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8z6yi"><form id="8z6yi"></form></sub>
  • <small id="8z6yi"><video id="8z6yi"></video></small>
  • <sub id="8z6yi"><table id="8z6yi"><small id="8z6yi"></small></table></sub>
    <strike id="8z6yi"></strike>
        <small id="8z6yi"></small>
        <form id="8z6yi"><legend id="8z6yi"></legend></form>
        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視劇本創作室 | 招聘求職 |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bpdcc.com
        重點推薦劇本
        檢察部門娛樂演出感人搞笑小品《
        銀行合規防騙相關搞笑小品劇本《
        公司文化相關題材搞笑小品《為祖
        抗疫期間復工復產招工小品劇本《
        關于戰勝疫情的話劇劇本《情系武
        公司年會勵志情景劇劇本《公司好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勵志情景劇劇本《公司好經
        公司年會音樂劇劇本《公司好經理》
        幫扶辦幫助農民賣土特產的小品劇本
        銀行大堂營銷的小品,銀行規范化服務
        搞笑正能量音樂劇劇本《歡喜迎新年
        戒煙朗誦稿《戒煙賦》
        關于醫學的小品劇本,醫德正能量小品
        公司企業音樂劇劇本《我們的責任》
        超聲科小品劇本,孕婦與超聲科醫生小
        全民健身娛樂搞笑小品劇本《最美隊
        最適合2021年元旦表演的感人小品劇
        IT芯片軟件公司情景劇本《武林盟主
        中美科技戰搞笑音樂劇劇本《武林盟
        人社局廉政小品劇本《拒收紅包》
        加強基層文化建設小品劇本《文化宣
        抗擊疫情音樂劇劇本《情系武漢》
        疫情有關的情景劇,抗疫情景劇劇本《
        公司年會音樂劇劇本《優秀部門獎》
        中國速度情景劇劇本《中國速度》
        球迷小品劇本,看球賽小品(火警119)
        12月4日全國法制宣傳日小品劇本(調
        12月3日世界殘疾人日小品劇本(我的
        關于預防傳染病的小品,預防艾滋病的
        煙草行業小品劇本,煙草小品劇本《宣
        公司年會主題情景劇劇本《一起見證
        有關老黨員的音樂劇劇本《黨員的故
        公司配樂音樂劇本《一起見證》
        11月25日國際消除對婦女的暴力日小
        11月17日國際大學生節小品劇本(身邊
        11月14日世界糖尿病日宣傳搞笑小品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劇本 > 其他電視劇本 > 《朋友!圓夢的時候到了》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視劇本-其他電視劇本   會員:1880987536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9/21 17:11:28     最新修改:2020/9/22 9:50:11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bpdcc.com 
        電視劇本名:《《朋友!圓夢的時候到了》》
        (原創劇本網)作者:微微峰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視劇本、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電視劇本:           《朋友!圓夢的時候到了》

                             第一集:棋桌上的議事、道出心事重重

        時節:2014年清明節前期

        1場:戌時             渾南某村的農家小院      景外     天 

        景外:夜幕垂下, 天黑了,村子里的宣聲也隱退了。大半個月已升起,光照萬物,也光照這四面紅磚墻的一戶人家。這是三間平房,前后鑲嵌著黑白的馬賽克,還有寬暢明亮的鋁合金窗。院子中有兩棵山核桃樹,還有一棵紅棗樹,在這清明的季節剛發芽葉,芽葉雖然很小,也被月光照耀偶而閃亮。屋里亮著燈,綠竹的窗簾以拉上。

        2場:戌時      西屋     景內     得平(妻子58歲)         守信(丈夫58歲)

        得平:(從廚房進了屋,見炕頭上已鋪上了被子,剛吃過飯的圓桌并沒有拿過去,而是放上了一個自畫的膠合板的象棋盤,大面寬敞,上面已擺好了棋子,守信坐在凳子上,正等著她下象棋呢。隨背著手來到圓桌旁看著棋盤上的棋子)哎呀呀,這棋子兒都擺上了。

        守信:(笑著)下兩盤兒唄。

        得平:(隨坐在炕沿上)還是三盤兒定輸贏吧。

        守信:三盤兒就三盤兒。(隨裝作嚴肅的樣子數著手指)但我得先聲明一下啊,不帶玩兒賴的,不帶搶棋子兒的,不帶緩棋的,不帶說那不干的,還……

        得平:(笑著搶接道)還不帶你贏的。

        守信:(一笑)還是別耍貧嘴了,快走棋吧。

        得平:(抱拳)承讓,那我就當頭炮了。

        守信:還是老一套,那我就上馬踹你的炮。

        得平:(邊下棋邊對守信)跟你說啊,今天我在班兒上的時候,聽大家說得最多的話兒,就是關于清明節掃墓的事兒,咱們哪天掃墓去啊?

        守信:放假就去唄。剛才天主去吃飯了。

        得平:行。那天我們得早點去,帶上鍬,再帶點干糧和礦泉水,可別像上次那樣還餓了肚子。對了,還要帶上圣水,這可是咱倆為爸媽祈禱時的必備呀。

        守信:那是必須的。這回你可要把一樣一樣的都準備好嘍,別等去的時候丟三落四的。

        得平:知到了。(隨轉了話題)你說也怪啊,一到清明節、教會的煉靈月和復活節,就非常思念爸爸和媽媽,小時候與爸媽同在時的那些往事,總是在這個時候想起的最多,就連做夢,都離不開爸媽的事兒,還總是情不自盡地臺頭看天,總是平著心中的想象,在朵朵的白云中尋找著爸媽的身影,在群星中尋找著爸媽的笑臉,你說有意思不?

        守信:那太正常了,有時候我也那樣。這是人之常情。

        得平:可是我一到清明節給爸媽祭掃的時候,就想起我欠爸爸一個領洗的愿望。一到煉靈月和復活節給爸媽獻彌撒的時候,就常為寫爸爸的名子心感糾結。

        守信:(驚詫)糾結?!你糾結什么?

        得平:給媽媽獻彌撒的時候還行,因為她是基督徒,有圣名。可是我給爸爸寫什么名字呢?寫圣名吧?他又沒有基督徒的名子,寫本名吧我又不甘心,更多的則是愧疚。

        守信:這是沒有辦法的事,你愧疚什么。

        得平:我在二十歲那年經歷爸爸去世,他在臨終前對領洗的事兒是有過可望的,那時他躺在炕上對我說:“得平,爸告訴你啊,人是有靈魂的。”我一聽就緊張起來,站在炕邊看著爸爸膽突的問:“爸,您說的是不是魂靈啊?”我爸說:“是”。我就捂著心臟對爸說:“爸,您可別嚇我了,我害怕。”

        △:守信看了得平一眼,隨搖頭地笑了一下。

        得平:(見守信笑她,就看了他一眼)你還笑!(隨繼續著)那時我媽在外屋正給我爸熬藥呢,聽見了我和爸爸的對話,就在外屋埋怨我爸說:“你跟孩子說這些干啥?”可我爸愣沒管我媽媽的事兒,照說無誤:“在沈陽小南街有天主教堂,那里有信耶穌的人”我問:“耶穌是誰呀?他是干什么的?”我爸說:“耶穌是神、是救世主,能赦免人一輩子所犯的罪過,接納人的靈魂到天堂享福。教堂里有神父,他們有神權,能代替耶穌給人赦罪。要是從咱家走到教堂,差不多四個多小時就能走到,你去給我請神父,我要領洗。”我不懂的問:“爸,什么是領洗啊?”我媽就在外屋邊熬藥,邊帶著氣地接到:“凈胡扯!領洗就能把人一輩子所犯的罪都洗沒了呀?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兒,都是迷信。”

        守信:那是咱媽不懂。

        得平:(繼續著)當時我看爸爸的樣子十分可憐,心中有些過意不去,就想起爸媽常講過的一位親戚的事兒,就問:“爸,您不常說我有個姑父信佛嗎,那是什么意思啊?”我爸看著我張張嘴沒說話,我便覺得可能是我問的話不對爸爸的心意,就哄他說:“爸,您常對我們說過老天爺的事兒對不對?”我爸點點頭。我就對爸說:“爸,我想您說的意思大概跟老天爺差不多,您就向他說說心理話不就得了,哪有什么罪啊,我想應該是一樣的。”

        守信:(抬頭看著得平問)那咱爸怎么說?

        得平:我爸無奈地點點頭。這時我媽端著藥碗進來了,她嚴厲的對我說:“你也跟你爸一樣胡說八道,全是迷信,快走吧,走吧,干活去吧。”因為我和我媽都不懂宗教信仰的事,還以為我爸是在迷信呢,結果我愣沒給爸爸請神父給他領洗,嗐!真是腸子都悔青了。

        守信:我想這不能全怪你,在那個年代,圣教并沒有廣揚,誰懂得宗教信仰的事呀。

        得平:(在臉上猛搓了一把,使含淚的眼睛清亮起來,看著棋盤上的幾個棋子問守信)哎?你走啥了?

        守信:我走車了,你再不㧟將,我可要馬后炮了。

        得平:可不咋地,這棋走的,你可真能鉆空子啊。

        守信:(偷笑)那我得回馬。

        得平:(繼續著)要說我爸去世的那年我已經二十歲了,可從未聽過耶穌的名字,現在想想,可能是受無神論的影響,爸爸也不愿說吧。 

        守信:也許。

        得平:可我在四十歲那年接受了福傳,信了天主教,在我領洗的那一刻,就知道了自己欠爸爸一個領洗的愿望,心中非常難過。從那時起,總想著給爸爸圓上領洗的愿望,在反思中,認為自己沒有順從爸爸臨終前的意愿,在孝道上犯下了過失,還失去了還報父親養育之恩的一次機會,令我愧疚不堪。可我在俗事上找不到給爸爸圓上領洗愿望的好方法,而天主教的洗禮又是針對活著的人而言的,給爸爸圓上領洗的愿望成了我愧疚的心結。

        守信:那都是過去的事了,你就別去想了,折磨自己干啥。

        得平:可我信教以后,這件事就過不去了,因為我知道了天主教的洗禮圣事,對人的得救是多么的重要。如今我也是扔下五十奔六十歲的人了,可還在爸爸領洗的這件事上愧疚不安那,我多想在我的有生之年,給爸爸圓上領洗的愿望啊。

        守信:那怎么圓啊,你就別胡思亂想的了。

        得平:不!這種想法,一直刻在我愧疚的心上。

        守信:(看了得平一眼,然后搖著頭)你可真夠犟的,有些事兒是人力不能為的。像那些偉人、烈士,早已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獻給了祖國和人民,他們用生命,換來了我們的幸福與平安。人民敬慰他們,也感謝他們,他們在我們的心中是永垂不朽的!他們的英靈是在天堂上的!你看,我就這么一說心就激動了,感覺他們的英靈,就在天堂最美的地方,這是天主的仁慈與公義。至于咱爸,他在臨終前那么渴望領洗,我想天主會有最好的安排的。

        得平:這我知道。

        守信:我六歲那年爸爸就病世了,只有神才知道,我爸在臨終前的光景是什么樣子的。好在咱爸還知道那么多呢,雖然外在的神恩沒有得到,但我想他在臨終前,會把自己的一切交托給天主的。(隨用寬慰的眼神看了得平一眼)你就放心吧啊。

        得平:(難過的)可我沒給爸爸請神父領洗啊,心中愧疚不安那。

        守信:好在咱倆的媽媽都趕上了圣教廣揚的好時候,她們都領了洗入教了,這是我們在信仰上值得慶幸的。她們雖然平凡,但她們在世上勞苦了一輩子,在兒女身上也進了本分,我想她們的靈魂會在天堂上的,你就知足吧。

        得平:(驚呼)啊?!這事兒也能知足啊。

        守信:(看著得平動了動嘴唇,卻不知說什么才好,就尷尬地沖她笑笑,隨放下了棋子,起身奔向了炕頭)不玩了,今天算你贏了。

        得平:(手里拿著一個棋子,坐在炕沿上扭著頭看著正在脫鞋的守信,尷尬地笑了笑)看你還不玩兒了,這一盤棋還沒下完呢就要睡覺了,還弄個算我贏了,不帶這么玩兒的啊。

        守信:(磨上了炕,回頭看著得平笑道)這不讓你一句話,就把我塞進被窩里了嗎。(二人都笑了)

        得平:(往小盒子里邊收棋子兒邊說)對于爸爸的事兒我是不會放棄的,按現在時髦的話說我會努力的!我想天主不會讓我帶著遺憾、過失和不平安的心靈離開這個世界的。我聽神父講道時說過:誰知大海里的水有多少滴?沒人知道。同樣,也沒人知道天主的愛有多大,救恩有多么廣。雖然我學的不是原話,但我想意思是不會錯的。我信耶穌來到世上的目的,就是救贖全人類,他能接納所有認罪悔改的人,也能接納任何一個力求補過的人。我也信天主早晚會開啟我的明悟,賜給我一個可行的方式、方法,讓我給爸爸圓上他在臨終前渴望得到的領洗愿望,彌補我在孝道上犯下的過失,借以打開我愧疚的心結。(隨把棋盒放進了角柜里,收了桌)

        守信:(躺在被窩里皺著眉)可我真的想不出來,天主會開啟你的什么明悟。

        得平:(自信的)但我信天主會給的。(隨站在炕邊,看著守信意味深長的)你想,若是咱們的爸爸、媽媽都在天堂上那有多好啊。

        守信:(高興的)當然好了。

        △:得平息了燈上了炕,也躺下了。

        旁白:還好,月光透過了窗簾,屋里還不那么黑,還能看到棚頂的籠括,就是不那么白。得平仰臥著,目視著可見的棚頂,想著掃墓那天出行時的必備。可想著想著,不知怎么就想跑了題兒,在這寂靜的夜想起爸媽來。看!她的眼睛睜得好大呀,就那么目不轉睛地凝視著棚頂,此時,她已把棚頂當成了回憶往事的銀屏,大腦仿佛成了一個影像播放器,放映出她小時候與爸媽同在時的影像……

         

                                    第二集       爸爸為救我命、放棄優好工作

         

        字幕:回憶片段  時間:1967年     7月                   

        1場:戌時      農家小院         景外     天         爸爸(49歲)     媽媽(49歲)

        得榮(姐姐17歲)  得平(妹妹12歲)  得志(弟弟9歲)

        景外:這是用玉米桿圍成的農家小院兒,院子中有兩間土草房,是上下開扇的老式玻璃窗。從房門那算起,分為東西兩片大園子,園子中有長勢旺盛的各種蔬菜。在西圓子靠過道的邊上,種植了約有6米長的葡萄,長長的葡萄藤,帶著綠色的葡萄串,爬上了從西向東搭建的葡萄架上,有條不紊地向東延伸生長。爸爸坐在房子前面的一個高腿兒寬大的木櫈上,搖著蒲扇納涼,屋里的燈光照著他,也撒在院落上。得榮坐在小板櫈上,手心手背地賓著石子兒,兩條長辮錘在耳后,辮稍時而掃在地上。得志是個陶氣包從不在原位,在院子中的過道上碰碰這弄弄那。得平和媽媽在過道上的葡萄架下,面向東共同坐一條長板櫈上,手里拿著小棍兒,透擠著一個綠色的葡萄。

        得平:(忽見手上一亮,便臺頭看向夜空,隨興奮地)媽媽你看!月亮從白云朵里鉆出來了。

        媽媽:(舉目看月亮)嗯,好大的月亮啊,已過六月中旬了。

        得平:(以商量的口氣)媽媽,你看月亮多大多亮啊,還有滿天的星星,您給我們講個故事唄?

        得榮:(抬頭看著妹妹笑接到)那你就直說讓媽媽給我們講故事得了,還用這么費勁,又是星來又是月的。

        得平:(沖著姐姐扭頭)切。

        △:爸爸坐在房前寬大的板凳上,搖著蒲扇看著姐倆微笑著。

        媽媽:(看著姐倆的樣子也笑了,隨想了想)嗯,……屋里也實在太悶熱了。(就看著得平問)要不給你們講一個?

        得平:(高興地拍著手)講一個!講一個!媽媽我要聽,我要聽!

        媽媽:(問孩子們)你們要聽哪個故事啊?

        得志:(跑到媽媽的身邊,哈在媽媽的腿上,兩手摟抱著媽媽的腰,抬頭看著媽媽興奮地喊道)媽!媽!我要聽《小兵張嘎》

        得平:(舉手接道)還有《孔融讓梨》

        得榮:(坐在小板凳上看著妹妹笑道)《孔融讓梨》是我們昨天晚上在被窩里聽媽媽講的,今天你還讓媽媽講啊?

        得平:(不好意思地低頭喃喃)那講什么呀?

        媽媽:《小兵張嘎》又太長了。(隨想了想)還是給你們講點別的吧。

        得平:(高興地抱著媽媽的胳膊,把頭靠在媽媽的肩上,甜美的叫著)媽媽,你講什么都行。

        媽媽:(看著得平)就講你的事兒行不行啊?

        得平:(嗖地把靠在媽媽身上的頭抬起,睜大眼睛指著自己的鼻子,愣愣地看著媽媽問)講我的事兒?!

        媽媽:是啊,就講你小時候的事兒行不行啊?

        得平:(高興地從凳子上起身,拉著媽媽的手蹦跳著)行!行!媽媽快講,快講。

        媽媽:(輕輕點頭)嗯。從一九六零年的糧食低定量時期,到現在的一九六七文化大革命時期,我們在這兒已住七年了,眼看你們都長大了,有些事也應該讓你們知道了。有人說我和你爸是犯了錯誤,讓人家從城里給攆到農村的,這是不對的。

        爸爸:他們竟胡扯,我們無故受歧視。

        媽媽:我們家是從沈陽城里搬出來的,你爸是沈陽重型機械廠的吊車工,我做臨時工,咱家住的是成趟的紅磚瓦房,那地方叫工人村。

        得榮:媽媽我記得呢。咱家東鄰居是徐叔徐嬸家,我爸和徐叔是一個單位的,我們兩家相處得特別好,我們兩家的小孩子也常在一起玩耍。

        爸爸:(對姐姐)糧食低定量那年你十歲,你妹妹五歲,你弟弟才兩歲。那時大人們都上班倒班的忙于工作,孩子們又多又小,我們兩家就互相照顧了。

        媽媽:但今天我要給你們講的,是咱家為什么要從城里搬到農村的事兒,省得將來你們長大了,又看城里好了,就不理解爸媽為什么要做出這樣的選擇了。

        得榮:媽媽你講吧,我們不會怪你和爸爸從城里搬到農村的事。

        媽媽:(對得榮)糧食低定量的時候,咱家的生活是最艱難的時候,家中的糧食有時還要招待來客,所以平時就要節省。那時你爸爸就想了個招兒,養了幾只兔子。當時政府給飼養者發放米糠做食料,平時我們就給兔子喂些雜草,倒下米糠摻合些野菜,做成米糠菜團兒人來吃。(隨拉著得平的手)而你常因吃米糠菜團兒而拉不出屎來,每次你拉屎之前都要好一通折騰,那樣子想拉還不敢拉,要拉還拉不出來,憋得你是上下串氣兒,弄得你是蹲也不是,站也不是,捂著肚子倒騰著小腳,臉上疼得直冒漢,有時還屋里外頭地亂跑亂叫啊。我只好像抓毛驢兒一樣把你按在炕沿上,不是壓著你的胳膊,就是壓著你的腿,然后用一跟竹棍兒往出摳。每次都因控制你的亂動,累得我是滿頭大汗,還得聽你糾心地哭喊:“媽媽我疼,我疼啊!”等你把這泡屎折騰完了,我也和你一樣,要擦摸一把臉上的汗水和淚水。鄰居們聽見的看見的都說:“這孩子太可憐了。”

        得平:(看媽媽眼里含著淚,還哽噎了,不知怎樣安慰媽媽才好,就搖著媽媽的胳膊流著淚說)媽媽,現在我不那樣了,你別難過了。

        △:得榮坐在小板櫈上,右手拿個石子兒在地上胡亂地畫著,左胳膊肘卻拄在膝蓋上,手擎著腦蓋兒,故意地遮擋著流淚的眼睛。

        △:爸爸也紅了眼圈,故意地緊搖蒲扇,來回地遮擋著難過的臉。

        △:得志用手劃弄著幛子,悄悄地溜出了大門。

        媽媽:(用衣襟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繼續著)而你因拉屎太難,再也不吃那米糠菜團兒了,常以醬油水兒充饑飽肚,把你喝得是小臉蠟黃,水膀假胖。你爸說;“我們到農村去吧,這樣孩子們還能以野菜充饑飽肚兒,說什么也不能讓孩子再喝醬油水兒充饑飽肚了,我們得救救她了。”

        爸爸:那時單位還不讓我走呢,因為我是吊車工,屬于技術工種。后來我鬧騰了近三個月,廠領導一看實再留不住了,就隨著下鄉運動只好放行了。桃仙是你媽媽的娘家屯兒,我們就來到這兒了。

        媽媽:剛到農村的時候,因你爸不會干農活吃了很多苦。手中的鋤頭把、鐵鍬把、鏈刀把,常給你爸的手打上血泡……

        字幕:回憶結束

        2場:戌時             西屋炕上         景內     得平(58歲)

        旁白:此時的得平,再也控制不住思念爸媽的淚水了,兩個外眼角像打開了放水的“閘門”,任憑淚水順著臉頰流淌在枕巾上,激動的內心,向爸媽傾訴存放很久的心里話。

        得平:(獨白)爸爸!我看見了你血水交溶的手掌,那是您用我的頭發穿破的血炮。那時您對我說:“女兒借我一根頭發。”我問:“爸您用它干啥?”您說:“我要做爆破手。”我扽了一根給您,便站在地上目不轉睛的看著您。隨見您穿針引發,然后您就避開了我的視線,在手上剜穿著。我好奇地上了炕沿,站在炕沿上,眼巴兒巴兒地看著您在手上剜穿著,并央求:“爸爸!您讓我看看嘛,我要看您是怎樣做爆破手的嘛。”等您把手伸過來給我看時,我卻:“哎呀!”一聲捂上了眼睛,因為我看見了您血水交融手掌!您卻笑呵呵的對我說:“沒事兒了,我的血泡放完了,爆破成功了,你不用捂著眼睛了,別從炕沿上掉下來啊。”等我把捂眼的雙手放下時,卻看見了您臉上的笑容,也從您的臉上看到了您的樂觀、堅強的性格。爸爸,每當我想您的時候,就想跑上一座高山,喊您千遍萬遍;“爸爸!爸爸!”媽媽,我也想您呀!記得我身懷二胎時,因營養不良,暈倒在商店。您知道后問我:“女兒,你想吃什么?”我就不客氣的對您說:“媽媽,我想吃魚,想吃肉。”您就從城里買來那么多的鐮刀魚,還有一塊兒肉給我送來。媽媽,那是我多么想吃的日子啊!媽媽,我還記得,您在病重時,在炕上打起了磨磨,我哭喊著:“媽媽!媽媽!您怎么了?您可別嚇我呀!”等您緩過氣來對我說:“傻丫頭你哭啥、喊啥,我還能活七天呢。”媽媽!您為什么不說再活七年呢?您去世的日子,是我最痛苦的時候啊!我在家大門口的地頭上,像毛驢兒一樣打著滾兒地哭喊著您:“媽媽!媽媽!您不要撇下我呀!”媽媽,每當我想您的時候,多想再跑進您身體內的那個溫泉里,喊你千遍萬遍;“媽媽!媽媽!”爸爸,媽媽,現在我的生活好了,有魚吃、有肉吃、有漂亮的房子住,可我卻報答不了你們的養育之恩了!因為你們已不在這個世上了。

        旁白:屋里還是這么的靜,好像空氣都在傾聽得平對父母發自內心的傾訴。大半個月亮也蹬上了窗前的那棵紅棗樹的樹梢,傾聽得平難以實現的那份孝心。

         

                      第三集:思雙親淚洗面、夢入奇幻

         

        1場:亥時             西屋炕上         景內            得平(58歲)

        景內:得平被思親的淚水打濕了枕巾,便翻身撐起,把枕巾撤下,隨手用枕巾擦抹了臉上的淚水,又透過窗簾向外看去,見外面很亮,還隱約的看到了高高升起的大半個月亮。她整理了被窩,又從新躺下后,仍然仰視著給她帶來回憶的棚頂,卻因肉身的疲憊和困意,棚頂變得摸糊起來。一個不經意的哈欠襲來,她便習慣地用手遮擋了嘴,上下眼皮閉睜了幾下,就慢慢的合攏了。但她的心靈仍處在思親的情感中,腦海里充滿了與爸媽在天堂上如何相見時的遐想……

        得平:(獨白)媽媽,您在天堂上嗎?您知道爸爸的靈魂住在哪里嗎?如果有一天我也離開了這個世界,會在哪里與你們相見呢?可那時我們都沒有了肉身,又如何相認呢?世上的人各有其貌還好相認,可靈魂是光體呀,難道人的靈魂,有與人在世時容貌相同的靈光嗎?可是人要隨著年令而改變容貌啊,而靈光又會顯在哪個年令段呢?是顯在最美最帥的時候呢?還是顯在最美最善良的時候呢?噢!若是我們能在天堂上相見就好了,那時我就知道爸爸已經寬恕我的無知和過失了,我的心靈也會得到真正的平安了。爸爸、媽媽,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與你們相見在天堂上了,那會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景呢?我想……我想……(她笑著)噢!那一定會是一個久別的、親切的、激動萬分的擁抱!……然后便是感恩和贊美天主無限仁慈的歡歌……笑語,哦!好幸福啊。……

        旁白:此時的得平,已被睡意朦朧的遐想,帶進了漫無邊際的夢境,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她思親的情感也融進了靈夢幻影的世界。

        2場:亥時             門口楊樹林中       景外     天         得平(58歲)           

        護守天使                跟蹤魔鬼

        景外:藍藍的夜空,超自然的平靜,閃亮的群星,就像奇妙的精靈,笑在藍藍的夜空中。門口的那片楊樹,根臥初春的熱土,充吸著暖春的氣息,漲開冬眠的樹皮向上生長,好像要親吻那大半個月亮。不知是微風的作祟,還是生長的剮碰,偶而響著枝條的啾啾聲。

        得平:(仿佛身蕩在門前的這片楊樹林中,她手扶樹干,透過楊樹的枝條仰望著夜空,見大半個月亮在藍色的夜空中向前蕩漾,在白云朵里穿梭前行,把夜空照如白晝,就仰望著夜空尋找起來)爸爸、媽媽,您們的身影在哪朵白云之上呢?您們的笑臉又在哪片星群之巔呢?(可她找著找著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抱著樹桿哭咽道)爸爸!我對不起您啊,從古到今孝敬父母的人,都是以順為孝的。爸爸,我常責問自己,為什么在您向我提出要領洗的愿望時亂說話,而不順從您的意愿,給您請神父領洗呢?我為什么不能在您生命最后的日子,滿足您最后向我提出的要求呢?真讓我后悔不已啊!爸爸,我常反思自己,不管當時是什么原因、什么理由,我都不能推卸做女兒的,當對爸爸有贍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責任和義務,可我樣樣沒做到啊!爸爸,我真是不孝子!(隨低頭難過地扭動著身子,在楊樹趟子中踉蹌地走了幾步,又豁然地站下了,看著夜空上的星)爸爸,我不想得到您對我無知的諒解,我要給您圓上領洗的愿望,我不想得到您對我不孝的寬恕,我要彌補在孝道上犯下的過失,我不想帶著不平安的心離開這世界,我要打開沒有幫助您得到領洗愿望而愧疚的心結。(可她又無奈地像孩子一樣扭動著身子,甩動著胳臂,順著楊樹趟邊走邊向父親喃喃傾訴心中的難處)可我找不到給您圓上領洗愿望的方法,我該怎么辦?怎么辦啊?……

        護守天使:(見得平在靈夢幻影中,深陷沒有幫助臨終前的父親,得到領洗愿望而愧疚的痛苦之中,就大發了憐憫,拿著那把記載得平善惡的折扇,進入了她的夢中,又做了一個被護守人夢中的護守天使,隨著得平的夢境也來到了這片楊樹林中,站在暗處向得平點頭)嗯,我的朋友,看來你需要一個一舉三得的恩典那。(隨在暗中為得平向天主獻上了請求。(獨白))天主,請您看我護守的人是多么可憐,她在沒有幫助父親得到領洗愿望的事上,一直愧疚不堪。今夜我為我護守的人,向天主獻上請求,愿天主看她在這個夢境中,對她父親充滿了思念、感恩、愧疚、自責,并有補過之心的孝道上,請助佑我引導和幫助她走出心靈的困境,愿我和我護守的人,向天主獻上感恩和贊美。(隨手握折扇,在得平的身邊暗中護守)

        跟蹤魔鬼:(見護守天使進入了得平的靈夢幻影中,它也參與進來,又做了一個被跟蹤人夢中的跟蹤魔鬼,它輕輕地抖落著手中的鎖鏈,鬼祟地跟進了楊樹林中,站在護守天使的旁邊搭訕道)你若在她的夢境中給予引導和幫助,讓她走出心靈的困境,我就在她的靈夢幻影中加以誘惑、阻攔和封閉她痛苦的心靈。你若在她的夢境中暗中護守,我就在她的夢境中暗中跟蹤和誘惑。看夢境中的她是屬于你的,還是屬于我的。

        護守天使:(警告跟蹤魔鬼)護守天使在被護守人正確的事上,奉獻善意的引導和幫助,是天主允許的,你不要嫉妒。

        跟蹤魔鬼:(頂撞護守天使)跟蹤魔鬼在被跟蹤人正確的事上,加以惡意地誘惑和阻攔,也是天主允許的,請你也不要干涉我。

        護守天使:(斥責它)哪都有你,一邊去!

        跟蹤魔鬼:(不滿的)切。(隨散在一旁)

        得平:(在楊樹林中停下了蹣跚的腳步,慢慢地抬起頭來,仰望星空茫然的問)爸爸,您的靈魂住在天堂上了嗎?是和媽媽住在一起了嗎?媽媽,您的靈魂又住在哪里呢?……

        擬人之音:(這時一陣風吹動了楊樹枝,好像有個聲音從作響的樹林中發出,并在樹林中回蕩著那個擬人之音)我在輸客屯,我……

        得平:(聽到了聲音就睜大眼睛呆愣愣地問)“輸客屯”?(就一動不動地靜等回音,卻聽不到任何回應,便小心翼翼地在楊樹林中尋找著聲音的來源,邊聽邊問)請問您說的是“輸客屯”嗎?“輸客屯”在什么地方啊?您是在“輸客屯”嗎?(她連問了幾句都沒有回音,就著急的)媽媽,是不是您說的“我在輸客屯”啊?您為什么不回答我了呢?(她四面尋看,靜靜的細聽,還是沒有回應的聲音,就著急的問)媽媽是您嗎?是不是我問的媽媽,媽媽才回答我的呀?“我在輸客屯”是不是媽媽告訴我的呀?媽媽,若是您告訴我的,您就在“輸客屯”那地方等著我,千萬別走啊!我去“輸客屯”找您。(隨沖出了楊樹林,向“輸客屯”的方向奔去)

        護守天使:(看著得平奔去的背影,在手上輕輕地敲打著折扇,納悶的自問)這里有叫“輸客屯”的地方嗎?(隨緊跟在得平的身后)

        跟蹤魔鬼:(也跟在得平的身后,對護守天使搭訕道)怎么樣?這夢離奇不?

        3場:酉時      老舊火車站前廣場    景外     天         得平(58歲)     藍光人靈

        護守天使                跟蹤魔鬼        

        景外:這是一個老舊的火車站,在樓的正中,鑲嵌著一個直徑為一米的報時鐘,很是醒目。站前有一個開括的廣場,人們穿著華麗的衣服,背著時髦的、閃眼的包包,來來往往。陣陣的風兒傳來了節奏感很強的歌曲《最炫民族風》晚霞的光芒顯在天上,也鋪灑在廣場上,顯得淡淡的金黃。

        得平:(站在廣場前右角的客車站點,輕聲自問)這是“輸客屯”嗎?(她正看時,就見一輛大客車向站點開來,響了幾聲喇叭就停在了她的身邊,所有坐車的人都陸續地下了車,向四面八方散去。

        景內:這時從天降下一片烏云,像一把黑色的“大傘”籠罩了整個廣場,把剛到站點的這輛客車,和廣場上所有的人,都扣在了這把黑色的“大傘”里了。這突如奇來的黑暗給人們嚇壞了,籠罩在黑暗里的人們,都摸索而快速地向大客車奔來,而客車也沒有了燈光。此時人們的那些外在的美誰也看不見了,都瘋狂地擁擠大客車,搶著往里進。得平也被籠罩在黑暗之中,她站在客車旁,驚慌失措地看著奔向客車的人。

        得平:(正驚慌之時,見對面黑暗籠照的邊緣,有一位藍光人靈在晃動起身,也向大客車這邊奔來了,便急忙迎了上去,開口便問)請問你是誰?

        △:藍光人靈沒有回答得平的問話,飛快地來到了大客車的門前,這時在大客車的門口,出現了一個好似白光的向上引梯,她便攀爬了上去。

        得平:(急忙跟了過來,順著梯子向上看去,見那攏照黑暗的烏云,好像單單在這個地方開了一扇“窗”似的,那引梯便從這“窗”伸了出去。她看那梯窄而彎曲,高得無法目測,看不見封頂,只覺得那梯高入云霄了。待她回目看那引梯上的藍光人靈是誰時,引梯不見了,藍光人靈也不見了,就連擁擠的客車也不見了,她便驚荒地環視著黑暗中的每一個角落,一切的可見之物都不見了,便站在“窗”的地方,睜大眼睛看著夜空驚害地呼喊)媽媽!媽媽!是您嗎?您上去了嗎?(她聽不見回答,就急忙四面尋看,納悶的自問)引梯哪去了?藍光人靈哪去了?(這時,她仿佛聽見了風聲,而風聲又仿佛是從那“窗”中進來的,就急忙抬頭看那“窗”,隨有一股風帶著力量掃在了她的臉上,她)哎呀!(隨用雙手捂上了臉。就是這一個動作的時間,風停了,等她放下捂臉的手再看時,這里的一切都變了樣,剛才的景像消失不見了,留下她孤獨地站在夜色下的荒野邊際)

        跟蹤魔鬼:(抖落一下手中的鎖鏈,怪腔地對護守天使)這夢,離奇不?

        護守天使:(見得平驚愕的表情,不由得擔心自問)怎么是這樣的夢境呢?第三十一集           打開心結放飛信念,彌補過失得平安

         

        1場:卯時      三間平房的內室         景內     得平(58歲   妻)守信(58歲 丈夫)守信:(早起,坐在炕沿上穿鞋,見得平在被窩里扭動著身子,口里急呼不太清楚的“不丟……不丟……”就玩笑的接道)是“不留”?還是“不丟”啊?

        得平:(在恍惚中聽到問話,漸從夢中醒來,就睡眼朦朧、嘴唇還不靈活地接到)不……丟。

        守信:(笑道)別說夢話了,天亮了,起來做飯吧。

        得平:(聽到“天亮”的詞兒甚是敏感,隨豁然坐起,手拄著昏沉的腦袋,使勁地睜著沉重的眼皮)啊?天亮了。

        守信:亮了,你以為是在做夢啊。

        得平:(摩挲著迷迷瞪瞪眼睛喃喃的)難道我做了一夜的夢?

        守信:(坐在炕沿上,扭頭笑看她一眼)這得問你自己。

        得平:(搓捏著腦門追憶著醒前的夢境)嗯……是夢……我的護守天使叫不丟。

        守信:(站在地上邊穿衣邊笑道)你可別逗了。

        得平:我問了他很多的事,好像昨晚咱倆下棋時,我和你說的那些話成了夢中的主題。

        守信:心有所想,夢有所思嗎。

        得平:(邊穿衣邊回憶夢境)也許吧。但有些夢境驚心動魄,有些夢境奧妙無窮,弄得我好緊張啊。

        守信:打仗的?

        得平:好像不是。但有私審判。

        守信:私審判?

        得平:對。我還拉著不丟天使的手,……嗯……沒記住。

        守信:哈哈嚇我一跳,說話大喘氣啊。

        得平:(點頭想起的樣子)對,我說不能空著手回來,就向祂要了恩典。

        守信:(好奇的)啥恩典?

        得平:(皺著眉)好像“我還能為爸爸做點什么?……”對,肯定有這句話。還有……圓上爸爸的領洗愿望,……什么彌補,……愧疚……心結什么的。

        守信:(邊穿衣邊笑道)你拉倒吧,這些都是你每天想著、口里嘮叨的事。

        得平:(一邊疊被一邊追憶夢境)不一樣的。祂好像說;“你們求就給你們,……”

        守信:這是圣經里耶穌說的話。

        得平:當然是了,但我問完以后他才這樣說的。好像還有一首詩來著,聽起來有點耳熟,是……“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守信:(接到)這是圣詠里的。

        得平:(伸出手)快把圣經拿給我。

        守信:(從書柜中拿出圣經,邊走邊查找頁數,來到得平面前)在這呢。

        得平:(坐在坑上接過圣經讀到)“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祂使我臥在青綠的草場,又領我走近幽靜的水旁,還使我的心靈得到舒暢。”這首詩多好啊,我需要的恩典都在這里呢。圣經真是取之不盡,用之不完的恩典寶庫啊。(隨把圣經合上,高興的)我的天主,我終于知道了我還能給爸爸做什么了。

        守信:(驚詫的)做什么?

        得平:(自信的)給爸爸領洗啊。

        守信:(睜大眼睛,差異的)領洗?!咋領?

        得平:在墓碑上給爸爸領洗啊。

        守信:(驚訝)啊?!你好像還在做夢。(隨推開內室的門要出去)

        得平:(嚴肅地而大聲的)站住!我話還沒說完呢。

        守信:(苦笑道)還不讓走了,我想上廁所。

        得平:聽我把話說完。若是夢,也到了圓夢的時候。(隨笑著把手一揮)你可以上廁所了。

        守信:(玩笑的)這把我憋的。(隨出了內室的門)

        2場:卯時             三間平房的客廳         景內            得平            守信

        △:得平穿了鞋下了炕,來到了廚房,淘米做飯,按上了電飯鍋。又拿了一個小盆來到了客廳,站在圓桌旁,把圓桌上大盆里的蕓豆往小盆里面掐。

        守信:(開門進了客廳,見得平正在掐蕓豆,問)燉蕓豆啊?

        得平:嗯,給你帶飯盒。

        守信:(坐在櫈上,邊掐蕓豆邊問)你才說的,在墓碑上給咱爸領洗的事兒能行嗎?

        得平:怎么不行?我們在信德的基礎上,再增加一點信念是無可厚非的。

        守信:可我覺得咱爸在臨終前那么渴望領洗,我想他一定在天主那里得到了愿洗,也許咱爸已在天堂上了。

        得平:那你知道他叫什么圣名嗎?

        守信:(搖頭)不知道。

        得平:但我知道每當給爸爸獻彌撒和祈禱時,常因為不知怎么稱呼爸爸的名字而愧疚和糾結。如果說爸爸已在天堂上了,那也是只有天主才知道,所以我們每天都把爸爸的靈魂往天堂上送。至于墓碑上的洗禮,是我在世上給爸爸圓上領洗愿望的唯一方式。這樣,爸爸既有了內在的領洗盼望,又得到了外在的洗禮之恩,達成了人與天主完美的結合,也有了基督徒的名分。以后我給爸爸獻彌撒和祈禱時,再也不會因他沒有圣名而糾結了。

        守信:(眼前一亮)也行。

        得平:誰都愿意把去世的親人往天堂上送,而天主也不輕易地把去世的人判入地獄,因為他是無限仁慈的天主。有句老話叫“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們要為爸爸贏得一切得救的有利條件,既然靈魂不死,在墓碑上的洗禮就有效驗,剩下的事就交給天主了。

        守信:好吧。

        得平:在信德上,我們就像撒在石頭上和荊棘中的種子,一直處在連我們自己都不認可的狀態中,對于信仰我們懂得的少,知道的也少,還不知天主什么時候收去我們的靈魂,我們不能帶著愧疚和不平安的心,去聽私審判,當醒悟了,在世上能做的補贖就盡力做吧。

        守信:嗯,你說得對。

        3場:卯時             廚房內              景內            得平            守信

        △:得平端著掐好的蕓豆盆進了廚房,洗菜。

        守信:(從冰箱里拿了一塊肉,一邊切肉一邊問)在墓碑上給咱爸施洗時,我們說什么啊?

        得平:祈禱啊。

        守信:我問祈禱時我們說什么?

        得平:說……說什么……(隨想起夢醒前的一幕,學著不丟天使的話)“《朋友!圓夢的時候到靈》你要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為那一舉三得的恩典,向天主獻上你懇切的祈禱。”

        守信:(愣愣的問)什么一舉三得?

        得平:這是我夢里的事啊,我想那一舉三得的恩典,一定是圓上爸爸領洗的愿望,彌補我在孝道上犯下的過失,打開我在爸爸領洗的這件事上愧疚的心結。

        守信:(停下切肉,扭頭看著得平)等等,有點亂。

        得平:(看著丈夫問)哪亂了?

        守信:沒有一舉啊。

        得平:(笑著)在墓碑上給爸爸領洗啊。

        守信:(恍然大悟)哦!你厲害。(隨開啟了液化氣罐,把大勺放了上去)

        得平:(從櫥柜里拿出了油瓶,等待大勺燒熱)不是我厲害,是夢中的不丟天使厲害,是祂借著圣詠開啟了我的明悟。

        守信:明悟?

        得平:(聽到守信反問的“明悟”二子,如夢初醒,邊往大勺里倒油,邊興奮的)對呀!昨晚你不說想不出天主會開啟我的什么明悟嗎?咋樣?天主給了。我需要一個一舉三得的恩典,祂就讓我一無所缺,我要給爸爸圓上領洗的愿望,祂就領我走近幽靜的水旁。我給爸爸圓上了領洗的愿望,就彌補了我在孝道上犯下的過失。我在爸爸領洗的事上彌補了過失,就打開了我在爸爸領洗的事上愧疚的心結。感謝我的天主!哈哈,困擾我二十多年的心結就要打開了。

        守信:(邊在大勺里炒肉邊接道)看把你美的。(電飯鍋的鈴聲響起)飯都要好了,才下菜。

        得平:(在圍裙上沾了沾手,撥開圍裙的袖口看了看手表)趕趟,還有點時間。(隨欣喜的問守信)你想知道我夢中的不丟天使有多帥嗎?

        守信:(蓋上大勺好奇的問)多帥?

        得平:(就像一個評書演員,講訴她與不丟天使最后的夢境)只見不丟天使手舉折扇,叫一聲:“我的朋友,天快亮了,你看天堂的時間已到,我來覆行咱倆的約定。請看扇!……。”

        守信:(忙叫)停!停!

        得平:(驚詫的問)怎么了?

        守信:(驚疑的問)你看見天堂了?

        得平:(笑道)哈哈,靈夢幻影而已。

        △:夫妻相對而笑。

        4場:辰時             安心臺村西           景外            得平(58歲   妻子)             

        守信(58歲   丈夫)       得榮(63歲   姐姐)      

        得志(55歲   弟弟)       雪梅(50歲   弟媳)

        景外:在沈陽城的北面有一條河——萬泉河,在萬泉河的北面有一個村子——安新臺。有一臺啟晨的轎車停在了村子的西頭,車上下來了五個人。得平拿著一把鐮刀,得榮拿著一瓶圣水,守信和得志各拿一把鐵鍬,雪梅捧著兩束鮮花。她們爬上了河堤,又從河堤上下來。河堤的陽面有一排高大的楊樹,樹下有很多墓碑,大部分是基督徒的。他們來到了一座墓前。

        5場:辰時             萬泉河北岸           景外            得平(58歲妻子)

                             守信(58歲丈夫)          得榮(63歲姐姐)

                             得志(55歲弟弟)          血梅(50歲弟媳)

        得平:(對守信)先給我爸掃墓吧,眼前的就是。

        守信:行。

        △:大家一起忙碌起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掃墓完畢。

        守信:(對得平)你們做你們的吧,我去給我爸掃墓。

        得平:嗯。

        得志:姐夫,我跟你去。

        守信:走吧。

        得平:姐,我求過神父了,他們不能在墓碑上給爸爸施洗,因為這不符合圣教會領洗之規。可爸爸在臨終前是有過渴望的,是我沒有幫助他得到。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在這墓碑上給爸爸領洗了,以圓上爸爸在臨終前渴望得到的領洗愿望,也彌補我因為沒有順從爸爸臨終前的意愿,而在孝道上犯下的過失,借以打開我在爸爸領洗的事上,而愧疚的心結,讓我的心靈得到平安。

        得榮:行。給爸爸起個圣名吧。

        得平:姐,你說得算。

        得榮:媽媽的圣名叫瑪利亞,爸爸的圣名就叫約瑟吧。

        得平:(高興的點頭)嗯,好。

        得榮:(來到墓碑前祈禱)天主,求你傾聽我們向你獻上的懇切祈禱,愿你不看我們的過失與罪過,但看我們全心信賴你的信德。讓我們在渴望你無限仁慈的大愛與救恩時,請賜給我們在墓碑上實施洗禮的效驗。愿這墓碑上的洗禮,能達成已故者、補過者和救贖者的心靈合一。(隨打開圣水的瓶子叫著)爸爸,雖然您的肉身已故多年,但我們卻信您的靈魂依然活著,愿您在領洗之時,聽到我們稱呼到的您的圣名,您的圣名叫約瑟。爸爸,請接受您渴望的洗禮。(隨在墓碑上倒圣水畫十字圣號)若瑟,我洗你,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

        得平:(替爸爸大聲的回答)阿門!(隨把手攏成大大的喇叭形,仰望高天呼喊)爸爸!爸爸!我給您圓上了領洗的愿望了!您的圣名叫若瑟!爸爸!愿您在天堂上永遠享福!(又高興兒激動的去擁抱了姐姐)姐,我們終于給爸爸圓上領洗的愿望了。

        得榮:(感受到了得平在擁抱時的開心與熱烈,笑道)天那!這是何等的喜樂啊。

        △:雪梅深鞠躬,并在公、婆的墓碑前放上了一束鮮花,以致悼念。

        得平:(雙手合十地站在墓碑前)爸爸,如果您的靈魂沒在天堂上,這墓碑上的洗禮您就得到了效驗,因為天主無限仁慈,會把圣洗圣事的恩典傾注在您的靈魂上,為讓您得到他的救恩。爸爸,如果您的靈魂已在天堂上了,您會看見今天兩個兒女為您的靈魂所做的,您會欣慰的笑了。爸爸請原諒我當時的不知,直至今日,孩兒才給您圓上了領洗的愿望,請爸爸接受孩兒這份遲到的愛。(給父親深鞠躬)天主,感謝你把我從愧疚的困苦中救出,讓我彌補了我在孝道上犯下的過失,打開了我愧疚的心結。

        得榮:(來到了得平的身邊,她們雙手合十,一起頌念天主經)我們的天父,愿你的名受顯揚,愿你的國來臨,愿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求你賞給給我們日用的食糧,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不要讓我們陷于誘惑,但就我們免于兇惡。阿門。

        △:得平接過弟媳手中的另一束鮮花,向自己的公婆墓地那邊走去,得榮和雪梅就跟在她的后面。

        6場:辰時      公婆的墳墓前       景外     得平(58歲   妻子)守信(58歲   丈夫)                     得榮(姐姐)           得志(弟弟)              雪梅(弟媳)

        守信:(看得平她們走來了,就問)得平,給我爸起圣名了嗎?

        得榮:(接到)叫保祿行不?

        守信:(高興點頭)行,行。

        得志:(收了鐵鍬和鐮刀,和雪梅站在一旁)

        得榮:(對守信)那我就給叔叔領洗了。

        守信:(點頭)嗯,領吧。(隨雙手合十站在得平的身邊)

        得榮:(來到墓碑前)叔叔,我們知道您已去世多年,但我們不知道您臨終前的光景如何,但天堂是人人向往的地方,愿您是其中的一位。愿這墓碑上的洗禮,能在您的靈魂上得到效驗,這效驗就是消滅人的原罪、本罪并赦罪罰,還有一切得救的恩惠。讓我們仰賴天主的無限仁慈,愿您的靈魂借著墓碑上的洗禮,得到天主奇妙的救恩。叔叔,您的圣名叫保祿,現在我給您領洗。(隨在墓碑上邊倒圣水邊念)保祿,我洗你,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

        守信:(代替爸爸回答了)阿門。

        得平、得榮、守信:愿光榮歸于父、及子、及圣神,起初如何,今日亦然,直到永遠。阿門。

        △:得平深鞠躬,并把那束鮮花獻在了公婆的墓碑前,以致禱念

        守信:(高興的對大家)這回,兩位爸爸都有了圣名,我們不在因為爸爸沒有圣名而苦惱了。走吧,我們上教堂。

        7場:辰時      河堤上       景外            得平(58歲妹妹)   得榮(63歲姐姐)  

                                    護守天使

        旁白:得平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幾個健步就沖上了河堤,她站在河堤上舒展心靈放眼望去,見遠處高架橋上正有動車飛馳而過,她的心也從那愧疚的心結中飛出,隨伸展雙臂向上仰望,向父親述說此時喜悅的心情。

        得平:(激動而大聲的)我的爸爸!直至今日,方知在孝道上彌補了過失之后,心靈得以釋放時,是何等的喜樂與舒暢!

        得榮:(也上了河堤,見得平的樣子就笑道)看把你高興的。

        △:護守天使暗中站在姐妹倆的身后,把手分別搭在了她們的肩上,分享著她們在孝道上所做的一切,也為祂護守的人給父親圓上了領洗的愿望,彌補了在孝道上犯下的過失,打開了愧疚已久的心結而同樂,在祂帥氣的臉上,露出圓夢成功的笑容。

        得平:(把仰望的目光從上收回時,發現河堤陽面的楊樹枝上,掛滿了粉色的花穂,隨驚艷的叫著)姐你看!楊樹已吐蕊揚花了。

        得榮:(微笑著)春天來了,到處都充滿了生的氣息。

        8場:已時      安新臺的村路上         得平(58歲妻子)   守信(58歲丈夫)                               得榮(姐姐)    得志(弟弟)       血梅(弟媳)

        景外:一臺啟晨轎車行駛在安新臺的村路上。

        得榮:(坐在車位上拍了一下得平的腿,關切的)妹妹,這回你可不能再為爸爸領洗的事兒而糾結了,安心的為爸媽祈禱吧。

        得平:嗯。(隨興奮的)姐,你知道我此時此刻是什么心情嗎?

        得榮:(笑著看著得平)我哪知道你是什么心情啊。

        雪梅:(看著得平笑著問)二姐是啥心情啊?說給我們聽聽唄。

        得平:我可以用一首詩歌,來抒發我此時此刻的心情,……

        得志:(玩笑的)啊!……

        眾笑:哈……

        得平:(笑著對得志)沒有“啊!”,這首詩歌就叫《放飛信念》吧。

                      片尾曲:                《放飛信念》

        打開心結,敞開心扉,讓圣神活水猛澆灌,

        激蕩的心靈,滌除了憂傷,心情倍兒爽得舒暢。

        幸福的生活,感恩祖國,孝敬父母千萬莫錯過,

        父母在時進孝心,父母不在寄托靈魂。

        善盡本分,懇切祈禱,給信念插上飛翔的翅膀,

        飛向遠方,飛進天堂,給信賴的人帶來希望。

        景外:(轎車停在安新臺教堂的門口,從車上下來三個人,得平、得榮和守信,他們一同走進了教堂的大門。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bpdcc.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sub id="8z6yi"><form id="8z6yi"></form></sub>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深爱激情五月,中文字幕无线码中文字幕,西西人体图片www44rt,拔擦拔擦永久华人免费

      1. <small id="8z6yi"><video id="8z6yi"></video></small>
      2. <sub id="8z6yi"><table id="8z6yi"><small id="8z6yi"></small></table></sub>
        <strike id="8z6yi"></strike>
            <small id="8z6yi"></small>
            <form id="8z6yi"><legend id="8z6yi"></legend></form>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