頭是我爸開發的,我想看看這里的一些事物,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不過你放心,這個只有我自己家的電腦能看到,別人不管多牛的黑客都無法看到”。

我把項鏈接過來,仔細看了一下看見里面只有個紅色的小點在閃,我把項鏈帶在脖子上,遠看根本看不出什么。

白藝欣說道,“好了,哥,我走了”。

說完她朝入口走去,等她過了入口,我這才走出機場,出了機場我打車來到一個電腦城,花了86w,相當于人民幣的5000塊錢的筆記本,這才回到酒店。

回到酒店打開電腦,下載了一個沒有名字的應用,打開那個沒有名字的應用,上面只有四個輸入框,之后我把輸入框的東西全部輸入滿,按下回車鍵,電腦彈出來一個對話框,上面寫的登錄已完成,請按下一步,我沒有按下一步,我只是坐在那里等待著,等了5秒鐘,突然又一個對話框彈了出來,里面有一個人,這時候站了起來說道,“中華人民共和國飛鷹特戰旅劉子鳴有事向您匯報”。

對面的人說道,“坐”。

我說道,“是”。

對面等我坐下對面說道,“說吧,什么事”。

我說道,“我好像暴露了”。

對面微笑的說道,“劉子鳴同志,你愿意加入中國特工國安部嗎”?

我立馬站起來,一個立正和一個敬禮說道,“我愿意加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安部”。

之后對面說道,“白藝欣是我的女兒,是我讓她跟著你的”。

聽她說完我這才放心了下來。

見我放下了心,他說道,“你有什么計劃沒”。

我對他說道,“暫時還沒有,不過我準備先去她出現的地方看看,有沒有什么線索”。

他說道,“那好,一會我派人給你送一部組織上的手機過去,你在酒店里等著,以后有什么事,就用這個手機聯系我。

我點點頭

他說道,“好了我還有點事”。

我連忙站起來一個敬禮,他對我點了點頭,之后畫面退出,我坐了下來,在電腦上又輸入非洲地圖,正看著地圖的時候,房門敲響,我站起身,走到門口打開房門看了一下,沒人,正打算關門的時候,看了一下地上一個手機盒擺在地上,撿起看了一下,又抬起頭左右看了看,我這才回到房間,把門關上,盒子上什么圖畫都沒有,白白的盒子,我把盒子打開,一個沒有牌子的智能手機和一個很小的耳機,就出現在了我面前,還沒等我拿出手機看呢,那個手機亮了起來,上面只有一個綠色的電話圖案,我拿起手機,按住綠色的圖案往上一滑,畫面變了,出現一個人,這個人正是剛剛和我在電腦上通話的人,也就是白藝欣的爸爸白玉華。

他對我說道,“這個手機是國安專用手機,里面沒有SIM卡,他是衛星智能手機,這個手機只能打給國安人員,里面有自動定位系統,無線耳機是范圍100米內都可以通話”。

我說道,“我有個事想請你幫我”。

白玉華說道,“什么事”。

我說道,“我想要夏嘉穎在國安部的全部資料”。

白玉華沒有說話只是從座椅上站了起來,見他站起來我也沒有說話,站了半根煙的時間,他這才說道,“半小時后,我發給你”。

非洲西北部,戰火紛飛,煙塵彌漫,一輛輛的裝甲車在不停地攻擊著,突然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從煙塵里開出身后的裝甲車不停的追逐著,車里坐著一個女人,女人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皮靴,腿穿白色打底褲和黑色A字裙,上身穿白色T恤衣,外套穿黑色風衣,她正是夏嘉穎,此時她的臉部很平靜,雙手握著方向盤,兩眼望著前方還有后視鏡,只要是裝甲車的炮筒轉過來,她立馬就轉動方向盤,副駕駛上還有很多的鑰匙,都是越野車的鑰匙,向前跑著的時候,突然一個巨大的沙塵暴,滿天的沙塵被風吹起,一眼看不見里面的東西,

夏嘉穎心里想道,“真是天助我也啊”。夏嘉穎想都沒想,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車子一下沖了過去,身后的裝甲車看見沙塵暴也追了進來,因為裝甲車比較笨,等他們追進來的時候,夏嘉穎早就沒影了。

我看完了夏嘉穎的資料,把電腦上的內存條燒毀,之后那上電腦走了出去,來到大堂找到服務員退房。

退了房,我就來到了位于阿爾及利亞的沙漠,剛一下車一個就看見了,五個人瞅我這里走了過來,其中有一個人我看著有點眼熟,但是有點想不起來了,五個人走過來二話不說,就和我打了起來,5分鐘之后,五個人到在了地上,我走到了讓我很熟悉的那個人,走到他面前蹲下說道,“你們是誰,為什么要攔著我”。

那人說道,“大哥,我們是黑龍會的人,至于為什么攔你,那是因為我們老大看上你前幾天的跟著你的那個女人了”。

我想了想說道,“你們見過這個人沒有”。說著我拿出一張照片給他們看看,那人說道,“大哥,你是狼族的人”。

我說道,“我問你什么,你說什么”。

那人說道,“是是是,這女人是狼族的通緝令里面的人,今天上午,我們接收到的消息,今天早上她偷襲狼族總部,狼族的人于是發出通緝令”。

我說道,“狼族總部在哪”。

他說道,“在西撒哈拉”。

我問道,“狼族其他的分部都有那些,都在哪”。

他看向和他對面的人,我也回頭看了看,見他點頭,我又回過頭來,我說道,“你們最好別給我耍什么花招,不然”。說著我做了個割喉的動作,這一次他們都老實了。

我身邊的人說道,“只有一個就在阿爾及利亞”。

我說道,“好了,我已經問完了,你說我如果把你們就這么放了,你們回去告訴其他人怎么辦呢,我如果把你們殺了,我也下不去手啊”?

其中的一個可憐兮兮的爬到我面前說道,“求求你別殺我們肯定不會說的”。

我說道,“要不這樣吧,我把你們的腿打斷,你們就就在這里吧”。

說完我走了過去,一陣的咔嚓聲過后,我把他們的腿全部弄斷了,這才滿意的向西走去,走了沒多久,我來到一個用木板搭起來的小房子,推開門走了進去,里面什么都沒有,我拿出那部國安局的手機,打給了白玉華。

白玉華正在開會,突然手機響了起來,看見來電顯示上的號碼,站起來走了出去,走到廁所接起我的通話,白玉華問道,“什么事”。

我說道,“有黑玫瑰的消息了”。黑玫瑰是夏嘉穎的外號。

白玉華說道,“那你的計劃是什么“。

我說道,“既然有她的消息,那我們就不用早及找她了,我的計劃是先從他們的分部下手,我要給他來一個聲東擊西”。

白玉華一下子就理解了,我的話對我說道,“好,就按你說的去辦”。

我們又說了幾句就關掉了通話,關掉通話的時候,我和白玉華同時微微一笑,之后有拿出我的另一個手機,打給了團長...。

一望無邊無際的沙漠,此時沙漠底部一輛路虎車被淹沒在了沙漠里里面還有一個人,她還活著,她正是夏嘉穎,此時她想出去,她抬起頭看看車頂,車頂是一塊玻璃行天窗,玻璃上方是黃沙,她想到一個辦法,她把天窗打開一陣的黃沙落下,還好天窗距離黃沙不是很遠,流了一會他就沒有流了,一縷陽光從車窗照射進來,她站起來從車窗漏出頭來看了看,追她的人已經不在了,她看了看車頭的位置,她轉過頭,雙手撐住車頂,之后雙手用力一撐,從車窗鉆了出來,鉆出來之后她看了看四周,四周除了黃沙還是黃沙,之后她朝剛剛看的車頭的方向走了。

我和團長通完電話后,又返回到了阿爾及爾,又在回來的路上買了一個面具,還有五把未開刃的匕首,之后來到村莊,租了一套院子和一套房子,又找了一塊石頭,把石頭搬進屋子里,坐在凳子上磨起了匕首。

就這么從中午磨到了晚上7點,站起身走出家門把門鎖好走了,來到了一個路邊攤,吃了點面條,吃完面條看了看時間已經八點了,來到一家賣摩托車的店,買了一輛本田,又在一家賣衣服的買了一身皮大衣和一條皮褲還有針和線,之后騎著摩托車回到了住處,用皮褲做了三個匕首套,兩個小腿各一把匕首,還有一把在右邊的大腿上。之后,穿上皮大衣,帶上鷹頭面具,面具只能捂住兩個眼圈,捂不住連和鼻子嘴吧。

黑龍會位于阿爾及爾中心地帶,這里有KTV、有酒吧,還有賭場,黑龍會的老大叫土奧西亞,此時他坐在辦公室里,處理一些文件,這時一個彪形大漢走了進來說道,“老大,阿里爾奧他們還沒回來”。我想出去找找他們”。

這個彪形大漢叫奧利世凱,他是黑龍會最能打的,黑龍會有一半的地下世界是他打下來的。

土奧西亞說道,“去找找他們也行”。

奧利世凱走了出去。

十分鐘之后,我騎著摩托來到了一個距離黑龍會不遠的巷子里把車停在那里,把面具拿下,來到一樓,一樓是酒吧,此時整個酒吧內燈紅酒綠,人山人海,之后我來到吧臺,點了一杯雞尾酒,過了一會吧臺的服務員端了,一杯海藍之空的雞尾酒出來了端到我面前,我喝了一口,之后把杯子放下不經意的回頭一看,一個人進入了,我的眼睛這個人正是我來非洲的目的,夏嘉穎,我看了她兩秒,回過頭來,我的心有點小激動,我慢慢的冷靜下來,心里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能慌,不能慌,……

之后我跟服務員要了一張紙和筆,在紙上寫的,你馬上離開這里你被這里的人通緝了,晚上三點來這個地址和我見面,我現在被人監視了。我把我住的那個村的地址寫上,讓服務員送了過去,服務員走了過去說了一些什么,夏嘉穎看了我一眼,一見是我,她的高興的留下兩滴眼淚,我拿過沒有用完的紙,用手指了指我手上的紙,她立刻就明白我的意思,急忙看起了紙來,看完了紙,對我點點頭,就要走,就在此時,一聲慘叫傳來,我回頭一看,只見夏佳穎躺在地上,一個人正準備掏槍,我也顧不得什么了,拿出一把匕首一扔,匕首帶著破空聲打在了槍上,槍掉在地上,在我扔出匕首的那一刻,我急忙到了,那人的身邊,那人還想撿起地上的槍,之時我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一腳踢在了槍上,把槍踢在了墻角,我拉起夏佳穎就往門外跑。

快到門口的時候,“噴”的一聲,我的胳膊流出了血,我皺了一下眉頭,也顧不得疼痛了,就跑了出去。

五分鐘后,我騎車帶著夏佳穎在公路不斷的朝前開著,身后一大片的車追著,不過還好的是,他們都是四個輪子的車。(這里可以設計一些車技,我這里就不寫了這里想讓動作導演設計一下)

十分鐘后我騎車來回到了出租屋,夏佳穎把我扶在床上,我看看胳膊上的傷口,夏佳穎說道,“胳膊怎么樣,還疼嗎”?

我說道,“沒什么,以前也經常受傷”。

夏佳穎說道,“一會我給你,把子彈取出來吧”。

我點點頭沒說話,夏佳穎見我點頭走了出去,沒一會她手里拿著一梗蠟燭走了回來,之后她把蠟燭點上,又拿起我的匕首,烤著,這時候我問道,“一個月前你究竟遇到了什么”。

夏佳穎這時候一邊用火烤著匕首一邊回答我的話,“你能來到這里我想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沒錯我就是國安的一員,沒有見過你之前,我在東南亞執行一個非常的任務”。

這時候我說道,“就是你交給我姐的U盤吧”。

夏佳穎說道,“沒錯,就在我找到優盤的時候,準備回去交任務之時我計劃好的路線全部別被對方知曉,之后我不得不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在我躲起來之后我發現我沒錢了,之后我在新時代酒吧,找了一份工作就這樣在酒吧工作了半年,直到一天早晨我正常上班的一個人帶著面具找到了酒吧,只見他掏出一張照片,我知道我已經暴露了剛好一個人看見了我,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說道這里夏佳穎回過頭來看這旁邊被燒紅的匕首,找了一塊抹布墊在手上拿起匕首,“問我用不用要點東西”。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

她這才幫我取起了子彈來,刀子進入我的身體,我皺皺眉頭,一整的嗤嗤聲想起一股子烤肉的味道迷漫在整個房間,五分鐘后我的胳膊被幫上了繃帶,她繼續說道,“我只會槍法不會武術,我之前也想學習武術,但是我的身體非常的弱沒辦法學習武術”。

我又問道,“之后呢”。

夏佳穎說道,“之后我找到一個和我關系不錯的人,是她把我送到非洲的,當我來到非洲之后才發現,他們的總部就在非洲”。

我說道,“之后你想在他們總部查查國安是誰背叛了國安,對嗎”。

夏佳穎問道,“你怎么知道”。

我說道,“我不僅知道,你想查誰是叛徒,我還知道正真的叛徒是誰”。

夏佳穎問道,“是誰”?

我說道,“看你的樣子,你還不知道”。

夏佳穎說道,“我進去之后還沒查呢,就被發現了”。

我說道,“你一會就知道了”。

我說道,“既然來了為何當鼠輩呢”?

突然從門外走進一個人,此人他頭帶面具一身雅戈爾西服。他問道,“你說你知道我來了,還有你說說我是誰”。

我說道,“怎么你女兒沒來嗎,白玉華”?

面具男突然笑著說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呢,”。說完他把面具拿下,正是白玉華。

我微微一笑說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白玉華拍拍手四個人把我們押上走了。

中國北京國安總部,一個豪華的大會議室里,里面一張長方形大紅木桌,此時,上方坐著一個老者,這位老者是,中國國安正主席林市華,下面左邊一排,右邊也是一排,左上面第一個是中國海軍總司令武玉成,右面第一位是中國空軍指揮官趙建文。

林市華說道,“小李,把資料發給他們”。

這時候一個人走了進來說道,“是”。

被稱作小李的拿上資料發給了,在座的每一個人,等小李發完資料走了出去,林市華才說話。

林市華說道,“資料都看了,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位都一個想法,那就是國安既然出現叛徒,而且這個叛徒還是國安副主席白玉華,當時我也和你們一樣都感到不相信和意外,都說說吧”。

五分鐘之后,五架大軍艇在香港出發。

非洲某國,我被綁關在一個地下室里,身邊還有一個人正是夏佳穎,夏佳穎對我說道,“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我說道,“我們先~睡上一覺”。說完我就要壓夏佳穎,

夏佳穎說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想這個”。

她推了我一下,我叫了一聲,“啊”。

夏佳穎急忙擔心的說道,“怎么了,怎么了”。

我突然一笑,一下子把她壓在身下,她一下子明白了過來,臉一紅。接下來就是一頓纏綿,(別想太多只是親嘴)。

第二天早上,我和夏佳穎被帶到一個大院子。

夏佳穎有點不甘心的對我說道,“我們就這樣死了嗎”。

我笑著說道,“人,總有一死的,怎么你不愿意和我死在一起嗎”。

就在這時候,白玉華走了過來說道,“有什么遺言要說的嗎”?

我說道,“我的遺言就是你死,我都不會死的”。

白玉華在對講機上喊道,“開槍”。夏佳穎的眼睛一閉,閉了兩秒之后一睜眼就聽見白玉華的罵聲,這時候就見到三架直升機從空中飛過,再看周圍的墻上都是中國部隊的人。

白玉華踉蹌的顛倒在地上,眼睛睜得老大了。

一個月之后,夏佳穎身穿一身白色的婚紗,走上了臺上,司儀問道,“劉子明先生你愿意娶夏佳穎為妻嗎”?

我微微一笑說道,“我愿意”

司儀又問夏佳穎說道,“夏佳穎女士,你愿意嫁給劉子明先生嗎”?

夏佳穎也微微一笑說道,“我愿意”。

(全劇終)狙神

東南亞某國的一個原始森林里,兩撥人在對戰,一波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一波是國際有名的犯罪分子。一個狙擊手站在一棵樹上,正在瞄準一個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的一個成員,這個狙擊手是國際有名的狙擊手,外號叫狙狼,他也是撒哈拉沙漠狼族傭兵團的人,來中國只有一個目的,為了抓一個有名的科學家,叫陳忻文,為了一種毒品,因為這個毒品的解藥是陳忻文研發出來的,不過只研發出了一半。所以這些雇傭兵才想盡辦法的要抓住他。抓住他有兩個原因,一個是為了以后讓他做毒品,第二個是為了半成品的解藥。就在這時一個狙擊手開槍了,“噴”,的一聲,子彈打到了一個人的腦袋上,那個人一下就死了。

身邊的人叫到,“呼叫狙鷹”,“呼叫狙鷹”,“東南方向、下二十五度、有一名狙擊手”,“請求干掉”,“請求干掉”。

我叫狙鷹,我正在距離戰場的二十五米的大樹下趴著,身邊還有一個人,他叫獵鷹,是一名狙擊手和觀察手,剛剛說話的那個他叫雪鷹,他是突擊隊的隊長,也是我們整個隊的隊長,雪鷹說完我說道,“狙鷹收到”。

獵鷹說道,“東南方向、下二十五度、樹底下”“風速三級”,他報完數據。

我對獵鷹說到,“一會我開完槍不要猶豫趕緊換地方”,“我想這地方肯定不止這一個狙擊手”,“剛剛那一槍是有人故意放的”。

我說完“噴”,的一聲,把狙狼底下的那人打死了,我和獵鷹急忙換地方,我們剛離開那個地方,“噴噴”兩聲打在了,我們剛剛離開的地方,其實剛剛我打死的不是狙狼,而是另外的樹下的那個人,我們沒有想到一個地方同時出現了兩個狙擊手。

我們各自躲在了一棵樹下,只是地方不同罷了,我在南邊獵鷹在北邊。

獵鷹說道,“獵鷹呼叫狙鷹”,“獵鷹呼叫狙鷹”。

我說道,“狙鷹收到”,“狙鷹收到”。

獵鷹說道,“東北方向”,“上三十五度”,“風度三級”,“小心點”。

我說道,“狙鷹收到”

我說完,把衣服脫下,往左面一扔,我快速一往右一轉,拿出槍瞄準東北方向,上三十五度,“噴”“噴”、“噴”,前面的兩聲是對方打的,兩槍打在了我的衣服上,后面的一槍是我打的,打在一個人的心窩上了,之后就剩下了狙狼一個人了,狙狼也看見了我蹲在了那棵樹的后面,于是剛要開槍,耳麥里傳來了一聲,“撤” 狙狼沒有猶豫就撤離,他拿起槍,從五米的樹上跳了下來, 一個懶驢打滾緩存跳下的力道,站起身就往東南方向跑。

我的耳麥里傳來獵鷹的聲音,“下一個東南方向,上未知,你要小心點”。

我說道,“不,我這回讓你來打,我去做誘餌”。

我說完沒有猶豫一個懶驢打滾,獵鷹他生氣的嘆了口氣,向右一轉身剛好看見了一個人往東南方向跑了,手里拿著一把巴雷特狙擊槍,距離我們這里一千米遠,獵鷹放下槍,說道,狙鷹出來吧,狙擊手已經跑了。

我把我的衣服拿起來穿上,來到了獵鷹面前,獵鷹舉起拳頭,微笑的說道,“佩服,佩服”。

我也舉起拳頭,微笑的走到他身邊,兩個拳頭碰了一下,說道,“不敢當”。

突然耳麥里傳來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說道“臥槽,我說你兩搞雞毛啊,眼看著我們都快頂不住了,你兩還有心情在這里搞基啊”。這個中年大叔叫黑鷹,因為他的臉有點黑,所以我們給他起了個黑鷹,黑鷹說完剛好身邊又有一個人被打到了腿,黑鷹高喊道,“衛生員救人,剩下的人做掩護”。

衛生員叫麟鷹,是軍醫大學畢業的,后來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成為了飛鷹特戰旅唯一的衛生員,他從小受到了一點刺激,他沒有父母,從小就不愛說話,不愛開玩笑,為人和很冷,冷的就像是大冬天的冰山,一點也不融化,有時候我們也想讓他開開玩笑什么的,可他呢,一句話就讓我們牙口無言了,他說,“玩笑是假的,既然他是假的說它干什么呢?

這時候,我和獵鷹也已經加入了戰斗,我們加入進來他們也輕松了不少,沒一會就把剩下的人都打完了。

我們打完那一戰,已近過去三天了,我和兄弟們都分開回到了老家,我在部隊里的名字叫狙鷹,在家里的名字叫劉子鳴,離開部隊的這三天,一直在睡覺,為什么呢?這就是當兵的壞處,當兵在打仗時候比平時訓練的苦要多兩三倍之多,壓力、重量、加上跑步,壓力真的是山大的,第三天我起了床,先和我老爸老媽打聲招呼,不然等我第四天起來的話,已經睡在棺材里了,哈哈,和大家開個玩笑。

和老爸老媽打完招呼我急忙洗了把臉跑了,老爸老媽這幾天急著給我找對象,我心里有點發毛,這就是我逃離的原因,我還有個姐姐,不過已近結婚了,姐夫家很有錢,自己開公司,而且不是什么小公司,是幾百億的大公司,有時候我在想要那么多錢干什么,死的時候又帶不走,還不如有個花著就行了。

今天是麟鷹的生日,我來到了車庫。我家就一輛車,是一輛寶馬,剛好老爸也在車庫里老爸問道,“小子你想去哪”。

我說道,“老爸今天是戰友的生日”。

老爸說道,“你想開車去”。

我說道,“老爸你不會是讓我走著去吧”。

老爸說道,“你媽買菜不好買”。

我說道,“ 額,好吧”。

我灰溜溜的走了,來到外面, 打了一輛車來到了我姐的公司,保安一見我要進他們公司,就急忙把我攔住了,保安說道,“先生,這里不是您來的地方”,

我說道,“我來找我姐”。

保安問道,“你姐是誰”。

我說道,“我姐叫劉子琴”。

保安說道,“對不起先生,這里沒有叫劉子琴的”。

說道這里突然一個人從門外要進來,身邊還有個人,是他的助理,我看見了,保安剛好也看見了,我喊了一聲,“姐夫”,我姐夫叫王亦凱,他是這家公司的老板,他一看是我,就說道,“子鳴,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我說道,“前天回來的”。

王亦凱說道,“來找你姐了”。

我說道,“是的,這不是你家保安不讓進嘛”。

王亦凱說道,“小夏,把這個人開除了,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我說道,“還是算了,他雖然有點看人低了點,但是他也是個好保安”。

王亦凱見我都這么說了,只好說道,“那好,就聽子鳴的吧”。

保安灰溜溜的走開了。

王亦凱說道。“小夏把資料給子鳴”。之后他對我說道,“子鳴我出去有點事,你幫我把這個資料給你姐”。

我說道,“好的,姐夫”。

說完我就走到電梯門口等起了電梯,沒一會電梯到了,我上了電梯,來到了我姐的辦公室,我沒有敲門的習慣,直接進去,結果把我姐下了一跳,高喊道,“劉子鳴你能不能進我辦公室先敲門啊”。

我有點無奈的說道,“好吧”。

我又反了回去把門關上,“咚咚咚”,說道,“姐,我這回可以進來了吧”。

我有點抱怨的說道,“搞得怎么嚴肅干嘛啊”。

我姐說道,“如果我在換衣服呢”。

我說道,“額,好吧”。

我把資料放在了我姐的面前,說道,“給你,你男人給你的讓我把它交給你”。

劉子琴說道,“哎,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我說道,“回來三天了”。

劉子琴說道,“你今天有事嗎”。

我說到,“有什么事,你就說吧”。

劉子琴說道,“幫我接一下瑤瑤,瑤瑤快放學了”。

我說道,“好的,拿來”。

劉子琴問道,“什么”?

我說道,“車鑰匙啊”。

劉子琴說道,“給你”。

我接過一看,說道,“姐,你讓我開著法拉利接孩子啊”。

劉子琴說道,“哦,拿錯了”。

我說道,“額,好吧”。

劉子琴之后拿出一個名牌包包,從里面翻了一遍,之后又把包包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沒有,之后又摸了摸褲兜也沒有,之后她對我說道,“算了,你買一輛吧”

我說道,“我沒錢買啊”。

劉子琴說道,“給你,卡里有二百萬”。

我又汗顏了,“心里想道,我怎么感覺有種當小白臉的潛置呢”。

我接過卡問道,“密碼”。

劉子琴說道,“六個六”。

我說道,“好嘞,那我走了啊”。

劉子琴說道,“嗯,你去忙吧”。

我來到外面那個保安見我,說道,“謝謝”。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以后不要看人低了,說不定人家是什么大人物呢”。

我說完就走了。~

我來到外面,在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司機問道,“兄弟去哪”。

我說道,“隨便找一家4S店”。

司機說到,“好的”。

七彎八拐的終于來到了一家有名的4S店,來到4S店的時候已經上午10點了,我問出租車司機,“兄弟多少錢”。

出租車司機說到,“300元”。

我也沒有墨跡,給了300元就下車了,下車之后一關車門那司機一踩油門跑了,我心里想道,“你趕著投胎啊”。

之后一抬頭,我就看見這地方有點眼熟,也沒多想,走進4S店,4S店的一個介紹車的妹子說道,“先生你來買車嗎”。

我說道,“廢話,我不是買車的,難道我是來買你的嗎”?

人家妹子看了我一眼下面,我急忙把褲襠捂住,說道,“哎,美女咱開玩笑的,別當真啊”。

妹子說道,“說吧,你想要什么車”。看見沒,語氣都變味了,果然妹子不是隨便撩的,想撩妹子,可以啊,先拿出實力來。

我說道,“你們這里有沒有什么好車啊”。

妹子說道,“好車當是有,就怕你買不起”。

我說道,“我先看看車”。

妹子說道,“你要多少錢的”。

我說道,“我先看看你們的照片什么的”。

人家妹子先白了我一眼給我扔過來一本書,我一下子接住,搖搖頭看起了書來,看了一會書,我說道,“妹子就這輛吧”。

妹子走了過來說道,“五十萬,全包了”,我看中的是一輛奔馳GLA200白色,我問道

,“刷卡行嗎”?

妹子立馬換態度了,輕聲問道,“先生你真的要這輛車嗎”?

我說道,“是啊,怎么了,不行那就換一輛”。

妹子說道,“不是,那您把卡給我”。

我從口袋里拿出了我姐給我的卡,妹子說道,“先生,您稍等”。

妹子拿著我的卡走了,過了10分鐘妹子回來了,說道,“先生,您卡里有密碼,您能跟我來一下嗎”?

我霸氣的說道,“密碼是6個6”。

妹子用一種殺人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說道,“好的,先生”。

40分鐘過去了,正等的我有點不耐煩的時候。妹子拿上東西過來了,咬牙切齒的對我說道,“您的手續還有您的備用鑰匙”。

我把手續拿好,妹子又說道,“先生您的車在外面”。

我搖搖頭走了,來到外面我進了車,給劉子琴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他女兒在哪個學校,之后我把車子打著火,導航里傳來了一種聲音,意思是說我在什么什么地方,聽到這里我就愣了一秒鐘,低頭一看導航,這里距離我姐公司拐個彎就到了,好吧,我既然被騙了被出租車的司機給騙了,不過我也沒有在意,騙了就騙了。

我開著車就走了,快到瑤瑤學校門口的時候,堵車了,接孩子的人太多了,只能下車走過去了,到了學校的門口又等了一會,瑤瑤出來了,很可愛和她媽有點像,大概七八歲的樣子,我也不知道多大了,我走了過去,老師不認識我,說道,“你是”。

瑤瑤說道,“老師他是我舅舅”。

老師說道,“哦,對不起啊”。

我說道,“沒關系”。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喊道,搶孩子了,救命啊,我回頭一看一個摩托車在拉著一個孩子跑了,我說道,“老師幫我看著我的外甥女好嗎”?說完我就追了過去,那個老師喊了一聲什么我也沒有聽到,瑤瑤對老師說道,“不要擔心了,我舅是特種兵出生,厲害的很”。老師說道,“瑤瑤那你知道你舅舅的微信號嗎”?瑤瑤說道,“老師我舅是不玩微信的”,額,好吧,老師既然犯花癡了。

只時的我在道路不斷地,追著那輛摩托車,我看見摩托車往右拐了,于是也往右拐了,我的右邊是個巷子,就進了巷子里,進了巷子我又快跑了幾步,到了出巷子的路我又出去,他也剛好從另一邊過去,我又追了幾步,摩托車剛好又進了一個巷子里,摩托車進了巷子里就停下了,我跑了過去,說道,“我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把孩子還給我你們滾蛋,二我把你們打趴下然后把你們交給警察”。這兩個人我一看就是個老手了,一個駕車一個負者,搶孩子,兩個人相當默契。兩個人其中的一個說到,我們兩個人,就不信干不了他一個,兩個人一起沖了過來,一個在前,一個在后,前面的那個,我高高跳起一腳躥在前面的那個人的肚子上,一下子躥的那人躺在了地上,彎著腰抱著肚子打滾,剛好我落地的時候,第二個人也過來了,我一個回旋踢踢在了那人的臉上,一個大大的腳印落在了他的右邊的臉上。剛把他們兩個人打在地上,警察就來了,我發現一個事啊,就是一個事解決了警察也就來了,出警的一共四個人,三男一女,還有一個是孩子的母親,走到我面前說道,“謝謝,真的太謝謝了”,我對孩子他媽說道,“大姐不用謝”。那個女警察走過來做筆錄,我實話實說了,女警察看了我一眼說道,“把他們兩人壓回去”,警察走了我帶著母子兩也回到了學校,來到了我的車子的時候,我把車開出來,開到了學校門口,我又把玻璃弄下來探出頭來,對瑤瑤說道,“瑤瑤上車吧”,瑤瑤說道,“舅舅我就知道你沒事的”。

我說道,“瑤瑤和老師說再見”。

瑤瑤說道,“老師再見”。

我對那個老師微微一笑

我就開車走了,在車上瑤瑤問我“舅舅我們一會去哪啊”。

我說道,“舅舅今天有點事,我一會把你送到姥姥家,好不好,你爸媽今天也有事”。

瑤瑤不開心的說道,“好吧,又沒人陪我玩了”。

沒一會就到了我家了,老爸問道,“你小子怎么什么時候買的車,還買的奔馳,說,是不是你姐給你買的,說道這里瑤瑤也下了車”。

老爸一見到瑤瑤開心的不得了,我對老爸說道,“爸,瑤瑤我幫你送來了,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老爸擺擺手說道,“那里涼快到哪里呆著去”。

我說道,“好的”。

瑤瑤說道,“舅舅再見”。

我開車走了,車上我給獵鷹打了一個電話,獵鷹叫王重陽,普通家庭,父母是做小生意的,我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還在睡覺,是他媽接的電話。

王重陽他媽說道,“喂,你好哪位”。

我說道,“喂,阿姨您好,我想問一下王重陽在嗎?我是他戰友”。

王重陽他媽說道,“哦,原來是重陽的戰友啊,重陽他在睡覺,你有什么事就和我說吧”。

我說道,“阿姨是這樣的,我戰友今天過生日,我一會去接他”。

王重陽他媽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現在把他叫醒,先準備一下”。

我說道,“好的,阿姨,那就謝謝您了”。

王重陽他媽說道,“不用謝了,你一會來了給他打電話就行了,沒事那我就先掛了”。

我說道,“嗯,拜拜阿姨”。

說完,我就把電話掛了。

沒一會我就來到了王重陽的家,他家是小區樓,給王重陽打了個電話,電話接通,我說道,“我已經到了,你下來吧”。

王重陽說道,“好的,馬上下來”。

說完他把電話掛了,我下了車等了一會,王重陽從單元樓口出來,我走了過去,說道,“你是豬嗎,睡到現在”?

王重陽說道,“有我這么酷的豬嗎”?

說完之后,他看了我的車,說道,“這車是你的”。

我說道,“是啊,有什么問題嗎”?

王重陽說道,“你牛啊,怪不得黑鷹說,你看不起錢呢”。

我說道,“他怎么什么話都要往外說啊,這會可好,老子想裝一下都不行了”。

王重陽白了我一眼說道,“你知道裝的后果是什么嗎”?

我說道,“什么啊”。

王重陽說道,“不知道就算了”。

我們就這樣一路開著玩笑來到了一個酒店,我們到了酒店的時候,已經是7點半了。

東南亞的一個小村莊里,村子不大,只有二三十戶人家,突然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來到了這個村莊,他身穿西裝看不到臉部,他來到了一戶人家門口,這家門口有很多人,這些都是國外的人,有非洲的黑臉人,有白種人,也有黃種人,都身穿迷彩服,手拿著槍,這些人見到戴面具的人高喊道,“老大”,很明顯這個人,是他們的老大,面具男進入了院子,院子里有一個人坐在一個凳子上,正是狙狼。面具男來到了狙狼的身邊坐在了一個凳子上說道,“這個月的23號,陳忻文會到一個學校教書,我把你們弄進去你們見機干掉他”。

狙狼說道,“哥,我知道了”。

面具男說道,“還有那個優盤在一個酒吧里你要務必拿到手”

面具男站起來說道,“在這里過得不錯吧”。

……

這個時候,我正和戰友們吃喝玩鬧呢!黑鷹大聲說道,“誰會唱歌啊一會我們去KTV”。

我有點狐疑的說道,“你會唱”?

黑鷹說道,“那是當然,不是我吹啊,想當年我可是我們班的唱的最好的”。

獵鷹急忙接著說道,“育兒園班的吧”。

這個酒店里有KTV在五樓,我們來到了五樓要了一些點心,說著笑來到了包廂,包廂不大里面,一進門就看到五顏六色的燈光,非常漂亮,低頭一看有沙發和茶桌,進去之后我們先讓服務員打開屏幕,我們先一起唱了一首,國歌,我們把國歌唱到一半的時候,服務員進來送點心來了,我們沒有什么尷尬的地方,服務員看了我們一眼就走了。國歌唱完,雪鷹開始唱,雪鷹唱的是一首打靶歸來,雪鷹唱的很好,之后就是黑鷹,黑鷹唱的是,軍中綠花,也唱的很好聽,之后就是麟鷹,麟鷹唱的是精忠報國,我唱的是,一首刀郎的永遠的兄弟,唱到最后的時候,我們都想到了,我們在部隊里面的種種,最后他們都一個個的都站起來,我們都圍成一個圈,互相把手放在了別人的肩膀上,彎下腰,頭挨著頭輕聲說道,“同生共死”。

就這樣抱了很久才放開,放開之后我們又唱了幾首歌,我們這才來到了一個大房子,睡了起來,因為我們都喝酒了不敢開車,就開了一間大房子,睡了覺。

第二天,我們各自起床收拾了一下,開車各回各家,我把王重陽送回家之后我也開車回到了我家。

我剛回到家,老爸送瑤瑤上學去了,老媽在看一些照片,老媽見我回來了,于是對我說道,“子鳴,你回來了,快坐下,來快看看你喜歡哪個,這些都是咱們附近的鄰居,你來看看喜歡哪個,媽幫你介紹介紹”。

我可憐兮兮的說道,“媽,您就饒了我吧”。“要不這樣,我呢!先出去一下。您呢,先慢慢看著”。我絲毫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就跑了。老媽站起來剛要說什么就見我把門關上了。我來到外面。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就跑了。

本來想去我姐的公司,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沒。路過一個廢棄的火化場的時候,我就聽見了一聲求救聲,“救命”~我急忙停下車,仔細聽,“救命”~這次的聲音聽的是清清楚楚,我打開車門下了車,聲音就是從火化場傳來的,這里就只有這一個房子,我來到門口,往里看了看,里面是個大院子,遠處有一個大房子,院子外面沒有什么人,我這才推門而入,在推門的時候,門發出一聲,讓人牙癢的聲音,之后進入了院子,院子里長滿了草,我左右看了看,沒人,快速來到了一個不算大的房子,爬在一個沒有玻璃的窗戶看了一下,里面傳出一個男人的猥瑣聲音。

“快把優盤給我,不然,嗨嗨,你懂的”。說著男人就開始脫上衣,就在男人脫下衣服的時候,我后退了幾步,一個助跑,一跳雙手抓住窗戶的上面的欄桿,一下子進入房子里,男人一回頭一下子踢在了他的身上,男人讓我踢了個狗啃水泥,男人的牙齒碰下兩顆,女人見男人被我打倒了,急忙站起來,跑到我身邊,這時的男人也站起來了。

男人說道,“小子你等著”。

說完這句話男人走了,我看著女人問道,“你沒事吧”。

女人回答,“沒事”。說完女人又說道,“謝謝你”。

我說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女人說道,“謝謝”。之后我們來到了外面,我把副駕駛門打開,說道“上車吧”。女人還是那句話,“謝謝”。女人坐了上去,我把副駕駛的門關著,來到了正駕駛,開了門坐了進去,我問道,“美女,你家住哪啊”。

女人說道,“裕華小區”。

沒一會兒,就來到了裕華小區,我先下了車把門打開,之后我又走到另一邊幫她把門開開,她從車上下來,對我說道,“謝謝”。

我說道,“不客氣”。

之后她又說道,“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個飯”。

我說道,“可以啊”。

說完我們又開車來到了一家小飯館,我們走到了一個沒有人的桌子坐下,老板娘走了過來一抬頭,看見是她,連忙說道,“原來是小夏”,之后老板娘看見了我,和我點了點頭,算是打個招呼,之后又把頭轉過了她那邊,問道,“今天吃什么”。

女人對我說,“你想吃什么,隨便點”。

我說道,“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之后女人對老板娘說道,“米飯先來兩碗,剩下的來還和之前一樣吧”。

老板娘說道,“好的”。

之后老板娘走了,女人對我說道,“不好意思,只能請你吃這些了”。

    我說道,“沒事,在部隊里我什么都吃的”。

女人說道,“你是當兵的”。

我說道,“小兵而已”。

女人說道,“你好,我叫夏佳穎”。

說完她把手伸在我面前,微微一笑,她的笑容很好看,我也把手伸了過去握了一下手,對她說道,“你好,我叫劉子鳴”。

夏佳穎說道,“你姐是不叫劉子琴”。

我有點驚訝的說道,“你怎么知道”?

夏佳穎說道,“我們是閨蜜”。

我有點無奈的說道,“好吧,這個世界怎么這么小”。

夏佳穎說道,“你姐現在怎么樣,結婚了嗎”?

我說道,“她的孩子都6歲了”。

夏佳穎說道,“她都有孩子了”。

說道這里飯菜就上來了。夏佳穎對我說道,“吃吧,吃完帶我找你姐”。

我說道,“好的”。

我們沒一會就吃完了飯,剛出飯店的門,十來個人把我們包圍了起來,周圍還圍著一群吃瓜群眾,其中一個男人說道,“是他嗎”?

這時一個人站了出來說道,“飚哥,就是他”。這個人我也認識,正是被我打掉兩顆牙的那個人。

這時候那個飚哥說話了,“兄弟,你把我兄弟打了,這事怎么算”?

我說道,“不知道你想怎么算”。

飚哥說道,“跪下道歉”。

我說道,“如果我不跪呢”。

飚哥說道,“不跪那我把你的腿打斷”。飚哥說完他身后的人就沖了上來。五分鐘過后,我安然無恙的,把夏佳穎帶了出來,地上十來個人抱著腿噢噢直叫。

之后我帶著夏佳穎,來到了劉子琴的公司,到了辦公室,我敲敲門。劉子琴說道,“進來”。我這才走了進來。

我說道,“姐,今天我給你帶來了一個人,你猜猜是誰”。

劉子琴說道,“誰啊”。

我說道,“佳穎姐,你可以進來了”。

夏佳穎走了進來,兩女一見面,就抱在了一起,一個嘴里喊著佳佳,一個嘴里喊著琴琴,就這樣抱了一會。

我說道,“兩位姐姐,你們聊我先出去了”。

劉子琴說道,“唉,你等等,幫我把這個資料,送到你姐夫辦公室”。

我說道,“好的”。

我拿過資料走了,來到了王亦凱的辦公室。

我敲了敲門,里面傳來了我姐夫的聲音說道,“請進”。

我走了進去,看見他在簽,簽完字,合住了資料,他一抬頭就看見我走了進來說道,“子鳴,你來了”。

我說道,“給你的資料,我姐讓我給你送的”。

王亦凱說道,“你姐呢”。

我說道,“哦,剛剛她閨蜜來公司了”。

王亦凱說道,“好的,如果沒事你就先下去吧,晚上來我家吃飯”。

我說道,“好的”。

我就來到我姐的辦公室,剛剛走到我姐的辦公室,我就聽見劉子琴說,“你是說,你喜歡上了子鳴”。

過了一會兒,劉子琴說道,“你喜歡他就追吧,不過我告訴你啊,你可要想清楚啊,你如果嫁給他。算了不說了”。

夏佳穎說道,“你這里有我可以做的工作沒”?

劉子琴說道,“剛好我身邊需要個助理,你當我助理吧”。

這時候我敲敲門,劉子琴說道,“進來”。我裝作什么也沒聽到的樣子,走了進來,對她們說道,“姐,如果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夏佳穎見我要走,也緊忙說道,“你今天有什么事沒”。

夏佳穎心里想道,“既然要追我,那就從現在開始吧”。

我說道,“沒事,怎么了夏姐”。

夏佳穎說道,“如果沒事,就陪我買幾身衣服吧,明天我就要來你姐這里上班了”。

劉子琴一看她這樣說,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于是走到我身邊對我說道,“你看看你,老是穿這一身衣服,你也去買一點衣服去吧”。說完她把手放在后面,對身后的夏佳穎做了個OK的手勢。

夏佳穎說道,“剛好我也要買衣服,不如一起吧”。

說完夏佳穎就拉著我就出了門,臨出門的時候,還沒忘記和劉子琴比劃了一下拳頭,我們就這樣走了。我們兩來到外面。

夏佳穎說道,“開車太麻煩了,不如我們打的士把”。

我知道她打的什么注意,說真的我也說不清楚,是不是喜歡她。

我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雖然我沒有回答她,她也沒有過來問我怎么了,她只是心里有點微微的失望。過一會,一輛出租車就停在了我們的面前,我們上了車,司機問我們去哪。她先是看了我一眼,見我沒說話,對司機說道,“去豐隆吧”。豐隆是一家普通服裝市場,那里的衣服都比較適合普通百姓去。之后我說道,“去鑫龍吧”。

司機說道,“好嘞”。

“鑫龍”國際有名的服裝專賣店,這里的衣服最便宜的也得7、8千一件。

新時代酒吧里,一個男人坐在一張椅子上,這個人手里拿著一杯紅酒,周圍站一群人,其中一個人的臉,是鼻青臉腫,尤其是牙齒,掉了兩顆,這個人就是被我上午打的那個人,之時,拿著酒杯的那個男人站了起來,說道,“阿鑫,你去看看他的實力,如果能做了就做,做不了,那就拉攏過來”。

被稱作阿鑫的人說道,“是,龍哥,我馬上去辦”。說完他就扭頭就走。

沒一會就來到了鑫龍國際,我們剛剛下車,一輛面包車就停在了我們的面前,從車上下來二十多個人,每人一根鐵棒,帶頭的正是那個阿鑫,他們氣勢洶洶的走到我們的面前,把我們圍了起來,我把夏佳穎往后拉了一拉,同時也和她說,“一會見機就跑”。

夏佳穎有點擔心的說道,“我跑了,你怎么辦”。

我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說道,“他們我不會放在眼里,我就是怕一會打起來顧不上你”。

這時候帶頭的阿鑫說道,“兄弟,只要你把你身邊的那個女的交給我,我保證放你走,怎么樣”?

我上前走了一步微笑的說道,“如果我說,不呢”?

阿鑫說道,“那兄弟,我只能說對不住了”。說完阿鑫揮揮手,

二十多個人,一下子全沖了過來,我先是回頭,一腳踢倒了一個人,我對夏佳穎說道,“跑”。

夏佳穎咬了咬牙,就從倒下的人踩了過去,

我從地上撿起一根鋼管,鋼管被我揮舞的呼呼作響。十五分鐘后,現場只有兩個人站著,一個是我,另一個是阿鑫。

這時候阿鑫從車上拿出一把未開刃的刀,拿出刀就朝我這里沖了過來,一刀劈下,我朝一邊一撤身,手里的鋼管朝他的腰部打了過去,阿鑫收刀回防,“啪”的一聲,鋼管和刀相碰,發出一些火花。

就這樣我們斗了10分鐘,十分鐘之后,警察來了,把我們拉上車,走了,沒一會就來到了警察局,把我帶進了一個屋子,屋子不大,一個警察問道,“姓名”。

我看也沒看說道,“劉子鳴”。

那個警察又問道,“性別”。

我看也沒看就說道,“你不會自己看嗎”?

警察看了我一眼說道,“說吧,為什么打架啊”。

我說道,“我怎么知道啊,他們一下車就把我攔住了,完了二話不說就打我,我是自當防衛”。

警察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個自當防衛,打的人家不是斷腿就是腦震蕩的,說吧那個部隊的”。

我說道,“飛鷹特戰部隊”。

正當他還想說什么的時候,一個人走了進來,一開門說道,“隊長,局長找你”。就這樣兩個人一起走了出去。

過了一會隊長回來了,說道,“你可以出去了”。

走出屋子,來到院子一抬頭就看見劉子琴和夏佳穎站在那里背對著我,我走了過去,她兩聽到腳步聲,一回頭,看見我出來了,她兩連忙走了過來關心的問道,“怎么樣,沒事吧”。

我說道,“沒事”。

劉子琴說道,“那就好,沒事那就走吧”。

于是我們就回到了劉子琴家,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了,中間劉子琴接了一下孩子,回到家,已經是7點30分了,王亦凱早把飯菜端上桌了,我們回到家,王亦凱說道,“都回來了,回來了那就吃飯吧,哎,子鳴喝點什么”。

我說道,“隨便”。

王亦凱說道,“白的吧”。

我說道,“行,你當家的你做主”。

就這樣我兩喝的是醉如爛泥,說實話我連我這么上床的我都不知道。

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起來,拍拍頭,頭有點發暈,我朝旁邊看了一眼,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只見床的另一邊夏佳穎正準備打個哈欠起來,我心里有點慌了,急忙蒙上被子躺下,夏佳穎一見我這樣微微一笑,心里想道,“ 小樣我還治不了你”。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早上夏佳穎來到我房間,叫我起床,叫了我半天沒有醒,于是就想道了一場讓我看起來很慌的事,不得不說,這女人遇見自己喜歡的人,所要付出的不比男人差。好了咱們言歸正傳。夏佳穎走了出去,我這才穿好衣服下樓,我看看夏佳穎,她看見我在看她,她對我微微一笑,說道,“醒了,來吃飯,吃完飯陪我買衣服去,昨天出了那些事,衣服還沒買呢”。

我問道,“我姐呢”,說實話我有點不敢看他了。

夏佳穎說道,“他們去上班了,看這是他留給我們的紙條”。

我走了過去,拿起字條看了看,上面寫的,子明,佳穎我去上班了,早餐在烤箱里,牛奶在冰箱里。

早餐吃完,我兩就出了家門,我們打車先來到鑫龍買了幾件衣服,當然所有的錢都是我掏的,從鑫龍出來已經是中午了,我們在外面吃了一頓飯,下午她就早早的到了我姐的公司上班了。

接下來的幾天,夏佳穎都會陪我一會,說實話這些天的相處之下,我和夏佳穎的感情有了很大的變化,每天我姐都會給我和她相處的機會,比如樓閣胳膊了或者是互相喂著吃飯了,她這人有個毛病就是吃飯如果不愛吃的東西,都會喂在我嘴里,在部隊里我們做任務什么都吃,所以她不吃的東西都會往我嘴里送,用她的話來說是不吃也是你的錢,這句話讓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女生的小算盤打的不錯的道理,不是她們不懂而時有的女生,為了心愛的人她們愿意當傻子,就這樣我們相處了幾天。直到一天晚上,雪鷹的電話打來,告訴我明天回部隊了,就在雪鷹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東南亞某國,獵鷹接到了面具男的電話,電話里說,“今晚我帶你進去,做好準備”。

第二天八點某某高中,大門叉開著,門外門里站了兩波人,就在這時一輛輛的商務車開進了學校,商務車和學生們進了學校,兩個保安打算關門的時候,一輛五菱宏光從遠處極速開過來,“噴”,兩個保安都被撞飛了,五菱宏光進了院子的時候,一些人還沒反應過來,從車里出來6個人,六個人一人兩把沙漠之鷹,六個人抬起槍就開始打,有的人也反應過來了個個都開始跑,“啪、啪啪啪”……學校是一片騷動,槍聲連綿不絕,時不時的有人倒下,學校外面的人聽到動靜個個都做了鳥獸散,跑掉的學生,和老師們撥打起了110。

我們剛剛來到部隊,就聽見雪鷹的哨子吹響了,雪鷹高喊道,“集合”,我們急忙跑了過去,站好,雪鷹高喊道,“立正”,“向右看”,“向前看”,這時候從樓上下來一個人,是我們團長,這時候雪鷹跑了過去,高喊道,“中國飛鷹特戰旅集合完畢,請指示”。

團長說道,“稍息”。

雪鷹高喊道,“是”。

雪鷹又跑了過來說道,“稍息”。

雪鷹說完小跑道我身邊站好。

團長說道,“同志們,剛剛得到上面的指令。……

四十五秒之后,一架軍用直升機在一個野外降低,突擊隊從直升機的繩索下來,雪鷹抬起手臂在空中揮舞著還畫了個圈,意思是說直升機可以起飛了,直升機駕駛員做了個ok的手勢,直升機飛走了。

他們警惕的看著四周就這樣慢慢的往前走著,為什么要用他們而不是我們呢?因為我和狙狼在學校對面的一棟一單元房里。他們來到了下水道入口,雪鷹說道,“雪鷹呼叫總部,雪鷹呼叫總部”。

     耳麥里傳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這里是總部”。

    雪鷹說道,“我們已經下到下水道了,完畢”。

    耳麥里又說道,“救出人質,注意安全,行動代號營救”。

    雪鷹說道,“是”。

    中年人說道,“公安部負責拖延時間,武警防止敵人沖出和救人,醫院協助,狙擊手保護我們的同事和人質的安全,明白了嗎”?

眾人,“明白”。

學校門口只時公安武警圍的水泄不通,一個男人正拿著一個喇叭喊著,“里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請速速放下武器,出來投降,請速速放下武器出來投降”。……

學校一樓大廳,之時蹲滿了人,有的人哭泣著,有的人躺著的,這時候三個人在從教學樓上邊下來,其中一個被兩個人壓著,這人正是陳忻文,兩人壓著他到了一個男人的面前,那個男人說道,“陳博士,我們又見面了,來坐”。

兩個人把陳忻文按到椅子上坐下,男人對兩個人使了個眼色,兩個人又帶了一個同伴,三人低頭說了一些什么,說完一個人走上樓去,兩人從包里拿出一些定時炸彈,一個往東一個往西,都把那些炸彈弄到墻上。

就在這時陳忻文這邊,發出一聲犀利的慘叫,慘叫聲回蕩在整個大廳里,只見陳忻文一只手抱著另一只手的大拇指處,地上還有幾滴鮮紅的血液,從他的手縫里滴落在了雪白的地板上。

陳忻文說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求你放了我吧”。

男人先豎起一根指頭,說道,“1、2、3”。男人把一把軍刀拿起正要劈下,陳忻文說道,“我說”。

男人說道,“這樣不就行了嘛,何必非讓我動粗呢,我也是個很文明的人嘛,那就說吧”。

只見陳忻文從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玻璃瓶,里面裝了半瓶綠黃色的液體。

男人說道,“配方呢”。

陳忻文說道,“在我辦公室里”。

男人剛要說什么,只見從樓道里扔出幾個煙霧彈,緊接著,“突突突”…的聲音傳來,有幾個人倒在地上,客廳里就大亂了起來。

男人也反應了過來,先是把玻璃瓶裝在一個手提包里,也開始命令起了那些雇傭兵來,一個雇傭兵拿出一把AK47打的雪鷹不敢露頭,于是狙擊手也開始了攻擊,一陣的槍林彈雨,煙霧彌漫,外面的人也聽道了,里面的聲音,特警部隊,開始了炸門的的事情,“噴”的一聲門被炸的四分五裂,一大批的特警涌了進來,子時的男人拿起了那個包袱就跟著人群朝門外跑去,那人也已經成功的跑了出去,上了一輛出租車。

新時代酒吧,龍哥來到一間包間,包間不大里面有三個人,一個坐在椅子上,另外兩個站在他身后,坐在椅子上的人正是狙狼.

狙狼問龍哥,“東西呢”?

龍哥說道,“我已經派人找了,您能等會嗎”?

狙狼說道,“五分鐘”。

四分鐘過去了,龍哥頭上冒出了一頭的汗,狙狼站了起來說道,“說吧,優盤哪去了”。

龍哥嚇得撲通一下跪下了嘴里哆嗦著說道,“被人偷走了”。

狙狼說道,“帶路”。

龍哥見狙狼沒有殺他的意思,雙腿打著哆嗦的站起來,說道,“是”。

龍哥說完就出去了,沒一會就又上來了,上來說道,“狼爺,車已經備好了上車吧”。

狙狼沒有說話,站起身就往外走,走出 新時代酒吧上了一輛路虎,就走了。車上狙狼接了一個電話,電話是從學校跑出去的那人打的。

“佳穎你和我弟怎么樣了”?我姐手上拿著一個文件夾,走進夏佳穎的辦公室問道。

夏佳穎說道,“就那樣吧,不好不壞的”,夏佳穎結果文件夾說道。

我姐說道,“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有沒有親過”。

夏佳穎說道“你呀,少打聽我們的事了”。

我姐說道,“說說嘛”。

夏佳穎說道,“能有什么好說的”。

說完夏佳穎走到窗戶邊往下看了一眼,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只見龍哥帶了五個人從車上下來,其中的一個他還認識,正是那個和我那天逛街的那個彪哥。

她急忙回過頭來對我姐說道,“子琴快給你男人打電話告訴你男人叫他趕快從后門走”。

我姐問道,“怎么了,為什么要走啊”。

夏佳穎說道,“來不及說了”。

還好我姐不是好奇心重的人,急忙拿出手機給王亦凱打起了電話來。夏佳穎看了看外面他們已經下車了,我姐說道,“他下來了”。

夏佳穎說道,“那我們走吧”。

說著就往外拉我姐,還沒走到電梯門就看到王亦凱走了過來,王亦凱問道怎么了你們夏佳穎說道“來不及和你們說了,跟我走就行”。

王亦凱說道,“你不說,我們不會走的”。

夏佳穎先深吸一口氣說道,“你真的想知道”。

王亦凱和劉子琴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點點頭。

夏佳穎返回辦公室走到電腦桌從身上拿出那個神秘的優盤,插到電腦上,找到了那個優盤打開里面就一個文件,鼠標打開那個文件夾,出現一個對話框,這個文件夾是加密的,之后,他把密碼輸入上。對我姐說道,“子琴打電話報警,就說我們這里有帶槍的恐怖分子”。

說完,密碼已近輸入完成。

里面有兩個東西一個是視頻,另一個是文檔,夏佳穎打開視頻對王亦凱說道,“看完最后不要說出去包括你們的家人,最好能爛在肚子里”。

王亦凱沒有說話點點頭,夏佳穎看見王亦凱點頭了之后他按了播放鍵畫面里一個男人躺在一張床上,身上綁著一根鐵鏈,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人走了進來,他端著一個不銹鋼的托盤,托盤放著一根針管,針管里有著半管子綠色的液體,那人走到床邊,把針頭插進男人的胳膊上,把綠色的液體輸進男人的體內,過了10秒鐘,男人抖動了起來,畫面到這里就停了。

夏佳穎說道,“那個文檔就是這個東西的配方”。

也就在這時外面響起了槍聲。

夏佳穎趕緊跑到門口,看了一下外面還好他們沒有上到這里,夏佳穎對他們兩人招招手意思是讓他們過去。兩人對視一眼跑了過去,夏佳穎說道,“跟我走,他們還沒上來”。

夏佳穎先走了出去后面是劉子琴,最后面是王亦凱,他們一步一步的走到電梯門,夏佳穎看了一下電梯那兩個電梯指示燈,一個是在上7樓,一個實在下9樓,他們則是在8樓。

夏佳穎說道,“你們兩先下去帶上這個優盤,你們下去之后把優盤親手給子鳴,再幫我告訴他如果我能回去的話我想嫁給他”。

夏佳穎說完,兩個電梯同時到了,他用兩只手朝兩人一推把兩人推了進去,之后急忙按下關門鍵,門慢慢的關上劉子琴被夏佳穎推倒在地上,高喊道,“佳穎”。喊完門徹底關上,門關上之后聽見了一聲槍響,劉子琴哭了出來,同時王亦凱也低下了頭,兩滴眼淚從他的眼睛流出,他的心里一陣的后悔,后悔自己剛才為什么好奇心那么重,后悔為什么自己老婆的閨蜜都不相信,如果不是他夏佳穎也不會死。

十分鐘之后一輛路虎在馬路以210碼的速度奔跑著,后面的警車在不斷的追逐著。路虎車里面坐著的赫然是狙狼和他的手下,之時路虎車里狙狼說道,“上高速”。

司機一踩剎車手猛打方向盤,在松剎車起手剎踩離合器,一個90度的漂移成功了,就在漂移成功之時,一輛運輸鋼管的大貨車從另一邊準備下高速,司機看見一輛路虎從另一邊漂移過來,貨車司機子時踩剎車已經不行了,如果貨車踩剎車路虎開了來一定會裝上的,于是司機就猛向右打方向盤,一下撞在了護欄上,把護欄裝的是深深的往外凹了64厘米,如果車速在高點,掉下去也說不定,之時的路虎車已經被大貨車攔住了,一輛輛的警察開了過來狙狼看見路虎沒辦法走了,對兩人說道“拿上武器下車,走”三人下車之后,躲在路虎的車后。

一個警察剛要說話,三顆手雷從天而降落在地上,那人高喊了一聲趴下,“噴噴噴”手雷炸響,響聲過后一人看見了三個影子朝前邊的樹林跑去。

正打算喊追呢,一架綠色的鷹字直升機飛了過來,螺旋轉的壓力帶給了附近的警察們,警察們都蹲下,突然兩根繩子從直升機上扔了下來,警察們知道特種部隊來了,個個都收起槍,沒錯是我們過來了,我們個個順著繩鎖往下滑,等我們下去之后,雪鷹對著直升機豎起大拇指來,直升機飛走。(這里先說一下為什么我們現在才來,鏡頭返回夏佳穎死后劉子琴坐電梯下去之后,我們從學校返回部隊還沒下車呢。這時我們團長接到電話,電話里說本市的亦凱有限公司,受到了恐怖分子的襲擊,團長不讓我參加這次的任務,隊里的人員就和團長起了爭執,最后隊里的成員說,如果我背叛了隊里我們整個隊承擔,這才讓我參加這次的任務。

我對團長說道,“我需要見一下我姐,團長沒辦法就讓我們見了一下。

從我她的口里我才知道,夏佳穎死了的消息,當時我心里痛了一下,回想到了我和她之間的種種。接著她對我說夏佳穎領走的時候,讓她把這個優盤給我,我接過優盤交給了雪鷹,聽她說這里面是一種病毒的配方,雪鷹當時就拿出一臺電腦插入優盤,讓一個警察找來了一個黑客沒一會,黑客把密碼破解掉,里面的內容讓我們變的非常有壓力,如果要是這樣那既不是喪尸大戰了嗎,之后我回到了我們的部隊,我把優盤親手又交給我們的團長,團長看完之后沉默了一會,站起身來說道,“這次狙鷹你去吧,來自上頭的壓力,我這個團長一定替你擋著”)

到達目的地,我們就進了樹林里,雪鷹給我們講一下任務的內容,“這次的任務沒有具體的,只是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華夏是他們雇傭兵的禁地不是嘴上說說,這也算是我們唯一沒有具體的任務目標的任務吧,我希望這次的任務我們能用免壓方式贏得這次的任務,為了我們剛剛犧牲的同事,你們準備好了嘛”。

我們四個人同時高喊道,“時刻準備著”。

雪鷹說道,“出發”。

這次的任務只有我們五人參加,我和獵鷹這次也換成了突擊槍,一進樹林我們就看到了狙狼正在朝另一邊跑去,他們一共四個人一陣的槍林彈雨,過后只剩下了我和狙狼兩人,我們一人一把軍用匕首,因為槍沒有子彈了,子時天空云霧滾動,“劈啪”一道雷聲炸響,接著豆大的雨點落下,我們兩高喊一聲,戰在了一起,十分鐘后我們倆同時倒下,狙狼死了,而我則是昏死了過去,狙狼的脖子上有一道致命的傷口,我的身上也有數不盡的傷口,但是并不致命,因失血過多而昏迷,昏迷之時恍惚間我似乎看到了夏佳穎,在我身邊,她身穿白色婚紗正站著哪里向我招手,我努力的想要站起身想要過去,沒有爬幾步就徹底昏死了過去。

一個月之后,我站在醫院房間里看著繁華的城市,不知不覺的劉子琴從身后走了過來,來到了我身邊和我并肩站在一起,劉子琴問道,“怎么了,又在想她了”。

我嘆了口氣說道,“在這一個月里軍方武警,警察都找遍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說完我又是一聲嘆息。是的,夏佳穎死后現場沒有見到夏佳穎的尸體, 監控里顯示的夏佳穎中槍之后,趴在了地上,三十秒之后夏佳穎從地上慢慢爬了起來,響電梯走去,出了公司之后,就上了一輛出租車。

監控到這里就斷了,事后警察找到了那輛車,司機當時說道,“當時她讓出租車送她人民醫院,之后警察來到人民醫院,到了人民醫院,在醫院的監控里看到她當時是下車了,下車之后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長大了嘴巴,回頭就跑,線索到這里就斷了。

我說道,“姐我想靜靜”。

劉子琴說道,“那好吧,那我就先出去了”。

我心里想到,“佳穎你究竟在哪”。

就這樣我在醫院窗戶站了一天,第二天我就出院了,在劉子琴的車里,我對我劉子琴說道,“姐我準備出國走走,咱爸媽就只能讓你們照顧了”。

劉子琴說道,“可以,什么時候想去我來安排”。

我說道,“明天”。

劉子琴說道,“那行明天我給你安排”。

我說道,“謝謝你姐”。

我又說道,“姐,先送我去部隊吧”。

劉子琴說道,“行”。

沒一會我就來到了部隊,到了部隊里來到了團長的辦公室,我高喊道,“報告飛鷹特戰旅狙鷹,前來報道”。

團長抬起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好了沒”。

我說道,“報告首長,好了”。

團長說道,“來坐”。

我說道,“不敢”。

團長說道,“這是命令”。

我說道,“是”。

我這才走到了沙發前坐下,團長說道,“你既然過來了,那就看看這個吧”,說著團長把資料扔給我,接著又說道,“看完我希望你不要說給別人,最好能爛在你肚子里”。我接著把資料打開,里面是有兩個東西一個是一張紙,另一個是張照片,照片是一個女人的背影,周圍的建筑物不像是中國,當像是非洲,因為這里是一望無際沙漠,周圍還有許多的黑臉人,女人的背影讓我不由的想起了某人,夏佳穎。

我也顧不得在團長的面前要懂禮儀什么了,我急忙打開那張紙,紙上的標題欄上寫的是,國安部入黨申請書,下面就是個人介紹,右邊是一張紅底照,人呢,赫然是夏佳穎。這時候團長說話了,團長說道,“那張照片,和資料是昨天下午,有一個人送給我的,送給我之后那人沒說什么,就走了”。

我仔細的看著這張照片,發現這個人的確是夏佳穎,團長說道,“之前我也和國安那邊的人聯系了,國安也說夏佳穎就是國安的一員,當時國安部門說,夏佳穎在優盤事件中她是一個臥底的角色,當時夏佳穎從非洲回來,并沒有把優盤送給國安部,國安部還以為夏佳穎背叛了,直到半個月前國安部收到了我們的匯報,才知道夏佳穎沒有背叛而是另有原因,這個原因國安部也不知道”。

團長說道“國安部的人想讓你找到夏佳穎把她帶回來,如果她死了那就,這件事到止結束吧”。

   我沒有猶豫的說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團長問道,“想好了,你一但去了那邊,你什么身份都不是了”。

  我說道,“是的,想好了”。

  團長突然大聲說道,“來人”。

  我突然反應過來,心里罵了一句“靠,團長坑我”。急忙往外跑,跑到門口,有兩個人突然要進來,我兩掌拍倒了那兩個人,跑到走廊突然一陣警笛聲傳了過來,我又是暗罵了一聲,“靠,團長這是你逼我的”。我急忙又跑了回去,我從地上撿起那兩人的其中一把槍,走到了團長的身邊,說道,“對不起了,團長,我沒辦法逃出去”。

我把槍頂在了團長的后背上,團長站了起來,這時候門外的人站著好多人,我對他們說,“都別過來,給我準備一輛車”。

其中一個人跑了出去,說道,“放下武器,雙手抱”。頭字還沒說出了呢,就被團長一下罵了個狗血淋頭,其他人這才看清楚,雖然我把槍頂在了團長的頭上,但是槍沒有拉上槍栓,有個人急忙說道,“我去找車”,說完那人就下去了,一分鐘后我開著車在大路上瘋狂的跑著,身后的警車在不斷的追著,十分鐘后我把車停在了一個廢棄的化工廠門口,拿出手機給我姐打了個電話,讓她幫我拿一下護照,并且告訴他別開豪車,之后他讓他公司的員工送來了護照,還有一張銀行卡,之后我走到城市,找了一家不要身份證的旅館,住了進去,在旅館訂了一張阿爾及利亞的航空機票,機票是今天晚上11點的機票。

晚上10點半,我退了房,打了個出租車來到了機場,到達機場的時候已經十點五十分了,之后又等了五分鐘,廣播里傳來聲音,“前往阿爾及爾的旅客請注意:您乘坐的〔補班〕CA2986次航班現在開始辦理乘機手續,請您到17號柜臺辦理。謝謝”!

之后就是英語翻譯,“(Please note for passengers to Algiers: your flight ca2986 is now ready for check-in. Please go to counter 17. Thank you!)廣播整整讀了三遍,

     我這才站走到17號柜臺,辦理了手續,手續辦完,我回頭看了一下整個機場,這才上了飛機,上了飛機,找到我的座位坐下,坐下沒多久,就看到一個19歲的女孩走了過來,她對我說道,“先生,您能讓一下嗎?我的座位在您的里面”。

我站了起來說道,“可以”,之后女孩坐了進去,女孩的另一邊是窗戶,我坐在她的身邊。

女孩問道,“先生,您是自己去旅游嗎”?

我說道,“是啊”。之后我又反問道,“你呢”。

女孩有點抱怨的說道,“本來我還有個同伴的,但是她爸突然住院了,只好自己一個人來了,您能和我做個伴嗎”?

我問道,“你不怕我是壞人”。

女孩說道,“怕,但是我我我”。

見她實在是我不上來了,于是說道,“好了,逗你玩呢,你想跟著就跟著吧,不過,錢你的自己出,還有去了那里不要給我惹麻煩”。

女孩說道,“那麻煩找上我呢”?

我說道,“那我會幫你的”。

女孩說道,“謝謝您,先生,你好,我叫白藝欣,你可以叫我藝欣”。

我說道,“你好,劉子鳴”。

白藝欣說道,“那我以后叫你子鳴哥”。

我說道,“可以”。

白藝欣說道,“子鳴哥,你說我們先去哪,比較好呢”。

我說道,“那里不是有一個沙漠嗎?我們先去哪里看看吧”。

白藝欣說道,“先去那啊,那好吧”。

我說道,“那你說,先去哪呢”。

白藝欣打了個哈欠說道,“算了,等去了在說吧”。

這時候廣播響了,意思是說,讓我們把電子設備關掉和系好安全帶之類的。

我對白藝欣說道,“想睡就睡吧,到了我喊你”。

白藝欣說道,“謝謝哥,那我睡了”。

我點點頭,看著白藝欣閉上眼睛,之后我脫下大衣幫他蓋上,看著窗外發呆,嘴里輕聲說道,“嘉穎,你到底在哪”。

阿爾及利亞時間,九點飛機穩穩當當停在了,阿爾及爾國際機場,我把身邊的白藝欣搖醒說道,“走吧”。

白藝欣說道,“到了嗎”?

我說道,“到了”。我起來把衣服先穿上,和她走下飛機,重機場出來,我們就先到了打了個滴士,到了酒店,開了一間公寓式住宅,進了房間,客廳里有沙發,有電視,有陽臺還有廚房,臥室有三間,一個衛生間。

白藝欣說道,“哥,你挑選一間房子吧”。

我說道,“我隨便睡哪都行”。

    白藝欣說道,“那我就這間了”。

    我說道,“好”。

說完我坐在了沙發上看起了電視,白藝欣,到房間整理東西去了,20分鐘,白藝欣走了出來,來到我身邊坐下說道,“哥,咱商量一下,明天去哪玩”。

我說道,“不去沙漠,那就去大郵局”。

白藝欣說道,“也行”。

阿爾及爾大郵局,阿爾及爾大郵局建于1910年,是新摩爾風格的建筑,它也是阿爾及利亞首都阿爾及爾市中心的標志性建筑物。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之后,出發到大郵局(以后我不寫都逛了的東西了原因,我沒去過)就這樣我和白藝欣逛了一天,到了晚上,吃完飯,白藝欣說想出樓道走走,我也答應了她,她就走了。

過了一個小時,她沒有回來,正當我出去找她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拿起手機一看是一條彩信,按開一看,才知道,白藝欣為什么沒有回來了,彩信發來的是一張照片,照片的一個女孩被綁在了一張椅子上,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正是白藝欣的電話,我連忙接起電話,電話傳來了一陣唰唰聲,之后對方吧電話掛斷,再打關機了,我換掉鞋子,之后,正打算出門又是一條短信短信上說帶五十萬,到這個地方,后面是一個地址,記住不要玩什么花招,也不要打電話報警,和帶人來,我穿上鞋子,走出去,走出酒店,我攔了一輛滴士,二十分鐘后,下車的時候,司機給了我一張名片說道,“哥們以后需要的時候給我打電話”。

之后我來到了一個公園,公園還有不少人,我掏出手機打通了那個電話,我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左右看著,距離我5十米的一個黑人拿起手機接了電話,我一邊和他通著電話一邊往那邊走了過去,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一把彈簧刀頂在了我的腰部,轉身一看,后面有兩個人,兩個人說道別動不想死的話就別動,之后我被三人帶上了一輛面包車,我被他們帶到一個廢棄化工廠。

到了化工廠,三人把我帶到了一個人的面前,找來了一個凳子把我按到凳子上,三人其中的一個說道,“大哥人帶來了”。

那人沒有說話,只是擺擺手。

三人走了出去,屋子只剩下我和他,之后他問我,“錢呢”?

我拍拍身上的灰塵說道,“你們也得先讓我見見人吧,如果你們不給我見人那我為什么要給你錢呢”?

她站起了身,微微一笑,拍拍手,兩人壓著白藝欣走了進來,白藝欣說道,“哥,救我”。這時那個大哥說話了說道,“怎么樣這會可以了吧”。

說著他走到了,白藝欣身邊用手碰了一下白藝欣的下巴,我微微一笑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卡,我說道,“給你”,我把一張卡一甩,甩出卡的同時,我跟在了卡的后面,卡被我甩到了那個大哥的手腕上,他一個哆嗦,就在這時,我也到了那兩個人的身前,一拳打在了一個小弟的鼻梁上,之后又是一腳踢在了另一個人的肚子上,三人被我打倒在地,白藝欣還沒回過神來呢,直到我走到她身后,這才反應過來,于是她被嚇得站都站不住了,于是我把她背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她抱著腿蹲在墻角問我,“哥,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能不能告訴我,哥,你這樣真的讓我很害怕”。她說著說著就哭了出來,我有了過去輕輕抱著她,對她說道,“你別哭,我告訴你,我的身份,我是特種兵,來這里有個非常重要的任務要完成”。.

第二天早上,我從床上爬起來,穿好衣服,把門打開,走出客廳,就看見白藝欣在收拾行李,我走了過去,她一轉頭看到是我。

對我微微一笑說道,“哥,早”。

我問道,“你這是”?

白藝欣說道,“哥,我知道,你有重要的任務要完成,所以,我不能在給你添麻煩了,我也該走了,謝謝你的照顧,給你添麻煩了”。

她把拉鏈拉上,我走了過去說道,“走吧,我送你”。說完她微微一笑說道,“謝謝”。說完我們就走了。

到達機場剛好飛機檢票的時候到了,我把行李箱交給了工作人員,之后白藝欣從她身上的包包里,拿出一個項鏈交給我說道,“哥,我有個請求,不知道你能答應嗎”。

我說道,“你說吧”。

白藝欣說道,“哥,這里面有一個小攝像頭是我爸開發的,我想看看這里的一些事物,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不過你放心,這個只有我自己家的電腦能看到,別人不管多牛的黑客都無法看到”。

我把項鏈接過來,仔細看了一下看見里面只有個紅色的小點在閃,我把項鏈帶在脖子上,遠看根本看不出什么。

白藝欣說道,“好了,哥,我走了”。

說完她朝入口走去,等她過了入口,我這才走出機場,出了機場我打車來到一個電腦城,花了86w,相當于人民幣的5000塊錢的筆記本,這才回到酒店。

回到酒店打開電腦,下載了一個沒有名字的應用,打開那個沒有名字的應用,上面只有四個輸入框,之后我把輸入框的東西全部輸入滿,按下回車鍵,電腦彈出來一個對話框,上面寫的登錄已完成,請按下一步,我沒有按下一步,我只是坐在那里等待著,等了5秒鐘,突然又一個對話框彈了出來,里面有一個人,這時候站了起來說道,“中華人民共和國飛鷹特戰旅劉子鳴有事向您匯報”。

對面的人說道,“坐”。

我說道,“是”。

對面等我坐下對面說道,“說吧,什么事”。

我說道,“我好像暴露了”。

對面微笑的說道,“劉子鳴同志,你愿意加入中國特工國安部嗎”?

我立馬站起來,一個立正和一個敬禮說道,“我愿意加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安部”。

之后對面說道,“白藝欣是我的女兒,是我讓她跟著你的”。

聽她說完我這才放心了下來。

見我放下了心,他說道,“你有什么計劃沒”。

我對他說道,“暫時還沒有,不過我準備先去她出現的地方看看,有沒有什么線索”。

他說道,“那好,一會我派人給你送一部組織上的手機過去,你在酒店里等著,以后有什么事,就用這個手機聯系我。

我點點頭

他說道,“好了我還有點事”。

我連忙站起來一個敬禮,他對我點了點頭,之后畫面退出,我坐了下來,在電腦上又輸入非洲地圖,正看著地圖的時候,房門敲響,我站起身,走到門口打開房門看了一下,沒人,正打算關門的時候,看了一下地上一個手機盒擺在地上,撿起看了一下,又抬起頭左右看了看,我這才回到房間,把門關上,盒子上什么圖畫都沒有,白白的盒子,我把盒子打開,一個沒有牌子的智能手機和一個很小的耳機,就出現在了我面前,還沒等我拿出手機看呢,那個手機亮了起來,上面只有一個綠色的電話圖案,我拿起手機,按住綠色的圖案往上一滑,畫面變了,出現一個人,這個人正是剛剛和我在電腦上通話的人,也就是白藝欣的爸爸白玉華。

他對我說道,“這個手機是國安專用手機,里面沒有SIM卡,他是衛星智能手機,這個手機只能打給國安人員,里面有自動定位系統,無線耳機是范圍100米內都可以通話”。

我說道,“我有個事想請你幫我”。

白玉華說道,“什么事”。

我說道,“我想要夏嘉穎在國安部的全部資料”。

白玉華沒有說話只是從座椅上站了起來,見他站起來我也沒有說話,站了半根煙的時間,他這才說道,“半小時后,我發給你”。

非洲西北部,戰火紛飛,煙塵彌漫,一輛輛的裝甲車在不停地攻擊著,突然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從煙塵里開出身后的裝甲車不停的追逐著,車里坐著一個女人,女人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皮靴,腿穿白色打底褲和黑色A字裙,上身穿白色T恤衣,外套穿黑色風衣,她正是夏嘉穎,此時她的臉部很平靜,雙手握著方向盤,兩眼望著前方還有后視鏡,只要是裝甲車的炮筒轉過來,她立馬就轉動方向盤,副駕駛上還有很多的鑰匙,都是越野車的鑰匙,向前跑著的時候,突然一個巨大的沙塵暴,滿天的沙塵被風吹起,一眼看不見里面的東西,

夏嘉穎心里想道,“真是天助我也啊”。夏嘉穎想都沒想,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車子一下沖了過去,身后的裝甲車看見沙塵暴也追了進來,因為裝甲車比較笨,等他們追進來的時候,夏嘉穎早就沒影了。

我看完了夏嘉穎的資料,把電腦上的內存條燒毀,之后那上電腦走了出去,來到大堂找到服務員退房。

退了房,我就來到了位于阿爾及利亞的沙漠,剛一下車一個就看見了,五個人瞅我這里走了過來,其中有一個人我看著有點眼熟,但是有點想不起來了,五個人走過來二話不說,就和我打了起來,5分鐘之后,五個人到在了地上,我走到了讓我很熟悉的那個人,走到他面前蹲下說道,“你們是誰,為什么要攔著我”。

那人說道,“大哥,我們是黑龍會的人,至于為什么攔你,那是因為我們老大看上你前幾天的跟著你的那個女人了”。

我想了想說道,“你們見過這個人沒有”。說著我拿出一張照片給他們看看,那人說道,“大哥,你是狼族的人”。

我說道,“我問你什么,你說什么”。

那人說道,“是是是,這女人是狼族的通緝令里面的人,今天上午,我們接收到的消息,今天早上她偷襲狼族總部,狼族的人于是發出通緝令”。

我說道,“狼族總部在哪”。

他說道,“在西撒哈拉”。

我問道,“狼族其他的分部都有那些,都在哪”。

他看向和他對面的人,我也回頭看了看,見他點頭,我又回過頭來,我說道,“你們最好別給我耍什么花招,不然”。說著我做了個割喉的動作,這一次他們都老實了。

我身邊的人說道,“只有一個就在阿爾及利亞”。

我說道,“好了,我已經問完了,你說我如果把你們就這么放了,你們回去告訴其他人怎么辦呢,我如果把你們殺了,我也下不去手啊”?

其中的一個可憐兮兮的爬到我面前說道,“求求你別殺我們肯定不會說的”。

我說道,“要不這樣吧,我把你們的腿打斷,你們就就在這里吧”。

說完我走了過去,一陣的咔嚓聲過后,我把他們的腿全部弄斷了,這才滿意的向西走去,走了沒多久,我來到一個用木板搭起來的小房子,推開門走了進去,里面什么都沒有,我拿出那部國安局的手機,打給了白玉華。

白玉華正在開會,突然手機響了起來,看見來電顯示上的號碼,站起來走了出去,走到廁所接起我的通話,白玉華問道,“什么事”。

我說道,“有黑玫瑰的消息了”。黑玫瑰是夏嘉穎的外號。

白玉華說道,“那你的計劃是什么“。

我說道,“既然有她的消息,那我們就不用早及找她了,我的計劃是先從他們的分部下手,我要給他來一個聲東擊西”。

白玉華一下子就理解了,我的話對我說道,“好,就按你說的去辦”。

我們又說了幾句就關掉了通話,關掉通話的時候,我和白玉華同時微微一笑,之后有拿出我的另一個手機,打給了團長...。

一望無邊無際的沙漠,此時沙漠底部一輛路虎車被淹沒在了沙漠里里面還有一個人,她還活著,她正是夏嘉穎,此時她想出去,她抬起頭看看車頂,車頂是一塊玻璃行天窗,玻璃上方是黃沙,她想到一個辦法,她把天窗打開一陣的黃沙落下,還好天窗距離黃沙不是很遠,流了一會他就沒有流了,一縷陽光從車窗照射進來,她站起來從車窗漏出頭來看了看,追她的人已經不在了,她看了看車頭的位置,她轉過頭,雙手撐住車頂,之后雙手用力一撐,從車窗鉆了出來,鉆出來之后她看了看四周,四周除了黃沙還是黃沙,之后她朝剛剛看的車頭的方向走了。

我和團長通完電話后,又返回到了阿爾及爾,又在回來的路上買了一個面具,還有五把未開刃的匕首,之后來到村莊,租了一套院子和一套房子,又找了一塊石頭,把石頭搬進屋子里,坐在凳子上磨起了匕首。

就這么從中午磨到了晚上7點,站起身走出家門把門鎖好走了,來到了一個路邊攤,吃了點面條,吃完面條看了看時間已經八點了,來到一家賣摩托車的店,買了一輛本田,又在一家賣衣服的買了一身皮大衣和一條皮褲還有針和線,之后騎著摩托車回到了住處,用皮褲做了三個匕首套,兩個小腿各一把匕首,還有一把在右邊的大腿上。之后,穿上皮大衣,帶上鷹頭面具,面具只能捂住兩個眼圈,捂不住連和鼻子嘴吧。

黑龍會位于阿爾及爾中心地帶,這里有KTV、有酒吧,還有賭場,黑龍會的老大叫土奧西亞,此時他坐在辦公室里,處理一些文件,這時一個彪形大漢走了進來說道,“老大,阿里爾奧他們還沒回來”。我想出去找找他們”。

這個彪形大漢叫奧利世凱,他是黑龍會最能打的,黑龍會有一半的地下世界是他打下來的。

土奧西亞說道,“去找找他們也行”。

奧利世凱走了出去。

十分鐘之后,我騎著摩托來到了一個距離黑龍會不遠的巷子里把車停在那里,把面具拿下,來到一樓,一樓是酒吧,此時整個酒吧內燈紅酒綠,人山人海,之后我來到吧臺,點了一杯雞尾酒,過了一會吧臺的服務員端了,一杯海藍之空的雞尾酒出來了端到我面前,我喝了一口,之后把杯子放下不經意的回頭一看,一個人進入了,我的眼睛這個人正是我來非洲的目的,夏嘉穎,我看了她兩秒,回過頭來,我的心有點小激動,我慢慢的冷靜下來,心里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能慌,不能慌,……

之后我跟服務員要了一張紙和筆,在紙上寫的,你馬上離開這里你被這里的人通緝了,晚上三點來這個地址和我見面,我現在被人監視了。我把我住的那個村的地址寫上,讓服務員送了過去,服務員走了過去說了一些什么,夏嘉穎看了我一眼,一見是我,她的高興的留下兩滴眼淚,我拿過沒有用完的紙,用手指了指我手上的紙,她立刻就明白我的意思,急忙看起了紙來,看完了紙,對我點點頭,就要走,就在此時,一聲慘叫傳來,我回頭一看,只見夏佳穎躺在地上,一個人正準備掏槍,我也顧不得什么了,拿出一把匕首一扔,匕首帶著破空聲打在了槍上,槍掉在地上,在我扔出匕首的那一刻,我急忙到了,那人的身邊,那人還想撿起地上的槍,之時我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一腳踢在了槍上,把槍踢在了墻角,我拉起夏佳穎就往門外跑。

快到門口的時候,“噴”的一聲,我的胳膊流出了血,我皺了一下眉頭,也顧不得疼痛了,就跑了出去。

五分鐘后,我騎車帶著夏佳穎在公路不斷的朝前開著,身后一大片的車追著,不過還好的是,他們都是四個輪子的車。(這里可以設計一些車技,我這里就不寫了這里想讓動作導演設計一下)

十分鐘后我騎車來回到了出租屋,夏佳穎把我扶在床上,我看看胳膊上的傷口,夏佳穎說道,“胳膊怎么樣,還疼嗎”?

我說道,“沒什么,以前也經常受傷”。

夏佳穎說道,“一會我給你,把子彈取出來吧”。

我點點頭沒說話,夏佳穎見我點頭走了出去,沒一會她手里拿著一梗蠟燭走了回來,之后她把蠟燭點上,又拿起我的匕首,烤著,這時候我問道,“一個月前你究竟遇到了什么”。

夏佳穎這時候一邊用火烤著匕首一邊回答我的話,“你能來到這里我想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沒錯我就是國安的一員,沒有見過你之前,我在東南亞執行一個非常的任務”。

這時候我說道,“就是你交給我姐的U盤吧”。

夏佳穎說道,“沒錯,就在我找到優盤的時候,準備回去交任務之時我計劃好的路線全部別被對方知曉,之后我不得不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在我躲起來之后我發現我沒錢了,之后我在新時代酒吧,找了一份工作就這樣在酒吧工作了半年,直到一天早晨我正常上班的一個人帶著面具找到了酒吧,只見他掏出一張照片,我知道我已經暴露了剛好一個人看見了我,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說道這里夏佳穎回過頭來看這旁邊被燒紅的匕首,找了一塊抹布墊在手上拿起匕首,“問我用不用要點東西”。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

她這才幫我取起了子彈來,刀子進入我的身體,我皺皺眉頭,一整的嗤嗤聲想起一股子烤肉的味道迷漫在整個房間,五分鐘后我的胳膊被幫上了繃帶,她繼續說道,“我只會槍法不會武術,我之前也想學習武術,但是我的身體非常的弱沒辦法學習武術”。

我又問道,“之后呢”。

夏佳穎說道,“之后我找到一個和我關系不錯的人,是她把我送到非洲的,當我來到非洲之后才發現,他們的總部就在非洲”。

我說道,“之后你想在他們總部查查國安是誰背叛了國安,對嗎”。

夏佳穎問道,“你怎么知道”。

我說道,“我不僅知道,你想查誰是叛徒,我還知道正真的叛徒是誰”。

夏佳穎問道,“是誰”?

我說道,“看你的樣子,你還不知道”。

夏佳穎說道,“我進去之后還沒查呢,就被發現了”。

我說道,“你一會就知道了”。

我說道,“既然來了為何當鼠輩呢”?

突然從門外走進一個人,此人他頭帶面具一身雅戈爾西服。他問道,“你說你知道我來了,還有你說說我是誰”。

我說道,“怎么你女兒沒來嗎,白玉華”?

面具男突然笑著說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呢,”。說完他把面具拿下,正是白玉華。

我微微一笑說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白玉華拍拍手四個人把我們押上走了。

中國北京國安總部,一個豪華的大會議室里,里面一張長方形大紅木桌,此時,上方坐著一個老者,這位老者是,中國國安正主席林市華,下面左邊一排,右邊也是一排,左上面第一個是中國海軍總司令武玉成,右面第一位是中國空軍指揮官趙建文。

林市華說道,“小李,把資料發給他們”。

這時候一個人走了進來說道,“是”。

被稱作小李的拿上資料發給了,在座的每一個人,等小李發完資料走了出去,林市華才說話。

林市華說道,“資料都看了,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位都一個想法,那就是國安既然出現叛徒,而且這個叛徒還是國安副主席白玉華,當時我也和你們一樣都感到不相信和意外,都說說吧”。

五分鐘之后,五架大軍艇在香港出發。

非洲某國,我被綁關在一個地下室里,身邊還有一個人正是夏佳穎,夏佳穎對我說道,“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我說道,“我們先~睡上一覺”。說完我就要壓夏佳穎,

夏佳穎說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想這個”。

她推了我一下,我叫了一聲,“啊”。

夏佳穎急忙擔心的說道,“怎么了,怎么了”。

我突然一笑,一下子把她壓在身下,她一下子明白了過來,臉一紅。接下來就是一頓纏綿,(別想太多只是親嘴)。

第二天早上,我和夏佳穎被帶到一個大院子。

夏佳穎有點不甘心的對我說道,“我們就這樣死了嗎”。

我笑著說道,“人,總有一死的,怎么你不愿意和我死在一起嗎”。

就在這時候,白玉華走了過來說道,“有什么遺言要說的嗎”?

我說道,“我的遺言就是你死,我都不會死的”。

白玉華在對講機上喊道,“開槍”。夏佳穎的眼睛一閉,閉了兩秒之后一睜眼就聽見白玉華的罵聲,這時候就見到三架直升機從空中飛過,再看周圍的墻上都是中國部隊的人。

白玉華踉蹌的顛倒在地上,眼睛睜得老大了。

一個月之后,夏佳穎身穿一身白色的婚紗,走上了臺上,司儀問道,“劉子明先生你愿意娶夏佳穎為妻嗎”?

我微微一笑說道,“我愿意”

司儀又問夏佳穎說道,“夏佳穎女士,你愿意嫁給劉子明先生嗎”?

夏佳穎也微微一笑說道,“我愿意”。

(全劇終)狙神

東南亞某國的一個原始森林里,兩撥人在對戰,一波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一波是國際有名的犯罪分子。一個狙擊手站在一棵樹上,正在瞄準一個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的一個成員,這個狙擊手是國際有名的狙擊手,外號叫狙狼,他也是撒哈拉沙漠狼族傭兵團的人,來中國只有一個目的,為了抓一個有名的科學家,叫陳忻文,為了一種毒品,因為這個毒品的解藥是陳忻文研發出來的,不過只研發出了一半。所以這些雇傭兵才想盡辦法的要抓住他。抓住他有兩個原因,一個是為了以后讓他做毒品,第二個是為了半成品的解藥。就在這時一個狙擊手開槍了,“噴”,的一聲,子彈打到了一個人的腦袋上,那個人一下就死了。

身邊的人叫到,“呼叫狙鷹”,“呼叫狙鷹”,“東南方向、下二十五度、有一名狙擊手”,“請求干掉”,“請求干掉”。

我叫狙鷹,我正在距離戰場的二十五米的大樹下趴著,身邊還有一個人,他叫獵鷹,是一名狙擊手和觀察手,剛剛說話的那個他叫雪鷹,他是突擊隊的隊長,也是我們整個隊的隊長,雪鷹說完我說道,“狙鷹收到”。

獵鷹說道,“東南方向、下二十五度、樹底下”“風速三級”,他報完數據。

我對獵鷹說到,“一會我開完槍不要猶豫趕緊換地方”,“我想這地方肯定不止這一個狙擊手”,“剛剛那一槍是有人故意放的”。

我說完“噴”,的一聲,把狙狼底下的那人打死了,我和獵鷹急忙換地方,我們剛離開那個地方,“噴噴”兩聲打在了,我們剛剛離開的地方,其實剛剛我打死的不是狙狼,而是另外的樹下的那個人,我們沒有想到一個地方同時出現了兩個狙擊手。

我們各自躲在了一棵樹下,只是地方不同罷了,我在南邊獵鷹在北邊。

獵鷹說道,“獵鷹呼叫狙鷹”,“獵鷹呼叫狙鷹”。

我說道,“狙鷹收到”,“狙鷹收到”。

獵鷹說道,“東北方向”,“上三十五度”,“風度三級”,“小心點”。

我說道,“狙鷹收到”

我說完,把衣服脫下,往左面一扔,我快速一往右一轉,拿出槍瞄準東北方向,上三十五度,“噴”“噴”、“噴”,前面的兩聲是對方打的,兩槍打在了我的衣服上,后面的一槍是我打的,打在一個人的心窩上了,之后就剩下了狙狼一個人了,狙狼也看見了我蹲在了那棵樹的后面,于是剛要開槍,耳麥里傳來了一聲,“撤” 狙狼沒有猶豫就撤離,他拿起槍,從五米的樹上跳了下來, 一個懶驢打滾緩存跳下的力道,站起身就往東南方向跑。

我的耳麥里傳來獵鷹的聲音,“下一個東南方向,上未知,你要小心點”。

我說道,“不,我這回讓你來打,我去做誘餌”。

我說完沒有猶豫一個懶驢打滾,獵鷹他生氣的嘆了口氣,向右一轉身剛好看見了一個人往東南方向跑了,手里拿著一把巴雷特狙擊槍,距離我們這里一千米遠,獵鷹放下槍,說道,狙鷹出來吧,狙擊手已經跑了。

我把我的衣服拿起來穿上,來到了獵鷹面前,獵鷹舉起拳頭,微笑的說道,“佩服,佩服”。

我也舉起拳頭,微笑的走到他身邊,兩個拳頭碰了一下,說道,“不敢當”。

突然耳麥里傳來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說道“臥槽,我說你兩搞雞毛啊,眼看著我們都快頂不住了,你兩還有心情在這里搞基啊”。這個中年大叔叫黑鷹,因為他的臉有點黑,所以我們給他起了個黑鷹,黑鷹說完剛好身邊又有一個人被打到了腿,黑鷹高喊道,“衛生員救人,剩下的人做掩護”。

衛生員叫麟鷹,是軍醫大學畢業的,后來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飛鷹特戰旅,成為了飛鷹特戰旅唯一的衛生員,他從小受到了一點刺激,他沒有父母,從小就不愛說話,不愛開玩笑,為人和很冷,冷的就像是大冬天的冰山,一點也不融化,有時候我們也想讓他開開玩笑什么的,可他呢,一句話就讓我們牙口無言了,他說,“玩笑是假的,既然他是假的說它干什么呢?

這時候,我和獵鷹也已經加入了戰斗,我們加入進來他們也輕松了不少,沒一會就把剩下的人都打完了。

我們打完那一戰,已近過去三天了,我和兄弟們都分開回到了老家,我在部隊里的名字叫狙鷹,在家里的名字叫劉子鳴,離開部隊的這三天,一直在睡覺,為什么呢?這就是當兵的壞處,當兵在打仗時候比平時訓練的苦要多兩三倍之多,壓力、重量、加上跑步,壓力真的是山大的,第三天我起了床,先和我老爸老媽打聲招呼,不然等我第四天起來的話,已經睡在棺材里了,哈哈,和大家開個玩笑。

和老爸老媽打完招呼我急忙洗了把臉跑了,老爸老媽這幾天急著給我找對象,我心里有點發毛,這就是我逃離的原因,我還有個姐姐,不過已近結婚了,姐夫家很有錢,自己開公司,而且不是什么小公司,是幾百億的大公司,有時候我在想要那么多錢干什么,死的時候又帶不走,還不如有個花著就行了。

今天是麟鷹的生日,我來到了車庫。我家就一輛車,是一輛寶馬,剛好老爸也在車庫里老爸問道,“小子你想去哪”。

我說道,“老爸今天是戰友的生日”。

老爸說道,“你想開車去”。

我說道,“老爸你不會是讓我走著去吧”。

老爸說道,“你媽買菜不好買”。

我說道,“ 額,好吧”。

我灰溜溜的走了,來到外面, 打了一輛車來到了我姐的公司,保安一見我要進他們公司,就急忙把我攔住了,保安說道,“先生,這里不是您來的地方”,

我說道,“我來找我姐”。

保安問道,“你姐是誰”。

我說道,“我姐叫劉子琴”。

保安說道,“對不起先生,這里沒有叫劉子琴的”。

說道這里突然一個人從門外要進來,身邊還有個人,是他的助理,我看見了,保安剛好也看見了,我喊了一聲,“姐夫”,我姐夫叫王亦凱,他是這家公司的老板,他一看是我,就說道,“子鳴,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我說道,“前天回來的”。

王亦凱說道,“來找你姐了”。

我說道,“是的,這不是你家保安不讓進嘛”。

王亦凱說道,“小夏,把這個人開除了,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我說道,“還是算了,他雖然有點看人低了點,但是他也是個好保安”。

王亦凱見我都這么說了,只好說道,“那好,就聽子鳴的吧”。

保安灰溜溜的走開了。

王亦凱說道。“小夏把資料給子鳴”。之后他對我說道,“子鳴我出去有點事,你幫我把這個資料給你姐”。

我說道,“好的,姐夫”。

說完我就走到電梯門口等起了電梯,沒一會電梯到了,我上了電梯,來到了我姐的辦公室,我沒有敲門的習慣,直接進去,結果把我姐下了一跳,高喊道,“劉子鳴你能不能進我辦公室先敲門啊”。

我有點無奈的說道,“好吧”。

我又反了回去把門關上,“咚咚咚”,說道,“姐,我這回可以進來了吧”。

我有點抱怨的說道,“搞得怎么嚴肅干嘛啊”。

我姐說道,“如果我在換衣服呢”。

我說道,“額,好吧”。

我把資料放在了我姐的面前,說道,“給你,你男人給你的讓我把它交給你”。

劉子琴說道,“哎,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我說道,“回來三天了”。

劉子琴說道,“你今天有事嗎”。

我說到,“有什么事,你就說吧”。

劉子琴說道,“幫我接一下瑤瑤,瑤瑤快放學了”。

我說道,“好的,拿來”。

劉子琴問道,“什么”?

我說道,“車鑰匙啊”。

劉子琴說道,“給你”。

我接過一看,說道,“姐,你讓我開著法拉利接孩子啊”。

劉子琴說道,“哦,拿錯了”。

我說道,“額,好吧”。

劉子琴之后拿出一個名牌包包,從里面翻了一遍,之后又把包包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沒有,之后又摸了摸褲兜也沒有,之后她對我說道,“算了,你買一輛吧”

我說道,“我沒錢買啊”。

劉子琴說道,“給你,卡里有二百萬”。

我又汗顏了,“心里想道,我怎么感覺有種當小白臉的潛置呢”。

我接過卡問道,“密碼”。

劉子琴說道,“六個六”。

我說道,“好嘞,那我走了啊”。

劉子琴說道,“嗯,你去忙吧”。

我來到外面那個保安見我,說道,“謝謝”。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以后不要看人低了,說不定人家是什么大人物呢”。

我說完就走了。~

我來到外面,在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司機問道,“兄弟去哪”。

我說道,“隨便找一家4S店”。

司機說到,“好的”。

七彎八拐的終于來到了一家有名的4S店,來到4S店的時候已經上午10點了,我問出租車司機,“兄弟多少錢”。

出租車司機說到,“300元”。

我也沒有墨跡,給了300元就下車了,下車之后一關車門那司機一踩油門跑了,我心里想道,“你趕著投胎啊”。

之后一抬頭,我就看見這地方有點眼熟,也沒多想,走進4S店,4S店的一個介紹車的妹子說道,“先生你來買車嗎”。

我說道,“廢話,我不是買車的,難道我是來買你的嗎”?

人家妹子看了我一眼下面,我急忙把褲襠捂住,說道,“哎,美女咱開玩笑的,別當真啊”。

妹子說道,“說吧,你想要什么車”。看見沒,語氣都變味了,果然妹子不是隨便撩的,想撩妹子,可以啊,先拿出實力來。

我說道,“你們這里有沒有什么好車啊”。

妹子說道,“好車當是有,就怕你買不起”。

我說道,“我先看看車”。

妹子說道,“你要多少錢的”。

我說道,“我先看看你們的照片什么的”。

人家妹子先白了我一眼給我扔過來一本書,我一下子接住,搖搖頭看起了書來,看了一會書,我說道,“妹子就這輛吧”。

妹子走了過來說道,“五十萬,全包了”,我看中的是一輛奔馳GLA200白色,我問道

,“刷卡行嗎”?

妹子立馬換態度了,輕聲問道,“先生你真的要這輛車嗎”?

我說道,“是啊,怎么了,不行那就換一輛”。

妹子說道,“不是,那您把卡給我”。

我從口袋里拿出了我姐給我的卡,妹子說道,“先生,您稍等”。

妹子拿著我的卡走了,過了10分鐘妹子回來了,說道,“先生,您卡里有密碼,您能跟我來一下嗎”?

我霸氣的說道,“密碼是6個6”。

妹子用一種殺人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說道,“好的,先生”。

40分鐘過去了,正等的我有點不耐煩的時候。妹子拿上東西過來了,咬牙切齒的對我說道,“您的手續還有您的備用鑰匙”。

我把手續拿好,妹子又說道,“先生您的車在外面”。

我搖搖頭走了,來到外面我進了車,給劉子琴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他女兒在哪個學校,之后我把車子打著火,導航里傳來了一種聲音,意思是說我在什么什么地方,聽到這里我就愣了一秒鐘,低頭一看導航,這里距離我姐公司拐個彎就到了,好吧,我既然被騙了被出租車的司機給騙了,不過我也沒有在意,騙了就騙了。

我開著車就走了,快到瑤瑤學校門口的時候,堵車了,接孩子的人太多了,只能下車走過去了,到了學校的門口又等了一會,瑤瑤出來了,很可愛和她媽有點像,大概七八歲的樣子,我也不知道多大了,我走了過去,老師不認識我,說道,“你是”。

瑤瑤說道,“老師他是我舅舅”。

老師說道,“哦,對不起啊”。

我說道,“沒關系”。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喊道,搶孩子了,救命啊,我回頭一看一個摩托車在拉著一個孩子跑了,我說道,“老師幫我看著我的外甥女好嗎”?說完我就追了過去,那個老師喊了一聲什么我也沒有聽到,瑤瑤對老師說道,“不要擔心了,我舅是特種兵出生,厲害的很”。老師說道,“瑤瑤那你知道你舅舅的微信號嗎”?瑤瑤說道,“老師我舅是不玩微信的”,額,好吧,老師既然犯花癡了。

只時的我在道路不斷地,追著那輛摩托車,我看見摩托車往右拐了,于是也往右拐了,我的右邊是個巷子,就進了巷子里,進了巷子我又快跑了幾步,到了出巷子的路我又出去,他也剛好從另一邊過去,我又追了幾步,摩托車剛好又進了一個巷子里,摩托車進了巷子里就停下了,我跑了過去,說道,“我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把孩子還給我你們滾蛋,二我把你們打趴下然后把你們交給警察”。這兩個人我一看就是個老手了,一個駕車一個負者,搶孩子,兩個人相當默契。兩個人其中的一個說到,我們兩個人,就不信干不了他一個,兩個人一起沖了過來,一個在前,一個在后,前面的那個,我高高跳起一腳躥在前面的那個人的肚子上,一下子躥的那人躺在了地上,彎著腰抱著肚子打滾,剛好我落地的時候,第二個人也過來了,我一個回旋踢踢在了那人的臉上,一個大大的腳印落在了他的右邊的臉上。剛把他們兩個人打在地上,警察就來了,我發現一個事啊,就是一個事解決了警察也就來了,出警的一共四個人,三男一女,還有一個是孩子的母親,走到我面前說道,“謝謝,真的太謝謝了”,我對孩子他媽說道,“大姐不用謝”。那個女警察走過來做筆錄,我實話實說了,女警察看了我一眼說道,“把他們兩人壓回去”,警察走了我帶著母子兩也回到了學校,來到了我的車子的時候,我把車開出來,開到了學校門口,我又把玻璃弄下來探出頭來,對瑤瑤說道,“瑤瑤上車吧”,瑤瑤說道,“舅舅我就知道你沒事的”。

我說道,“瑤瑤和老師說再見”。

瑤瑤說道,“老師再見”。

我對那個老師微微一笑

我就開車走了,在車上瑤瑤問我“舅舅我們一會去哪啊”。

我說道,“舅舅今天有點事,我一會把你送到姥姥家,好不好,你爸媽今天也有事”。

瑤瑤不開心的說道,“好吧,又沒人陪我玩了”。

沒一會就到了我家了,老爸問道,“你小子怎么什么時候買的車,還買的奔馳,說,是不是你姐給你買的,說道這里瑤瑤也下了車”。

老爸一見到瑤瑤開心的不得了,我對老爸說道,“爸,瑤瑤我幫你送來了,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老爸擺擺手說道,“那里涼快到哪里呆著去”。

我說道,“好的”。

瑤瑤說道,“舅舅再見”。

我開車走了,車上我給獵鷹打了一個電話,獵鷹叫王重陽,普通家庭,父母是做小生意的,我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還在睡覺,是他媽接的電話。

王重陽他媽說道,“喂,你好哪位”。

我說道,“喂,阿姨您好,我想問一下王重陽在嗎?我是他戰友”。

王重陽他媽說道,“哦,原來是重陽的戰友啊,重陽他在睡覺,你有什么事就和我說吧”。

我說道,“阿姨是這樣的,我戰友今天過生日,我一會去接他”。

王重陽他媽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現在把他叫醒,先準備一下”。

我說道,“好的,阿姨,那就謝謝您了”。

王重陽他媽說道,“不用謝了,你一會來了給他打電話就行了,沒事那我就先掛了”。

我說道,“嗯,拜拜阿姨”。

說完,我就把電話掛了。

沒一會我就來到了王重陽的家,他家是小區樓,給王重陽打了個電話,電話接通,我說道,“我已經到了,你下來吧”。

王重陽說道,“好的,馬上下來”。

說完他把電話掛了,我下了車等了一會,王重陽從單元樓口出來,我走了過去,說道,“你是豬嗎,睡到現在”?

王重陽說道,“有我這么酷的豬嗎”?

說完之后,他看了我的車,說道,“這車是你的”。

我說道,“是啊,有什么問題嗎”?

王重陽說道,“你牛啊,怪不得黑鷹說,你看不起錢呢”。

我說道,“他怎么什么話都要往外說啊,這會可好,老子想裝一下都不行了”。

王重陽白了我一眼說道,“你知道裝的后果是什么嗎”?

我說道,“什么啊”。

王重陽說道,“不知道就算了”。

我們就這樣一路開著玩笑來到了一個酒店,我們到了酒店的時候,已經是7點半了。

東南亞的一個小村莊里,村子不大,只有二三十戶人家,突然一個戴著面具的男人來到了這個村莊,他身穿西裝看不到臉部,他來到了一戶人家門口,這家門口有很多人,這些都是國外的人,有非洲的黑臉人,有白種人,也有黃種人,都身穿迷彩服,手拿著槍,這些人見到戴面具的人高喊道,“老大”,很明顯這個人,是他們的老大,面具男進入了院子,院子里有一個人坐在一個凳子上,正是狙狼。面具男來到了狙狼的身邊坐在了一個凳子上說道,“這個月的23號,陳忻文會到一個學校教書,我把你們弄進去你們見機干掉他”。

狙狼說道,“哥,我知道了”。

面具男說道,“還有那個優盤在一個酒吧里你要務必拿到手”

面具男站起來說道,“在這里過得不錯吧”。

……

這個時候,我正和戰友們吃喝玩鬧呢!黑鷹大聲說道,“誰會唱歌啊一會我們去KTV”。

我有點狐疑的說道,“你會唱”?

黑鷹說道,“那是當然,不是我吹啊,想當年我可是我們班的唱的最好的”。

獵鷹急忙接著說道,“育兒園班的吧”。

這個酒店里有KTV在五樓,我們來到了五樓要了一些點心,說著笑來到了包廂,包廂不大里面,一進門就看到五顏六色的燈光,非常漂亮,低頭一看有沙發和茶桌,進去之后我們先讓服務員打開屏幕,我們先一起唱了一首,國歌,我們把國歌唱到一半的時候,服務員進來送點心來了,我們沒有什么尷尬的地方,服務員看了我們一眼就走了。國歌唱完,雪鷹開始唱,雪鷹唱的是一首打靶歸來,雪鷹唱的很好,之后就是黑鷹,黑鷹唱的是,軍中綠花,也唱的很好聽,之后就是麟鷹,麟鷹唱的是精忠報國,我唱的是,一首刀郎的永遠的兄弟,唱到最后的時候,我們都想到了,我們在部隊里面的種種,最后他們都一個個的都站起來,我們都圍成一個圈,互相把手放在了別人的肩膀上,彎下腰,頭挨著頭輕聲說道,“同生共死”。

就這樣抱了很久才放開,放開之后我們又唱了幾首歌,我們這才來到了一個大房子,睡了起來,因為我們都喝酒了不敢開車,就開了一間大房子,睡了覺。

第二天,我們各自起床收拾了一下,開車各回各家,我把王重陽送回家之后我也開車回到了我家。

我剛回到家,老爸送瑤瑤上學去了,老媽在看一些照片,老媽見我回來了,于是對我說道,“子鳴,你回來了,快坐下,來快看看你喜歡哪個,這些都是咱們附近的鄰居,你來看看喜歡哪個,媽幫你介紹介紹”。

我可憐兮兮的說道,“媽,您就饒了我吧”。“要不這樣,我呢!先出去一下。您呢,先慢慢看著”。我絲毫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就跑了。老媽站起來剛要說什么就見我把門關上了。我來到外面。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就跑了。

本來想去我姐的公司,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沒。路過一個廢棄的火化場的時候,我就聽見了一聲求救聲,“救命”~我急忙停下車,仔細聽,“救命”~這次的聲音聽的是清清楚楚,我打開車門下了車,聲音就是從火化場傳來的,這里就只有這一個房子,我來到門口,往里看了看,里面是個大院子,遠處有一個大房子,院子外面沒有什么人,我這才推門而入,在推門的時候,門發出一聲,讓人牙癢的聲音,之后進入了院子,院子里長滿了草,我左右看了看,沒人,快速來到了一個不算大的房子,爬在一個沒有玻璃的窗戶看了一下,里面傳出一個男人的猥瑣聲音。

“快把優盤給我,不然,嗨嗨,你懂的”。說著男人就開始脫上衣,就在男人脫下衣服的時候,我后退了幾步,一個助跑,一跳雙手抓住窗戶的上面的欄桿,一下子進入房子里,男人一回頭一下子踢在了他的身上,男人讓我踢了個狗啃水泥,男人的牙齒碰下兩顆,女人見男人被我打倒了,急忙站起來,跑到我身邊,這時的男人也站起來了。

男人說道,“小子你等著”。

說完這句話男人走了,我看著女人問道,“你沒事吧”。

女人回答,“沒事”。說完女人又說道,“謝謝你”。

我說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女人說道,“謝謝”。之后我們來到了外面,我把副駕駛門打開,說道“上車吧”。女人還是那句話,“謝謝”。女人坐了上去,我把副駕駛的門關著,來到了正駕駛,開了門坐了進去,我問道,“美女,你家住哪啊”。

女人說道,“裕華小區”。

沒一會兒,就來到了裕華小區,我先下了車把門打開,之后我又走到另一邊幫她把門開開,她從車上下來,對我說道,“謝謝”。

我說道,“不客氣”。

之后她又說道,“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個飯”。

我說道,“可以啊”。

說完我們又開車來到了一家小飯館,我們走到了一個沒有人的桌子坐下,老板娘走了過來一抬頭,看見是她,連忙說道,“原來是小夏”,之后老板娘看見了我,和我點了點頭,算是打個招呼,之后又把頭轉過了她那邊,問道,“今天吃什么”。

女人對我說,“你想吃什么,隨便點”。

我說道,“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之后女人對老板娘說道,“米飯先來兩碗,剩下的來還和之前一樣吧”。

老板娘說道,“好的”。

之后老板娘走了,女人對我說道,“不好意思,只能請你吃這些了”。

    我說道,“沒事,在部隊里我什么都吃的”。

女人說道,“你是當兵的”。

我說道,“小兵而已”。

女人說道,“你好,我叫夏佳穎”。

說完她把手伸在我面前,微微一笑,她的笑容很好看,我也把手伸了過去握了一下手,對她說道,“你好,我叫劉子鳴”。

夏佳穎說道,“你姐是不叫劉子琴”。

我有點驚訝的說道,“你怎么知道”?

夏佳穎說道,“我們是閨蜜”。

我有點無奈的說道,“好吧,這個世界怎么這么小”。

夏佳穎說道,“你姐現在怎么樣,結婚了嗎”?

我說道,“她的孩子都6歲了”。

夏佳穎說道,“她都有孩子了”。

說道這里飯菜就上來了。夏佳穎對我說道,“吃吧,吃完帶我找你姐”。

我說道,“好的”。

我們沒一會就吃完了飯,剛出飯店的門,十來個人把我們包圍了起來,周圍還圍著一群吃瓜群眾,其中一個男人說道,“是他嗎”?

這時一個人站了出來說道,“飚哥,就是他”。這個人我也認識,正是被我打掉兩顆牙的那個人。

這時候那個飚哥說話了,“兄弟,你把我兄弟打了,這事怎么算”?

我說道,“不知道你想怎么算”。

飚哥說道,“跪下道歉”。

我說道,“如果我不跪呢”。

飚哥說道,“不跪那我把你的腿打斷”。飚哥說完他身后的人就沖了上來。五分鐘過后,我安然無恙的,把夏佳穎帶了出來,地上十來個人抱著腿噢噢直叫。

之后我帶著夏佳穎,來到了劉子琴的公司,到了辦公室,我敲敲門。劉子琴說道,“進來”。我這才走了進來。

我說道,“姐,今天我給你帶來了一個人,你猜猜是誰”。

劉子琴說道,“誰啊”。

我說道,“佳穎姐,你可以進來了”。

夏佳穎走了進來,兩女一見面,就抱在了一起,一個嘴里喊著佳佳,一個嘴里喊著琴琴,就這樣抱了一會。

我說道,“兩位姐姐,你們聊我先出去了”。

劉子琴說道,“唉,你等等,幫我把這個資料,送到你姐夫辦公室”。

我說道,“好的”。

我拿過資料走了,來到了王亦凱的辦公室。

我敲了敲門,里面傳來了我姐夫的聲音說道,“請進”。

我走了進去,看見他在簽,簽完字,合住了資料,他一抬頭就看見我走了進來說道,“子鳴,你來了”。

我說道,“給你的資料,我姐讓我給你送的”。

王亦凱說道,“你姐呢”。

我說道,“哦,剛剛她閨蜜來公司了”。

王亦凱說道,“好的,如果沒事你就先下去吧,晚上來我家吃飯”。

我說道,“好的”。

我就來到我姐的辦公室,剛剛走到我姐的辦公室,我就聽見劉子琴說,“你是說,你喜歡上了子鳴”。

過了一會兒,劉子琴說道,“你喜歡他就追吧,不過我告訴你啊,你可要想清楚啊,你如果嫁給他。算了不說了”。

夏佳穎說道,“你這里有我可以做的工作沒”?

劉子琴說道,“剛好我身邊需要個助理,你當我助理吧”。

這時候我敲敲門,劉子琴說道,“進來”。我裝作什么也沒聽到的樣子,走了進來,對她們說道,“姐,如果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夏佳穎見我要走,也緊忙說道,“你今天有什么事沒”。

夏佳穎心里想道,“既然要追我,那就從現在開始吧”。

我說道,“沒事,怎么了夏姐”。

夏佳穎說道,“如果沒事,就陪我買幾身衣服吧,明天我就要來你姐這里上班了”。

劉子琴一看她這樣說,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于是走到我身邊對我說道,“你看看你,老是穿這一身衣服,你也去買一點衣服去吧”。說完她把手放在后面,對身后的夏佳穎做了個OK的手勢。

夏佳穎說道,“剛好我也要買衣服,不如一起吧”。

說完夏佳穎就拉著我就出了門,臨出門的時候,還沒忘記和劉子琴比劃了一下拳頭,我們就這樣走了。我們兩來到外面。

夏佳穎說道,“開車太麻煩了,不如我們打的士把”。

我知道她打的什么注意,說真的我也說不清楚,是不是喜歡她。

我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雖然我沒有回答她,她也沒有過來問我怎么了,她只是心里有點微微的失望。過一會,一輛出租車就停在了我們的面前,我們上了車,司機問我們去哪。她先是看了我一眼,見我沒說話,對司機說道,“去豐隆吧”。豐隆是一家普通服裝市場,那里的衣服都比較適合普通百姓去。之后我說道,“去鑫龍吧”。

司機說道,“好嘞”。

“鑫龍”國際有名的服裝專賣店,這里的衣服最便宜的也得7、8千一件。

新時代酒吧里,一個男人坐在一張椅子上,這個人手里拿著一杯紅酒,周圍站一群人,其中一個人的臉,是鼻青臉腫,尤其是牙齒,掉了兩顆,這個人就是被我上午打的那個人,之時,拿著酒杯的那個男人站了起來,說道,“阿鑫,你去看看他的實力,如果能做了就做,做不了,那就拉攏過來”。

被稱作阿鑫的人說道,“是,龍哥,我馬上去辦”。說完他就扭頭就走。

沒一會就來到了鑫龍國際,我們剛剛下車,一輛面包車就停在了我們的面前,從車上下來二十多個人,每人一根鐵棒,帶頭的正是那個阿鑫,他們氣勢洶洶的走到我們的面前,把我們圍了起來,我把夏佳穎往后拉了一拉,同時也和她說,“一會見機就跑”。

夏佳穎有點擔心的說道,“我跑了,你怎么辦”。

我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說道,“他們我不會放在眼里,我就是怕一會打起來顧不上你”。

這時候帶頭的阿鑫說道,“兄弟,只要你把你身邊的那個女的交給我,我保證放你走,怎么樣”?

我上前走了一步微笑的說道,“如果我說,不呢”?

阿鑫說道,“那兄弟,我只能說對不住了”。說完阿鑫揮揮手,

二十多個人,一下子全沖了過來,我先是回頭,一腳踢倒了一個人,我對夏佳穎說道,“跑”。

夏佳穎咬了咬牙,就從倒下的人踩了過去,

我從地上撿起一根鋼管,鋼管被我揮舞的呼呼作響。十五分鐘后,現場只有兩個人站著,一個是我,另一個是阿鑫。

這時候阿鑫從車上拿出一把未開刃的刀,拿出刀就朝我這里沖了過來,一刀劈下,我朝一邊一撤身,手里的鋼管朝他的腰部打了過去,阿鑫收刀回防,“啪”的一聲,鋼管和刀相碰,發出一些火花。

就這樣我們斗了10分鐘,十分鐘之后,警察來了,把我們拉上車,走了,沒一會就來到了警察局,把我帶進了一個屋子,屋子不大,一個警察問道,“姓名”。

我看也沒看說道,“劉子鳴”。

那個警察又問道,“性別”。

我看也沒看就說道,“你不會自己看嗎”?

警察看了我一眼說道,“說吧,為什么打架啊”。

我說道,“我怎么知道啊,他們一下車就把我攔住了,完了二話不說就打我,我是自當防衛”。

警察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個自當防衛,打的人家不是斷腿就是腦震蕩的,說吧那個部隊的”。

我說道,“飛鷹特戰部隊”。

正當他還想說什么的時候,一個人走了進來,一開門說道,“隊長,局長找你”。就這樣兩個人一起走了出去。

過了一會隊長回來了,說道,“你可以出去了”。

走出屋子,來到院子一抬頭就看見劉子琴和夏佳穎站在那里背對著我,我走了過去,她兩聽到腳步聲,一回頭,看見我出來了,她兩連忙走了過來關心的問道,“怎么樣,沒事吧”。

我說道,“沒事”。

劉子琴說道,“那就好,沒事那就走吧”。

于是我們就回到了劉子琴家,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了,中間劉子琴接了一下孩子,回到家,已經是7點30分了,王亦凱早把飯菜端上桌了,我們回到家,王亦凱說道,“都回來了,回來了那就吃飯吧,哎,子鳴喝點什么”。

我說道,“隨便”。

王亦凱說道,“白的吧”。

我說道,“行,你當家的你做主”。

就這樣我兩喝的是醉如爛泥,說實話我連我這么上床的我都不知道。

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起來,拍拍頭,頭有點發暈,我朝旁邊看了一眼,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只見床的另一邊夏佳穎正準備打個哈欠起來,我心里有點慌了,急忙蒙上被子躺下,夏佳穎一見我這樣微微一笑,心里想道,“ 小樣我還治不了你”。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早上夏佳穎來到我房間,叫我起床,叫了我半天沒有醒,于是就想道了一場讓我看起來很慌的事,不得不說,這女人遇見自己喜歡的人,所要付出的不比男人差。好了咱們言歸正傳。夏佳穎走了出去,我這才穿好衣服下樓,我看看夏佳穎,她看見我在看她,她對我微微一笑,說道,“醒了,來吃飯,吃完飯陪我買衣服去,昨天出了那些事,衣服還沒買呢”。

我問道,“我姐呢”,說實話我有點不敢看他了。

夏佳穎說道,“他們去上班了,看這是他留給我們的紙條”。

我走了過去,拿起字條看了看,上面寫的,子明,佳穎我去上班了,早餐在烤箱里,牛奶在冰箱里。

早餐吃完,我兩就出了家門,我們打車先來到鑫龍買了幾件衣服,當然所有的錢都是我掏的,從鑫龍出來已經是中午了,我們在外面吃了一頓飯,下午她就早早的到了我姐的公司上班了。

接下來的幾天,夏佳穎都會陪我一會,說實話這些天的相處之下,我和夏佳穎的感情有了很大的變化,每天我姐都會給我和她相處的機會,比如樓閣胳膊了或者是互相喂著吃飯了,她這人有個毛病就是吃飯如果不愛吃的東西,都會喂在我嘴里,在部隊里我們做任務什么都吃,所以她不吃的東西都會往我嘴里送,用她的話來說是不吃也是你的錢,這句話讓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女生的小算盤打的不錯的道理,不是她們不懂而時有的女生,為了心愛的人她們愿意當傻子,就這樣我們相處了幾天。直到一天晚上,雪鷹的電話打來,告訴我明天回部隊了,就在雪鷹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東南亞某國,獵鷹接到了面具男的電話,電話里說,“今晚我帶你進去,做好準備”。

第二天八點某某高中,大門叉開著,門外門里站了兩波人,就在這時一輛輛的商務車開進了學校,商務車和學生們進了學校,兩個保安打算關門的時候,一輛五菱宏光從遠處極速開過來,“噴”,兩個保安都被撞飛了,五菱宏光進了院子的時候,一些人還沒反應過來,從車里出來6個人,六個人一人兩把沙漠之鷹,六個人抬起槍就開始打,有的人也反應過來了個個都開始跑,“啪、啪啪啪”……學校是一片騷動,槍聲連綿不絕,時不時的有人倒下,學校外面的人聽到動靜個個都做了鳥獸散,跑掉的學生,和老師們撥打起了110。

我們剛剛來到部隊,就聽見雪鷹的哨子吹響了,雪鷹高喊道,“集合”,我們急忙跑了過去,站好,雪鷹高喊道,“立正”,“向右看”,“向前看”,這時候從樓上下來一個人,是我們團長,這時候雪鷹跑了過去,高喊道,“中國飛鷹特戰旅集合完畢,請指示”。

團長說道,“稍息”。

雪鷹高喊道,“是”。

雪鷹又跑了過來說道,“稍息”。

雪鷹說完小跑道我身邊站好。

團長說道,“同志們,剛剛得到上面的指令。……

四十五秒之后,一架軍用直升機在一個野外降低,突擊隊從直升機的繩索下來,雪鷹抬起手臂在空中揮舞著還畫了個圈,意思是說直升機可以起飛了,直升機駕駛員做了個ok的手勢,直升機飛走了。

他們警惕的看著四周就這樣慢慢的往前走著,為什么要用他們而不是我們呢?因為我和狙狼在學校對面的一棟一單元房里。他們來到了下水道入口,雪鷹說道,“雪鷹呼叫總部,雪鷹呼叫總部”。

     耳麥里傳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這里是總部”。

    雪鷹說道,“我們已經下到下水道了,完畢”。

    耳麥里又說道,“救出人質,注意安全,行動代號營救”。

    雪鷹說道,“是”。

    中年人說道,“公安部負責拖延時間,武警防止敵人沖出和救人,醫院協助,狙擊手保護我們的同事和人質的安全,明白了嗎”?

眾人,“明白”。

學校門口只時公安武警圍的水泄不通,一個男人正拿著一個喇叭喊著,“里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我們包圍了請速速放下武器,出來投降,請速速放下武器出來投降”。……

學校一樓大廳,之時蹲滿了人,有的人哭泣著,有的人躺著的,這時候三個人在從教學樓上邊下來,其中一個被兩個人壓著,這人正是陳忻文,兩人壓著他到了一個男人的面前,那個男人說道,“陳博士,我們又見面了,來坐”。

兩個人把陳忻文按到椅子上坐下,男人對兩個人使了個眼色,兩個人又帶了一個同伴,三人低頭說了一些什么,說完一個人走上樓去,兩人從包里拿出一些定時炸彈,一個往東一個往西,都把那些炸彈弄到墻上。

就在這時陳忻文這邊,發出一聲犀利的慘叫,慘叫聲回蕩在整個大廳里,只見陳忻文一只手抱著另一只手的大拇指處,地上還有幾滴鮮紅的血液,從他的手縫里滴落在了雪白的地板上。

陳忻文說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求你放了我吧”。

男人先豎起一根指頭,說道,“1、2、3”。男人把一把軍刀拿起正要劈下,陳忻文說道,“我說”。

男人說道,“這樣不就行了嘛,何必非讓我動粗呢,我也是個很文明的人嘛,那就說吧”。

只見陳忻文從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玻璃瓶,里面裝了半瓶綠黃色的液體。

男人說道,“配方呢”。

陳忻文說道,“在我辦公室里”。

男人剛要說什么,只見從樓道里扔出幾個煙霧彈,緊接著,“突突突”…的聲音傳來,有幾個人倒在地上,客廳里就大亂了起來。

男人也反應了過來,先是把玻璃瓶裝在一個手提包里,也開始命令起了那些雇傭兵來,一個雇傭兵拿出一把AK47打的雪鷹不敢露頭,于是狙擊手也開始了攻擊,一陣的槍林彈雨,煙霧彌漫,外面的人也聽道了,里面的聲音,特警部隊,開始了炸門的的事情,“噴”的一聲門被炸的四分五裂,一大批的特警涌了進來,子時的男人拿起了那個包袱就跟著人群朝門外跑去,那人也已經成功的跑了出去,上了一輛出租車。

新時代酒吧,龍哥來到一間包間,包間不大里面有三個人,一個坐在椅子上,另外兩個站在他身后,坐在椅子上的人正是狙狼.

狙狼問龍哥,“東西呢”?

龍哥說道,“我已經派人找了,您能等會嗎”?

狙狼說道,“五分鐘”。

四分鐘過去了,龍哥頭上冒出了一頭的汗,狙狼站了起來說道,“說吧,優盤哪去了”。

龍哥嚇得撲通一下跪下了嘴里哆嗦著說道,“被人偷走了”。

狙狼說道,“帶路”。

龍哥見狙狼沒有殺他的意思,雙腿打著哆嗦的站起來,說道,“是”。

龍哥說完就出去了,沒一會就又上來了,上來說道,“狼爺,車已經備好了上車吧”。

狙狼沒有說話,站起身就往外走,走出 新時代酒吧上了一輛路虎,就走了。車上狙狼接了一個電話,電話是從學校跑出去的那人打的。

“佳穎你和我弟怎么樣了”?我姐手上拿著一個文件夾,走進夏佳穎的辦公室問道。

夏佳穎說道,“就那樣吧,不好不壞的”,夏佳穎結果文件夾說道。

我姐說道,“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有沒有親過”。

夏佳穎說道“你呀,少打聽我們的事了”。

我姐說道,“說說嘛”。

夏佳穎說道,“能有什么好說的”。

說完夏佳穎走到窗戶邊往下看了一眼,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只見龍哥帶了五個人從車上下來,其中的一個他還認識,正是那個和我那天逛街的那個彪哥。

她急忙回過頭來對我姐說道,“子琴快給你男人打電話告訴你男人叫他趕快從后門走”。

我姐問道,“怎么了,為什么要走啊”。

夏佳穎說道,“來不及說了”。

還好我姐不是好奇心重的人,急忙拿出手機給王亦凱打起了電話來。夏佳穎看了看外面他們已經下車了,我姐說道,“他下來了”。

夏佳穎說道,“那我們走吧”。

說著就往外拉我姐,還沒走到電梯門就看到王亦凱走了過來,王亦凱問道怎么了你們夏佳穎說道“來不及和你們說了,跟我走就行”。

王亦凱說道,“你不說,我們不會走的”。

夏佳穎先深吸一口氣說道,“你真的想知道”。

王亦凱和劉子琴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點點頭。

夏佳穎返回辦公室走到電腦桌從身上拿出那個神秘的優盤,插到電腦上,找到了那個優盤打開里面就一個文件,鼠標打開那個文件夾,出現一個對話框,這個文件夾是加密的,之后,他把密碼輸入上。對我姐說道,“子琴打電話報警,就說我們這里有帶槍的恐怖分子”。

說完,密碼已近輸入完成。

里面有兩個東西一個是視頻,另一個是文檔,夏佳穎打開視頻對王亦凱說道,“看完最后不要說出去包括你們的家人,最好能爛在肚子里”。

王亦凱沒有說話點點頭,夏佳穎看見王亦凱點頭了之后他按了播放鍵畫面里一個男人躺在一張床上,身上綁著一根鐵鏈,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人走了進來,他端著一個不銹鋼的托盤,托盤放著一根針管,針管里有著半管子綠色的液體,那人走到床邊,把針頭插進男人的胳膊上,把綠色的液體輸進男人的體內,過了10秒鐘,男人抖動了起來,畫面到這里就停了。

夏佳穎說道,“那個文檔就是這個東西的配方”。

也就在這時外面響起了槍聲。

夏佳穎趕緊跑到門口,看了一下外面還好他們沒有上到這里,夏佳穎對他們兩人招招手意思是讓他們過去。兩人對視一眼跑了過去,夏佳穎說道,“跟我走,他們還沒上來”。

夏佳穎先走了出去后面是劉子琴,最后面是王亦凱,他們一步一步的走到電梯門,夏佳穎看了一下電梯那兩個電梯指示燈,一個是在上7樓,一個實在下9樓,他們則是在8樓。

夏佳穎說道,“你們兩先下去帶上這個優盤,你們下去之后把優盤親手給子鳴,再幫我告訴他如果我能回去的話我想嫁給他”。

夏佳穎說完,兩個電梯同時到了,他用兩只手朝兩人一推把兩人推了進去,之后急忙按下關門鍵,門慢慢的關上劉子琴被夏佳穎推倒在地上,高喊道,“佳穎”。喊完門徹底關上,門關上之后聽見了一聲槍響,劉子琴哭了出來,同時王亦凱也低下了頭,兩滴眼淚從他的眼睛流出,他的心里一陣的后悔,后悔自己剛才為什么好奇心那么重,后悔為什么自己老婆的閨蜜都不相信,如果不是他夏佳穎也不會死。

十分鐘之后一輛路虎在馬路以210碼的速度奔跑著,后面的警車在不斷的追逐著。路虎車里面坐著的赫然是狙狼和他的手下,之時路虎車里狙狼說道,“上高速”。

司機一踩剎車手猛打方向盤,在松剎車起手剎踩離合器,一個90度的漂移成功了,就在漂移成功之時,一輛運輸鋼管的大貨車從另一邊準備下高速,司機看見一輛路虎從另一邊漂移過來,貨車司機子時踩剎車已經不行了,如果貨車踩剎車路虎開了來一定會裝上的,于是司機就猛向右打方向盤,一下撞在了護欄上,把護欄裝的是深深的往外凹了64厘米,如果車速在高點,掉下去也說不定,之時的路虎車已經被大貨車攔住了,一輛輛的警察開了過來狙狼看見路虎沒辦法走了,對兩人說道“拿上武器下車,走”三人下車之后,躲在路虎的車后。

一個警察剛要說話,三顆手雷從天而降落在地上,那人高喊了一聲趴下,“噴噴噴”手雷炸響,響聲過后一人看見了三個影子朝前邊的樹林跑去。

正打算喊追呢,一架綠色的鷹字直升機飛了過來,螺旋轉的壓力帶給了附近的警察們,警察們都蹲下,突然兩根繩子從直升機上扔了下來,警察們知道特種部隊來了,個個都收起槍,沒錯是我們過來了,我們個個順著繩鎖往下滑,等我們下去之后,雪鷹對著直升機豎起大拇指來,直升機飛走。(這里先說一下為什么我們現在才來,鏡頭返回夏佳穎死后劉子琴坐電梯下去之后,我們從學校返回部隊還沒下車呢。這時我們團長接到電話,電話里說本市的亦凱有限公司,受到了恐怖分子的襲擊,團長不讓我參加這次的任務,隊里的人員就和團長起了爭執,最后隊里的成員說,如果我背叛了隊里我們整個隊承擔,這才讓我參加這次的任務。

我對團長說道,“我需要見一下我姐,團長沒辦法就讓我們見了一下。

從我她的口里我才知道,夏佳穎死了的消息,當時我心里痛了一下,回想到了我和她之間的種種。接著她對我說夏佳穎領走的時候,讓她把這個優盤給我,我接過優盤交給了雪鷹,聽她說這里面是一種病毒的配方,雪鷹當時就拿出一臺電腦插入優盤,讓一個警察找來了一個黑客沒一會,黑客把密碼破解掉,里面的內容讓我們變的非常有壓力,如果要是這樣那既不是喪尸大戰了嗎,之后我回到了我們的部隊,我把優盤親手又交給我們的團長,團長看完之后沉默了一會,站起身來說道,“這次狙鷹你去吧,來自上頭的壓力,我這個團長一定替你擋著”)

到達目的地,我們就進了樹林里,雪鷹給我們講一下任務的內容,“這次的任務沒有具體的,只是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華夏是他們雇傭兵的禁地不是嘴上說說,這也算是我們唯一沒有具體的任務目標的任務吧,我希望這次的任務我們能用免壓方式贏得這次的任務,為了我們剛剛犧牲的同事,你們準備好了嘛”。

我們四個人同時高喊道,“時刻準備著”。

雪鷹說道,“出發”。

這次的任務只有我們五人參加,我和獵鷹這次也換成了突擊槍,一進樹林我們就看到了狙狼正在朝另一邊跑去,他們一共四個人一陣的槍林彈雨,過后只剩下了我和狙狼兩人,我們一人一把軍用匕首,因為槍沒有子彈了,子時天空云霧滾動,“劈啪”一道雷聲炸響,接著豆大的雨點落下,我們兩高喊一聲,戰在了一起,十分鐘后我們倆同時倒下,狙狼死了,而我則是昏死了過去,狙狼的脖子上有一道致命的傷口,我的身上也有數不盡的傷口,但是并不致命,因失血過多而昏迷,昏迷之時恍惚間我似乎看到了夏佳穎,在我身邊,她身穿白色婚紗正站著哪里向我招手,我努力的想要站起身想要過去,沒有爬幾步就徹底昏死了過去。

一個月之后,我站在醫院房間里看著繁華的城市,不知不覺的劉子琴從身后走了過來,來到了我身邊和我并肩站在一起,劉子琴問道,“怎么了,又在想她了”。

我嘆了口氣說道,“在這一個月里軍方武警,警察都找遍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說完我又是一聲嘆息。是的,夏佳穎死后現場沒有見到夏佳穎的尸體, 監控里顯示的夏佳穎中槍之后,趴在了地上,三十秒之后夏佳穎從地上慢慢爬了起來,響電梯走去,出了公司之后,就上了一輛出租車。

監控到這里就斷了,事后警察找到了那輛車,司機當時說道,“當時她讓出租車送她人民醫院,之后警察來到人民醫院,到了人民醫院,在醫院的監控里看到她當時是下車了,下車之后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長大了嘴巴,回頭就跑,線索到這里就斷了。

我說道,“姐我想靜靜”。

劉子琴說道,“那好吧,那我就先出去了”。

我心里想到,“佳穎你究竟在哪”。

就這樣我在醫院窗戶站了一天,第二天我就出院了,在劉子琴的車里,我對我劉子琴說道,“姐我準備出國走走,咱爸媽就只能讓你們照顧了”。

劉子琴說道,“可以,什么時候想去我來安排”。

我說道,“明天”。

劉子琴說道,“那行明天我給你安排”。

我說道,“謝謝你姐”。

我又說道,“姐,先送我去部隊吧”。

劉子琴說道,“行”。

沒一會我就來到了部隊,到了部隊里來到了團長的辦公室,我高喊道,“報告飛鷹特戰旅狙鷹,前來報道”。

團長抬起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好了沒”。

我說道,“報告首長,好了”。

團長說道,“來坐”。

我說道,“不敢”。

團長說道,“這是命令”。

我說道,“是”。

我這才走到了沙發前坐下,團長說道,“你既然過來了,那就看看這個吧”,說著團長把資料扔給我,接著又說道,“看完我希望你不要說給別人,最好能爛在你肚子里”。我接著把資料打開,里面是有兩個東西一個是一張紙,另一個是張照片,照片是一個女人的背影,周圍的建筑物不像是中國,當像是非洲,因為這里是一望無際沙漠,周圍還有許多的黑臉人,女人的背影讓我不由的想起了某人,夏佳穎。

我也顧不得在團長的面前要懂禮儀什么了,我急忙打開那張紙,紙上的標題欄上寫的是,國安部入黨申請書,下面就是個人介紹,右邊是一張紅底照,人呢,赫然是夏佳穎。這時候團長說話了,團長說道,“那張照片,和資料是昨天下午,有一個人送給我的,送給我之后那人沒說什么,就走了”。

我仔細的看著這張照片,發現這個人的確是夏佳穎,團長說道,“之前我也和國安那邊的人聯系了,國安也說夏佳穎就是國安的一員,當時國安部門說,夏佳穎在優盤事件中她是一個臥底的角色,當時夏佳穎從非洲回來,并沒有把優盤送給國安部,國安部還以為夏佳穎背叛了,直到半個月前國安部收到了我們的匯報,才知道夏佳穎沒有背叛而是另有原因,這個原因國安部也不知道”。

團長說道“國安部的人想讓你找到夏佳穎把她帶回來,如果她死了那就,這件事到止結束吧”。

   我沒有猶豫的說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團長問道,“想好了,你一但去了那邊,你什么身份都不是了”。

  我說道,“是的,想好了”。

  團長突然大聲說道,“來人”。

  我突然反應過來,心里罵了一句“靠,團長坑我”。急忙往外跑,跑到門口,有兩個人突然要進來,我兩掌拍倒了那兩個人,跑到走廊突然一陣警笛聲傳了過來,我又是暗罵了一聲,“靠,團長這是你逼我的”。我急忙又跑了回去,我從地上撿起那兩人的其中一把槍,走到了團長的身邊,說道,“對不起了,團長,我沒辦法逃出去”。

我把槍頂在了團長的后背上,團長站了起來,這時候門外的人站著好多人,我對他們說,“都別過來,給我準備一輛車”。

其中一個人跑了出去,說道,“放下武器,雙手抱”。頭字還沒說出了呢,就被團長一下罵了個狗血淋頭,其他人這才看清楚,雖然我把槍頂在了團長的頭上,但是槍沒有拉上槍栓,有個人急忙說道,“我去找車”,說完那人就下去了,一分鐘后我開著車在大路上瘋狂的跑著,身后的警車在不斷的追著,十分鐘后我把車停在了一個廢棄的化工廠門口,拿出手機給我姐打了個電話,讓她幫我拿一下護照,并且告訴他別開豪車,之后他讓他公司的員工送來了護照,還有一張銀行卡,之后我走到城市,找了一家不要身份證的旅館,住了進去,在旅館訂了一張阿爾及利亞的航空機票,機票是今天晚上11點的機票。

晚上10點半,我退了房,打了個出租車來到了機場,到達機場的時候已經十點五十分了,之后又等了五分鐘,廣播里傳來聲音,“前往阿爾及爾的旅客請注意:您乘坐的〔補班〕CA2986次航班現在開始辦理乘機手續,請您到17號柜臺辦理。謝謝”!

之后就是英語翻譯,“(Please note for passengers to Algiers: your flight ca2986 is now ready for check-in. Please go to counter 17. Thank you!)廣播整整讀了三遍,

     我這才站走到17號柜臺,辦理了手續,手續辦完,我回頭看了一下整個機場,這才上了飛機,上了飛機,找到我的座位坐下,坐下沒多久,就看到一個19歲的女孩走了過來,她對我說道,“先生,您能讓一下嗎?我的座位在您的里面”。

我站了起來說道,“可以”,之后女孩坐了進去,女孩的另一邊是窗戶,我坐在她的身邊。

女孩問道,“先生,您是自己去旅游嗎”?

我說道,“是啊”。之后我又反問道,“你呢”。

女孩有點抱怨的說道,“本來我還有個同伴的,但是她爸突然住院了,只好自己一個人來了,您能和我做個伴嗎”?

我問道,“你不怕我是壞人”。

女孩說道,“怕,但是我我我”。

見她實在是我不上來了,于是說道,“好了,逗你玩呢,你想跟著就跟著吧,不過,錢你的自己出,還有去了那里不要給我惹麻煩”。

女孩說道,“那麻煩找上我呢”?

我說道,“那我會幫你的”。

女孩說道,“謝謝您,先生,你好,我叫白藝欣,你可以叫我藝欣”。

我說道,“你好,劉子鳴”。

白藝欣說道,“那我以后叫你子鳴哥”。

我說道,“可以”。

白藝欣說道,“子鳴哥,你說我們先去哪,比較好呢”。

我說道,“那里不是有一個沙漠嗎?我們先去哪里看看吧”。

白藝欣說道,“先去那啊,那好吧”。

我說道,“那你說,先去哪呢”。

白藝欣打了個哈欠說道,“算了,等去了在說吧”。

這時候廣播響了,意思是說,讓我們把電子設備關掉和系好安全帶之類的。

我對白藝欣說道,“想睡就睡吧,到了我喊你”。

白藝欣說道,“謝謝哥,那我睡了”。

我點點頭,看著白藝欣閉上眼睛,之后我脫下大衣幫他蓋上,看著窗外發呆,嘴里輕聲說道,“嘉穎,你到底在哪”。

阿爾及利亞時間,九點飛機穩穩當當停在了,阿爾及爾國際機場,我把身邊的白藝欣搖醒說道,“走吧”。

白藝欣說道,“到了嗎”?

我說道,“到了”。我起來把衣服先穿上,和她走下飛機,重機場出來,我們就先到了打了個滴士,到了酒店,開了一間公寓式住宅,進了房間,客廳里有沙發,有電視,有陽臺還有廚房,臥室有三間,一個衛生間。

白藝欣說道,“哥,你挑選一間房子吧”。

我說道,“我隨便睡哪都行”。

    白藝欣說道,“那我就這間了”。

    我說道,“好”。

說完我坐在了沙發上看起了電視,白藝欣,到房間整理東西去了,20分鐘,白藝欣走了出來,來到我身邊坐下說道,“哥,咱商量一下,明天去哪玩”。

我說道,“不去沙漠,那就去大郵局”。

白藝欣說道,“也行”。

阿爾及爾大郵局,阿爾及爾大郵局建于1910年,是新摩爾風格的建筑,它也是阿爾及利亞首都阿爾及爾市中心的標志性建筑物。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之后,出發到大郵局(以后我不寫都逛了的東西了原因,我沒去過)就這樣我和白藝欣逛了一天,到了晚上,吃完飯,白藝欣說想出樓道走走,我也答應了她,她就走了。

過了一個小時,她沒有回來,正當我出去找她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拿起手機一看是一條彩信,按開一看,才知道,白藝欣為什么沒有回來了,彩信發來的是一張照片,照片的一個女孩被綁在了一張椅子上,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正是白藝欣的電話,我連忙接起電話,電話傳來了一陣唰唰聲,之后對方吧電話掛斷,再打關機了,我換掉鞋子,之后,正打算出門又是一條短信短信上說帶五十萬,到這個地方,后面是一個地址,記住不要玩什么花招,也不要打電話報警,和帶人來,我穿上鞋子,走出去,走出酒店,我攔了一輛滴士,二十分鐘后,下車的時候,司機給了我一張名片說道,“哥們以后需要的時候給我打電話”。

之后我來到了一個公園,公園還有不少人,我掏出手機打通了那個電話,我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左右看著,距離我5十米的一個黑人拿起手機接了電話,我一邊和他通著電話一邊往那邊走了過去,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一把彈簧刀頂在了我的腰部,轉身一看,后面有兩個人,兩個人說道別動不想死的話就別動,之后我被三人帶上了一輛面包車,我被他們帶到一個廢棄化工廠。

到了化工廠,三人把我帶到了一個人的面前,找來了一個凳子把我按到凳子上,三人其中的一個說道,“大哥人帶來了”。

那人沒有說話,只是擺擺手。

三人走了出去,屋子只剩下我和他,之后他問我,“錢呢”?

我拍拍身上的灰塵說道,“你們也得先讓我見見人吧,如果你們不給我見人那我為什么要給你錢呢”?

她站起了身,微微一笑,拍拍手,兩人壓著白藝欣走了進來,白藝欣說道,“哥,救我”。這時那個大哥說話了說道,“怎么樣這會可以了吧”。

說著他走到了,白藝欣身邊用手碰了一下白藝欣的下巴,我微微一笑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卡,我說道,“給你”,我把一張卡一甩,甩出卡的同時,我跟在了卡的后面,卡被我甩到了那個大哥的手腕上,他一個哆嗦,就在這時,我也到了那兩個人的身前,一拳打在了一個小弟的鼻梁上,之后又是一腳踢在了另一個人的肚子上,三人被我打倒在地,白藝欣還沒回過神來呢,直到我走到她身后,這才反應過來,于是她被嚇得站都站不住了,于是我把她背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她抱著腿蹲在墻角問我,“哥,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能不能告訴我,哥,你這樣真的讓我很害怕”。她說著說著就哭了出來,我有了過去輕輕抱著她,對她說道,“你別哭,我告訴你,我的身份,我是特種兵,來這里有個非常重要的任務要完成”。.

第二天早上,我從床上爬起來,穿好衣服,把門打開,走出客廳,就看見白藝欣在收拾行李,我走了過去,她一轉頭看到是我。

對我微微一笑說道,“哥,早”。

我問道,“你這是”?

白藝欣說道,“哥,我知道,你有重要的任務要完成,所以,我不能在給你添麻煩了,我也該走了,謝謝你的照顧,給你添麻煩了”。

她把拉鏈拉上,我走了過去說道,“走吧,我送你”。說完她微微一笑說道,“謝謝”。說完我們就走了。

到達機場剛好飛機檢票的時候到了,我把行李箱交給了工作人員,之后白藝欣從她身上的包包里,拿出一個項鏈交給我說道,“哥,我有個請求,不知道你能答應嗎”。

我說道,“你說吧”。

白藝欣說道,“哥,這里面有一個小攝像頭是我爸開發的,我想看看這里的一些事物,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不過你放心,這個只有我自己家的電腦能看到,別人不管多牛的黑客都無法看到”。

我把項鏈接過來,仔細看了一下看見里面只有個紅色的小點在閃,我把項鏈帶在脖子上,遠看根本看不出什么。

白藝欣說道,“好了,哥,我走了”。

說完她朝入口走去,等她過了入口,我這才走出機場,出了機場我打車來到一個電腦城,花了86w,相當于人民幣的5000塊錢的筆記本,這才回到酒店。

回到酒店打開電腦,下載了一個沒有名字的應用,打開那個沒有名字的應用,上面只有四個輸入框,之后我把輸入框的東西全部輸入滿,按下回車鍵,電腦彈出來一個對話框,上面寫的登錄已完成,請按下一步,我沒有按下一步,我只是坐在那里等待著,等了5秒鐘,突然又一個對話框彈了出來,里面有一個人,這時候站了起來說道,“中華人民共和國飛鷹特戰旅劉子鳴有事向您匯報”。

對面的人說道,“坐”。

我說道,“是”。

對面等我坐下對面說道,“說吧,什么事”。

我說道,“我好像暴露了”。

對面微笑的說道,“劉子鳴同志,你愿意加入中國特工國安部嗎”?

我立馬站起來,一個立正和一個敬禮說道,“我愿意加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安部”。

之后對面說道,“白藝欣是我的女兒,是我讓她跟著你的”。

聽她說完我這才放心了下來。

見我放下了心,他說道,“你有什么計劃沒”。

我對他說道,“暫時還沒有,不過我準備先去她出現的地方看看,有沒有什么線索”。

他說道,“那好,一會我派人給你送一部組織上的手機過去,你在酒店里等著,以后有什么事,就用這個手機聯系我。

我點點頭

他說道,“好了我還有點事”。

我連忙站起來一個敬禮,他對我點了點頭,之后畫面退出,我坐了下來,在電腦上又輸入非洲地圖,正看著地圖的時候,房門敲響,我站起身,走到門口打開房門看了一下,沒人,正打算關門的時候,看了一下地上一個手機盒擺在地上,撿起看了一下,又抬起頭左右看了看,我這才回到房間,把門關上,盒子上什么圖畫都沒有,白白的盒子,我把盒子打開,一個沒有牌子的智能手機和一個很小的耳機,就出現在了我面前,還沒等我拿出手機看呢,那個手機亮了起來,上面只有一個綠色的電話圖案,我拿起手機,按住綠色的圖案往上一滑,畫面變了,出現一個人,這個人正是剛剛和我在電腦上通話的人,也就是白藝欣的爸爸白玉華。

他對我說道,“這個手機是國安專用手機,里面沒有SIM卡,他是衛星智能手機,這個手機只能打給國安人員,里面有自動定位系統,無線耳機是范圍100米內都可以通話”。

我說道,“我有個事想請你幫我”。

白玉華說道,“什么事”。

我說道,“我想要夏嘉穎在國安部的全部資料”。

白玉華沒有說話只是從座椅上站了起來,見他站起來我也沒有說話,站了半根煙的時間,他這才說道,“半小時后,我發給你”。

非洲西北部,戰火紛飛,煙塵彌漫,一輛輛的裝甲車在不停地攻擊著,突然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從煙塵里開出身后的裝甲車不停的追逐著,車里坐著一個女人,女人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皮靴,腿穿白色打底褲和黑色A字裙,上身穿白色T恤衣,外套穿黑色風衣,她正是夏嘉穎,此時她的臉部很平靜,雙手握著方向盤,兩眼望著前方還有后視鏡,只要是裝甲車的炮筒轉過來,她立馬就轉動方向盤,副駕駛上還有很多的鑰匙,都是越野車的鑰匙,向前跑著的時候,突然一個巨大的沙塵暴,滿天的沙塵被風吹起,一眼看不見里面的東西,

夏嘉穎心里想道,“真是天助我也啊”。夏嘉穎想都沒想,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車子一下沖了過去,身后的裝甲車看見沙塵暴也追了進來,因為裝甲車比較笨,等他們追進來的時候,夏嘉穎早就沒影了。

我看完了夏嘉穎的資料,把電腦上的內存條燒毀,之后那上電腦走了出去,來到大堂找到服務員退房。

退了房,我就來到了位于阿爾及利亞的沙漠,剛一下車一個就看見了,五個人瞅我這里走了過來,其中有一個人我看著有點眼熟,但是有點想不起來了,五個人走過來二話不說,就和我打了起來,5分鐘之后,五個人到在了地上,我走到了讓我很熟悉的那個人,走到他面前蹲下說道,“你們是誰,為什么要攔著我”。

那人說道,“大哥,我們是黑龍會的人,至于為什么攔你,那是因為我們老大看上你前幾天的跟著你的那個女人了”。

我想了想說道,“你們見過這個人沒有”。說著我拿出一張照片給他們看看,那人說道,“大哥,你是狼族的人”。

我說道,“我問你什么,你說什么”。

那人說道,“是是是,這女人是狼族的通緝令里面的人,今天上午,我們接收到的消息,今天早上她偷襲狼族總部,狼族的人于是發出通緝令”。

我說道,“狼族總部在哪”。

他說道,“在西撒哈拉”。

我問道,“狼族其他的分部都有那些,都在哪”。

他看向和他對面的人,我也回頭看了看,見他點頭,我又回過頭來,我說道,“你們最好別給我耍什么花招,不然”。說著我做了個割喉的動作,這一次他們都老實了。

我身邊的人說道,“只有一個就在阿爾及利亞”。

我說道,“好了,我已經問完了,你說我如果把你們就這么放了,你們回去告訴其他人怎么辦呢,我如果把你們殺了,我也下不去手啊”?

其中的一個可憐兮兮的爬到我面前說道,“求求你別殺我們肯定不會說的”。

我說道,“要不這樣吧,我把你們的腿打斷,你們就就在這里吧”。

說完我走了過去,一陣的咔嚓聲過后,我把他們的腿全部弄斷了,這才滿意的向西走去,走了沒多久,我來到一個用木板搭起來的小房子,推開門走了進去,里面什么都沒有,我拿出那部國安局的手機,打給了白玉華。

白玉華正在開會,突然手機響了起來,看見來電顯示上的號碼,站起來走了出去,走到廁所接起我的通話,白玉華問道,“什么事”。

我說道,“有黑玫瑰的消息了”。黑玫瑰是夏嘉穎的外號。

白玉華說道,“那你的計劃是什么“。

我說道,“既然有她的消息,那我們就不用早及找她了,我的計劃是先從他們的分部下手,我要給他來一個聲東擊西”。

白玉華一下子就理解了,我的話對我說道,“好,就按你說的去辦”。

我們又說了幾句就關掉了通話,關掉通話的時候,我和白玉華同時微微一笑,之后有拿出我的另一個手機,打給了團長...。

一望無邊無際的沙漠,此時沙漠底部一輛路虎車被淹沒在了沙漠里里面還有一個人,她還活著,她正是夏嘉穎,此時她想出去,她抬起頭看看車頂,車頂是一塊玻璃行天窗,玻璃上方是黃沙,她想到一個辦法,她把天窗打開一陣的黃沙落下,還好天窗距離黃沙不是很遠,流了一會他就沒有流了,一縷陽光從車窗照射進來,她站起來從車窗漏出頭來看了看,追她的人已經不在了,她看了看車頭的位置,她轉過頭,雙手撐住車頂,之后雙手用力一撐,從車窗鉆了出來,鉆出來之后她看了看四周,四周除了黃沙還是黃沙,之后她朝剛剛看的車頭的方向走了。

我和團長通完電話后,又返回到了阿爾及爾,又在回來的路上買了一個面具,還有五把未開刃的匕首,之后來到村莊,租了一套院子和一套房子,又找了一塊石頭,把石頭搬進屋子里,坐在凳子上磨起了匕首。

就這么從中午磨到了晚上7點,站起身走出家門把門鎖好走了,來到了一個路邊攤,吃了點面條,吃完面條看了看時間已經八點了,來到一家賣摩托車的店,買了一輛本田,又在一家賣衣服的買了一身皮大衣和一條皮褲還有針和線,之后騎著摩托車回到了住處,用皮褲做了三個匕首套,兩個小腿各一把匕首,還有一把在右邊的大腿上。之后,穿上皮大衣,帶上鷹頭面具,面具只能捂住兩個眼圈,捂不住連和鼻子嘴吧。

黑龍會位于阿爾及爾中心地帶,這里有KTV、有酒吧,還有賭場,黑龍會的老大叫土奧西亞,此時他坐在辦公室里,處理一些文件,這時一個彪形大漢走了進來說道,“老大,阿里爾奧他們還沒回來”。我想出去找找他們”。

這個彪形大漢叫奧利世凱,他是黑龍會最能打的,黑龍會有一半的地下世界是他打下來的。

土奧西亞說道,“去找找他們也行”。

奧利世凱走了出去。

十分鐘之后,我騎著摩托來到了一個距離黑龍會不遠的巷子里把車停在那里,把面具拿下,來到一樓,一樓是酒吧,此時整個酒吧內燈紅酒綠,人山人海,之后我來到吧臺,點了一杯雞尾酒,過了一會吧臺的服務員端了,一杯海藍之空的雞尾酒出來了端到我面前,我喝了一口,之后把杯子放下不經意的回頭一看,一個人進入了,我的眼睛這個人正是我來非洲的目的,夏嘉穎,我看了她兩秒,回過頭來,我的心有點小激動,我慢慢的冷靜下來,心里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能慌,不能慌,……

之后我跟服務員要了一張紙和筆,在紙上寫的,你馬上離開這里你被這里的人通緝了,晚上三點來這個地址和我見面,我現在被人監視了。我把我住的那個村的地址寫上,讓服務員送了過去,服務員走了過去說了一些什么,夏嘉穎看了我一眼,一見是我,她的高興的留下兩滴眼淚,我拿過沒有用完的紙,用手指了指我手上的紙,她立刻就明白我的意思,急忙看起了紙來,看完了紙,對我點點頭,就要走,就在此時,一聲慘叫傳來,我回頭一看,只見夏佳穎躺在地上,一個人正準備掏槍,我也顧不得什么了,拿出一把匕首一扔,匕首帶著破空聲打在了槍上,槍掉在地上,在我扔出匕首的那一刻,我急忙到了,那人的身邊,那人還想撿起地上的槍,之時我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一腳踢在了槍上,把槍踢在了墻角,我拉起夏佳穎就往門外跑。

快到門口的時候,“噴”的一聲,我的胳膊流出了血,我皺了一下眉頭,也顧不得疼痛了,就跑了出去。

五分鐘后,我騎車帶著夏佳穎在公路不斷的朝前開著,身后一大片的車追著,不過還好的是,他們都是四個輪子的車。(這里可以設計一些車技,我這里就不寫了這里想讓動作導演設計一下)

十分鐘后我騎車來回到了出租屋,夏佳穎把我扶在床上,我看看胳膊上的傷口,夏佳穎說道,“胳膊怎么樣,還疼嗎”?

我說道,“沒什么,以前也經常受傷”。

夏佳穎說道,“一會我給你,把子彈取出來吧”。

我點點頭沒說話,夏佳穎見我點頭走了出去,沒一會她手里拿著一梗蠟燭走了回來,之后她把蠟燭點上,又拿起我的匕首,烤著,這時候我問道,“一個月前你究竟遇到了什么”。

夏佳穎這時候一邊用火烤著匕首一邊回答我的話,“你能來到這里我想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沒錯我就是國安的一員,沒有見過你之前,我在東南亞執行一個非常的任務”。

這時候我說道,“就是你交給我姐的U盤吧”。

夏佳穎說道,“沒錯,就在我找到優盤的時候,準備回去交任務之時我計劃好的路線全部別被對方知曉,之后我不得不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在我躲起來之后我發現我沒錢了,之后我在新時代酒吧,找了一份工作就這樣在酒吧工作了半年,直到一天早晨我正常上班的一個人帶著面具找到了酒吧,只見他掏出一張照片,我知道我已經暴露了剛好一個人看見了我,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說道這里夏佳穎回過頭來看這旁邊被燒紅的匕首,找了一塊抹布墊在手上拿起匕首,“問我用不用要點東西”。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

她這才幫我取起了子彈來,刀子進入我的身體,我皺皺眉頭,一整的嗤嗤聲想起一股子烤肉的味道迷漫在整個房間,五分鐘后我的胳膊被幫上了繃帶,她繼續說道,“我只會槍法不會武術,我之前也想學習武術,但是我的身體非常的弱沒辦法學習武術”。

我又問道,“之后呢”。

夏佳穎說道,“之后我找到一個和我關系不錯的人,是她把我送到非洲的,當我來到非洲之后才發現,他們的總部就在非洲”。

我說道,“之后你想在他們總部查查國安是誰背叛了國安,對嗎”。

夏佳穎問道,“你怎么知道”。

我說道,“我不僅知道,你想查誰是叛徒,我還知道正真的叛徒是誰”。

夏佳穎問道,“是誰”?

我說道,“看你的樣子,你還不知道”。

夏佳穎說道,“我進去之后還沒查呢,就被發現了”。

我說道,“你一會就知道了”。

我說道,“既然來了為何當鼠輩呢”?

突然從門外走進一個人,此人他頭帶面具一身雅戈爾西服。他問道,“你說你知道我來了,還有你說說我是誰”。

我說道,“怎么你女兒沒來嗎,白玉華”?

面具男突然笑著說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呢,”。說完他把面具拿下,正是白玉華。

我微微一笑說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白玉華拍拍手四個人把我們押上走了。

中國北京國安總部,一個豪華的大會議室里,里面一張長方形大紅木桌,此時,上方坐著一個老者,這位老者是,中國國安正主席林市華,下面左邊一排,右邊也是一排,左上面第一個是中國海軍總司令武玉成,右面第一位是中國空軍指揮官趙建文。

林市華說道,“小李,把資料發給他們”。

這時候一個人走了進來說道,“是”。

被稱作小李的拿上資料發給了,在座的每一個人,等小李發完資料走了出去,林市華才說話。

林市華說道,“資料都看了,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位都一個想法,那就是國安既然出現叛徒,而且這個叛徒還是國安副主席白玉華,當時我也和你們一樣都感到不相信和意外,都說說吧”。

五分鐘之后,五架大軍艇在香港出發。

非洲某國,我被綁關在一個地下室里,身邊還有一個人正是夏佳穎,夏佳穎對我說道,“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我說道,“我們先~睡上一覺”。說完我就要壓夏佳穎,

夏佳穎說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想這個”。

她推了我一下,我叫了一聲,“啊”。

夏佳穎急忙擔心的說道,“怎么了,怎么了”。

我突然一笑,一下子把她壓在身下,她一下子明白了過來,臉一紅。接下來就是一頓纏綿,(別想太多只是親嘴)。

第二天早上,我和夏佳穎被帶到一個大院子。

夏佳穎有點不甘心的對我說道,“我們就這樣死了嗎”。

我笑著說道,“人,總有一死的,怎么你不愿意和我死在一起嗎”。

就在這時候,白玉華走了過來說道,“有什么遺言要說的嗎”?

我說道,“我的遺言就是你死,我都不會死的”。

白玉華在對講機上喊道,“開槍”。夏佳穎的眼睛一閉,閉了兩秒之后一睜眼就聽見白玉華的罵聲,這時候就見到三架直升機從空中飛過,再看周圍的墻上都是中國部隊的人。

白玉華踉蹌的顛倒在地上,眼睛睜得老大了。

一個月之后,夏佳穎身穿一身白色的婚紗,走上了臺上,司儀問道,“劉子明先生你愿意娶夏佳穎為妻嗎”?

我微微一笑說道,“我愿意”

司儀又問夏佳穎說道,“夏佳穎女士,你愿意嫁給劉子明先生嗎”?

夏佳穎也微微一笑說道,“我愿意”。

(全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小說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bpdcc.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深爱激情五月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