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bpdcc.com
重點推薦劇本
好人好事正能量感人事跡小品劇本
勞動節娛樂演出搞笑小品劇本《勞
護士節演出醫患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醫院節日娛樂演出感人搞笑情景劇
勤勞創業題材搞笑感人情景劇劇本
醫院卒中急救題材搞笑感人音樂舞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三甲醫院評選小品劇本《醫院評審》
關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劇本(火警119
校園老師相聲臺詞劇本《最美教師》
武漢現不明原因肺炎治療全國戰勝肺
鄉鎮財政所干部小品劇本(中國好干部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歪
貪污受賄小品,雙規小品劇本(嚴懲不
關于婚外情短劇本,綠帽子小品劇本《
偉大的祖國朗誦稿,偉大的祖國詩歌朗
酒店餐飲小品,酒店年會服務員小品《
三八婦女節節目小品,慶三八婦女節短
銀行類爆笑小品,銀行爆笑小品(快樂
政府幫助低保家庭就業改善生活脫貧
七夕創意劇本,七夕小品劇本(最佳美
國家電網變電站檢修員工小品(特殊紀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義的元宵節小
解決員工上訪為公司困難的小品劇本
過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償命的小品(
城軌年會表演相聲劇本《與城軌共未
公司創立周年小品,慶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鐵公司員工年會相聲劇本《找媳婦
為了工作舍小家顧大家情景劇本(特殊
公司年會三人群口相聲《三狗鬧新春
改變黃臉婆形象后走上舞臺成為模特
適合公司年會的小品,適合公司年會搞
辦公室題材簡短劇本,公司年會職場小
建筑公司年會超感人小品劇本《回家
汽車銷售公司4s店快板劇本《齊心合
新年小品劇本簡單的,賀新年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有關車間生產類小品劇本《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影劇本 > 農村電影劇本 > 無奈的孩子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影劇本-農村電影劇本   會員:雨水三季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3/12 17:36:34     最新修改:2020/3/12 17:36:34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bpdcc.com 
電影劇本名:《無奈的孩子》
(原創劇本網)作者:雨水三季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1.日 屋

桌上擺著豐盛的酒菜

媒婆坐在上方臉喝的發紅抽著煙:大哥,四侄這媳婦包在我身上,我多費費嘴指定能給四侄子整來個,把四侄子的相片拿給我一張,后個我就動身,專門給四侄子跑一趟,嘿嘿。(有些想要錢的表情)

張清國的父親:國他娘給大妹子拿一千塊錢算作盤纏。

國他娘有些遲疑不想給這么多進了里屋。

行大哥是個爽快人。

張清國的父親話里有話不陰不陽:大妹子張清國這事可就交給你了。

媒婆:大哥你放心吧。

2 日 室內老房屋 八仙桌 葡萄椅子

王金英的娘正在門里上鞋

媒婆大英提個黑提包走了門口,王金英的娘頭也不抬還是忙著手中的活

媒婆大英:大嬸子,給誰做的鞋啊。

王金英的娘慌張的抬起頭,疑惑地看著大英。

大英看著金英娘:二換她姐。

金英娘回憶著:嗷,你不是娶新到東北去了嗎?快來坐下

大英走進屋坐在了旁邊的板凳上:啊,這不回來看看俺娘里啊。

金英娘:嗷,東北好不。

大英:哎呀別提東北那個好了,光吃白面卷子,半點粗糧也不吃,到冬里一點門也不出圍著火炕包餃子。東北那個打得多哎。地也多,都用拖拉機一車一車交公糧。交完公糧還得賣一些。(擁力公糧交的多公糧也是給錢的。)穿的都是的確良,你看看我這褂子褲子,這皮鞋。

金英娘:是是,我也知道些,那半年不是給蹲監獄樣嗎

媒婆:那會啊,到中午頭也都出來玩,監獄哪能吃到白面和餃子啊。那小屋熱的都不穿棉襖。

金英娘:說是到冬里男人憋著屋里光賭博?

媒婆:冬天沒事就是打牌玩,老打輸了贏了沒什么意思,就贏了得個三毛五毛的,一天贏也就幾塊錢,輸也幾塊錢。

這時門外傳來了跑步聲,王金英喘著跑了進來:小金換叫我拉車子,(看到了媒婆大英有些尷尬)說好我裝車她拉,又想變著法叫我拉。

金英娘呵訴:坐一邊子去,沒個姑娘樣。讓您這個姐姐帶你東北去找個婆家打死你。

媒婆大英:她沒二十吧!

金英娘:沒有十八。

這時金換拉著平車草放在了門口沖進屋想打金英,看到媒婆大英又不好意思。(地派車)

金英娘:這個是大的二十啦。

媒婆大英:你別說,這次我回來有意想把俺四叔家換弟帶去,說給這個小孩(大英從褲兜里拿出一張一寸照片)可巧換弟已成親了,一米七五的個頭可壯實機靈了。給這個大妹妹說說行。

金英娘:這孩子多大了?

媒婆大英:二十三了。

金英娘有些疑惑:怎么睜整大了還沒成上來啊!把這個老二說去吧。

媒婆大英:還是老大合適。

金英娘:先把老二出門整天給個男孩子樣不安穩嘰嘰喳喳。

金英:去哪里啊?

媒婆大英:去東北,那里光吃白面可好了。

金英:我不去。

金英娘對著金英:蓅干糧做飯去,金換搟點面條,讓您大英姐姐在這里吃。

媒婆大英:不里,不里。

金英娘又扭過臉:這事我得問問你大叔。

這時金英端著黑紅卷子走過,(高粱面、地瓜面、白面做的方饅頭)

媒婆:嘖,你看看咱家還吃這,到東北哪家也沒有這玩意。

3 日 車站

遠處阿城汽車站,媒婆在前面和一推自行車的人走著。

金英哥哥推著一輛二八大輪自行車小聲地叮囑金英:到哪里看看不行就回來。多啦啦看看他二百五少心眼不,記著不娶可不能住他家,別光聽她的(用眼看向媒婆),有什么事向家發電報。

金英:不用說了哥哥,你回去吧!

4 日 東北莊稼地

茁壯的玉米苗有二十公分高,張清國的爹牽著馬張清國扶著耘鋤鋤著草遠處跑來一小伙

小伙氣喘吁吁:四哥快家走。

四哥:啥事啊,這么慌張。

小伙喘著:好事啊,北大倉張大嬸給你介紹的關里家的姑娘,給領來了在家等著里。

張清國爸:這樣就回家吧下午再干。

5 日 家

張清國回家后先到自己屋換了一身干凈衣服,洗了洗臉。

堂屋里張清國爸、媒婆、金英

張清國爸:我老家是侯莊的,家里還有我五叔一家,我們來這四十多年了,也是在老家給餓來的。老家那地方不能待人多地少,地,說直了就是命根子。

張清國走了進來像金英微笑著:來了

金英有些臉紅:來了。

媒婆站了起來:金英、張清國您倆出去嘮嘮吧。

張清國帶頭出去了。

6 日 街 盡顯典型東北農村街道外景

出了家門張清國向一邊一靠看向金英。兩人邊走邊聊,露出甜美笑意。

張清國:你多大了。

金英:十八,你呢?

張清國:二十一,我初中畢業。

金英有些尷尬:我沒上初中,就是高中生不也是種地有什么用啊,你姊妹幾個啊?

張清國:我姊妹六個,弟兄五個。你呢?

金英:我姊妹八個,三個哥哥一個姐,剩下的都是妹妹。

張清國:你長得可漂亮了。

金英:你愿意我嗎?

張清國:愿意,

金英緊跟:你可俊了,我一見你,心里就愿意了。

張清國調皮的咂了咂眼小聲地:那你可得給我生個兒子。

金英有些疑惑害羞:給你生兒子,怎么生兒子啊,我不太懂?

張清國笑著:到時候我教你。

7日 屋內

媒婆:大哥,看姑娘沒說的吧

張清國爸:行,小姑娘長得俊著里,也機靈。

媒婆:回去這些天我可沒少費心嘴哪。在家人家已經叮囑我了,姑娘如果愿意得在我哪里出嫁,我就像娘家。拜堂之前是不能住這里的。

張清國爸:行照你說的來。

8日 家 東北傳統結婚典禮。

夜 洞房

張清國脫了外套只穿睡衣坐進了被窩,

張清國:快過來睡覺啊。

金英紅著臉害羞的走近床脫了外褲坐進了被窩

張清國先抱著金英的頭親了金英的臉,金英害羞的看向張清國,張清國的嘴貼到了金英的嘴上,又離開看了看害羞的金英,嘴又貼到了金英的嘴上。伸手摸向金英的胸,金英害羞的低下了頭,張清國的呼吸有些急促,張清國掀開金英上胸口看胸部,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張清國松開手:讓我看看你的下邊。

金英捂著臉:你也得讓我看看。

張清國掀開被子脫金英的秋褲。

鏡頭轉向新婚屋內擺設,天花板。

鏡頭轉向赤裸上身的張清國趴在露著漂白肩膀的金英身上。

金英害羞緊張:疼、疼輕點疼輕點,

張清國笨拙的光向前龔:我也疼,

金英不住的喊疼:臉上的汗珠襂了出來,但還是摟著張清國的上身。

9 日 屋

張清國站在洗衣服的金英旁邊看到金英洗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脹了:給我洗洗這身,這樣出去人家不笑話你啊。

脫了下來遞給了金英,金英接過褂子褲子就掏張清國的衣兜,一邊沒找到錢,緊張的又翻了一邊。

金英嚷道:張清國前天賣豆子那五百塊錢那?

張清國恍然大悟:吱吱嗚嗚,我我可能掉了。

金英氣急:不可能,我知道你裝這個上衣口袋里了,這么深,你這兩天也沒上別處去。說錢上哪去了?指定是找小姐了。說是不是,我給你娘說去。

張清國攔住金英:別別,我給你說,錢讓我輸掉了。

金英火冒三丈哭了起來:怎么,你去賭博了,嗷咬嚎這日沒法過了。這是為生孩子賣的錢,你去賭了啊。

張清國:老婆別生氣,我不是也想給你贏點回來嗎?誰知點背給輸了。以后不干了。生孩子我找咱爸要點。

10 日 醫院

張清國在住院部交錢,金英挺著大肚子站在張清國身后。

金英挺著大肚子在走廊里轉來轉去,不時有醫生穿過,張清國不耐煩在旁邊轉悠等待著。

張清國悄悄的溜走了。

張清國在大街上左顧右盼的尋找著,當他看到“友樂棋牌室”時,興奮的走了進去。

里面的接待熱情的打著招呼:你好,想玩什么,

張清國:玩一般的麻將吧!

接待把張清國引導一桌前,有一個人讓開,讓給了張清國。

11 日 醫院

金英在走廊里走著忍不住:哎呀,我肚疼的厲害,他四處慌張著張望,看不到張清國邊喊了起來:張清國,張清國快來。

醫生急忙從辦公室走了出來:怎么了,想生吧!家屬呢?

金英:哎咬著,他剛還在這里來,去哪里了。

醫生:你是什么名字?得要家屬在場!

金英:王金英。

醫生對護士:去,到那邊找找去。

護士邊走邊喊:王金英的家屬,王金英家屬,王金英家屬,

金英肚疼的厲害就要站不住了。

醫生:不行進產房,

護士把金英扶到產床上。

金英吆喝著啊啊啊 啊 疼疼使勁的聲音。

醫生:使勁。

金英疼的厲害

醫生:不行下不來,開刀。

12 日 麻將館

張清國的對面:胡了,拿錢,拿錢,

張清國從身上掏出錢來。

13 日 醫院

嬰兒的啼哭聲。

醫生:家屬來了趕緊去補手術費。

14 日 麻將館

張清國左邊的:糊了,都拿錢一人一百五,。

張清國瞪大了眼看了看

伸手摸向衣兜拿出了一百,

左邊登向張清國:怎么,沒了。

張清國:沒了。

后邊看場子的:沒錢你來干嘛?

打了張清國一記耳光:滾

張清國灰溜溜的出了麻將館。

15 日 醫院

張清國來到金英身邊,想看一眼嬰兒,被金英無情的擋住。

金英無力但堅定:快滾。

這時護士走了進來:你是家屬吧?

張清國不高興:是。

護士:你跑哪去了,這千鈞一發你溜號,到收款處你補手術費去。

護士遞給了張清國一張收費單。

張清國不耐煩的二睖了一眼護士。

張清國接過收費單看了看。

16 日 家

張清國郁悶的回到了家,母親見了不高興的張清國:生了丫頭。

張清國故裝驚訝:嗯,------媽呀,麻煩了。

張清國母親聽到張清國“嗯”臉色立即陰了下來。

又聽到張清國:“媽呀,麻煩了”

張清國母親一驚:咋了。

張清國:難產啊,動的手術拿出來的,孩子也不好,給搶救過來了,錢不夠啊,醫院再讓交搶救費兩千塊呢。

張清國母親:那不給你三千了嗎?

張清國:都用完了,再讓交兩千才能完事。

張清國母親著急地:真個癟犢子,五畝豆子讓你一晌輸個凈啊!這會知道錢中用了。

17 傍晚 村中

金英引逗著剛剛會跑的女兒學步,張清國在沙發上休閑的抽著煙,吐著煙圈。

村里的廣播相切天空:全體村民請注意,育齡期婦女注意了,第三季查體開始了,應當查體的育齡期婦女明天上午八點準時到村委會集合,統一到鎮計生委查體。再廣播一邊。

金英看護著剛剛會跑的張敏對張清國:怎么要兒,

張清國:想法嗎,來個假離婚,離婚不離家。就是你他媽可別真不跟我了。

金英也笑了:那樣能行嗎?

張清國:等你肚子大了你就回你娘家生,要不到我姑家生哎。

金英:咱好好的,咱離婚再住一起人家能相信嗎?

張清國:我領著我女同學在村里那么轉悠幾回,你在給我一鬧騰,咱這離婚的理由不久‘名正言順’了嗎

兩人賊笑。

18 日 辦公室

工作人員:您兩因為么離婚?

金英:他搞破鞋,

張清國:你怎么不說你整天是個潑婦。

工作人員: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沒正事,整天就是離婚,離婚。當初八頭牛都拉不開,怎么離婚也成時尚了。

苦孩子,還是回去好好過去吧!

金英:我是給他不過了,趕緊給俺離了吧。

張清國:我是給她過夠了,過不下去了,給辦離吧。

工作人員:你兩都同意離婚。

張清國:同意。

金英:同意。

工作人員在一邊拿過兩個皮本填了起來。

19 日 家 (張清國向金英要錢,打金英)

張清國:王金英賣豆子的那些錢哪?

王金英:我不知道。

張清國:再說,拿出來。

金英:我存銀行了,在叫你輸了去啊!

張清國:超你媽里,老子玩玩,你就不行了。

張清國說著就去打金英,把金英摁住打金英的腚。

小孩嚇得在旁邊哇哇大哭。

張清國:給我不。

金英:不給,打死也不給。

張清國氣急,起身拿搟面杖。金英起身便跑,張清國沒來及拿搟面杖,見金英外跑趕緊外追,順便摸了一把鐵锨打在了金英腚上,金英看關著大門,趕緊鉆進了豬圈。

張清國氣有些消,出來少給我點,我去過過癮拉到。

金英在豬圈里哭聲訴:張清國你還是個人不,給孩子買點零食都不肯,你看我穿的,你拿了錢都敗壞去。吭吭大哭。

張清國無奈,煩惱地轉身走了,

20 日 屋

金英坐在床上,身邊一個幾天的小孩。

張清國姑端來了飯:今天給你熬得正好,在吃上四個雞蛋,

金英:姑,真給你甜麻煩了,真不好意思。

張清國姑:沒事,給我娘家添后,我也高興。行,這來了個傳種接代的,以后就不要在要,養活個孩子不易。

金英:不要了,那個張清國也不正干。

21 夜 床

被窩里的張清國扭著身子又摸索金英,

張清國:脫了。

金英兩手脫內衣:帶上套。

張清國:戴上不舒服,你不是也不愿讓我戴嗎。

金英:要有了怎么辦啊。

張清國:有就有吧!以前不都五六個孩子嗎。不是讓你帶環嗎。你不帶?

張清國活動著,金英喘息著哼哼著。張清國喘息著更加賣力

22 日 馬路

金英很累地抱著張梅,張敏、張明在后面跟著。

金英費力地從一側轉到另一側,好不容易來到商店。

金英:給拿一條餅干。

營業員拿給了金英,張明小眼干巴巴的看著。

金英正掏錢:多少錢啊?

營業員:兩塊二。

這時張明伸手搶了餅干就跑。

金英也不好去追。

金英:小熊孩啊!在給拿一條吧。

23 日 馬路

張明在前面跑著,張敏在后面緊追張明。

張敏:明明給我點,

張明見姐姐追來跑的更快,一個小土包腳下一軟摔了個張明嘴肯泥,張明哇哇大哭,鼻子也給摔出血了。餅干也摔碎灑了一些。

張敏搶拾灑地上的餅干,張明哭著著急地跺著腳護著手中的餅干也搶地上的餅干。

金英趕了上來心疼,著急的踢了張敏一腳:你怎么大了給他搶么。吃著餅干的張敏張著大嘴哭了起來。

24 日 家

金英拿餅干沾水喂張梅,張敏光盯著看。

張明護著自己的餅干吃。

金英:妮,給你塊,出去玩去吧,別吃了您妹妹不是沒飯吃嗎。

張敏接過出去了。

因餅干干張明吃餅干噎著了,臉憋得通紅,想吐又吐不出來。

金英看到趕緊丟下張梅去幫張明,張梅哭了起來。

金英把一手接著張明的嘴巴一手按著張明的頭:吐出來,喝點水。

張明把餅干吐到金英的手里,金英端水喂張明,然后又把手中的碎餅干給張明吃了。

25日 東北農院

張敏張明在院子里嬉笑著玩耍著。

金英慌張:媽呀小梅發燒的很哪,看看讓我爸把張清國叫回來去吧。

張清國媽:老張啊,快點把那個王八犢子給叫回來去吧!

張清國的爸急匆匆氣呼呼的走了。

26日 馬路上

張清國的爸小跑似的來到了馬路邊他左右張望一下,看到左邊的大貨車還遠,能夠超越它,他沒停步小跑似的想跨越馬路,大貨車是越過了。但大貨車里邊的小轎車連剎車都沒來的及一下撞個正著,咚的一聲把老漢撞到,摔了頭,小車又從身上軋過嘎然而止下來一司機、一干部。

兩人皺著門頭不住的嘆息,走近看了看把手放在了鼻孔試了試起身:沒氣了。

司機想了想小聲:王局長我走吧,這事不愿咱,可來了人也會打我的,先回避一下我去報案。

王局長:行,來了家屬我給他們解釋解釋。你去交警隊找趙亞軍。

附近的兩三人跑了過來其中一個:可能是張清國他爸,剛剛我瞅他向這邊跑似的挺快。

一人走近看了看:啊呀,還真是張清國他爸里,交待了,趕緊叫他家人去吧。

27日 賭場 張清國的三弟張清富和張清國暴打對抗

張清富氣沖沖進了賭場,看到張清國在賭博沖到背后上去就打。

張清國用胳膊擋著也稍微打著張清富:怎么了,說話。

賭場的人:您兄弟倆出去打去。

張清富說著打著:俺爸爸被你賭死了,你賠俺爸爸

旁邊人聽到憋不住笑了起來。

張清國聽到此,不在動手,焦急:咱爸爸怎么了。

張清富哭腔著:咱爸爸來喊你被車撞死了。

張清國一聽傻愣了一下,隨即外跑。

28 日 馬路

金英一手抱著張梅一手扛著鋤頭,張敏,張明在后面跟著。

金英:梅下來吧,媽太累了。

不到兩歲的孩子走的實在慢。

金英嘆了口氣:嗨

又費力的抱起孩子,抱在一側。

29日 田間

地頭張敏哄不住張梅的啼哭,張明把尿尿到地上活著泥玩

田里的草很多,遮住了很多禾苗。

張梅不住的啼哭,金英無奈的快步走回地頭,抱起啼哭的張敏喂奶。

地里的張清國汗流浹背的干著。

金英放下張梅還是啼哭:敏抱抱妹妹

張敏費力的抱起張梅,張梅還是哭哭滴滴。

金英對張清國:孩子光哭,可能是熱,我先回去了。

張清國不耐煩地孔到:回去吧。

金英抱起張梅回了家,張敏、張明也跟在后。

30 夜 主室

張清國一臉的不高興回到家。

金英忙活著看張清國一臉不高興的樣子:今天輸的不少吧?

張清國:今天沒去,咱三姑家出大事了,老大把老二給捅死了,

金英吃驚:怎么回事啊?

張清國:分家掙房子唄,兩人都想要那處新的。

31 日 屋

張清國姑對金英:金英啊,姑明天就走了。

金英:姑,你咋走啊,這事才過去十天回去你一個人更傷心,更想這些事,我媽也一個人您倆作個伴多好啊,這時候地理也沒活。

張清國姑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人啊可別不行了啊。

張清國姑口氣一轉:我這命真苦啊,那時候就因為老大他一個人沒個幫襯,怕別人欺負他,我冒著死的危險給他生了個弟弟,

金英:姑乍回事啊!我看大哥挺好的,怎么出了這么當之事啊?

張清國姑:一個愿不一個,我給你講講,我這心里也好受點:

32 日 家

老二對著老大堅定:誰要東邊那處房子得拿出五千塊錢來。

老大:拿什么錢啊,你這些年上學誰掙的錢供你,心里有個數碼。

老二:東邊那處房子好,地勢也好,誰不愿上外圈住啊,要不我要那處,我拿一萬給你。

老大:咱心里得有個數啊,咱爸死的早,房子都是我蓋的,

老二搶話:也不是都是你蓋得,咱媽,咱姐,我沒出力啊。

老大火帽三仗:這家沒方分了,這日子沒放過了。

老大氣呼呼的走了。

33 日 家

老大把刀子藏在袖筒里氣沖沖地直著眼走進家,

正趕老二上外走。

老大二話不說通了老二的上腹部,

老二害怕驚嚇疼痛地倒在地上。

老大扔掉刀跑了,

張清國姑從屋內跑了出來驚呼:不好了,快來人啊,老大殺人了。

老二捂著肚子躺在地上。

屋內大門外的人都圍了過來:趕緊送醫院,這是誰啊?

清國姑:畜類老大

一人:先讓趙國包扎一下,讓謝民開拖拉機來去。

34 日 老大家

老大跑回家在大缸后面,拿出了藥,擰開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肚中的燒疼使老大很是難受,他腿一軟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35 日 轉回和金英對話

就因為幾間房子他就把他捅死他弟弟,他自己喝藥死。我像在做夢,一想我這頭就炸開花啊。

36 日 家

外面下著鵝毛大雪,張清國穿的厚厚的在外面回來笑容滿面。

金英:看來是贏錢了。

張清國笑著:贏了.

金英:把錢給老娘。

張清國:下館子了。

金英立刻變臉:操你媽哎,贏了去吃,輸了請別人,這橫豎是不向家拿錢啊,那老娘幾個喝西北風啊。不行得想個法子。

37 夜晚 臥室

金英對著張清國:你這個賭博的毛病,我看你在這里是改不了了,咱回俺娘家吧,老家沒有賭博里,老家現在也好了,有整多回關里家的,在哪里咱買處房子,你出去打個工,哪里就給沒冬天樣。我包點地種看著孩子,這樣也行,山東氣候好。

張清國無奈的稍微點了點頭。

38 日 飛奔的火車上

張清國看著窗外黑嘿的廣袤土地,不禁黯然淚下。

39 日 村頭

金英在村頭下了公共汽車,村頭的幾個孩子看向汽車。

金英領著孩子一家五口,金英和張清國都拿著東西,張敏領著張梅,張明自己走著。

有十來個男女孩子在玩耍(三到九歲) ,有個較大的女孩看到了金英他們。大女孩稍細看:帶弟,咱二姑姑回來了。

大女孩跑著喊著:姑姑姑姑,來迎接金英,大孩子接過金英的小包提著。

有三個孩子原地不動。

張清國:這孩子都是你哥們的。

金英:春花,這都咱們家的人啊?

春花笑著:這兩個是我妹妹和弟弟,那三是俺二叔家的,那三個是俺三叔家的。

張清國:你們家人的荷爾蒙可夠旺盛的。

金英:什么荷爾蒙啊。

張清國:等會問你嫂子吧。

40 日 金英哥家

金英走在前面進門:嫂,哥。

金英的哥嫂一驚,金英哥:嗷咬,您幾口怎么都回來了。

金英看著張清國:這個熊玩意不正干,正賭博,這不是為了讓他離開那個賭場嗎?俺想在這里買處小破房湊合著過啊。

金英哥想了想:我看看正德家那房子賣啵,一家人都進城了。

41 日 一處舊房

張清國和金英收拾打掃著舊房

張清國:就這爛玩意還得六千塊錢?

金英:這三千你還不認便宜,擦了光上面的木頭能賣一千多呢。

還有外面那些樹。

42 日 磊地堰的山地 谷穗小的可憐也就三四公分長

金英和張清國在山地里吵架。張清國拽起一顆谷子拿著三四公分長帶彎曲的小谷穗:你說這像啥、這像啥。金英看著忍不住笑了。

張清國:就這地適合種莊稼,不如大姑娘的肚皮大,種上也不長啊。這日子沒方過。

金英:人家怎么過來,多少千年就這樣過來了。

張清國:是,吃他媽里樹皮樹葉子也餓不死。你看看下邊這些房子,一個莊挨一個莊。種一老年地吃不飽,這叫啥事,看看人家美國大平原的地種一年歇一年。

張清國比劃著:這些山地也就孬好長棵草放個羊,這嘎子山地有上兩三家放羊多棒。一畝地養一個人,十畝地養一個人能一樣嗎。這道理多清楚啊。

金英:咬,這會你成圣人了,國家主席怎么沒讓你去當,可屈你這塊料了。

43中午 一處舊房屋(木梁結構)

八仙桌上中間放著一碗咸菜,孩子一家五口拿著饅頭吃飯。

張清國:這是吃的啥雞巴飯哎,連點菜都沒有。

金英:啥雞巴飯,不都是你造成的啊。你去買好的來哎。

張清國:明天我就出去打工去,咱莊上清成在濟南里。

44 中午 八仙桌

三個孩子和金英圍著八仙桌吃飯,小孩拿著饅頭甜甜的吃著,

旁邊坐著小孩的小姨。

張敏:小姨在俺這里吃吧。

金英:金梅在這里吃點行了。

金梅:不,我吃不下您里飯。

金英:小敏明天上學,讓交十一塊錢的學費,你先給俺墊上,等她爸爸回來俺在給你。

金梅不情愿不高興的在衣兜里掏出一沓錢(有十塊、五塊、一塊的很多),金梅扭了扭身子恐怕金英看到,

金梅:就這十塊了,(放在桌子上就走了。

45.  日       街上

金梅走在街上對面來了個騎大金鹿自行車的把上吊著個黑皮包,走近金英翻身下車:大姐問個人張金來在那住?(四十歲的人)

金梅:你找他做么。

騎車人:報傷哩。

金梅:你哪里?

騎車人:化石崖的

金梅小聲的:俺小姑家啊!誰不行了?

騎車人:大群家,這里張家是她娘家。

金梅:你去我大姐家吧,前面第二個胡同向右拐西邊第二家。

46.  日      家中

騎車人下車推著進了院內走到門前:有人嗎?

門開了一個中年婦女:什么事啊?

騎車人:這里是張金英家嗎?

金英:是,你么事啊。

騎車人:打著車子,報傷來了,化石崖的,張淑花沒了。

金英:俺小姑怎么沒哩啊?得的什么病

騎車人說著從包里拿出多份報傷貼及白布,找找遞給了中年婦女,說:不知因為么,她兩人生氣來,大群打她來,她喝藥了,沒搶救過來。

說著推車走人,

金英沒做搭理。

47  日     屋內

金英:咱小姑丑點,老挨他打,這回得治治這個熊。

金梅:小姑她多大了?

金英:36哎,比我還小五歲哩

金梅:怎么治啊,咱家沒男的,小王八又走了。

金英沉思著:讓金運去,他能說會到,讓他去難為難為這個李大群。

48  日         傷局

金運推著自行車領著兩個抬食盒的人到賬前登記,

來到帳桌前:南門的張金來,花圈一個,火紙三刀,三生肉雞魚。

登完記禮儀問:南門的,得拜拜哎。

說著領到了靈棚前:客到了,

兩邊的陪靈人頭低到手上嗚嗚起來,

張金運行九拜禮。

完畢找大總管:我姑怎么回事啊?

禮儀:你是?

張金運生氣的:張淑花是我沒出三代的姑姑,我也是村長,我得弄明白我姑怎么著喝的藥,您打算怎么安葬她。

禮儀:你過來這事得給大總管說。

大總管:她兩口辦了兩句嘴,這大嬸一時想不開喝了一六零五,發現就晚了,都翻白眼了。

張金運:我就不信了,拌了兩句嘴,就喝藥了。我到派出所報個案去,讓法醫看看他打她沒有。

大總管:別別,你也得知道,你這姑姑些悶寧,你也得考慮這三個年幼的孩子啊。再說誰也沒逼她喝藥,這樣吧好好安葬她好了。

張金運:棺材還沒做吧?給她做口石榴木的棺材好了。

大總管聽了一怔,這難辦啊!

張金運臉色一沉,就得這么定。

大總管:我給大叔商量商量去,你先這屋里坐。大總管喊著:李明切茶上菜。

49  日     屋內

大總管找到李大群:南門的張金運來了,

李大群:張金運是誰?

大總管:外號賽秦檜哎!

李大群臉色一變:他說什么?

大總管:他要法醫來驗尸,讓我給說下了。不過他要求做石榴木的棺材才能下葬,就是把天下的石榴木弄來也難做出棺材啊!

李大群鄒起了門頭:哎!這家伙真難纏啊。

大總管想了想:這樣吧,他只不過是她堂侄,給他點好處應該就能過去。

李大群:把我爹留下的八塊銀元給他吧!

50  日         屋內

張金運坐在上首桌上擺著豐盛的菜肴,大管家進來坐在了張金群跟前遞給了張金運,張金運接過趴下頭看看,裝在了口袋內。

大總管:這個石榴木的棺材難做啊。

張金運緊接著:哎!你聽錯了,要什么石榴木的棺材啊!我說的是濕柳木的就行,時間緊沒干柳木,濕柳木做起來就行。

大管家一臉蒙,隨后會意的笑了下。

51    日        廣場戲場

臺上演的是武松打虎,只見猛虎撲了幾下被武松摁住猛打。

臺下金英走到金運跟前謙俾的:大哥去了怎么弄的,

金運微笑著:我把他們難為的不輕,讓他們做石榴木的棺材。

金英:他做嗎?

金運:敢不做,不做報官。

這時戲老板走了過來:張村長,這戲演得還行吧?

金運拿著大駕笑笑:湊合著吧!

戲老板:這戲唱了半個月了,這一會上面的老虎就被打死了,俺也就該去濟南唱了,把銀子給了吧!

金運:錢還沒都連上來,等過幾個月再來拿吧!

戲老板:你就給俺吧,俺裝貓變狗的也不容易。

金運笑笑:您裝貓變狗也不容易,當皇上做娘娘誰掙您哩來。

旁邊聽到的都笑了起來。

52.  夜      屋中

金英坐在煤油燈下捺著鞋底與鄰居一個大齡中年李梅做鞋幫的聊天。

李梅:聽說你小姑沒了,

金英:是啊,

李梅:她可漂亮了,命也是不好

金英:和我一樣啊!張清國走了近半年了也沒音信,我知道他有錢不賭就會難受死。

李梅:女人怕嫁錯郎男人怕入錯行啊!生瞎了人別生瞎了命奧!

金英:人都是生瞎了命哎

李梅:哪啊!人家泰安的肉髏鹿子就反過來了,晚上那種事拉大布。

金英好奇地:怎么?什么拉大布?

李梅:奧,我聽俺哪口子啦過,我給你啦啦。說是泰安的醬菜園家可有錢了,外省的都來買他家的醬菜。他家就生了一個兒,生下來就沒胳膊沒腿。不過人家還娶了幾個媳婦哩,說是因為拉大布光羞死了就兩個。

金英:怎么拉大布還羞死了?

金梅不好意思地:我給你啦啦吧,他沒胳膊沒腿還想給正常男人樣趴到女人上面活動,辦事。

53.日       氣派的大宅院  

大車門,大院子過堂后院大戶人家

大嬌抬進了西堂屋,在嬌子里抱出來個沒腿沒胳膊的人,放在了椅子上,王平:狗剩過來,你把賀管家叫來,

狗剩快步走過醬菜缸園來到李管家屋內:少東家找你有事。

李管家起身就走:不知誰家的姑娘又該倒霉了

狗剩微笑一下緊跟著走了出去。

醬園里的伙計倒騰著疙瘩忙的熱火朝天

54. 日         屋內

李管家來到王平跟前:少東家有事?

王平:你去謝大腳家說說,把她那個大閨女許給我。

李管家很是為難:謝大腳哪火爆脾氣能愿意嗎!這事我得問問東家去。

王平不高興地:去吧

55.   日      餐廳

餐廳里有兩張餐桌,王平和老婆孩子一桌(兩個老婆三個男孩兩個女孩)

另一餐桌上有王平的爺爺農村老頭,王平的爹娘,及兩個妹妹。

王平他爹走到王平跟前責怪地:你怎么又要娶謝家大妮啊,

王平的爹將臉扭向了兩個媳婦:您兩什么意見?

一個比較潑辣的媳婦:俺管不了,都讓他羞死好幾個。

王平臉一沉:怎么說話呢?

一個低頭緬媥的把臉扭向了一邊不語。

王平的爹生氣的看向王平:你這個樣的還這么作。

王平:我這個樣比你強,你爹不如我爹(看向老頭),你兒不如我兒看向了三個兒子。

王平的爺爺羞澀的笑笑,王平無奈的笑笑,小孩開心的笑了。

你注意別再把人家羞病了。

56.  日         洞房內

李管家走近王平:少東家有什么事?

王平壞笑:你去給我買塊水紅布去。

李管家:少東家使不得啊!她才進門十多天啊,別羞壞了。

王平:我都給她說了,沒事沒事,你去就行了,先蒙住她的臉。

57.  夜            洞房門口

粉紅色的門口外站著四個人,明顯的兩個高個兩個矮個,都在四十多歲,在向外李管家也在哪里站著。

屋內小聲的傳出女人的嬌羞聲:別了,快睡覺吧,

王平小聲的:來吧,別別扭了,來先讓我吃吃奶子。

四人有些咽口水。

靜悄悄的夜,天上滿天的星星,大大的院子顯得富有

這時只聽屋內傳出拿布來。

李管家推門進入四人緊跟其后

只見女人的臉及胸部蓋著白花布,五人將王平放趴在布上,四人把布拉了起來把王平往女人身上移動,李管家或旁或后的指揮著王平行房。

58.夜        金英家

金英依舊坐在煤油燈下捺著鞋底與鄰居一個大齡中年李做鞋幫

金英羞澀的笑著:天底下什么事都有

李梅:這就是生瞎了人,生對了命,生瞎了人也能享福。

金英:我愿生瞎人,也不愿生瞎了命。

59   城中 彩票站

張清國進了彩票站

老板瞇縫著眼笑張清國:還是十元錢的。

張清國:十塊錢,不中刺激著玩。

老板笑。

60   家    院

張明看到張清國提個包走了進來

張明:媽媽俺爸爸回來過年了,爸爸。

張清國:哎,兒子。抱了起來。

金英:哎呦,回來怪早啊,掙來多少錢啊。

張清國:都放假了。拿回來三百塊錢,

金英陰沉著臉:三百塊錢還不夠還賬得里。

張清國:我這還有二百過年我把張明帶回東北去。

61   日   屋

張清國:我把明帶走,你以后愿改嫁隨便。

金英:你不要啦是不。

張清國沒吭聲就走了。

62   日   屋

金英走進她大哥家,她大哥坐在八仙桌的左邊。

金英:哥,剛才張清國把小明帶走了,撂下話了,不要了。

大嫂:嗷,好說,俺莊上有個開拖拉機里,可有本事了。媳婦死了。比你大不幾歲。一會我給你跑一趟。

63  日 屋 一男子三十八歲1.62米走路小駝背

媒婆大換走進一屋門

里面男子趙憲軍:哎大姐來來?

媒婆大換:憲軍,有喜啦。

憲軍笑:有什么喜啊?

媒婆大換:在給你找個暖腳的喜不喜?哎你多大了?

憲軍笑:38哎,怎么有合適的?

媒婆大換:俺小姑子,從東北回來離婚了,比你小六歲里,長里俊著里。這事我從中一說他能不愿意,在東北回來一年多了,正求搭我。

憲軍喜形于外:得有小孩吧。

媒婆大換:肯定了,有兩妮,那個小子領走了,就這你也是尿水灌子里腌咸菜,堿了。你就說35

憲軍:行聽你的姐。

媒婆大換:心里得有點數吭。

憲軍會意:知道知道。

64   日 媒婆大換

媒婆大換在屋里磕著瓜子

趙憲軍提著一塊八斤的肉和一箱東西進了門。

媒婆大換喜出望外:嗷咬,憲軍真懂事。小二妮快喊您二姑姑來去。

一個十三四的姑娘跑了出去。

媒婆大換:憲軍,一會她說么,都應承著,別忘啦你是三十五吭。

憲軍:行行我知道。

二妮跑了進來:來啦。

趙憲軍向外望去,金英走了進來。趙憲軍站了起來。

金英進門,趙憲軍:過來了

媒婆大換搶話:金英這就是三合莊的趙憲軍。

金英:嗷嗷,你坐下。

媒婆大換:您兩的情況我也都給您說了。你說您兩個多好啊兩個姑娘一個兒。

金英:嫂,咱得把話說明了,小張明現在是跟著張清國走了,那個張清國不正混,說不定哪天又不要小張明,給送來了我換的管。咱這話得說里頭。

趙憲軍有些反感又沒辦法:行,真回來咱就養著哎。

65   日 趙憲軍家

堂屋里擺了兩座酒席,男女各一桌。

趙憲軍拿了一把糖伸著手給金英的兩個女兒:小孩無奈的接過糖塊。生疏與害怕沒有正眼看一眼后爸。

生疏膽怯地接過糖塊跑開了。

66   日 趙憲軍家

兩個小孩嘻哈著坐在圓桌上畫畫,畫在反面的本子上。

張梅畫了了一群抽象的羊在草原藍天下吃草,又花了一顆大樹,

張敏:姐,你怎么畫的怎么好啊,你學過啊。

張梅:咱這里小學是不教畫畫的。

張敏羨慕:你無師自通啊!

這時趙憲軍走了進來,兩個孩子鴉雀無聲了,起來倚在床上不再說話,個人尅著自己的手指甲。

趙憲軍不理小孩搬個小櫈,在旁邊提了水,在條幾上拿了煙在茶幾喝水抽煙,看了看張梅畫的畫。

67   日 家

張清國領著張明來到了趙憲軍的家門,

張清國蹲下:明明你媽媽就在這家里,你先進去,我去給你媽買點東西去,你先找你媽去。

張明自己走了進去,張清國趕緊向后面的玉米地跑去。跑進了玉米地。

張明走到門口,里面的金英聽到外面有動靜伸頭一瞧,驚愣了一下。

金英向外走了一步,驚訝地:明明你怎么來了,你爸爸呢,

明明:他說去給你買東西了。

金英趕緊向門外走去。看了看門外四處無人走回屋去。

張明站在門外,金英把張明領了進屋,拿一蘋果給張明。

金英坐在小椅子上把張明摟在懷里:明明您爸爸疼你不?

張明委屈的哭了起來:他光打我。

金英淚汪汪把張明摟的更緊了:兒子等一會你現在的爸爸就回來了,你要喊他爸爸,以后你要學乖著點,以后得指著他養你。

68   日 家

趙憲軍開著拖拉機進了院門。

張明好奇的站在門口看,

金英也站在了門口。

趙憲軍把拖拉機挺穩熄火,

金英開口先說:老缺,又把小明送來了。

趙憲軍向門口看來,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

趙憲軍走了過來,金英:明明喊爸爸。

張明生硬:爸爸。

趙憲軍陰沉著臉:嗯。

趙憲軍進屋,張梅已擺好了凳子,拿好了煙,又開始提水。

69   日 趙憲軍家

張敏和張梅在院里玩夾布袋,外面傳來了拖拉機的響聲。兩人即可臉色不悅,收了起來,靠在了墻邊,很不自然。

稍等趙憲軍走了進來,張梅趕緊跑進屋擺櫈,拿煙和火機,又費勁的把一瓶水提到了趙憲軍跟前。

趙憲軍不冷不熱:你叫么來。

張梅:張梅。

趙憲軍:喊爸爸。

張梅生澀地小聲:爸爸。

70   日 課堂

老師:同學門,作業都做完了?

學生同聲:做完了

張明站起:老師,趙小寶老抄我作業。

老師:趙小寶站起來,趙小寶和徐佳瑩對換座位到前面角里來,罰趙小寶抄第三課課文兩遍。

老師站在講臺上:現在咱講到了偉大這個詞。那位同學能講講什么是偉大

學生a:偉大就是能做大事。

張明:偉大就是能做有益于人類的大事。

老師:張明同學說的更接近意思。偉大從廣闊意義應該是別人做不到的事情能夠做到了,當然偉大更應該是著重于對人類有益的大貢獻,像牛頓、愛迪生、貝多芬。像希特勒這樣的殺人狂魔當然不能稱之為偉大,像成吉思汗被我們稱之為一代天驕、民主英雄稱之偉大,不知現在的阿富汗、哈薩克斯坦地區怎么評價,這個問題等你們長大在去探討,在這里隨便說兩句。

71   日 校外

放學了在路上趙小寶喊張明“帶犢子””帶犢子”。

張明無奈地罵:媽拉比,超您媽。

趙小寶跑過去打張明:帶犢子告老師,我在叫你告老師,

趙小寶打不過張明,

旁邊的趙亮走向前:寶我幫你。

趙亮說著,就去打趙小寶,飛身一腳將張明踹到,趙小寶騎上就打張明在,趙亮在后面踢張明的腿。趙小寶把張明的鼻子打出了血,笑著跑開了。

這時趙小寶的爸爸來接趙小寶,接過趙小寶的書包:兒子你真行。

趙小寶的爸爸把趙小寶扛到肩上。

這時空中傳來了鳥的叫聲:咕咕叨蟲,咕咕叨蟲,咕咕叨蟲,由遠而近。聲音有小而大。

趙小寶高興地問向天空:你在那里。

咕咕叨蟲,(我在山后)。

趙小寶:你吃什么

咕咕叨蟲,(我吃石頭)

趙小寶:誰給你做哩

咕咕叨蟲,(俺老婆婆)。

趙小寶更加得意扭身向后照著張明做了個鬼臉,伸了一下舌頭。

張明靠著墻跟摸著眼淚慢慢走著。

72    黃昏 家

張明背著書包進了屋膽怯的球了一眼趙憲軍,趙憲軍坐在椅子上抽著煙沒看一眼張明。

張明把書包放在沙發旁邊,走了出來。

張明來到大門外向遠處張望一會。

張明又走到墻邊的玉米桿,他倚著玉米桿坐下,一會睡著了。

73 路 傍黑

金英和張梅拉著地派車,車上有一些玉米紮。

張敏遇到了她的同學,張敏不想和同學說話,把臉扭向了一邊。

同學:張敏你怎么不上了。

另一個緊接:你學習增么好。

張敏應付:不愿上了,您這是么去啊?

同學:上晚自習去。

同學錯過,張敏扭著臉羨慕的看著她們,一個小溝將張敏絆倒。

金英不耐煩:哎咬,這個學不上怎么了,只要有本事怎么都能活。

張敏反感撅起了嘴:要飯也能活,你這樣也是活。

74 傍黑 家門口

金英和張敏快步的走著。

金英看到墻邊一黑乎乎的東西,走進一看是張明,她叫醒張明,親了一下:走兒子屋里去。

金英領著孩子進了屋趙憲軍在燈光下抽煙喝茶。

金英故意問趙憲軍:小敏怎么還沒回來啊,這又是上她同學家寫字去了?

趙憲軍:誰知道啊。

75 晚 家廚房

金英做飯(大鍋)張明圍在媽媽身旁說:媽咱去告我爸吧!讓公安局管我爸。上午趙小寶抄我作業我給老師一說,老師就把趙小寶調到孬地方去了,還罰他抄課文。

金英轉臉(在大鍋的火苗下)看到張明的鼻子下面有血跡:明明你鼻子怎么破了。

張明有些委屈:趙小寶打得,趙小寶老喊我帶犢子。

媽咱告我東北的那個爸爸去吧?

金英哽咽著:沒用,公安局,就是法院也不好辦。這樣的事多得是拉,現在也不知跑哪去了。

76 日 路邊

張明背著書包問路:爺爺去法院該走哪條路啊?

爺爺笑著:法院在縣里里,你問這干么?

張明:我爸爸不養我,我去告我爸爸去。

爺爺笑著:你爸爸不養你,你去告你爸爸去,小鬼你好能耐嗷,你到鎮上法庭就行,望東走,在望北走,還得五里地里。到前面再問吧?

張明背著書包向前奔跑。

77 日 法庭

張明走進立案庭。

里邊的工作人員風趣的斗張明:同學,你來告同學。

張明厲聲:我來告我爸爸。

工作人員:你爸爸怎么了?

張明:我爸爸不養我們,掙了錢光自己花。

工作人員:不養你們幾個?

張明:我一個姐姐一個妹妹一個媽,不養我們四個。

工作人員:你爸爸干什么?

張明:打工。

工作人員:在那里?

張明:我也不知道。

工作人員:你不知道他在那里?我們怎么給你要錢啊?

張明:下通緝令逮他。

工作人員:小,這事不好辦,告也得是你媽來,知道吧按法律你小孩不具民事能力人不能打官司,回去吧!

張明悻悻的走出來。

78 日 家

張明向他媽要錢,他媽又向趙憲軍要錢。

張明:媽,我的鉛筆用完了。

金英看向趙憲軍:多給點,一管一管的買還貴,批發點去,過了麥,小梅也該上學了。

趙憲軍有氣地看向張明:怎么用怎快啊,這才幾天啊,一管就用完了,要批來多了用的更快,還不是削斷削的很細一摁就斷了。

張明不敢說話

金英有氣拿出了張明的本子:這一管鉛筆都用了兩個星期了,俺當初信你開,咱可是說好了的,問你養起了吧,你說養起了。孩子買個鉛筆你就心疼了。

金英放低了聲音:這樣啊!黑夜別想睡。

趙憲軍拿出一把零錢,找了五角:給,還是先買著用吧。

金英接過錢轉身給了張明。

79 傍黑 趙憲軍家

金換進屋,金英:換你怎么來了?

金換:那個張清國來了,想明天上午來看看您幾個?

金英破口大罵:看他娘了個逼啊!叫他滾得遠遠的。

金換:他說給孩子攢了兩個錢給您。

金英:他說給多少來嗎。

金換:沒說。

金英:行明天上午讓他來吧。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bpdcc.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深爱激情五月 {$UserData} {$CompanyData}